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刁民陈二狗 > 第五十一章 我有办法!

第五十一章 我有办法!

    “小杨是吧,有空来我家吃饭啊。”

    “雨菲,婶子家里有桃子,一会儿给你送来点,你尝尝鲜。”

    一时间,众人对待杨雨菲的态度,变得热络起来。

    杨雨菲笑着一一应答,没过一会儿,朱耀强就找来纸笔,放在杨雨菲面前,笑眯眯的让杨雨菲签下军令状。

    杨雨菲心里憋着一口气,倒也不含糊,果断的写下了一份军令状,既然说出了口,那她就一定要做到,决不能被人小瞧了。

    张百林看着这一慕,也只能是无奈的摇头叹气。

    他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张百林暗暗的瞪了几眼陈二狗,始作俑者,就是那小子,杨雨菲一个城里娃不懂农民的事,陈二狗能不懂?

    他也不知道是脑子犯病,还是故意坑杨雨菲。

    一时间气不过,张百林来到陈二狗面前,赏给了陈二狗一个爆栗。

    “就你小子多嘴,你这次算是把杨雨菲带到坑里了。”

    张百林吹胡子瞪眼的呵斥了一句。

    陈二狗苦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头,委屈的道:“老村长,我怎么就把她带到沟里去了,刚才的情形你也看见了,要是不来点狠的,大家怎么可能把她当回事儿。”

    张百林摇头斥责道:“啥事都有个过程,现在大家不接受也是情有可原,慢慢来就是了,哪有一下子把自己逼上绝路的。”

    这时,杨雨菲也是签好了军令状,走了过来,道:“老支书,你别责怪陈二狗了,这也是我自己做的决定。”

    张百林看向杨雨菲,问道:“你有信心,让咱村的庄稼,在半个月的时间里,有明显的好转?”

    杨雨菲沉默片刻,小心翼翼的道:“如果这几天下一场大雨的话,应该可以吧?”

    张百林气笑了,问道:“怎么,你还会求雨不成?”

    “我哪会求雨啊!”杨雨菲苦着脸。

    张百林气的翻了个白眼,拂手道:“你们两个就好好折腾吧,我看你半个月以后怎么收场。”

    说完,便是没好气的离开了。

    杨雨菲缩了缩脖子,看向陈二狗,满脸希冀的问道:“二狗,你让我签这个军令状,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陈二狗故作尴尬的笑道:“我们试着,向老天爷求求雨?”

    杨雨菲那双带着希冀的双眼慢慢睁大,最后狠狠的瞪着陈二狗,咬牙道:“这么说,你也没办法?”

    陈二狗笑道:“我是没有,但你是高材生,是村支书,你一定有办法的!相信自己,你可以的!”

    “我……”

    杨雨菲张嘴结舌,最后变得满脸羞红,伸手一把拧住了陈二狗腰间的嫩肉,羞恼的道:“你坑我!”

    “啊!!!”

    陈二狗惨叫一声,求饶道:“我逗你玩的,你放心,我有办法,我有办法!快松手!”

    杨雨菲脸色稍缓,这才松开了手,问道:“说吧,什么办法?”

    陈二狗呲牙咧嘴的揉着被掐过的地方,道:“你放心就是了,我一定会帮你的,至于办法,现在不能给你说。”

    “好啊,你还卖关子。”

    杨雨菲没好气的再次伸出手。

    陈二狗这次有了经验,已经是向后猛跳了一步,逃之夭夭了。

    一边跑,他一边回头喊道:“我先进一趟城里,你把心放在肚子里,我一定有办法帮你的。”

    “不行,你给我站住,把话说清楚再走!”

    杨雨菲快步追了上去,但她哪里能跑得过陈二狗,没一会儿,就被陈二狗一溜烟的跑远了,只能是无奈的站住脚步,弯腰呼呼的喘着粗气。

    心里一时间恨的牙痒痒!

    她恨恨的想道:“下次让我看见你,看我不掐死你!”

    过了一会儿,收拾一下心情,杨雨菲深吸口气,只能是向村民们的耕地方向走去。

    她没敢真的把希望全都放在陈二狗一个人身上,过去看看大家种植的庄稼是个什么情况,实在不行,就打电话求助求助别人了。

    她也是认识几个农业学的高材生和专家,或许他们可以给她一个好的建议。

    陈二狗一路跑回了家,开上车,就往县城走。

    早晨教杜娟怎么打理鱼塘的时候,他也是又拉了一批鱼,打算到城里去卖。

    金龙大酒店在清远县是数一数二的大酒店,对食材的消耗是非常恐怖的。

    而且,昨天秦慕冰把话也说的很清楚,只要他能提供像昨天那样品质的鱼,有多少,他们酒店就能吃多少,根本不存在积压的问题,所以他也是放开胆子,去城里卖鱼。

    至于让杨雨菲立军令状的事情,他自然是有信心的。

    他只是土地公,不是龙王,没有施云布雨的本事,但他却可以用生机赐予的能力,让村子里的庄稼,全都翻倍的生长。

    只不过,他还没想好,怎么运用这个能力,让庄稼长得不要太突兀。

    总得先想清楚,应该怎么做,才能不被大家伙怀疑,再动手。

    半个月的时间,足够他想到一个完全之策了。

    其实陈二狗想的是,这半个月之内,最好可以真的下一场好雨。

    到时候,他完全可以在雨后,给村里大家伙种植的庄稼施展生机赐予。

    到时候一切都可以推到雨的身上,不被任何人怀疑。

    一边想着这些有的没的,陈二狗一边开着他载满鱼虾蟹鳖的二手皮卡车,行走在乡间崎岖的道路上。

    “咯噔。”

    突然,车轮胎碾过一个大石头,把陈二狗的屁股直接颠离了座椅,一头磕在了车顶上。

    “我靠,等我赚够了钱,一定把这条路给修了,娘希匹的!”

    陈二狗再一次发下了这个宏远。

    清远县,金龙大酒店。

    秦慕冰坐在办公室里,刚挂了一个电话,又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秦总,我今天下午,打算在你们酒店定一桌饭,昨天的那个老鳖汤和秋刀鱼,还有的吧?”

    来电的是清远县的一个富商,名叫周茂达,和秦慕冰素有交情。

    昨天下午,周茂达宴请外地来的生意伙伴,在金龙大酒店吃饭,听说店里新到了一批非常好的水产品,便是点了好几道海鲜。

    当时,包括周茂达在内,一桌食客把老鳖汤和鱼虾蟹,全都是吃的干干净净,对那一桌海鲜菜肴,给予了高度评价。

    味道鲜美,入口即化,吃完肚子里暖洋洋的特别舒服,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鱼,等等等等。

    昨天一晚上,周茂达都惦记着昨天的鱼,今天一大早,就是亲自打给了秦慕冰,打算定一桌饭,继续过来吃。

    而类似周茂达的这种电话,秦慕冰今天一早,已经是接的第五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