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帝御山河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完成老司丞的遗愿(一)

第三百三十七章 完成老司丞的遗愿(一)

    杨纪本来预算自己是需要三个月才能达到武宗境的。但现在,半个多月就达到了,节省出了二个月的时间,进入洲府的事情倒是不必着急了。

    倒是农桑司的事,自己也应该是实地考察一下了。毕竟当初答应了王泰大人,无论如何都是要做到的。

    日后若是经略苍墟城,这方面的经验是必不可少的。

    “走了。先回琅琊城再说。”

    杨纪霍的站起身来,挥袖甩出一个大坑,将自己这几天吃剩下的麋鹿尸骨抛入坑中,然后覆上泥土。

    处理好山顶的事情,杨纪身躯一晃,立即向着山下而去。他的速度奇快无比,几乎连肉眼都难以跟上。

    和以前比,杨纪的速度明显增加了一截。

    以前碰到邪道太子、杨玄览,杨纪根本就没有想过可以跑过他们。但是现在,只要杨纪愿意可以轻易的摆脱。

    不,不是摆脱。现在的杨纪根本没有必要再逃跑了。

    两侧风声呼啸,旁边树叶籁籁抖动,发出如人低语般的声音。在这种僻静的地方,根本看不到一个人影。

    杨纪一连翻越了几座大山,突然

    “咦?”

    突然,杨纪在一丛高高的树梢上停9∮,..了下来,皱了皱眉,一种奇异的感觉涌上心来。就在刚刚一刹那,杨纪好像突然看到了什么熟悉的东西。

    但是到底是什么东西,仓促之间又记不起来。不过杨纪却记住了这种感觉。

    “好奇怪,我之前虽然和派里的师兄弟到过琊城参加围剿天阴教的行动,但是……也应该没有到过这里啊?”

    杨纪心中疑惑不已。

    他暗暗回忆了一下,没错,两次进入琅琊城应该都没有经过这里。但那种熟悉感是怎么回事?

    而且自己向来记忆力超越。怎么会跑过架了才突然反应过来,有这种熟悉的感觉。

    咻!

    杨纪思忖片刻,突然两只大袖展开,又踏着树梢,沿着原路返回。把来时的路径转了几圈,心中依然感觉熟悉。但却迟迟分辨不出那种熟悉的源头是什么。

    “树林……动物……人……但是这里没有其他人啊?”

    杨纪皱紧了眉头,疑惑不已。有那么一个刹那,杨纪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看到某个躲在树林里的熟悉的故人了。

    但是这个念头很快被杨纪否决。如果真的是这样,凭借自己现在的实力和精神感知,是不可能发现不了的。

    当杨纪来来回回,把这几个经过的群山转了好几遍后,突然之间,一种恍惚大悟的感觉涌上心来。

    杨纪终于知道那种熟悉感是什么。

    “山,大山……不。应该说是地形。这里的地形我之前看过!”

    杨纪有如醍醐灌顶,心中激动不已:

    “就在农桑司衙门内的那张文案上!!”

    杨纪几乎叫了起来。怪不得自己感觉熟悉,但却不知道是熟悉什么。原来自己熟悉的是这里的地形,在自己之前,那位前任的农桑司丞陈大人把这里的地形画在了图纸上。

    图纸上的山峦大川全部都是用线条表示的,和真实的地形情景当然不一样。

    “没错,北边的是第一座山峦,北高南低。两边狭长,西南位置还有一个十多丈的断崖。和图纸上标志的一模一样。第二座山上的山顶小瀑布,还有东边的那条山中溪流……,他全部标示出来了。”

    杨纪喃喃自语,脑海中迅速浮现出另一张用无数线条表示的图纸,上面的符合和眼前的景物一一对应起来。

    杨纪终于知道那种熟悉感从哪里来了。原来那位前任的农桑司丞居然找到这里来了。

    “不可思议,他到底去了多少地方?”

    杨纪暗暗吃惊。

    这位农桑司丞陈大人不止去过杨氏一族所在的晋安城。而且也来过这里。杨纪甚至感觉他把整个琅琊郡都逛了一遍。

    以杨纪的实力来说,这自然算不得什么。踩着树梢,不管地形险峻还是不险峻,整个太渊洲全部逛一遍,他都轻轻松松。花不了太多的时间。

    但是对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来说,这一切远不是那么容易。别的不说,单单是眼前这片地方,要从官道进入这里,好多地方灌木荆棘太多,根本走都走不进来。

