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帝御山河 > 第四百七十二章 余波(二)

第四百七十二章 余波(二)

    这对于雄心壮志,野心勃勃,刚刚想要做一翻大事业的九鼎小王爷来说,实在是个不小的打击。⊥,

    还好,自己临时改变注意,向父王献的那个替代计策还是发挥了作用。父王大人对那个计划非常的满意。

    “其实,事情还不算晚。据我所知,失算的应该不只是我们。而且那个杨纪也并非没有完全拒绝我们,这就是最好的成果。”

    一旁的冷面中年供奉突然道。

    失算的不止一个九鼎王府的势力,还有许多其他的势力。任谁也想不到,这届的武解元会是这样的出身背景。

    在这件事情上,他相信九鼎小王爷绝对不是孤单的一个。

    “亡羊补牢,其犹未晚!给我准备一下。这次,我要亲自去拜会一下那个不可思议的铁冠派弟子。”

    九鼎小王爷道,看着窗外洁白的梅花丛,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个奇迹的创造者,他心中突然产生了一股很强烈的好奇心!

    ……

    有人痛快,就有人不爽。

    太渊城西的酒楼里,一群天水郡的武秀才们对坐在一起,面前摆满了食指大动的酒水菜肴,但一群人低着头,谁也没有动上一下。

    气氛压抑无比,就好像头顶上悬着千重大山一样。

    确实,琅琊郡的那个杨纪夺得了武科举第一,他们现在吃得下饭才怪。天水郡武风隆盛,向来以此为荣,并且一个个心高气傲,从来不把其他郡的人放在眼里。

    这次受了这样的打击,怎么受得了?

    如果武科举夺冠的是那些世家子弟。豪门大族,又或者圣地传人,以及军方高手……,他们都不会觉得这么难受。

    但是一个他们之前不屑、不耻,不怎么放在眼里的琅琊郡铁冠派弟子,再没有比这更难受的事情了。

    “这是我们的耻辱!”

    土狗拍着桌子。第一个受不了,一只脚踩在饭桌上,叫骂起来。

    “耻辱又怎么样?你能打得过司马少祯吗?还是说你挡得下魏伯阳的那一箭?”

    另一名天水郡的武者道。

    这个时候卖弄威风毫无意义,并不是所有人都怕了土狗。

    “哼,是男人,就跟老子一起打回去!”

    土狗看着众人,不服气道。

    “哼,他现在是武解元。你对他动手,是想被朝廷锁了。关进大牢,坐个十年八年吗?还是说你现在有了青铜血法器,可以和他叫扳了?”

    另一名天水郡的武者道。

    “王八旦!你们现在帮着别人,灭自己威风是吧?”

    土狗气得脸孔通红,怒视着众人,破口大骂。

    “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其实比你还想动手。但是能怎么样?形势比人强,他拿了第一名,击败了魏伯阳和司马少祯。这已经是板上订钉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

    先前激将土狗的天水郡武者道。

    武科举比赛之后。天水郡都有会聚餐的习惯。所有人都会在离开之前,在酒楼上聚上一聚。

    但是现在看起来,聚餐宴是吃不成了。

    土狗气得眼睛通红,望来望去,最后目光落到了桌子的最前端,那道山峦般伟岸。一直没动的身影上:

    “大师兄,你是头,这件事情,你怎么说?难道我们天水郡的人,以后真的要看琅琊郡人的脸色。低人一头吗?”

    大师兄沉默不语。

    他亲自上阵都输了,还能怎么办?本来还多多少少有些想法,觉得杨纪的实力比他强不了多少。

    但是现在,哪里还敢有一点点想法?

    “这件事情不必再争了。”

    大师兄犹豫了很久,虽然觉得有些丧气,会打击士气,但还是环顾着众人说了出来:

    “消息已经传到那一位手里了。这件事情那位已经亲自过问,不再归我们管了。大家以后就不必再谈论这件事情了。”

    “嗡!”

    众人悚然一惊,齐齐抬起头来。能被称为“那一位”,并且连大师兄都忌惮无比的,就只有“领袖”了!

    “他终于开始正式接受了吗?”

    众人脑海中不约而同的闪过同一个念头。

    …………

    杨纪的获胜引发的震动,远不止这些人。随着一只只信鸽飞散出去,所有的太渊洲的世家、勋贵、豪门、门阀……,全部都震动了。

    杨纪的获胜就像一场十级地震一样,在太渊洲的世家大族中引发了巨大的震动。杨纪战胜张仆,挤进三甲的消息,其实很多人、很多势力都知道。

    但大家都以为,这个幸运的琅琊郡铁冠派的弟子能够走到三甲就已经是他的极限了,谁也没有料到,他会创造出这样惊人的奇迹。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太渊洲的武解元居然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乡下小子。这真是武科举几十年未有的奇迹!”

