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一名隐士的前半生 > 第三百七十三章 那又怎么样

第三百七十三章 那又怎么样

    “我不能害你,二妹,你应该懂。”

    谁知道,她听到这话时,望着我,表情中出现了有点讥讽的笑。我不太明白含义,以为自己的拒绝刺激了她,反倒有些不忍心起来。

    她目光中有一种刺眼的冷静,有点让我害怕了。配合她的话,居然让我差点打个寒战。

    “庄哥,你说明白,是我不好,还是你不敢?”

    我根本不好解释,我不害怕所谓的黑道老大,我只是害怕美好的人和事在我面前凋零。只好应付到:“我不值得你那么热情。”

    “我已经热情了,又不要你负责,你怕什么?”她几乎是咬着牙地说到:“我们那里,最干净的妹子,只相信自已爱不爱,这就叫有胆。”

    这是威胁,但也有可能是真的。我不怕威胁,但我怕她不死心。我知道,湘西女人中,放盅,是由爱生恨的产物,我决定试探一把。

    “要是我不理你,你会给我放盅吗?”我想要以玩笑,来打开这令人窒息的局面。

    “不忍心伤害你,况且,我也不会。那种手艺,在我外婆的年代就已经消失了。但是,我不会放弃,因为,我知道,你给我放盅了,我病了,你得治我。”

    “何必呢?”

    “我相信,努力终会有回报,哪怕只是一段时光。”

    “那以后呢?如果最终要分手。”

    “哪管以后呢?爱情是种病,歌里唱的,我今天体会了。我只管燃烧,成为灰烬,最后,踏实地如同尘埃。”

    如果不是因为她熟悉歌词,你会以为她是哲学家。这种把歌词与话语结合的方式,显示出语言的张力。

    “二妹,我严肃地对你说。假如,你对我产生了依赖,或者我今后的选择让你失望,你岂不是要活在痛苦的记忆中?”

    “那又怎样?如果看到好的,你不努力,让它从你身边溜走,那才是后悔一生呢。你就在我身边,跳一跳,够得着,何况还有我姐这个梯子,我为什么不摘呢?”

    “但是,我内心,并没有对你产生那种想法啊?”

    “我努力,最后失败,也要精彩一下。庄哥,你想过没有,我们终归是要死的。”

    她说这话,吓我一跳。没想到,一个风华正茂的姑娘,轻易地说出了这个字。

    “别怕,我不会寻短见。庄哥,假如我老了,回忆年轻时的快乐时光,如果没有一个情郎,我都觉得白活了。哪怕这个情郎,跟我的光阴只有一个晚上。只要确定,那一刻,他的心在我身上,我就够了。”

    “这种想法很奇怪”我说到,这明显是只要曾经拥有,不管天长地久的说法。

    “不奇怪,我小时候,农村有很多这样的老太太,在她们平凡的甚至是艰苦的年迈生活里,有时唱起年轻时的情歌,在回忆里,她们脸上的羞涩,是她们没白活的证据。庄哥,你不知道,人的命运是掌握不了的,何必呢?假如爱过,即使明天天灾来了,也没白活。”

    我承认,这也算是一种人生观。当人们对世界的变化无法把握的时候,对自身的命运无法把握的时候,就会产生这种想法。但是,高手们也经常这样,说明这个想法没大错。李白说过: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人者,百代光阴之过客。况人生若梦,为欢几何?

    我自己虽然不是这种人生观,但轻易否定别人的这种想法,是狭隘的表现。

    “二妹,去休息吧,我想睡觉了。”

    我怕她怪我冷冰冰,也怕她感情上消化不了。毕竟,一个年轻的姑娘,对一个男人,把什么话都说了。结果,女追男,隔层纸。对高傲的她来说,是很痛苦的。

    我说话时,在她肩上拍了一下,表示亲切,或者,不给她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无情感。

    她回头对我妩媚的一笑:“庄哥,给我时间,你就知道我了。”一起身,扭动作腰肢,出门回屋了,尽管,她扭腰的动作夸张,也没有乔姐的情感和自然,但我看到了她的努力。

    其实哪里睡得着呢?我只不过在她热情的压迫之下,想缓口气。我试图回想,上一觉醒来后的清醒感。仿佛想回忆今天发生的,不,应该是昨晚发生的事。与妍子、小池,以及与阿黄,发生的牵连。

