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帝御山河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摧毁祭坛(续)

第二百二十三章 摧毁祭坛(续)

    “哼,杨纪,你以为你是什么英雄吗?你只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跳梁小丑。:3w.”

    黑袍鬼府首领看着杨纪,冷声道:

    “你以为杀了我就胜利了吗?告诉你,我只不过是底层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杀了我,不会有任何的改变,但你却把自己卷进了一场你承受不起的争端。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招惹下了什么样的敌人。”

    “铁冠派又如何,朝廷又如何,你以为他们能保护得了你吗?那是天真。”

    黑袍鬼府首领嗤声冷笑,眼中透出一种高深莫测的神情。

    “你想吓唬我吗?”

    杨纪皱了皱,冷声道:“告诉你,我什么都不怕。就是不怕吓。”

    黑袍鬼府首领一副高深莫测,话里有话的样子。不过杨纪根本无心去了解,也不怕他嘴中的威胁。

    一路过来,不管是赵夫人、周大管家,还是天阴教,哪个不是自己当时难以招惹的存在。

    对于自己来说,多黑袍鬼府首领这一个不多,少他这一个不少,所谓威胁也只不过是些老生常谈而已。

    “是吗?”

    黑袍鬼府首领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我希望你是真的这么想。因为以前也有很多人跟你一样,不过最后统统都变成了死人。我希望你到死临头的时候,依旧能这么想。”

    “那就不劳你挂心了。”

    杨纪瞳孔一缩,冷笑声道。

    两人四目相投,目光相接,气氛一片凝固,一触即发。

    “轰隆!”

    突然之间,大地震动。杨纪脚下一蹬,瞬间消失在原地。十丈开外,黑袍鬼府首领脸色微变,想也不想,立即暴喝出声:

    “尸骨术!”

    “嗡!”

    大地嗡鸣,连暗红色的巨大祭坛也震动起来。一股无形的力量贯穿虚空。四面八方,地面上散布的一具具尸体,夜叉的,鬼府武者纷纷爆炸。

    那四分五裂的血肉之下,一根根白骨像被丝弦牵着,破体而出,纷纷往黑袍鬼府首领身边汇聚而来,眨眼之间就化成一个巨大的白骨铠甲,层层叠叠。内外有序,将里面的黑袍鬼府首领包裹起来。

    然而黑袍鬼府首领快,杨纪的速度更快,还没等尸骨术完成最后一步,杨纪便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击:

    “霸下之怒!”

    巨浪滚滚,扑天盖地,从杨纪体内喷薄而出。不过这股巨浪并不是血红色的,而是白色的。亮的发光,亮的剌眼。充满着一股天地正道,堂皇、大气的味道。

    “轰!”

    巨大的白骨铠甲仿佛纸糊的,瞬间崩溃。杨纪的手掌穿过白骨铠甲,以雷霆万钧之速按在黑袍的鬼府首领身上。

    “啊!——”

    被杨纪的手掌一碰,黑袍鬼府头领浑身一颤,猛然仰头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凄厉惨嚎。他的半边身体沐浴的那白光之中。白烟滚滚,没有血水涌出,身体居然像积雪一样融化起来。

    “这是什么?”

    黑袍鬼府头领惊恐万状,眼中露出绝望的神色。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力量让人发自心底如此的恐惧,不止是**融化。血气消解,连灵魂似乎都在分解,彻底的虚无。

    在这股力量面前,自己就像小孩一样脆弱。自己为傲的邪道能量和这股力量相比,简直如同面对雄狮的羔羊一样。

    “儒道浩然之气!”

    杨纪淡淡道,吐出几个字来。上古文圣时代,教化大行,诸邪辟易,道行高深的大儒,三言两语之间,可令万邪飞灰,群魔伏首,这绝对不是什么传说。

    杨纪凭借仁义之笔和《大儒之书》的关系,将浩然之气导入体内,代替血气在周天经络运行。

    这种浩然之气,对付正道或者是宗派弟子的时候还不明显。

    但对付邪道和冥界生物,绝对是事半功倍,威力惊怖。杨纪之前轻易捅死十头生命力顽强的铁夜叉,靠的就是在飞剑中蕴养的浩然之气。

    就连被黄泉水污染的黄泉剑,也是被浩然之气洗涤干净的。

    唯一的缺点是,这种以浩然之气代表武者血气运行的方式,消耗极大。仁义之笔中虽然蕴含着浩瀚的上古浩然之气,但在这个文气溃乏的时代,用一分则少一分。

    不是对付鬼府头领这种重要目标,杨纪都不会轻易的使用。

    “轰!”

    杨纪掌力一吐,轰隆一声白光浩荡,扑天盖地,将黑袍鬼府首领还没消融的另外半边身子彻底的淹没在其中。

    “杨纪,你会后悔的——”

    黑袍鬼府首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便被无尽的浩然之气淹没,轰的一声炸成飞灰。

    “叮!”

    天空昏暗,叮的一声,一块巴掌大的东西从天上掉了下来。杨纪拣起来一看,果然又是一面鬼府令牌。

    不过这面令牌和杨纪之前拣到的有点不太一样。在令牌的背面多了一条栩栩如生的白虎,右下角的位置写着两个字“行者”。

    “这个人的实力更强,地位也应该更高。想来这个行者应该表示的就是他在那个鬼府中的地位。只是不知道这个行者是个什么级别?”

