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刁民陈二狗 > 第四十二章 先下手为强

第四十二章 先下手为强

    陈二狗冷眼看着周祥明,冷笑道:“我做我的生意,碍着你什么事了,你有什么资格垄断清远县的水产市场?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是违法的行为?”

    “违法?老子在清远县就是法!敢跟我叫板,我就让你知道知道,老子的厉害!”

    周祥明怒喝一句,懒得和陈二狗再废话,直接挥手喝道:“都给我上!”

    他的手下,在这个时间里,已经各自从车上路边,找到了武器,有在路边捡板砖的,有从车上找板子的,最狠的是马涛,他直接从车上,找了一把细长的杀鱼刀。

    这些人手中拿着武器,心里有了底气,周祥明一声令下后,就纷纷向陈二狗迫了过来。

    陈二狗瞅准拿着杀鱼刀的马涛,深知这个家伙对自己的威胁最大,不等这些人把他围起来,反倒是向前跨出两步,先来到了马涛面前,一锹拍在马涛的头上。

    马涛惨叫一声,直接就被拍到在地!

    “草!”

    其他人被陈二狗这股狠劲给吓得心里都是一颤,但仗着人多势众,稍稍怔了一下后,就再次向陈二狗迫来。

    陈二狗如今耳聪目明,力大无穷,拍倒马涛之后,转身一锹就向左侧距离他最近的一个二十多岁,染着黄发的青年,敲了过去!

    这个青年手上挥舞着一根木头棍子,还没打倒陈二狗的身上,就被陈二狗手中的铁锹横着敲在了握着木棍的右臂上。

    咔嚓一声响,竟然是他的胳膊直接被敲骨折了,该黄毛青年刚惨叫一声,陈二狗又是一锹砸了过去,啪的一声,直接将他给砸翻在地!

    此时,一个光头男子,已经来到了陈二狗的正面,手中的砖头,直接向陈二狗的脑袋拍来,一脸凶悍的大骂道:“我草你妈!”

    陈二狗侧身躲过这一砖,一脚就踹在了光头男子的小肚子上,光头男子惨哼一声,抱着肚子就倒在了地上,像个软脚虾一样,蜷缩着身体。

    “砰!”

    陈二狗身后,一个青年趁这机会,抡着木棍,一棍子敲在了陈二狗的后边脑袋上!

    陈二狗被敲的头有些发昏,身子向前倾了一下后,心底里的狠劲也算是彻底被激发出来,握着铁锹向后一甩,咚的一声就砸在了该青年的头上,把对方敲得眼冒金星仍不解气。

    “我干你娘,干你娘,老子卖鱼碍到你们什么事了,打死你!”

    抡着铁锹,对着该青年一连砸了四五下,直接将其砸的头破血流,倒地惨叫连连!

    这一下,陈二狗可算是镇住了其他人,所有人都心惊肉跳的看着陈二狗发了疯似砸着那个青年,生怕他会打死人!

    周祥明吞了口唾沫,心惊肉跳的叫道:“我草你妈的别打了,再打要出人命了!”

    陈二狗止住手中动作,豁然转头看向周祥明,那眼神像是山里的狼,令人发憷!

    “都是你这个狗杂种,老子就应该打你才对!”

    陈二狗爆喝一声,举锹就向周祥明砸了过去。

    “我操!”

    周祥明吓破了胆子,转身便跑,陈二狗的锹砸在了周祥明的脊背上,周祥明惨叫一声,逃得速度更快了,把鞋跑掉了都不敢停,一溜烟的跟路旁的林子里跑了下去!

    “草你妈的,你属兔子的?”

    陈二狗破口大骂一声,没继续追下去,转身恶狠狠的看向其他人。

    其他人在陈二狗的迫视下,纷纷后退,已经彻底怂了。

    这时,陈二狗才觉得自己后脑勺有些凉,他摸了摸后脑勺,顿时摸出了一些血迹,骂骂咧咧,来到马涛身边,对着马涛又踩了几脚!

    踩得马涛惨哼不已,连声求饶。

    其他人也是看的心惊胆颤,对陈二狗的忌惮,更加浓重。

    “你他妈的真是不长记性,以后再敢招惹老子,老子要你的命!”

    陈二狗最后对马涛狠狠骂了一句,这才转身上了皮卡车,见这些人还围在周围,怒骂道:“还围着老子,不想让老子走是吧?那在练练?”

    众人互相对视一眼,见周祥明都躲在远处,也不敢在围下去,当即作鸟兽散,把堵着陈二狗的车给开掉,让陈二狗可以自由离开。

    陈二狗开着破旧的二手皮卡走远了,周祥明这才有些狼狈的一瘸一拐的走了回来,穿上跑丢的鞋,破口骂道:“这小子是项羽转世吧,下手又狠又重,我脊背都快被砸折了。”

    马涛捂着脑袋道:“我早说了,这小子下手特别狠,力气还大的出奇,咱们根本不是对手!”

    “我怎么知道,这么多人都打不过他一个,说到底还是你们太废物了!”周祥明咬牙切齿,心中极为不满。

    其余人面面相觑,都觉得有些面红耳赤,羞愧难当。

    过了片刻,才有一人道:“周哥,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总不能让那小子就这么轻易的把金龙大酒店的生意给抢走吧?”

    周祥明点燃一支烟,沉吟片刻,冷笑道:“我认识金龙大酒店的一个厨子,跟我关系还不错。

    那小子卖的鱼里,不是有不少是野生的吗?

    我让那个二把手厨子给他的鱼里下点药,有人吃出食物中毒,我看金龙大酒店还敢不敢买那小子的鱼!

    放着我这安全的鱼不买,非得买那小子不明来路的鱼,秦慕冰那个臭娘们,也该让她尝尝教训!”

    “周哥,这个办法好!”

    旁边人一听,全都是举起大拇指,向周祥明点赞称好。

    周祥明得意的哼哼一笑,随即却是呲牙咧嘴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背,挥手道:“行了行了,都先开车回去,到医院看一下伤吧!今天这笔帐,迟早找那小子,一一清算个清楚!”

    他后背受的伤,其实都算是轻的,像马涛,黄毛男子,还有最后被陈二狗揪住一通乱敲的青年,受的伤都不轻,如果不抓紧治疗,谁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黄毛男子抱着自己被敲断的胳膊,不忿的道:“周哥,难道我们就让那个小子白打了?要不报警抓他?”

    周祥明瞪了眼黄毛男子,没好气的道:“我们这么多人,打不过一个人,这么丢人现眼的事,好意思报警?你是想让这件事弄得满城皆知是不是?”

    黄毛只能呲牙咧嘴的摇了摇头,也是觉得太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