    但这种思路再也连不成线条,只是模糊杂乱的一些片段,如同动漫画片一样,没文字解释,并且越来越混乱。

    我推算了一下睡眠周期,从回家打盹到醒来,按时间推算,已经睡了大约三个小时,以一个半小时为单元,我已经睡过两个单元,现在正是无法入睡的时候。

    我的原则是,睡不着就不睡,起来喝茶,反正我年轻,偶尔失眠,并没什么。何况,我在这里,是一个无聊的人,明天也没有必需要干的事。我现在唯一呆在这里的理由,就是等乔姐来,耗费整个秋冬的时间。

    其实,肚子有点饿了,尤其是在深夜酒醒,喝了茶后。胃酸分泌旺盛,身体感觉敏感。

    我找了找厨房的柜子,根本没什么东西。我们在这里,就没开过伙。我想起来,二妹屋子里,倒有一些零食,她平常喜欢零食,看我不愿意吃,她就躲在自己卧室吃。

    她的门没关,她已经睡着了,盖着毛毯。我不知道,经过刚才那样深入的谈话,她居然睡得着。她才是冲击最大的那个,我本来的态度一直没变。而效果,从安心睡觉来说,我俩恰恰相反,这不科学。

    这不科学,是李茅的口头禅。曾经共同生活过的人,总有一些东西,潜伏于你的习惯。

    东西就放在她床头柜上,一大包塑料袋里各种零食。我悄悄走过去,一边望着她,怕把她惊醒,一边轻轻提起那个袋子离开。在最接近她的时候,我听到她轻微缓慢的呼吸,这是真睡熟了。

    轻轻掩上她的房门,在客厅,喝茶吃饼干,觉得,平时最不喜欢的饼干,此时却变得美味。也难怪,饥饿,是最好的调料。

    吃了东西,躲在沙发上,有一口没一口地喝茶,居然,迷迷糊糊睡着了。

    在睡梦中,我仿佛回到了老家,仿佛母亲就在厨房,煮着什么好吃的东西,锅里的汤香弥漫,雾气迷茫,我在这边,母亲在那边。

    突然一阵碗筷的叮当声音,把我惊醒,我才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我二妹的毯子,我一翻身,坐了起来。

    她从厨房探出头来:“不好意思,没端好碗,你等一下,面马上就好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上午九点多了。我问到:“你哪来的面?”

    “出去买的啊?知道你饿了,平时要你吃的东西你不吃,昨天晚上还偷我的,庄哥,偷的滋味,是不是过瘾些?”

    我竟无言以对。

    我只得以另外的话应付到:“你怎么知道我爱吃面的?”

    “我跟姐打电话的,她说的。你莫不是不敢吃吧?怕我放盅了?”

    我嘿嘿笑了起来,这家伙,还会调侃人。

    我俩稀里哗啦吃完了面条,感觉内力充沛,温暖四溢。她用了一种湖南的辣酱,葱蒜也还放得好,很有味道。

    我准备收碗,被她用筷子在手背上打了一下。“姐过会要来,你不洗个澡?”

    她虽然转身了,但我却不好意思。这姑娘,什么都知道,我反而不好说话了。

    当然,洗澡是肯定的,也许,昨天头上的砖沫子,还没干净呢。我回屋找好了内衣,冲进了卫生间。热水包裹着我,从头顶淋下来,舒服极了。每个毛孔张开,泡沫横飞,我有点想大喝一声,如同二妹在浴室的歌唱。

    终究没有喊出来,怕她听到笑话。

    等我出来时,已经把内衣在卫生间用热水洗过了。好像要干净地面对今天的太阳,从阳台看,今天是个大晴天。凉风习习,心情爽朗。

    人就很怪,昨天的宵夜如此惊心,昨晚的谈话如此严肃。而仅仅因为一个澡,一个天气,人就变得轻松起来。生活自有它的美,你不要自已制造负担。

    一切停当,回到客厅,听到二妹在歌唱,她一边在整理我床上的东西,一边在唱。这时不能阻止,也不能假客套。我怎么可以,随便打断一个姑娘的好心情呢?我看见,她的床,已经清理得很整洁了。

    乔姐此时上来了,高跟鞋的声音很明显,节奏缓慢,却自有风骚。我站起来,把她迎进门,接过了她手上两大袋子东西。

    “我不买些菜过来,把冰箱塞满,恐怕你两个要饿死了。”她一边对我说,一边对里面的二妹喊到:“你干啥了?这快活?”显然是指,二妹什么原因,在唱歌。

    “我给庄哥放了盅,姐,好不好?”

    “随你,我又救不了他。”

    这两人,对话仿佛有所指,或许是她们老家的暗语。我倒是能够理解。因为按传说,放盅,只有放的人,才有办法解救。

    刚吃了饭,所以还没到准备午饭的时间。我问到:“你父母都安顿好了?”

