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帝御山河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农桑古洞(六)

第三百四十五章 农桑古洞(六)

    杨纪一个个全部看过来。↖,事情的前因后果已经全部弄明白。按照谷仓内的文字所述,整个件事情和自己猜测的相差不大。

    前朝得到这些神谷的时间也不长,对于这种谷物也同样的重视。一斗分成五份,分给天南地北五个不同的郡县种植。

    准备种植到一定程度,把几个谷仓全部贮满之后再大范围的推广种植。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前朝时的琅琊郡还没有完全实现的这一愿望,前朝就倒塌崩灭了。

    这种计划也只能是就此搁置。

    不过,他们还是知道这种东西的珍贵。前朝虽灭,却依然把这些神谷贮存在山洞之中,好好保存。

    “这是真正的好东西,不能暴殓天物。等回去之后,再交给农桑司的人去处置。”

    杨纪大袖一股,把这些谷仓,还有神谷全部收入纳芥瓶中。

    专业的事情,要交给专业的人去做。这些前朝旧物埋没千年,现在也到了重见天日的时候。

    杨纪收了神谷,也不贪多,转身就走。纳芥瓶虽大,但也不是什么都装得下的。毕竟,里面已经装上万的书藉,还有一头身量巨大的大鬼王在里面。

    剩下的东西,杨纪准备通知朝廷和农桑司衙门的人来处理。

    “哒!”

    杨纪大飘袖袖,沿着来时的路往洞外走去。刚刚走了几步,突然,突然一种奇异的感觉从心中传来,就好像是什么东西在呼吸着自己一般。

    这股气息非常的微弱,如果不是杨纪心愿得偿,特别的平静,根本注意不到。

    “是这个方向。

    杨纪抬起头。望向了农桑古库的另一个角落。那个地方,横七竖八,都是一些上好木料的前朝官衙旧物。

    虽然很有收藏的价值,但是从洞口一路过来,杨纪已经见过许多了。所以并没有太在意。

    “这种感觉……”

    杨纪停下脚步,眼中思索的神色。这一刹那。杨纪仿佛回到了万坟岭,和仁义之笔产生共鸣的时候。

    只不过现在感受到的那种呼唤,远没有那么强烈罢了。

    “儒道……儒道法器……”

    一道灵光划过脑海,杨纪心中立即激起来。大步跨过去,强大的精神力破空而出,搜集整个角落。

    片刻之后,杨纪五指一抓,终于从重重的前朝旧物之中,抓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条形官印。

    这枚官印看起很像是前朝官衙官印的样子。但是杨纪一碰触到这枚官印。立即一种水乳交融、如使臂指的感觉涌上心来。

    “这东西在发光。”

    杨纪一脸吃惊。眉心的《大儒之书》,还有仁义之笔,全部都在震动,和手中东西相呼应。

    “这根本不是什么前朝官印,而是文圣时代的法印。”

    “嗡!”

    一股微弱的文气涌入官印之中,下一刻,杨纪手中的官印光芒大放,一股浓烈的浩然之气迸射而出。将农桑古库内部照成一片乳白。

    “堂皇正大,诸邪辟邪!”

    那浓烈的浮白色光芒中。八个铁勾银划一般大字清晰可见。周围数十丈内,弥漫着一股浩大堂皇的气息。

    冥冥之中,杨纪感觉身上的文气也增加了许多。

    “这是文圣时代,九洲之内,所大城池之中镇压气运的东西!——居然真的有这种东西!”

    看到白光中浮现的八个大字,杨纪猛的睁大了眼睛。狠狠的咬紧了牙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上古文圣时代,儒道大昌,天下亿万黎民,教化大行。十亿书生。念头正直,生生不息,聚集成了浩气长河。

    这是儒道最强的象征。

    也是文道诸圣压制诸邪,超越武道的根本。除了浩气长河外,上古文圣时代,还有一些东西同样出名。

    那就是悬挂在九洲各地,各座城池城门口,镇压一方气运的一千零八枚“气运文印”。在传说之中,有这些气运文印的地方,诸邪僻易。

    所有邪道中人连靠都不敢靠近,还没有踏入城门口,便会气运文印中突然爆发的浩然之气震散的灰飞烟灭。

    甚至于连凶猛虎豹狮子,进入这些地方,也会受到感化,性情温和,变得如猫狗一样,还会替路人驼送粮食。

    文道强盛一至于厮。

    在历史长河中,各个纪元,各个文明,文道昌盛的时代,几乎是邪道一脉最衰弱的时候。而这些遍布天下的一千零八枚“气运文印”功不可没。

    这是儒道中人最理想的法器。佩戴在身,不止外邪难侵,而且还有聚敛气运的作用,财运滚滚,官运享通都只是小技而已。

    不过,文道衰落,连那些强大的文圣都消失了。更别说是这些气运文印。在天崩地裂的命运大势面前,就算这些气运文印也抵挡不了。

    杨纪读书,看那些儒道典藉的时候,只以为这些东西早就已经毁灭殆尽了。没想到,居然还有流传下来。

    嗖!