    更别说,有虎、豹、猛兽的地方多了去了。

    一个不小心,别说堪探地形,恐怕地形没堪探出来,命都要丢掉。

    想到这里,杨纪突然沉默下来。他从没见过那位什么陈大人,但是突然之间,对于那位前任的农桑司丞,杨纪心中不由得升出一股强烈敬意。

    一个人到底要拥有什么样的意志和信念,才能这样不顾危险,花上几十年,甚至可以说是一生的时间孜孜不倦的追寻着一个答案。

    “那个农桑古库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杨纪突然知道那位陈大人是怎么死的了,以他一个普通人的身体,这样不断的长斯出没在那些危险的地方,钻进钻出,堪探地形,时间长了,不出问题才怪。

    他能坚持几十年已经相当不错。

    杨纪心中怅然若失,说不出是什么感觉。自己答应王泰接任农桑司丞的位置,主要是来熟悉各种农田水利事务,为以后经营苍墟城做准备。

    农桑古库并不在自己的负责范围,而且以一个武者的眼光,这里面应该是没有多少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杨纪本来的意思,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顺便去帮他查一查这个农桑古库。但是这一刻,杨纪心中突然产生了另一种感情,就像拥有了某种责任一样。

    一个人,不管是他是谁,认不认识。如果能花上一生的时间去钻研一个问题,追求一个目标,那么不管他是谁,都值得每一个人去尊敬。

    “陈大人,虽然我没有见过你。也不知道你是谁,但,你放心吧。无论如何,我都会想办法帮你把那个农桑古洞找出来了。”

    杨纪对着空无的虚空,喃喃自语,神色严肃。这是一种承诺,更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尊敬。

    杨纪把整个地形记忆了一遍,然后展开身法,离开了这里。沿着蜿蜒的官道过去,穿过城门,杨纪又回到了琅琊城里。

    酒楼、茶坊越见繁华,空气中到处是喧嚣的声音,这座城池正在恢复生命力。

    杨纪回到农桑司的衙门。衙门里空荡荡的,文案上有一张纸条。杨纪看了一眼,发现是两位农桑司官员,内容很简单,就是有些农桑用具需要农桑司丞签字画章才能使用。

    以前朝廷一直没有派农桑司丞下来,两位官员也不敢擅作主张。不过如今杨纪上任,两人想着多做一点便民的事情,因此就请求把这些农桑用具发下去。

    “都是些便民的事情,自无不可。”

    杨纪从身上掏出王泰给的那面农桑司丞的木牌,放到了桌上,一脸的洒脱:

    “他们应该是需要这个东西画章吧。琅琊郡的事情还是要靠他们,农桑司丞这面令牌以后就留给他们便宜行事了。”

    把纸条的事情放在一边,杨纪从农桑司衙门后面的一个老旧柜子里把当初所有的图纸全部搬了出来。

    衣袖一拂,把衙门大堂的文案推到一边,杨纪席地而坐,就在衙门大堂的地上把这些雪白的图纸一张一张的放到摊放在地上。

    图纸非常的干净,除了那些表示山川、房屋、河流的线条,纸面上什么都没有。看得出来,那位前任的陈大人在做这些画的时候非常小心,没有一点墨迹留在上面。

    图纸足有数百张之多,厚厚的一大堆。这上面有些杨纪熟悉,有些不熟悉。大部分地方杨纪去都没有去过。

    杨纪一张张的仔细察看,唯恐破坏另一位已经逝去的老人毕生的心血。

    “找到了,就是这张!”

    杨纪心中一动,突然从厚厚的故纸堆中抽出了一张雪白画纸。这张画纸上波浪状的线条、纹路,以及标志出来的道路、河流,和杨纪在山上修练的地方一模一样。

    “这张图应该就是我修练的地方。”

    杨纪对着大门外涌进来的阳光,心中阵阵的欣喜。

    不过当杨纪仔细察看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些和自己开始想像的不一样的地方。

    这张图居然是残缺的,只画了一部分,明显还没有画完!

    “怎么会?”

    杨纪眉头跳了一下,一脸的惊诧。他明明记得应该是完工的啊!再次看了一眼,没错,这确实是一张还没有画完的图纸。

    图纸的南面、西面、东西都已经画上了,但北边的部分,一些代表山川的线条只画了一部分。那位陈大人在每条波浪般的条纹上都画上了对应的高度,但是并没有画完。

    杨纪怔了怔,仔细回想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当初看到根本不是完整的样子。这张图纸压在重重的纸堆中,只有一部分露了出来。

    自己看到的真的只有一部分。

    哗啦啦!

    杨纪突然把所有图纸全部摊开,目光一扫,突然伸手又挑出了一张,“这张、这张,还有这张……”

    不过片刻功夫,杨纪从图纸堆中至少找出了六七张没有画完的图纸。

    杨纪不知道前任的那位农桑司桑是没有精力,还是没有来得及完成。总之这显然是一堆还没有完成的任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