    杨纪心中疑惑,眼中闪过一个个念头,低头再打量了一眼,杨纪正要随手抛掉,突然念头一转,又改变了注意:

    “还是先留着。这种东西以后说不定会用得着。”

    将这面令牌收入怀中,杨纪纵身一跃,拔起十余丈高,跃上了暗红色的祭坛。祭坛上黑烟氲氤,邪气滚滚,呼呼的大风却吹不走这些不断涌出的烟雾。

    矗身坛顶,杨纪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祭坛内部一座强大的阵法正在源源不断的大地深处汲取尸气、死气、阴气以及浊气。

    在这些至阴至浊的气息剌激下,杨纪怀中的仁义之笔和眉心的《大儒之书》都在剧烈的跳动,其中的浩然之气仿佛要喷薄而出一样,镇压住这祭坛底下的邪气。

    “现在只剩下这座祭坛了。摧毁这座祭坛。破坏大阵,再去消灭骷髅鬼王!”

    祭坛四周的旗幡猎猎作响,杨纪站在暗红的祭坛上方,眺眼望去,只见远处的万坟岭灰雾汹涌,各种冥界生物的嚎叫。此起彼伏,也不知道多少恶鬼、夜叉、罗刹正在往四方扩散开去。

    情况紧急,虚空中那股无形的阵法力量还在运转,时间每过去一刻,进入这个世界的冥界生物都会增加许多。整个琅琊郡的普通人就会面临多一分的危险。

    “锵!”

    杨纪猛的拔出了背后嗜血剑,三尺多的剑身在昏暗的天空下折射着道道寒光,只是看一眼,都会让人感觉眼睛被剌了一眼。

    杨纪握紧怀中的仁义之笔,同时勾动眉心的《大儒之书》。嗡!一股股江河一般的浩然之气。浓郁纯粹,立即不断的从仁义之笔中涌来。

    这杆上古文圣留下的宝物似乎蕴含了无尽的能量,一**蕴含力量涛涛不绝的涌入杨纪体内,然后灌注到这柄嗜血剑。

    光芒闪烁,暗红色的嗜血剑由红转白,剑尖迸射出来剑芒浩浩荡荡,足有六七尺长。

    “咝!”

    杨纪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双手握剑。对准祭坛顶部的中央,笔直的、狠狠的插了下去。

    “住手!——”

    苍穹深处。突然暴发一声焦急、愤怒的震耳咆哮,声音滚滚,犹如雷霆一般。甚至隔了这么远的距离,杨纪站在祭坛顶部,连身上的道袍都被吹得猎猎作舞。

    这声暴吼突如其来,来得不可谓不快。只是可惜。有些事情是怎么也无法阻挡的。

    “咔嚓!”

    一声巨大的开裂声,杨纪手中的长剑宛如一道流星划过虚空,重重的插入祭坛顶部的地面。

    祭坛顶部的地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杨纪斩金裂岳、吹毛断发的嗜血剑也只不过插入数寸长。

    然而就是这数寸已经足够了。

    轰隆,祭坛开裂,犹如破碎的镜子一般。

    杨纪长剑插入的地方。一道浩浩的乳白光柱冲天而起。巨大的暗红祭坛就像倾倒的大厦一样,先是裂成两半,然后轰隆一声天塌地陷,土崩瓦解。

    也就是这个时候,杨纪从浩浩的白光中抬起头来,举目远眺,只见苍穹高处,黑烟滚滚,一道道高大的黑影风驰电掣,如陨石坠下,那两颗幽绿的目光耀眼、醒目,充满无尽的愤怒。

    “骷髅鬼王!他居然恢复了……”

    杨纪看着那两颗幽绿的、愤怒的眼眸,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最后一战,杨纪分明已经斩断它的脖颈,令它只剩下一个头。

    那余下的躯干,也被它用来祭祀,引爆其中的能量,将自己和几位长老炸伤。

    但仅仅这么一会儿,骷髅鬼王看起来居然又好像恢复如初,那颗仅剩的头颅又拼接上了一具新的身体。

    “臭小子,我要你死无毙身之地!”

    眼前着烟尘滚滚,巨大的暗红祭坛在眼皮底下塌陷,那些祭坛守卫的命运可想而知。骷髅鬼王心中禁起无名火起,猛然怒吼一声,猛的一掌轰了出去。

    “嗡!”

    天空一暗,轧轧的轰鸣声中,黑烟滚滚,一条毁灭性邪力组成的狂龙怒啸着,张牙舞爪,栩栩如生,仿佛天外流星一般向着祭坛顶端的杨纪轰去。

    数千丈的距离一晃而过,只不过一刹眼,那道毁灭性的邪力洪流就已经穿过重重空间,以雷霆万钧之势砸在了地面上的暗红祭坛上。

    轰隆隆!

    杨纪化为一道白光倒纵而出,再回头,身后天地轰鸣,烟尘滚滚,声势煊天!(未完待续。。)r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