    “没事,他们生活能够自理。何况,家里什么都有。我跟他们说,我每天要到店子里来,他们也理解。”乔姐一边往冰箱塞东西,一边跟她背后的我,轻声说到。我就站在她背后,紧挨着她,感受好几天想念的,她的热量。

    此时,二妹在卧室收拾屋子,难得在她视线之外,我们迅速亲了一口,迅速离开,因为,听到二妹的脚步声,出来了。

    客厅中,我们三人坐在一起,本来原先让乔姐坐中间的,但她把我一拉,拉到中间了。二妹乘机过来,在我的另一边坐下,我居然有点窘迫,但想了想,还是放心倒向了靠背。这大白天的,三人聊天也没啥。

    乔姐用遥控打开了电视,也没啥看的,她又把它关上,问到:“二妹,你电脑呢?”

    二妹起身,赶快跑进她的房间,抱出一台笔记本电脑来。乔姐说到:“找个电影看。”

    我想,这倒是个办法,电视已经不太适合我们这个时代的人了,还是电脑上,选择自由度大些。

    “庄哥,你喜欢看啥?”二妹问到。

    “少数服从多数,你们女生定。”

    “我随便,二妹,你找个你们年轻人爱看的,我跟着年轻一下。”

    我赶紧说到:“还是要找个共同点,免得有人没兴趣,不好打发时间。”

    二妹在网上搜,她爬在茶几上,专心地盯着屏幕,而我跟乔姐的手,悄悄地牵在了一起。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在一个外人的背后,我们都有一种偷偷摸摸的快感。而此时,我身体已经起了反应,乔姐迅速轻拍了它一下,给了我一个眼神。我扭了扭身体,用姿势,将突出部位,掩藏了起来。

    二妹回过头问到:“爱情片,国外的,经典名著,怎么样?”

    乔姐笑了笑,用目光问我。我点点头,说到:“好吧,外国经典,距离产生美。”

    当二妹把屏幕放大,电影开始播放时,我就觉得,她是有意挑选的这部戏。这是我很熟悉的一个作品,文学经典,也许中国人难以接受:《查泰莱夫人的情人》。

    劳伦斯是西方近代最著名的,描写性最出色的作家。这本是人的天性,是人性综合体最典型的表达,但在中国这个环境里,是不太被欢迎的。

    在我们的上一代以前,所以人,包括男女,都经历着曾经最严重的性压抑阶段。用道德、法律甚至是口水,防堵着性的洪水,人们在压抑中,绝望地想象,疯狂地自渎,这也是我们亲身经历的。

    在大学期间,听到一位学长在酒后,评价此事对他的压抑时,他有一句很精典的话。“我的小兄弟,它有多昂扬?就是看见纸上画的一个括号,也跃跃欲试,准备冲杀。如同唐吉诃德,面对风车,坚定地举起了他的长枪!”

    我当时一点也不觉得下流,我只觉得,当时的学长,诚恳得像一个诗人。

    这个奔腾的洪水,必须要随时筑牢大堤,如若不然,中国的男人,就都要崩溃。年长的还好,只不过以弥漫的方式暧昧。而年轻的,可真是要毁坏家园,浩浩荡荡。

    所以,这种影片,都是在半公开的网站中才找得到的。不是说这影片不好,而是,被长期压抑的中国男人,不能随便看。尤其是年轻人,决堤后的破坏力,会扰乱社会。

    我曾经幻想过,当然只是年轻时压抑明显时,幻想过。我想那也应当是我们当时一个宿舍,所有男人的梦想。

    我们幻想,如果有一天,中国男人解放了,或者说女性解放了,压力得到长久缓慢的释放,夜晚的街道,肯定会让那些孤独的嚎叫,减少很多。

    男人都是困兽,在没人的地方,你试试。崔健唱过:就像十八岁的时候,给他一个姑娘。

    镜头上的细节描写,太动人,让房间内的气氛变得暧昧起来。而二妹偷偷看我,将她的手仿佛无意识地放在我腿上的时候,我产生过一个错觉:这就是放盅。

    当然,我必须寻找代偿机制,以平衡心理。大约看到一个把小时的时候,我实在是忍受不了,悄悄捏了捏乔姐的手,她明白了。

    “我要休息一下,你们继续看。”她站起来时,仿佛给二妹使了个眼色,我假装没看见。

    “二妹,你看吧,我也要休息了,昨晚没睡好。”

    二妹当然识趣,她按了暂停键,说到:“你们休息,我准备好菜,下次再把它看完。”

