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帝御山河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方寸大乱的欧阳朱明(一)

第二百九十四章 方寸大乱的欧阳朱明(一)

    鬼丹师不用参加武科举,当然也没法参加。所以重心就放到了武科举以外的地方。杨纪参加武科举这么大的事情,鬼丹师怎么也得用心点。因此打探各种和武科举有关的消息就成了他的重中之重。

    以鬼丹师的能力,打探这么点事还真不是什么大事。

    “哦?”

    杨纪眉头微挑,有些诧异。这事他还真不知道。不过微一思忖,摇头失笑:

    “酒楼嬉戏而已,这群人还真当真了。”

    “嘿嘿,嬉戏是嬉戏。但是榜单却不假。至少在这批武科举的考生里面还是很受欢迎的。因为评定榜单的不是别人,就是他们自已。这其实也代表了一种公信力和认同程度。”

    “公子昨天击败了风头最劲的陈勃,在这些考生里造成的影响可不小。再加上之前在街头击败天水郡的大师兄,现在那些考生对你的评价可是非常可以。”

    鬼丹师顿了顿,突然捋着须笑了起来:

    “嘿嘿,其实这对公子也是一件好事。虽然榜单是闲瑕的嬉戏之作,不用太过当真。但是那些制定榜单的考生却不可小觑。位列榜单,对于公子在洲郡考生里的知名度和认可度都会有很大的帮助。”

    “而且,随着各种信息搜罗的越来越准确,越来越多。这些榜单也会变得越来越准确。——这种事情在以前已经发生过好几回了!”

    杨纪抬起头,看着鬼丹师微微有些诧异。

    鬼丹师却是笑而不语。他在洲府之中生活了好几十年,别的东西不知道。但这些东西还是知道一点的。

    每一届的武科举其实都会发布这样的榜单。并没有特定的机构,也不是由哪个世家大族或者是豪门、门阀制定,而是完全由当届的考生制定。

    这种榜单最开始的时候,因为受制于各种信息。所以不是很准确。比如最开始呼风最高的陈勃,像这种谬误就会很容易出现。

    但是考生制定的榜单最佳的地方就在于它会随着比赛的进行,不断的补充、修订,加入各种信息,使得它的含金量和份量越来越足。

    而且因为纯粹由考生制定,不带有任何的功利性和目的性。所以也非常能令人信服。而并不是像杨纪想像的那样,纯粹是嬉戏之作。

    某种程度上,这其实就是洲府之中在每届武科举期间的传统!

    “轱辘辘!”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一阵轱辘辘的声音传来。杨纪和鬼丹师扭过头,看着一辆四头如龙大马拉扯着的镶金大马车从街道的另一头驶来。

    马车装饰的非常华丽,连车轮都是比其他马车大一号的镶金精钢做成的。这样一辆马车,即便是在富商如云的洲府之也是相当的显眼。

    马车驶过的地方,人群纷纷退避。杨纪和鬼丹师就这么目视着它,看着这辆马车在街道上缓缓驶过。

    “杨纪!”

    在驶过两人身边的时候。马车突然停了下来。朝着两人一面的帘子掀开,欧阳朱明那张熟悉的脸孔从车厢里探了出来,一脸的焦急:

    “快上来!”

    “这么大清早的,你叫我在这里等你做什么?”

    杨纪似乎对于欧阳朱明的出现毫不意外,刚一登上马车立即笑问道。杨纪是在玉斧客栈接到欧阳朱明的飞鸽传书的。

    大清晨的还在睡觉,就听到窗棂上噔噔响,是信鸽啄窗子的声音。欧阳朱明在信里一副十万火急的样子,让杨纪等他。信纸上连字迹都写歪歪曲曲。好像很赶一样。

    欧阳朱明却没有理会杨纪的态度。他的神色凝重,一脸的严肃。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一样。

    “杨纪,被你说中了!”

    欧阳朱明一开口就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

    “啊?什么被我说中了?”

    杨纪怔了怔,诧异的欧阳朱明。

    “张仆,张仆啊!”

    欧阳朱明几乎要跺脚了。

    “啊!”

    杨纪终于反应过来。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欧阳朱明。一脸的指惊:

    “欧阳朱明,我不是跟你说过吗?难道你们昨天还派人去跟踪他了?”

    “唉,你只说不要去跟踪他。我们哪里料到会这么严重!而且世家里面出了变故就要去调查,这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做决定的。你们昨晚是睡的安稳,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我们太渊洲的世家大族可是闹翻天了!”

    欧阳朱明道。神色难看无比:

    “杨纪,我问你,你昨天让我不要调查他。你到底是不是知道什么?”

