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帝御山河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身份的危机

第二百一十九章 身份的危机

    在金色官驿的深处,一间门窗紧闭的大厅,九鼎小王爷身体往仰,靠着椅背,一边惬意享受着侍女递过来的剥皮莲子。¤,

    九鼎小王爷是个很会享受的人,这点他从不否认。不会享受的人,在帝京里是不受待见的。

    这是基本功!

    基本功不过关,没有哪个王公子弟会和这种没品味,情趣不高的人往来。就算喝酒都不会在一起。

    对于九鼎小王爷来说,就算是条件恶劣异度空间,他也绝不会放过一丝一毫享受的机会。

    仰着身子,又吞了一颗去了苦芯的剥皮莲子,九鼎小王爷扭头望向一边,那里灯火通明,一条条人影来来往往,桌面上正摆着一份份的档案。

    如果有其他人在这里就会发现,这些档案卷宗,全部都是那些执着红色通行令牌投靠过来的正邪高手的档案。

    “怎么样,有结果了吗?”

    九鼎小王爷淡淡道,两条手臂挎着两根美仑美奂的扶手,一脸的漫不经心。

    “哒哒哒!”

    一阵哒哒的沉重传步声传来,数息之间,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身前。冷面中年供奉挎着一叠卷宗走了过来。

    “殿下,趁着这段时间,我们利用我们的资源,把所有人的卷宗档案排查了一遍。大部分人还是对得上号,不过还是有不少人有出入。或者是之前不要我们的资料中的。”

    “我们这段时间也一直在观察,目前为止。所有资料有出入的人,档案全部集结在我们这里。请殿下查看。”

    冷面中年供奉扭头挥了挥手,几名心腹护卫会意。轰隆隆很快将一张暗金色的沉重金属桌子搬了过来。

    桌子镂空,雕着许多的龙、蛇、日、月图案,四个脚往外翻翘,如同兽足,看起来非常精美。

    啪!

    冷面中年供奉将档案放到了桌面上。

    “这么多?”

    九鼎小王爷瞧了一眼,脸色一变,立即正色坐了起来。一脸的惊讶。

    “嗯。这里有很多人都是对不上号的。不过并不奇怪,武道界的人呼朋唤友乃是本性,几个人里面只要有一个对得上号。那就不是什么大事。到最后,应该都可以排除。真正最疑的是这个!”

    冷面中年供奉说着将肋下的一套早就准备好的卷宗抽出,啪的一声盖到桌上。

    “哦?”

    九鼎小王爷惊异的看了冷面中年供奉一样,探过身。从桌上抓过卷宗。抽过来,只是看了一眼,眉毛就禁不住挑了一下:

    “杨凌?居然还戴着面具……”

    九鼎小王爷看着卷宗上的画影图形,微微有些不悦。那些投靠过来的武道高手,正邪都有。

    但是连脸都看不到,杨纪还是第一个。

    估为王室子弟,九鼎小王爷本能的对这种人有些不悦。

    “不止是如此,这几天我们的人已经探查过了。当初殿下的那张通行令牌应该是赏赐给了一个叫做左太冲的剌客。这个实力很高。王爷身边的侍卫推荐的人。”

    “但是这个杨凌,不止名字不一样。连样子都不一样。而那个叫左太冲的正主也不知所终,没有出现。”

    冷面中年供奉道。

    杨纪如果在这里必定会吃惊不已。他只想着怎么混入小王爷的身边,却不知道,九鼎小王爷的人已经对他起疑了。

    “你的意思,他是冒充的?”

    九鼎小王爷终于坐直了身子,皱着眉头道。他很少会皱眉,但如此皱眉,就说明他开始认真了。

    做为王室胄胄,他绝不介意那些邪道高手投效自己,只要他们能效忠自己,这本来就是该有的气度。

    而且,自己发出的那些牌子都是有的放矢。那些得到通行令牌的人,不论正邪,都是有脉络可查的,是相对可以信任的。

    但如果是冒充过来的,那就不一样的。

    若不是心怀不轨,何必冒充。若是冒充,那就必是心怀不轨。他可以容忍一个心术不正的人在自己身边,但却不能容忍一个心怀不轨的人混在自己的身边。

    “这件事情确定?”

