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刁民陈二狗 > 第二十八章 二狗哥,你睡了吗?

第二十八章 二狗哥,你睡了吗?

    王志峰回头看向杜妮蝶,目光不怀好意的在杜妮蝶凹凸有致的身体上扫过,肆无忌惮的冷笑道:

    “杜妮蝶,你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这里是急诊科,是我的地盘,还轮不到你这个下来镀金的副院长,指手画脚。”

    杜妮蝶对王志峰的眼神,充满了厌恶,冷声道:“我现在通知你,你已经被医院开除了!”

    王志峰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哈哈大笑道:“不知所谓的黄毛丫头,院长王海是我堂哥,你有什么资格开除我?”

    杜妮蝶冷声道:“你如果不相信,可以给王院长打个电话,问问他是什么意思!”

    王志峰不信邪的给王海打了一个电话,还没说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了王海愤怒的声音。

    “王志峰,杜副院长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你拒收病患,没有医德,差点酿成惨剧,抹黑医院的名声,你已经被医院给正式开除了!”

    王志峰脸色登时大变:“哥,海哥!”

    然而,王海压根不给王志峰说话的机会,只说了一句“马上滚!”,就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王志峰满脸大汗,惊疑不定的看向杜妮蝶,这个杜妮蝶年纪轻轻,空降过来做了副院长,一开始他还没把对方当回事,现在看来,她的来头,可不简单!

    要不然,王海怎么会这么听她的话?

    “杜副院长,我知道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王志峰点头哈腰,来到杜妮蝶面前道歉赔罪,想获得宽恕。

    但杜妮蝶却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俏脸含煞的呵斥道:“你就是医学界的败类和耻辱,如果不是病人的生命力旺盛,因为你的关系,今天就要害死一条性命!你马上给我滚出医院!”

    杜妮蝶说着话,一挥手,叫来了两个医院的保卫人员,就把王志峰给架了起来。

    这两个保卫人员,以前见了王志峰,也是毕恭毕敬,至少面子上不敢得罪,但现在王志峰已经被开除,自然也不会再对他客气!

    王志峰一时间颜面扫地,狼狈不堪。

    陈二狗和李小草两人站在急诊室门口,看着这一慕,心里舒坦了不少。

    就在这时,却听见里面的刘小飞,忽然喊道:“小梅,媳妇,你醒来了,你感觉怎么样,能说话吗?”

    陈二狗和李小草一听,全都露出一抹惊喜之色,反身跑了回去。

    只见病床上的王小梅,虚弱的睁开眼睛,正在迷茫的打量着身边的环境,刘小飞趴在王小梅的身边,强忍着眼泪,一脸的激动。

    王小梅渐渐恢复意识,说道:“我全身上下都好疼,我没死啊……”

    “没死,没死!你还知道疼就好,知道疼就没事了。”刘小飞喜极而泣,轻轻握住了王小梅的手。

    “我这掉下山崖,恐怕没少摔断骨头,以后要成残废了可咋办。”王小梅有些诧异刘小飞的举动,心中感动,有些担忧的说道。

    “你是孩子他娘,你不知道,我们大家都以为你死了的时候,两个娃都哭成啥样了,你放心,以后你就算残废了,我也养你一辈子。”刘小飞郑重的说道。

    王小梅眼泪模糊了双眼,哽咽着道:“小飞,是我不检点,我对不起你。”

    刘小飞这个时候,似乎对那件事已经彻底释怀了,摇头道:“都过去了,别提了。”

    两夫妻一时间抱头痛哭。

    陈二狗和李小草看着这一慕,都没上去打扰他们。

    这时,去盥洗室打了一盆水过来的李婶,也站在门口,惊喜的压低声音道:“小梅醒来啦,可真是太好了。”

    而杜妮蝶,这个时候听到动静,也是走了过来,给王小梅检查了一番后,笑道:“这次我就放心了,只要病患能醒来,意识清楚,就说明没有什么问题了。只要好好休养,身体都能好起来的。”

    刘小飞又是一阵千恩万谢。

    王小梅醒来没多久,就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刘小飞这次却是不由分说,非要给陈二狗三人开房间住宿,任陈二狗三人怎么劝阻都没用。

    医院外面就有一家招待所,一间客房40元一晚上,刘小飞开了两间客房,让陈二狗三人休息,而他自己,则又回到急诊室去陪王小梅。

    等到刘小飞走后,李婶叹道:“这天都快亮了,咱们扛两三个小时就过去了。小飞这孩子,明明给媳妇看病,还缺很多钱,非要把钱浪费在这地方。”

    陈二狗笑道:“婶子,既然小飞哥把房子开了,那咱就踏踏实实睡吧。”

    “也只能这样了。”李婶点点头,道:“早早睡吧,明天早上小飞肯定要去筹钱,到时候我和小草就帮他好生照看着点小梅。”

    陈二狗点点头,也没再多说,跟李婶和李小草打了声招呼,就回到他的房间休息。

    躺在床上,陈二狗却是辗转反侧,脑子很精神。

    他拿出手机,先是看了眼自己的账户余额,还有4832块。

    想了想,陈二狗找到了黄佩茹的微信,发了条信息过去:“我能跟你借点钱吗,下次采了药材给你抵账。”

    陈二狗知道,刘小飞想凑几万块的医疗费不容易,村子里的乡亲大都不富裕,所以他想着,自己能不能先筹点钱,借给刘小飞拿去用。

    毕竟,在陈二狗的内心里,王小梅出事,和他有一定的关系。

    而黄佩茹似乎挺有钱的,而且对自己挺好的,陈二狗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找黄佩茹先江湖救急一下。

    此时是凌晨四点多,陈二狗知道黄佩茹肯定还没醒,所以也没指望黄佩茹能给他回信息。

    发完信息以后,退出聊天界面,看着另外一个微信头像是一辆豪华跑车,备注名为楚云飞的好友,想了想后,还是没有点开。

    这个楚云飞,是陈二狗的大学同学,前两天,给他借八千块,拿来给李婶他们还债的人,便是楚云飞。

    楚云飞和陈二狗在大学关系非常好,是铁哥们,当初陈二狗被打成傻子以后,也是楚云飞照顾陈二狗,帮着李春生,把陈二狗送回桃源村的。

    前两天陈二狗给楚云飞打电话借钱,楚云飞得知陈二狗现在不傻了,非常开心,还表示有机会了两人一定要见个面好好聚聚,也是很爽快的给陈二狗借了8000块。

    陈二狗琢磨着,自己要是现在张口问楚云飞借钱,楚云飞应该还会给他借。

    只不过,俗话说得好,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他上次借的8000块还没还,在借钱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现在鱼塘基本已经建成,就等着赚钱了,等下次赚到钱,就把这8000块,先给楚云飞还了。

    陈二狗默默的如此想着。

    就在这时,他忽然就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紧接着,就响起了细微的敲门声。

    “二狗哥,你睡了吗?”

    是李小草在压着嗓音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