    我和乔姐几乎是同时倒在床上的,我用后脚跟关上了房门,我们大喘粗气,体验小别胜新婚。

    今天,别有不同,在窗帘还透露出阳光的情况下,在门外还有二妹的情况下,乔姐居然变得比往常更为投入和疯狂。她仿佛在鼓励我的每一次动作,叫声也不顾忌,我在这种害怕别人看见,害怕太阳见证罪恶的情况下,居然得到某种偷摸的快感,太让人兴奋了,终于,山洪到来,决堤泛滥。

    在乔姐的轻拍下,在她的怀里,我终于进入了真正的睡眠。因为直到醒来,我都记得自己没做过梦。

    其实,每次睡眠都会有梦,只是有时你不记得,在你睡得香的时候。而我醒来,是被乔姐叫醒的。我睁开眼睛,发现她早已穿戴整齐:“都下午两点了,还不起来,吃饭!”她拍打了我屁股一下,我很满足。

    休息充足后,饭量也好了。吃什么都香,仅凭味道,就知道,今天的菜,跟平时不一样,味道很重。

    “乔姐,你今天,怎么这么重的口味?”我问到。

    “你以为,你们口味不重吗?”这是二妹的回答。

    “菜是二妹炒的,你觉得怎么样?”乔姐问到。

    “好吃,我就喜欢重口味。”我当然得夸两句。其实,早上的面条,我都吃出来了,二妹下料很是重,味道与她的脾气相投。

    “真喜欢还是假喜欢呢?”这是乔姐的问题,我想都没想,回答到:“真喜欢,这样的口味,过瘾。”

    “听到没有?二妹,你的,很过瘾的。”乔姐表面在对二妹说,但我总觉得,有别样的意味。

    吃过午饭,乔姐洗碗。二妹问到:“庄哥,等我姐出来,我们把剩下的看完?”

    谁知道乔姐在厨房都听到这话了,大声说到:“要看你们看,我可受不了。”

    二妹轻声对我说到:“其实,最受不了的是我,你们干的好事。”我脸突然红了起来。

    有时,与乔姐的欢娱,并不是有多出彩,但那种偷摸的状态,却激动人心。如同酒精刺激下,辣椒变得更有情感。如同偷窥美人洗澡,比同在一个泳池游泳,更有味道。

    《西游记》里对猪八戒的描写,吴承恩很有生活。

    昨晚,二妹说了一句什么词来着?“跳一跳,够得着”就是这个意思。摆在面前的诱惑,当你试图跨越障碍时,不管是否得手,跨越的行为,就足够刺激。

    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古人深得此中意味,我服。

    但头脑中总有另一个声音,仿佛另一个我,始终在告诉我,这是不对的。这是下流这是卑鄙这是不要脸这是要倒霉的,但我不想听!

    乔姐洗完了,跟我们探讨化妆品商店的设想,那是她们女人的兴趣,我也难得清闲,偶尔插话,也只是表达我在听。当然,这也是把关注点,从尴尬的床上,转移到白天适合话题的一种方法,我乐见其成。

    她们越谈越起劲,甚至二妹还拿起纸笔来记录,而乔姐按起了计算器。这正是我放风的时刻,我站起来,伸了伸懒腰,沙发太软,坐着有点腰疼。

    我一个人来到阳台,面对着下午的阳光,觉得不应该辜负它,就做起了整理运动。好久没有整理身体了,关节咯咯作响地召唤我做运动,这是我熟悉的肌肉记忆,我开始一整套,在外人看来有点自虐的行动。

    脱掉上衣,俯卧撑,然后是深蹲,然后又是快速跑,压腿拉筋,自我捶打,一套下来,居然冒汗。我泛觉得要洗个澡,重新焕发细胞的活力。

    当时,阳光已经走向了房屋的背面,秋天的太阳,越来越向南方了。窗户玻璃像一块镜子,照着我的身躯。我看了看,很满意,毕竟胸肌腹肌都在。

    如同当年在部队一样,拿窗户当镜子,检验自己身体素质训练后的效果,自己对自己鼓励。我折叠手臂,看看自己的肱二头肌,表示满意。

    当时在部队时,有个老兵拼命练习肌肉。当然有人对他的行为表示不理解。因为,练习肌肉形状,或者说要健美身形的人,多做有氧运动,这不会提高你的爆发力,爆发力,才是打击力的关键。

    但他的观点很新:“兄弟,我不如你,有学问,长得好。我能够勾引姑娘的,恐怕只有身材了。”

    他的目标我能够理解,但当时只是觉得,他那太鼓胀的肌肉,夸张得让人害怕,并不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