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刁民陈二狗 > 第四十章 秦慕冰

第四十章 秦慕冰

    她的鞋跟只有5公分左右,穿上鞋的身高足有一米七五,身材极好,手指夹着一根细支香烟,气场强大!

    这女人看年纪,应该在二十八九岁,俊美的脸上,略施淡妆,尤其一双大红厚嘴唇,看起来十分火辣性感。

    然而,她整个人却透露出一股冰冷的气质,似乎永远都要和别人保持三分距离一样,是一种扑面而来的清冷感觉。

    这女人,便是清远县最大的酒店,金龙大酒店的老板,秦慕冰。

    见到秦慕冰,马涛等人,全都露出了惊艳的目光。

    都知道金龙大酒店的老板秦慕冰,是清远县有名的美女,可他们却很少有机会能见到秦慕冰。

    此时亲眼见到,自然是迫不及待的大饱眼福。

    曹兴安站在秦慕冰身边,指了指陈二狗的摊位,笑呵呵的介绍道:

    “秦总,就是这个小兄弟买的鱼,品相都特别好,你看看,这里还有一只石鳖,看样子是野生的,年头也不小了。”

    秦慕冰摘下墨镜,随手递在了曹兴安面前,曹兴安连忙接了过去。

    这一小小的举动,就透露出了她久居高位,高雅且富贵气质,令人自行惭秽。

    而摘掉眼镜的她,拥有者一双美丽的眼睛,只不过,双眸依旧冷冰冰的,摘掉眼睛的她,给人带来的气息,竟然比戴上墨镜还要冷三分。

    被她扫一眼,陈二狗只觉得浑身别扭。

    秦慕冰没先和陈二狗说话,而是把鱼虾蟹鳖,依次仔细的看了一遍,方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陈二狗,问道:“这些鱼,都是哪来的?”

    陈二狗回答道:“有些是野生的,有些是自己养的。”

    秦慕冰蹙起好看的眉头,道:“这么说,不能够保证长期供应?”

    “不不不,能供应,野生的也能长期供应,像这种野生老鳖,还有好几只我都没拉上来呢。”

    陈二狗摆摆手,连忙解释了一句。

    金龙大酒店可是清远县最大的酒店,对水产食材的需求量,远不是一些小餐馆能比拟的,毫不夸张的说,一百个蜀来香川菜馆,都未必顶的上一个金龙大酒店。

    如果能长期给金龙大酒店提供水产海鲜,那陈二狗的水产生意,想不火都难。

    秦慕冰闻言微微点头,道:“野生的水产海鲜,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你能多提供一些自然是好的,真正没了,也不能强求。不过你人工养殖的鱼,也都很不错,我很满意。”

    她嘴上说着满意,脸上却没有丝毫笑容,优雅的抽了一口烟,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的这些鱼,我都包了,以后有类似的鱼,也可以全都送到金龙大酒店,我们酒店完全可以消化得了。不过具体的价格,还得好好谈谈。”

    陈二狗闻言,大喜过望,点头笑道:“没问题,没问题!”

    一旁的马涛脸色变得很难看,来到秦慕冰身边,谄媚的笑道:“秦总,你们金龙大酒店的水产海鲜,以前一直可都是跟我们这拿的,在这个小子这儿偶尔买一半次,尝尝新鲜也就算了,没必要和他长期合作吧?”

    秦慕冰黛眉蹙起,冷冷的道:“你是什么人,我买谁的鱼,和你有什么关系?”

    马涛急道:“我是周祥明水产公司的员工啊,周祥明是我大哥。”

    秦慕冰冷声道:“就是周祥明来了,我也一样是这个话,我一个开酒店的,食材不挑好的买,脑子有毛病?”

    说完,她厌恶的挥了挥手,不再搭理马涛,看向陈二狗道:“把你的鱼收起来,开车跟我到酒店那边,坐下慢慢谈一下价格吧,等确定了价格,就顺便给我把鱼都卸在酒店。”

    “好嘞!”陈二狗笑呵呵的应了一声,就开始收拾摊位。

    而秦慕冰则已经先一步驾车离开,临走时,她让曹兴安坐陈二狗的车,带陈二狗去酒店。

    曹兴安等陈二狗收拾好摊位,坐在皮卡副驾驶上,给陈二狗指路去往金龙大酒店。

    马涛见陈二狗的皮卡车离开,咬牙切齿地道:“这个小子,竟然把金龙大酒店这个大财主给抢走了,他这是要找死啊!我这就给周哥打电话!”

    打通电话,给周祥明说明情况以后,周祥明立刻怒不可遏的道:

    “等着,老子一会儿就能回去,今天能让那小子活着离开清远县,老子把名字倒过来写!”

    金龙大酒店,一间办公室门口,陈二狗敲响了办公室门。

    “进来吧。”

    秦慕冰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陈二狗推开办公室门走了进去,只见这间办公室装修的富丽堂皇,无论是办公桌还是茶几等家具,都以红木为主。

    秦慕冰坐在办公桌的后面,正在盯着电脑屏幕看着什么东西,见到陈二狗进来,随口说道:“坐吧。”

    陈二狗点点头,哎了一声,来到了秦慕冰办公桌的前边椅子上,坐了下去。

    “抽烟?”秦慕冰收回盯着电脑的目光,从桌上拿起一包白盒细支的冬虫夏草,抽出一根递给陈二狗。

    “我不抽烟。”陈二狗摇摇手,推辞没接。

    秦慕冰自个儿点了一支烟,说道:“那就开门见山的谈价格吧,那只老鳖,你打算怎么卖?”

    秦慕冰抽烟的姿势非常好看,有一种高贵优雅的味道,其中还夹杂着一丝慵懒的感觉。

    双唇略厚,涂着暗红色的口红,极为性感,让人看了恨不得被她那张嘴给狠狠咬上几口。

    陈二狗一边有些着迷的盯着秦慕冰,一边回答道:“那头鳖的价格,我之前给曹经理说过了,得六万块。”

    秦慕冰拿起笔,在纸上唰唰唰写下了“老鳖,6万”的字眼,又问道:“石斑鱼呢?”

    “石斑鱼是野生的,一斤128块。”陈二狗答道。

    秦慕冰唰唰唰又写下了“石斑鱼,128/斤”。

    随即,她又把今天陈二狗拉来的每种水产的价格,问了一遍,写在纸上。

    等所有价格都问完之后,秦慕冰头也不抬的道:“你报的这个价格,全都高于市场价,不过你的鱼品相很好,再加上其中一部分确系野生,所以这个价格倒也不算离谱。

    这样,其它的鱼,每种价格下调百分之五,老鳖的价格算成四万八,你如果能接受,在行情没变动的情况下,你就以这个价格给我长期供货,怎么样?”

    说完,秦慕冰唰唰唰的在纸上,将新的价格写了出来,然后把新的价格单推到陈二狗面前。

    她估计,其他的鱼下调百分之五,陈二狗可以接受,但那个老鳖直接从六万砍到四万八,陈二狗未必能接受得了。

    可谁知道,陈二狗看了一眼价格单后,笑得合不拢嘴,直接点头答应道:“没问题,就这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