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帝御山河 > 第四百四十一章 最后的挑战(十八)

第四百四十一章 最后的挑战(十八)

    所有在朝廷登记在册的宗派法器都是禁止用于朝廷比赛,这是默认的规矩。≥,像铁冠派这样的小门派,一般都只有一件法器,最多两件。

    这种法器一旦外借,遗失,或者半途被人劫杀的话,等于铁冠派也失去了立派根本,要跟着烟消云散。

    而朝廷那里,遗失了立派法器的门派也会立即从登记上除名,从此无权在灵脉上建派,也无权招收弟子。

    因此,一般很少有哪个门派会门派根本的青铜血法器借给门下弟子。黑水崖的人没有想到,铁冠派居然敢这么干!

    “大人,大人!取消他的资格,这家伙违反规矩!——”

    一名名黑水崖的弟子大叫着,试图引起主考官的注意。但是嘈染的人群中,远处几名主考官却是毫无动静,也不知道听到还是没听到。

    周围的考生也无人理会。

    “够了!你们还看不出来吗?他这是新炼的法器!”

    一声冷厉的叱喝从旁边传来。

    听到张道一的喝斥,一干黑水崖弟子纷纷低下头来,默不作声。

    张道一冷冰着一张脸,寒霜一般,脸色同样不好看。杨纪居然会有一件青铜血法器,而且品级还不低,这实在是本届武科举发生最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就凭这件重器,杨纪甚至就已经拥有了向朝廷申请登记注册一个小门派的资格,只要通过考核,他就可以开宗立派,建立一个门派了!

    这种资格,就连他都没有!

    黑水崖是地位尊崇,实力强大。高手法器密集如沙。但是那些法器,统统都是崖里面的,并不是他张道一自己的。

    换句话,他就算手里拿着七八件法器,也只是拥有“使用权”,而不具备“拥有权”。拥有权在黑水崖!

    就凭这件法器。杨纪就已经超过了本届所有的考生!

    唯一能和他分庭抗礼、相提并论的,只有一个司马少祯,连魏伯阳都不具备这个资格。

    因为魏伯阳的出身就注定了,他和自己一样,只有“使用权”,而没有“拥有权”。不可能凭借手里的法器去开宗立派。

    但是即便是司马少祯,也是不可能去做这种事情的。西北的司马世家是军方一脉,根本不可能去建立什么门派!

    换句话说,如果杨纪愿意的话。他已经是一个门派的宗主了。

    但是让张道一最在意的还不是这个,而是杨纪头顶那件法器散发出来的浓浓的炉火气息。

    这分明还是一件刚刚出炉,炉火气息还没有完全散尽的新法器。

    “地火山庄!一定是地火山庄替他炼制!整个东部边陲,只有他们才有这种实力!”

    张道一心中此起彼伏,心里气得牙痒痒。

    地火山庄他也打听过,是轻易不替人炼法器的,就连世家、豪门也得吃闭门羹。张道一这才打消了注意,要不然的话。他也是要请地火山庄帮自己打一件青铜血法器的。

    但是没想到,地火山庄谢绝了所有世家、豪门。却替杨纪打造了一件青铜血法器。这等于帮了杨纪一个大忙!

    要不是地火山庄,杨纪恐怕现在已经被淘汰了,哪里还能和司马少祯分庭抗礼,拥有了胜出的巨大希望?!

    “屠苏人雄,你还真是够厚此薄彼啊!这件事情之后,看你怎么向所有人交待!”

    张道一恨杨纪。连带把屠苏人雄也一起恨上了。

    敌人的朋友就是敌人,张道一虽然还对付不了屠苏人雄这种枭雄人物,但是回去宗派,向黑水崖的长老们汇报一下还是可以的。

    相信崖的长老们绝对不会让他好处。而且用不着黑水崖出面,单单是这次武科举之后。那些屡次登门被拒的世家、勋贵、豪门恐怕燃烧的怒火都能把屠苏人雄给湮没了。

    ——要知道,屠苏人雄之前可是信誓旦旦,声称绝对不会再炼制任何青铜血法器。但这个誓言破的也太快了吧?

    “王泰还真是挑了个不得了的学生啊!”

    擂台下,主持这场比赛的帝京城主考官周潼缓缓的合上张大的嘴巴,看着上面,唏嘘不已。

    这场比赛出现了让人惊奇的转折,杨纪突然拥有了战胜张道一的希望,这一点连周潼都没有料到。

    坦白说,虽然杨纪战胜了张仆,但其实他还是根本不看好杨纪的。

    和张仆的那场比赛是怎么回事,想必杨纪自己也清楚。那场比赛张仆还不算是真正的输了。

    只是杨纪是利用了一点张仆自身的破绽,无限的扩大,并且最终将他击败而已。使用实力之外的计谋,这本身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然而轮到司马少祯是不同的,他身上没有任何的可资杨纪利用的破绽。杨纪要想击败他,只能实实在在,利用自己的实力,毫无花巧的击败他。

    在此之前的杨纪,是完全不具备这种实力!

