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帝御山河 > 第四百九十章 鬼龙桥

第四百九十章 鬼龙桥

    邪道太子的举动实在是让他不解,从左太冲的院落伏击自己,到现在的丛林剌杀,倾尽全力,给杨纪的感觉就好像和自己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自己和邪道太子确实不对付,但两人之间的关系也还不至于到这种地步吧?

    这远远超出了正常敌对的范围,而且邪道太子的样子似乎还和他不死不休一样,这实在太不正常了。

    “哼!将来你自己会知道的!”

    邪道太子衣袍猎猎,脚掌钉在树梢上,随着树梢左右摇晃。砰!突然之间,纵身而起,犹如一抹游鱼一样,头下脚上,在虚空中划出一抹弧线,笔直的向着地面坠去。

    “这家伙想逃!”

    杨纪心中一震,脚下一踏,从树梢上猛力弹出,但来不及了。邪道太子双手大袖连甩,速度迅速加快,疾若流星一般加速向地面坠去。

    “吼!”

    巨龙咆哮,地动天摇,就在距离地面一丈左右,黑烟滚滚,一条巨大的鬼龙翻腾而起。邪道太子人桥合一,驾驭着“鬼龙桥”迅速钻入地面,轰隆隆如同一条地蟒一般迅速的远处。

    论起地面奔行的速度,杨纪绝对超过邪道太子。但是论起地行的能力,杨纪就算有地行舟也根本不是邪道太3,..子的对手。

    鬼龙桥的品级明显超过地行舟,这样的法器实力越强,发挥出来的威力越大,速度也就越快。

    在地底穿行,邪道太子的能力绝对是杨纪望尘莫及的。

    “杨纪,这次就放过你。下一次,就不是这个样子了!顺便说一句,你该不会以为。只有你才有青铜法器吧?……”

    远处传来邪道太子讥讽的冷笑声,声音一落,再无声息。

    杨纪脸色一变,站在树梢底下,望着邪道太子离去的方向,脸色非常难看。

    “阿修罗。怎么回事。我这边和他实力相差不大,感应不到。怎么连你感觉不到?”

    杨纪沉声道。

    “我也没办法啊!这家伙身上有潜息惹迹的东西。你没发现吗?这个邪道太子头顶根本没有精气散发出来!”

    大阿修罗也颇为无奈。不过好歹知道理亏,这次事情确实是他大意了,因此声音也小了不少,没怎么分辨。

    杨纪沉默不语,确实,邪道太子这次的出现很是透着古怪。地行确实不容易看到,但不至于连头顶冲出的精气都看不到。

    没有那个武者会傻到把自己的头顶“泥丸”封上的,事实上也无法封上。毫无疑问。邪道太子的身上应该有某种不同寻常的功法,能够让自己的精气由“向外发散”转换成“向内缩藏”。

    又或者就向他离去前说的那样,有某种特殊的法器可以遮蔽自己的精气。但无论哪一种,对于杨纪来说,都意味着自己儒家的“望气功夫”无法使用。

    这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更糟糕的是,如果说邪道太子能够用什么特殊方法找到自己的话,那岂不是邪神教的高层同样能够发现自己?

    杨纪想到这里,心中突然有种强烈的不安感。

    他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在等待将军王泰的消息之前。在太渊洲府外探索一翻,但是现在看来。还是太过冒险。

    “必须得赶快返回城池去。”

    杨纪心中暗道。

    邪神教的人还在很大可能以为他在洲府里面,如果让他们知道自己出了城,恐怕后面就很难说了。

    嗖!

    杨纪突然祭起地行舟,在道道波光中,迅速沉入地下,闪电般向太渊洲而去。大约半个多时辰后。绕过洲府的高墙,杨纪迅速的回到了玉斧客栈之中。

    …………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转眼之间就是三天。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经历了邪道太子的事情之后,杨纪小心了很多。

    接连三天的时间。杨纪都待在客栈中修炼《化龙池经》。一个个血红色符箓不断的诞生,再有几天,杨纪的《化龙池经》基本上就可以修成了。

    “嗡!”

    正在房间中盘膝修炼的时候,杨纪心中一动,突然被一种奇异的感觉打断,猛然睁开眼来。

    “有人!”

    杨纪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猛然抬起头来。那种奇异的波动来自于他放出监视四周的几头剧毒巨蜂。

    精神力转换,下一刻,透过几头巨蜂的眼睛,杨纪清晰的看到,月夜下,一道道黑影正悄无声息向着自己的方向接近。

    这些一身夜行衣,蒙头蒙面,沿着屋脊、巷道、街道,院墙,如同幽灵一般从各个方向向着自己接近。

    “是邪神教的人!”