    黄氏世家的府邸之中,黄家的家主看着信纸,啧叹连连。他执掌黄家多年,喜怒不形于色,轻易都不会流露真正的想法。

    就连上次和邪神教冲突,折损了许多高手,他都没有流露出太多波动。但是这一次,看到武科举最新的名单,都忍不住波动起来。

    原因很简单,——这种事情实在是太罕见了!

    晋安城,说实话,对于黄氏家族这样经营了几百上千年的世家大族来说,真的就是地方乡下。

    这么多的天才高手折损在一个乡下小子手里,也难怪他失态了。

    “忠武侯关注的比赛,太渊王亲临现场,还有这么多洲内洲外的世家子弟参加,这小子以后前途无量,贵不可言啊!——这远不是一个武解元可以衡量的!”

    黄家家主黄枭心中感慨不已。

    他已经感觉到了,他正在目睹一颗太渊洲的新星冉冉的升起。这种时候,黄家是绝对不能缺席的。

    在势微的时候,投资一把那是雪中送添,在已经飞黄腾达的时候送礼,那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锦已经够绚烂耀目了,哪里还用得着那么一朵花?

    “来人呐!给我打开府库!我要亲自挑选礼物!”

    黄枭毫不犹豫的站了起来。

    这种时候,一份够厚实的礼物是绝对要送过去的。现在再不攀一攀交情,以后恐怕就晚了。

    “贵不可言,贵不可言呐!除了能炼制清净伏魔丹,还有如此强大的实力。最重要的是,还如此的年轻!未来的成就必然难以估量啊!”

    黄氏世家、欧阳世家、魏氏世家、周氏豪门、吕氏门阀……,这一刻,所有太渊洲的庞然大物们在这一刻纷纷闻风而动,派出了自己的使者,并且送出了大量极够份量的礼物。

    而这一切,杨纪现在还浑然不知。

    这一届武科举的结果不止是在太渊洲府内,在太渊洲之外的势力中同样引发了巨大的地震。

    东部滨海太渊洲并不是武风特别隆盛的地方,至少相比起内陆接近天听的洲郡,以及其他边陲有异族威胁,常年战备,秣兵励马的洲郡来说,太渊洲实在不是一个高手如云的地方。

    整个太渊洲世家、豪门、勋贵,相比于其他地方的世家大族来说,实力依然低微了一点。

    正是因为看中了这一点,才有这么多的势力,这么多的世家野心勃勃,掺杂进来,想要力压群雄,独占鳌头,赢得忠武侯的青睐,从而为自己在军部以及朝堂中赢得砝码。

    在事先的时候,众人也分析过。不管是司马世家的公子,还是射阳宫的传人,都远比太渊洲本地的武者们要优秀的多,也有竞争力的多。

    基本上,在太渊洲除了黑水崖和白头山就有人能威胁到他们。但张道一和白宗道却早已淘汰。

    因此本届的武魁首,武解元,基本只能出在洲内的几个势力之中。

    但是这个结果,太令人意外了!

    “有意思,射阳宫的裂阳神箭居然被一个小子挡下来了!”

    茶楼里,最高处一间雅净的包厢里,一名看起来二十六七左右的儒雅青年坐在檀红色的交椅里,左手伸在桌面上,按着一只青色的细瓷茶盅,右手竖起,握着一张信纸,啧啧称叹。

    他虽然看着平易近人,斯文有礼,但青色的袍子下却露出了一双官靴,举手投足之间,更是不经意间流露出一种久居上位者的威严,丝毫不下于来自帝京城的主考官周潼。

    太渊洲府是东部的中心,虽然太渊洲并不是很隆盛,武科举中最厉害的考生也没有超过八重大武宗,但是做为一个中心,太渊洲还是吸引了四面八方朝野许多的强者。

    杨纪在击败司马少祯和魏伯阳,在武科举中夺冠,不止吸引了那些世家、豪门的注意,同时也吸引了更高层次的强者的注意。

    “太渊洲这可是出了个不得了的家伙,或许,我应该去见见这位第一高手了。”

    儒雅青年笑道,眼中闪过一丝明亮的光芒,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信纸。

    ……

    不提这次武科举在太渊洲里引起的巨大地震,做为这次万众瞩目的焦点,杨纪将所有的一切都抛诸脑海。

    所有人铁冠派的弟子、张、刑、秋三大长老,连带屠苏人雄一起,一群人找了一家酒楼,点满了满桌的酒席,开怀畅饮,大大的庆祝了一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