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帝御山河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往事

第一百八十九章 往事

    “这里是骷髅鬼王的领地,你就一点都不担心惊动它吗?”

    罗芸梓倒拖着殷红的长剑,走了过来。

    “放心,真要惊动,早就惊动了。这头鬼王可不会袖手旁观,让我们把这些人杀光。”

    杨纪笑道。

    石头房子千疮百孔,到处是蒙蒙的灰尘。

    罗芸梓衣衫褴褛,灰头土脸,不过即便如此,也掩盖不住那种天生丽质。那褴褛的衣衫下裸露的一块块冰肌玉骨洁白如雪。

    即便是杨纪也不得不承认,摒弃掉那份豪门大小姐的冷傲,罗芸梓的美丽其实毫不输于蔺青嫣。

    两人都是同一等级的绝色佳人。

    只是罗芸梓的性格实在是很难让人接近。

    “笑什么?话我已经警告过你,信不信是你的事。到时候,要是遇到危险,可不要怪我没提醒过你。”

    罗芸梓冷冷道。虽然心里知道杨纪很可能是对的,不过嘴上罗芸梓可不愿意认输。

    “好了,准备一下,恢复血气。一会儿,我们去那个地宫看看。”

    杨纪笑了笑,没有和她争辨。

    “你袭击这些邪道武者,除了救我,就是为了进去那个地宫?”

    罗芸梓举弦歌而知雅意,听到杨纪话,立即明白了什么。

    “聪明!”

    杨纪诧异的看着罗芸梓,微微有些意外。这个女人能举一而返三,确实有些过人之处,能和蔺青嫣争斗上这么多年,成为她的劲敌,并且一度压制住她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如果你不愿意去也没有关系。我可以送你出去。”

    杨纪笑道。

    “我不是不愿意。而是觉得你太冒险。”

    罗芸梓摇了摇头:

    “刚刚他说的话你应该听到了。那两个地宫守卫都是千年的尸骸成精,一个个实力强大。甚至炼出阴火阳符。而且地宫外面有一条冥界黄泉,只要一滴就坏掉我们武者的根基,这是大忌。在这种环境下,你想对付两名武将级的精怪,绝对不可能!”

    罗芸梓神色很严肃,她之前被掳到那个地宫外。清楚感觉到过那两头地宫守卫的实力。

    罗芸梓并不认为杨纪有这么强的实力,可以同时对付两头武将级的地宫守卫。

    这可不是儿戏,一个弄不好两个人都得死在这里。

    “所以我们需要把它们开分才行。”

    杨纪道,嘴角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罗芸梓怔了怔,隐约明白了什么。

    大约小半盏茶之后,等罗芸梓恢复了一些,两人便开始行动。杨纪走过去,用剑一挑,就从第七名邪道武者怀里挑出了那艘地行舟。

    ——两艘地行舟一艘已经被杨纪在战斗的时候绞碎。而现在只剩下一艘了。

    杨纪伸手握住这枚地行舟,轰然一声激发了上面的邪气,然后藏入了怀中。下一刻,一个邪气滚滚的邪道武者出现在了罗芸梓面前。

    “就这样?”

    罗芸梓抬头看着杨纪,皱着眉头道。

    “就这样。”

    杨纪笑道。

    “没有用,那些地宫守卫对于血气很敏感。隔得远还无所谓。但是面对面这么近的距离,你身体里的血气瞒不过它们的。”

    罗芸梓摇头。

    “嗯。所以,还得麻烦罗师姐你受点委屈。”

    杨纪道。

    罗芸梓一怔。随即明白过来,胀得耳根都红了。

    尽管不愿意。但是罗芸梓还是顺从了杨纪的意思。片刻之后,一个黑衣飘飘,邪气冲天的邪道武者拎着一个五花大绑的美女,走出了石头房子。

    “嗡!”

    光芒一闪,杨纪抛出地行舟,仿佛沉入水波一样沉入了地下。

    “你有多少把握?”

    黑暗中。罗芸梓五花大绑的躺在船底问道。

    “没有多少。”

    杨纪淡淡道,头都没有低一下。

    “那你还去?”

    罗芸梓气结。

    “不过,如果行动失败,带着你逃跑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杨纪自信道。

    “那还好。”

    罗芸梓道,心中松了口气。

    “十年前那个大阿修罗的事。你能和我说一下吗?”

    杨纪突然问道。

    “啊?”