    大阿修罗比杨纪还要先一步感觉到这些人的存在。三天前被邪道太子追杀的事情,让大阿修罗感觉非常丢脸。

    虽然他和杨纪并不存在主仆关系,也并不一样要听他的。但是这种被人怀疑“你行不能”的感觉还是很让人不爽。

    这次,大阿修罗也是狠狠的卖力了一把。

    “这里是太渊洲府,上一次的事情才过去多久。这些家伙胆子也未免太大了!”

    黑暗中,杨纪皱起了眉头,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

    “砰!”

    下一刻,杨纪猛然撞破窗户,从玉斧客栈中飞纵出去。砰砰砰!几乎是在杨纪翻滚着撞出窗外的同时,几十上百根幽幽的闪烁着青黑色剧毒寒芒的飞刀、飞针,从四面八方剌破墙壁射了杨纪原本站立的地方。

    这些飞针、飞刀射来的方向,不止是玉斧客栈的屋脊,还有屋内,屋侧。很显然,敌人并不止是来自于外部。

    嗡!

    杨纪的反应快,邪神教的人反应也不慢。几乎同时,密密麻麻,成百上千的淬毒铁蒺藜,十字菱、飞蝗短剑、飞剑、牛毛针……,密密麻麻,扑天盖地,仿佛狂风骤雨般从各个方向射来。

    而与此同时,只连嗤嗤连响,更有数以十计的银色铁勾从周围的屋脊、大树、院墙射过来。

    这些银色铁勾用链子连着,色泽和普通的铁勾、铁链、铁索完全不同,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勾子。

    如果是普通的人使用这些铁勾也就罢了,但是铁勾的另一端,无一不是拔尖的高手。

    很显然,一旦被这些银色铁勾勾住,杨纪的行动就会受到很大的限制。一步错步步错,面对这么多的高手,到时候想要脱身可就难了。

    “张仆对我的恨,还真是深如海水啊!”

    杨纪心中冷然一笑。

    这些人训练有素,配合默契,而且实力极高,绝对是邪神教中的核心精英级别。而绝对不是什么喽啰,外围成员。

    张仆为了对付他,连这些精英都派出来了。而且不顾太渊亲王就在城中坐镇,显然也是对他恨极了。

    面对这样的攻击,若是一般人,恐怕早就束手就擒了。不过杨纪早有准备。

    “嗡!”

    一缕青光被杨纪从脖颈后振出,当空一晃,迅速变化一只擎天大手,五根粗大手指猛然一收,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笼子一样,把杨纪笼罩在其中,握在“手”里。

    自从武科举中突发奇想,使出这一招后,杨纪对这一招运用的已经是相当的纯熟。杨纪对付魏伯阳的时候,还出现了一些漏洞,被他从指缝里射了一箭。

    但是这些漏洞,现在已经全部被杨纪弥补了。

    嗤嗤嗤!

    所有的毒针、飞剑、飞刀、铁蒺藜……,射在死亡之手上,发出铿铿的声音,仿佛射在一堵铜墙铁壁上,全部被挡了下来。

    而那些银色铁勾,也被杨纪的死亡之手挡了下来。上面蕴含的劲气全部被死亡之手中的力量震碎。

    呼!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几乎是在杨纪挡下这些人攻击的同时,一张由无数细小、坚韧金丝构成的大网猛然抛出,在虚空一弹,膨胀百倍大小,猛然向着杨纪兜头落了下来。

    在第一张之后,马上就是第二张,第三张,第四张……

    至少十多重不知材料的金属大网,向着杨纪头顶落了下来。这些金属大网的网格与网格之间闪烁着阵阵寒光,锋利的感觉丝毫不比杨纪的飞剑逊色。

    而那种特殊的材料,更是丝毫不下万载铜母这种级别!

    “小心!”

    脑海中传来大阿修罗警告的声音。毫无疑问,这种金属大网是特殊的法宝,拥有一定的破罡作用,能够破除血气的效果。

    那一个个细密网格,就是特别针对武者设计的。血气攻击大网,就像击打在空处一样,非常不受力,能够最大程度的抵消的武者的力量。

    毫无疑问,这又是张仆拿出的另一件用来对付杨纪法宝。

    太渊洲府有太渊亲王坐镇,张仆的气息已经被他记住。张仆不敢轻易涉险,但这并不妨碍他派出邪神教内的得力手下。

    以张仆少教主的身份,已经可以调动很多邪神教内的厉害宝物。其中自然也包括这种大网。

    “吟!”

    接听一阵阵铿铿的剑鸣,寒光一闪,刹那间无数灿烂的剑虹冲而起,这些剑气并不是笔直的冲霄而起,而是或横或斜,滴溜溜的旋转,将杨纪头顶的金属大网悉数顶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