    但在此之后的杨纪,已经完全不同!

    坦白说,杨纪已经弥补了他身上和那些世家子弟相比最大的缺点,也是最大的短板,——庞大家族出身所提供的巨大资源、武器和法宝!

    弥补了这个巨大短板的杨纪,坦白说,已经站在了和任何世家大族子弟——不管是军方的还是地方的;不管是洲内的还是洲外的——平起平坐的地位!

    再加上杨纪自身超强的天赋,和傲视同侪的强横实力,坦白说,现在形势已经反过来了,处于上风,占据优势的已经不是那些世家子弟,恰恰相反,现在是司马少祯受到杨纪的威胁了!

    擂台上,司马少祯显然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脸色变得凝重了不少。

    “这是什么法器?”

    司马少祯看着杨纪头顶硕大的,快占据半个擂台大小的鳄鱼虚影,问出了此刻所有人的心声。

    杨纪头顶狰狞的巨大鳄形巨兽无疑就是这件法器的器灵,这样的器灵还从未见过,其形态也和所有的器灵不同。

    那种滔天吞海,仿佛要毁灭整个世界般的气息,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巨兽。杨纪头顶这件法器的品级恐怕绝不在他的“鲜血之镰”之下!

    这是司马少祯在事前绝对没有料到的。

    他本来觉得“武解元”的位置是十拿九稳,但是现在,司马少祯突然感觉没把握了。现在的杨纪,和之前的杨纪完全是两个概念。

    两者截然不同,有天壤之别!

    从杨纪身上,司马少祯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压力。

    “呵呵,这件法器我也是刚到手没多久,还没有想好名字。”

    杨纪抬头望着半空中的鳄形巨兽的魂魄,微微一笑:

    “即然它是岩浆中诞生的,就叫它‘岩浆之鳄’吧!”

    “嗡!”

    听到杨纪的话,司马少祯一凛,顿时生出一股浓浓的忌惮。虽然还不知道杨纪这件法器的具体功效,但就凭这一句话,就已经让司马少祯感觉到强烈的威胁了。

    青铜血法器第一个品级就是“江河级”,大多是捕捉的水系巨兽的魂魄做为器灵。

    司马世家的“鲜血之镰”以血代水,已经超出了所谓“水”的概念,同时又以无形战死的亡灵做为凶兽魂魄,这种不同寻常的方式,使得“鲜血之镰”的威力大大超出同级的血法器,成为巅峰级别的“江河级”青铜血法器!

    而杨纪以岩浆中的凶险巨兽做为器灵,这比寻常捕猎水系巨兽的魂魄做为器灵还要珍贵得多。

    可想而知,以这种方法炼出来的法器其威力必然也更加强大,远远超出一般的“江河级”青铜血法器。

    从这一点来说,杨纪口中的“岩浆之鳄”恐怕已经不比自己的“鲜血之镰”逊色了。

    “之前是我托大了,想不到你这种法器!”

    司马少祯郑重道:

    “即然如此,我也不会有任何的留手了。杨纪,接招吧!——想要武解元的功名,就来拿吧!”

    “轰隆隆!”

    虚空震动,整个擂台都震颤起来,司马少祯右手朝天,对着天空的鲜血之镰把手一指,瞬息之间,周围的空气都震荡起来,层层叠叠的空间都皴裂起来,并且呈海浪状向杨纪的方向扩散而去。

    在海浪后,一道薄如纸刃,并且巨大无比的镰形虚影罩笼半个擂台,向着杨纪削去。看那股架势,就算是钢铁,恐怕也会像豆腐般切成两半。

    “血海生波!”

    司马少祯的手段远不止如同,心念一动,司马少祯又摧动了“鲜血之镰”具备的规则之力。

    轰隆隆,风雷阵阵,一股磅礴的吸力从高悬空中的鲜血之镰中发出。虚空中仿佛掀起了一股无形的风暴。

    而鲜血之镰就是这风暴的中心。

    “啊!”

    擂台下惊呼阵阵,本来已经往后退出很远的一名名考生惊叫着,仿佛脱疆野马一样往身后人群中逃窜。

    在他们身上,一股股血雾破体而出,滚滚荡荡,如有生命一般向着擂台上汇聚而去。

    ——谁也没有想到,都已经隔了这么远了,鲜血之镰居然还能对他们产生效果。而且威力比之前更强!

    “快退!快退!快退!”

    一名名武考官急声大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