    罗芸梓怔了怔,有些意外:“你怎么想知道这个?不过,我知道的事情也不多。毕竟这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今天不会有太多人在意……”

    “我在意。”

    杨纪看着前方道。

    “那好吧……,但别抱太多指望。

    罗芸梓眼中露出的回忆的神色:

    “大约十多年前,平川城发生了一件大事。对外说是地震,不过,其实是地壳发生变动,一大波强大的冥界生物不知怎么冲突空间屏障,跑了出来。”

    杨纪凝神细听,心中格外的平静。耳中只听罗芸梓道:

    “你别看现在恶鬼横行,但在冥界,这些只是最低层的生物。和当年的灾难比起来要,根本算不了什么。各种恶鬼、夜叉、罗刹、还有变异的冥界生物层出不穷,整个平川城瞬间变成一片修罗地狱。”

    “我爷爷他们亲眼见识过,真的是惨不忍睹。”

    罗芸梓回忆道。

    杨纪心中波动了一下。罗芸梓虽然只有一名话,没有细节。但他也能完全想像,一群冥界生物闯入普通人城市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恶鬼、夜叉、罗刹,还有那些冥界生物确实厉害。不过相比起来,最麻烦的还是一头实力强大的大阿修罗。听说当场平川城的守将,一根指头就被它捻死。”

    罗芸梓扭过头看着杨纪,沉声道:

    “琅琊城可不止一个平川城,一头准圣级的大阿修罗带领着一大群强大的冥界生物出现在东部边陲,你可以想像那意味着什么。如果不及应对,在短时间内消灭这些冥界生物。等到朝廷的援军赶过来,只怕不只是平川城,也不只是琅琊郡,只怕不知道多少地方要夷为平地,化为焦土。”

    “如果这场灾变发展下去,你可以想像。今天大家听到的就不是朝廷为了掩盖事实所说的‘十年前发生了一场大地震,死了不少人’了!”

    罗芸梓意味深长道。

    十多年前的事情,几乎没有多少年轻人会在乎。然而罗芸梓当年当做故事听的时候,依然听得惊心动魄。

    这些冥界生物如果泛滥开来,罗氏豪门这样的存在崩溃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这也是她们这些豪门当年参加进去的原因之一。

    杨纪没有说话,同样的故事听在不同的人耳中会有不同的感应。罗芸梓只是在叙说一段往事,但是对于杨纪来说,这却是一种去探寻、了解父亲当年所面对的环境和困境的方式。

    虽然隔着十多年的时光。但杨纪也能想像得到,父亲杨度当年面对的压力一定极大极大。

    有的时候,杨纪甚至很难想像,以父亲当年的年纪,是如何力挽狂澜,面对那样一场灭顶之灾的。

    “……当年那场灾难,没有人可以应对。就在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朝廷里突然出现一位年轻将军。力挽狂澜,联络各大豪门。地面上所有的强者,以及朝廷的力量,几乎整合了整个东部的力量,通过一个已经失传的古老阵法摧毁了那头大阿修罗,解决了这场危机。”

    “那是我们太渊洲东部十几个郡史无前例的大联合,所有的豪门、家族、甚至绿林都摒弃前嫌。同心协力的联合在一起。这样的规模,这样的事情,以前不会有,以后也很难有……”

    罗芸梓侧身蜷在杨纪脚下,美眸中却透出景仰的神色。

    她早已经过了那种天真的小女孩的年纪。但是只要一回想那个人以一己之力史无前例的统合了整个东部力量,使各种互有冲突、仇恨的势力同心协力的联合在一起,依然佩服不已。

    这一点,不管是十多年前,还是今天,不管是各大豪门的族长,还是现在所谓的琅琊将军……,都没有人可以做得到。

    时势造英雄,当年的那个人,即便是家族的长老们也佩服不已!

    杨纪默然不语,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你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吗?”

    杨纪悠悠道。

    “不知道。家族的长老们没有说,也从不提起。”

    罗芸梓有些困惑的摇头道。

    杨纪没有说话,心中长长一叹。

    四周围静悄悄的,在罗芸梓的叙述中,两人很快靠近了万坟岭地下深处的那座神秘宫殿。

    “什么人?”

    一个轰隆隆的声音裹着着滚滚的黑气远远传来,震得整个地下都微微颤动。杨纪身上邪气滚滚,根本没有隐藏的意思,两头地宫守卫甚至都不需要用心,就能感觉到这种灯塔般的存在。

    “是我!奉我家太子的命令,来晋见两位大人。”

    杨纪一敛,立即催动血气往地下沉去。

    地下深处,无日无夜,一座巨大的地宫就矗立在这处无人问津的大地深处。在淡黄色,散发着浓郁腐朽气息的黄泉河前,杨纪的地行舟停了下来。

    而几乎是同时,两道强大的意识,冰冷、阴森,仿佛山岳般落在了杨纪身上,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你身上怎么这么浓重的血气味道?”

    一名地宫守卫道,声音嗡嗡,透着一般狐疑的味道。

    罗芸梓心中一紧,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口。这里到处是阴邪、黑暗的味道,杨纪身上的气息就像太阳一般耀眼。

    这是他再怎么收敛,都掩盖不了的。

    正在紧张的时候,却听杨纪哈哈一笑,声音轻松、洒脱,不以为意:

    “刚刚杀了几个人,洒了点血在身上而已。”

    “哦。”

    两道地宫守卫这般说着,目光柔和了一些。(未完待续。。)

    ...r1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