    九鼎小王爷皱着眉道,他身边还是有不少帝京带来的高手。如果知道对方心怀不轨,还是擒拿得下的。

    出乎意料,冷面中年供奉即然摇了摇头。

    “我们得到的资料还是太少。目前得到的一切,都是我们根据目前的资料判断出来的。别的不说,至少这个家伙是相当可疑的。”

    “另外,我们到目前为止,还只是观察他们,并没有直接接触。不排除他是那个左太冲请来的帮手,这种情况是完全可能的。”‘

    冷面中年供奉道,对于神神秘秘,连脸都看不到的对手,他向来是不喜的。在朝廷,在皇室王族面前,任何人都不应该有秘密。

    所以第一眼他就对这个杨凌不喜欢。

    不过,他从来都不是感情用事的人。只要对手有实力,能帮助殿下那就足够了。

    说到底,九鼎小王爷这次心思太切,把关不严,门槛又太低,来得人五花八门。在这种条件下,想要判断一个人的身份还是很难的。

    “另外……”

    冷面中年供奉看着暗金镂空铁桌后的九鼎小王爷犹豫着。

    “另外什么?”

    九鼎小王爷眉头一挑,立即感觉到这件事情还有下文。

    “另外,前几天的时候,下面的人汇报上来消息。说几天前,大门口的青骢马群突然发暴,是,是这个杨凌,一手托起一辆大马车,把青骢马群镇定下来。”

    冷面中年供奉道。

    “七重武宗!!”

    九鼎小王爷本来是皱着眉头的,但是听到这句话,眼中突然亮光迸射,一脸惊异、欣赏的神色。

    他的眼界见识相当的高,家风熏陶下,一眼就判别出来,冷面中年供奉说的那个可疑的武道高手绝对是武宗,而且还是最顶尖的武宗。

    王府中的青骢马车有多重他清清楚楚,那绝不是一般人托扶得起的。一手托起一个,连巅峰武宗都做不到,此人的实力必然是极其的强悍。

    “如果真的如此,那这个人倒是个人才了!”

    九鼎小王爷一脸的赞赏。帝京子弟大多都有容人雅量,并不是修养有多高,而完全是眼界出身使然。

    对于有能耐的人,他向来是极其欣赏的。哪怕是敌对方的,也从来不吝啬赞美。

    不过话说了一半,九鼎小王爷立即感觉到不对了。暗金色长桌的另一侧,冷面中年供奉的脸色看起来完全没有一丝高兴的样子。

    “我明白了!青骢马群训练有素,绝不会轻易发狂。何况还是整个马群发狂。所以你是怀疑马群发狂,本身就是他做的?想要借这种方式表现自己?”

    九鼎小王爷微一思忖立即明白过来,坐在上面笑吟吟的。

    “不错。青骢马训练有素,一头两头发狂有可能。但所有马群发狂,这件事情必定有蹊跷。”

    冷面中年供奉道。

    他是九鼎亲王派驻过来的,跟在王爷身边见惯了各种勾心斗角、阴谋诡计,互相攻讦,一眼就看出来这件事情根本就不那么简单。

    杨纪的举动根本就瞒不过他的眼睛。

    “哈哈哈……”

    出乎意料,九鼎小王爷丝毫不以为忤,反倒坐在宝座,双手按着扶手,笑了起来:

    “不遭人忌是庸才,有能耐的人,总是会有些怪脾气,行事不按常理。只要他真的有本事,使些心机又有什么关系?本王难道连这点容人的雅量也没有吗?不过——”

    话说到最后,九鼎小王爷眼中一冷,露出丝丝的寒意。

    “我虽然有容人的雅量,但也要对方是真是投靠才行。——叫他进来吧,查清楚他的来历,如果是敌对势力派过来的,不用多说,你应该知道怎么办!”

    九鼎小王爷说着扭头望向一旁的冷面中年供奉,那神情之冰冷,就连冷面中年供奉也打了个寒噤。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很多人或许以为他们纨绔子弟,每天的事不是吃喝就是玩。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何况还是帝京那种地方。

    那里的水可一点都不浅!

    王公子弟、勋贵子弟,甚至还有皇族成员……,谁和谁要好,谁和谁不对付。要想在这种群体里面站稳脚跟,得到承认,没有几分狠劲是不行的。

    他眼中现在冒出的就是这种光芒。

    …………

    一间大厅,歪七竖八,很多人坐在里面。一间大厅,是摆不下六七十张座椅的,所以整个大厅里的座椅都被撤掉了。

    好在九鼎小王爷的招待和供奉还不错,所以也没有人会计较这些小节。

    杨纪现在就在这间大殿里等着。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杨纪虽然不是杀手,但是每天两个时辰的听调时间还是要过来的这件大厅的。

    整个大厅里非常寂静,在这里不是武将,就是武宗,所有人虽然靠得很近,但却绝不说话,好像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

    杨纪刚出现在大厅门口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进入金色官驿也快五六天了,不过杨纪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见到九鼎小王爷。

    “不知道这位小王爷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出现?”

    杨纪暗暗道,心中沉吟不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