    杨纪手掌一招,横七竖八的官衙旧物中,另一枚模式相同的官印飞入手中。杨纪一左一右,一枚文印,一枚官印互相对比了一下,样子还确实是很像。

    “官衙中的官印,几十年一换。随着新皇登基,这些官印也会随之变化。近古时代,文道衰弱,能分得清文印、官印,感觉得出里面的文气的几乎没有。”

    “这些人肯定是把气运文印当成前朝替换的旧官印了。因此放在仓库,弃之不用。……还真是暴敛天物啊。”

    杨纪嘴上说着暴敛天物的话,脸上却是一脸的喜悦。若不是前朝的官员把这东西放在这里,恐怕也轮不到这里了。

    “可惜,纪元崩灭,万物不存,连文道盛世都消灭了,这枚气运文印看起来也受创不小。”

    杨纪把木料的气运文印拿在手上翻来覆去,仔细查看,心中惋惜不已。

    真正的气运文印大气磅礴,绝对要比眼前的样子厉害的多。而且,杨纪也没有感觉到那种浩如深渊的庞大力量。

    毫无疑问,在纪元毁灭的过程,这枚气运文印也受到了损伤。

    “先带在身边,慢慢的用文气温养。未来若是能够成就文道的至高境界,说不定就能恢复这枚气运文印的真正面目了。”

    杨纪心中暗暗道。

    将气运文印收入纳芥瓶中,杨纪最后再看了一眼,然后纵身离开了这处农桑古库。

    …………

    早晨,红霞满天,一片片火红笼罩在琅琊城的上空。不知不觉,已是三天过去了。

    “大人,大人……”

    匆匆的脚步声中,一阵喜气洋洋的声音从大门外传来。

    杨纪从文案前抬起头,只见农桑司的两名官员脚步匆匆,正朝着自己走过来。杨纪和他们也打过一段时间的交道,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们这么高兴。

    “大人,所有的农具都已经从农桑古洞里运回来了。那些神谷按照您说的,我们也已经把它们浸淫发芽。”

    “有了这些前朝的东西,我们琅琊郡的农桑水利必然兴奋发达。这是福泽后世子孙的大事。”

    “陈大人,说的是真的。陈大人说的居然是真的。杨大人,你就是我们农桑司丞恩人!”

    ……

    两人神情激动,双手一揖,同时弯下腰,给杨纪深深的揖了一礼,神态毕恭毕敬,只怕对皇亲贵胄也不过如此。

    “两位大人不必多礼。”

    杨纪在文案后面看见,双掌一托,一股无边的气浪席卷而出,立即把两人托扶起来,笑了笑道:

    “两位大人忘了,我可是农桑司丞。这也是我的份内之事。”

    两名官员互相看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同样的神色。杨纪是农桑司丞不假,但谁都知道这位年轻的农桑司丞只不过是走个过场。

    ——一个实力强大的武者又怎么可能会看上一个藉藉无名的农桑司丞名头?

    “大人,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谢谢你。如果没有你,这个农桑古库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

    两人弯着腰,恭声道。

    尽管开始的时候不心服,但杨纪已经用自己的行动说服了他们。

    “呵呵。”

    杨纪笑了笑,不管怎么样,能受到对方发自内心的尊敬,杨纪还是感觉挺舒服:

    “不要大意。我给你们的那些神谷特别容易招惹鸟雀。你们一定要注定。”

    “大人放心。即便没有大人的吩咐,我们也一定会用心的。”

    两人一脸尊敬道。

    “哈哈,那就好。”

    杨纪笑了笑,目光掠过两人,突然心中一动,若是王泰那边消息,真的能让自己到苍墟城去经略,说不定带上这两个人,会比自己亲自做还要有用的多。

    王泰让自己熟悉农桑水利事情,然后再想办法去苍墟城。但是临阵磨枪又怎么可能比得过两个真正的农桑水利官员。

    特别是,琅琊郡一直没有农桑司丞,他们在束手束脚,没有愈越权限的情况下,还能把琅琊郡打理的井井有条,和之前没有任何区别,这本身就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至少和其他农桑水利官员相比,他们两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

    想到这里,杨纪一指身后一排茶红色的谷仓道:

    “张大人,周大人,这是我准备的谷仓,神谷收好之后,就用这个贮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