    说到最后,脸色都青了。

    “你们现在问我这个有什么用?”

    杨纪阴沉着脸道:

    “我不是跟你们说过吗?不要去调查,三两天之内自然有消息。可惜你们不听!说吧,你们到底损失了多少人?”

    说到最后,一脸恨铁不成钢。欧阳世家的人实在太心急,如果他们肯听自已的,等个几天,张仆什么来历,有什么秘密自然有其他人代劳,一切自然会水落石出。

    可惜,欧阳世家的人太心急了。

    说到底,欧阳世家的人虽然对自已看重,也仅仅是看重自已炼丹的能力。对于自已其他的能力并不见得有多在意。

    自已说的话他们根本就没怎么当回事!现在冒冒失失,自然是要承担代价。

    欧阳朱明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意识到自已的话有些重了。杨纪虽然和六哥欧阳子实交好,但和他其实并没有太大的交情,也用不着看欧阳世家的脸色。

    “师兄,是我失言!这件事情不能怪你,是我没有听你的话!”

    欧阳朱明立即诚恳道歉。除了惊人的武道天赋,欧阳朱明还有一个优点就是会仔细审视自已身上的缺点,努力学习,如果错了,就绝对不会掩饰,而是坦率承认:

    “昨天晚上实在是太不平静。”

    “其实我们欧阳世家还好,只是损失了两个顶尖的高手。其他家族就损失大了,刘氏和黄氏两大家族派出去的好手几乎全军覆没,而且家族府邸也受到了攻击。包括其他派人跟踪、调查张仆的人,也都在昨夜受到了袭击!”

    “那些人进退有据,训练有素。而且势力极其庞大,好像是一夕之间冒出来的。而且其中有些人实力强的不可思议。”

    “如果不是顾忌太渊王,我估计昨天晚上,我们损失会更大。”

    欧阳朱明连珠炮一般,一口气将昨晚的事情说了出来。世家大族一种习惯,碰到任何拔尖的新秀,或者是他们认为值得注意的目标,都会花大力气去搜集信息。

    事实上,这种做法不止是世家大族,其他势力也是一样,杨纪已经享受过好几回了。

    世家大族这样做倒未必有什么恶意,——或许最开始有什么目的,但后来逐渐成为习惯。一个耳目闭塞,一问三不知的世家大族是不可想象的。

    所以世家大族搜罗消息不止是派的人多,而且根据目标的实力程度,还不乏许多厉害的高手。

    张仆的表现太突兀了,简直令人大跌眼镜。对于自认情报能力超出其他洲府势力的世家大族来说,这简直是一种耻辱,被**裸的扇了耳光。

    堂堂实力排进前三十的种子选手被张仆击成重伤,过程干净利索,对于各方势力来说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极大的失误。

    所以当天晚上采取行动的势力远不止一个。

    世家大族最讲究效率,这种行动是拖不过夜的。所以当天从张仆离开武殿起,各种势力就明里暗里的开始跟踪他了。

    这种跟踪在天黑之前的时候还没什么问题,张仆也表现平常,不是在这个酒楼就是在那个茶馆。

    一切都看起来平平淡淡,和其他考生没有什么差别。

    但是世家大族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弃,张仆越是如此,反而越加让人觉得起疑。但是到了入夜,情况就突然变得不一样了。

    当各方的人跟着张仆进了一处巷道之后,就在一刻之间,各个家族派出去的耳目全部凭空蒸发了。

    张仆施施然的从巷道的另一端走了出来,但是那些人却全部消失不见了。一个人都没有走出来。

    那些人里面其中就包括刘、黄两家的几名顶尖好手。

    世家大族的效率何其之快,几乎是当时就知道了。洲府范围内发生这样的事情非同小可,对于世家大族来说,这简直就是在自已的饭碗里刁食、撒尿,哪里可以忍得。

    刘、黄两家当时就派出了大批好手。而其他势力也是一样。然后噩梦就从那时开始。就在这些人派出后不久,几乎所有参与行动的家族都受到了攻击。

    一伙实力强大的家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清一色的黑衣,进退之间训练非常有素。各个世家大族在完全猝不及防的情况就受到了攻击。

    这样的攻击引发的混乱持续了一整晚,世家大族几乎是警惕了一整夜,甚至还唤来了巡防的军队。

    对于世家大族来说,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能把世家大族逼到这一步,只能说对方的势力实在是太强大了!绝对不是普通的势力那么简单。

    各个家族也是直到天亮以后,才知道别的家族也受到了攻击。如此的势力简直令人心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