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一名隐士的前半生 > 第三百九十七章 漂亮的老乡

第三百九十七章 漂亮的老乡

    要说呢,我是没有修为,看书时一本正经,放下书,就张狂随性了。

    其实,这个酒店是免费供应早餐的。我基本上没去过,因为我要到那家小餐馆吃饭,时间长了,酒店的服务员也就知道我的习惯了。

    也有人跟我开玩笑,也有人打听我的情况。我的情况,在她们眼中,算是一种不正常。

    比如有个天天负责我们楼层卫生的阿姨,看到我长期不用酒店的洗漱用品,而按酒店规矩,这些一次性用品是天天必换的。

    一天,那阿姨问我:“先生,你这些用品都不用,是嫌我们酒店的东西差了还是有什么讲究?”

    “没什么,你换你的,我用我的。我只是习惯用自己买的那个牌子。”

    她当然是高兴的,她天天把这些收起来,放到自己的袋子里面去了,估计是拿回去用吧。当然,最开始,她还是不好意思的,看我自然的表情,她后来倒也坦然了。

    “先生,像你这样的长租客,可以申请酒店打折的。”一天,她这样跟我说,好像是回报我的馈赠。

    “不用打折,我也不知道我会住多久。”

    “什么?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是来办事的吗?怎么不像呢?”

    我笑了笑,摆了摆手,表示不回答这个问题。

    其实也真无法回答。我要说,我是来学佛的,那就该到寺庙。如果说我是来寻找故乡感觉的,那也得有故乡人会面。如果说我是来躲清静的,那就应该上深山。

    我只是一个闲散的没有牵挂的人,随着习惯和际遇,漂泊到这里来了。比如长江上的漂浮的一片落叶,谁知道浪花会带我到哪儿去呢?我与浪花的旋转与自嗨中,得一时快乐就一时快乐,只要不沉没,就看得到蓝天。

    这个地方,暂时还没有不舒适的感觉,所以就住下来了。如果有一个,有任何打动我心思的契机,我就改变自己的行踪了。

    这是一种自由。财务自由在这个社会中非常重要,你可以什么都不干,想到哪里就到哪里,凡是用钱能够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你获得了人生自由选择的快乐,当然,繁花落尽后,你也会觉得非常无聊。

    我望着身边的书籍,发现这就是排遣无聊的药石,如同太空虚了,拿一个针,在自己皮肤上扎小孔,看着血冒出来,假装大惊小怪地喊痛。其实自己也在骗自己,只是为幸福找对比,自找的疼痛。没有别人观看和安慰,这种自找,只是一种娱乐。

    以一种旁观者的心态看身边的人和事,有时甚至以旁观者的角度看自己,得到某种镜像似的效果。仿佛,这会得到某种清楚,如观棋者,旁观者清。

    但作为一个年轻人,有血有肉,怎么可以安于这种平静呢?我知道,内心随时会涌起冲动,来打破我这貌似的高深。

    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这不合理,我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比如,我以旁观者的角度看自己,这明显从意识上,就有了两个我。曾子三省吾身,那短暂时期的跳跃,而我天天这样回顾自己,总会模糊角度,有种精神混乱的危险。

    这种反省,我经常是浅尝辄止,深入不得。我记得有个病,名字叫精神分裂。我不敢乱来。但是,这样常常反观自心,有时会有一种满足感,假装自己是在修习观音菩萨的:反闻闻自性。

    欺骗自己也没什么错,世界上的人,不是大多在自欺欺人吗?只要能够让自己满足一下就好,快乐一下就好,意淫一下就好了。

    好是好,但了不了。比如我这天早晨刚下楼,就遇上餐厅的领班了。这位个子高挑的美女,在重庆算是很出众了。她平时对客人,有一种淡淡的客气和礼貌,稍微有点冷,但她近来对我,仿佛显得比较热心。

    “先生,你又要出去,难道我们餐厅的早餐,不好吃嘛。”

    我注意到,她所说的是“嘛”,不中“吗?”。如果用“吗?”是疑问句,这就是一句简单的询问。但她用的是“嘛”,带有长的尾音,这就是撒娇了。重庆话中所包含的语气,我是明白的。

    “美女,我只是喜欢下面有家餐馆的味道,不是嫌你家早餐不好吃。”我说着,忽然想起什么。“对了,我房间,还有一大把平时没用的早餐券,都给你,你要不要?”

    “你真不要?那就给我吧。”她兴高采烈地跟我一起进了房间,我在给她拿餐券时,她仿佛在打量我房间。

    我把那一大把餐券给她时,问到:“你这有什么用呢?”

    “反正我有用,你别问,好不好?下次回答你,行不行?”

    我点点头,与她一起出房间。然后,她在电梯里问到:“先生,你来重庆,要住多长时间呢?”

    我也难得憋普通话了,就直接用家乡话笑到:“我是来耍的,耍得不耐烦了,就走。”

    “听口音,你是本地人?”她突然换了口音,跟我差不多。

    “对啊,我是达县的。”

    “哎呀,老乡哟。我也是达县的,你是达县哪里的呢?”

    “我是达县山里的。”我不好说老家的地名,那地方,我是不愿意随便跟一个陌生人提起的。

    “不愿意说就算了。达县都是山,谁不是山里的呢?”她果然聪明,知道了我的态度。当电梯快要到一楼时,她忽然对着我一笑,说到:“我是通川桥下面的,老乡,你上午回来吗?”

    我笑了笑,点了点头。

    通川桥,正宗达州市区人啊。从出身来讲,比我高贵得多。在我出生地,达县,如同一个巨大的城市,活在百分之八十农民的言谈中,只是没去过。

    通川桥,我回乡找母亲时吃烧腊,就在那桥下的夜市,我在桥上望着洲河水痛哭,一次是自己一个人,一次是妍子陪着我。

    街面汽车行人的热闹是扑面而来的,掩盖了我的伤感。我决定,今天要吃则儿根!

    人,就不能有什么承诺和牵挂。尽管我对那个所谓的领班老乡,没什么交往,但自己承诺过,吃完饭要回酒店。其实,如果没那个承诺,我也是要自然回酒店的,我还思考,这是习惯了。

    但一旦知道自己应该回去,却突然发现生出其他一些感情来了。比如我突然想到黄桷树下去看看,看那些老头子们打牌,喝点廉价的花毛峰。我突然想到江边转转,想听听江水的声音。

    其实,我天天这样走,平时根本没这种留恋。当另一种任务牵挂到自己,却突然留恋了起来。这是心地不干净的表现。虽然我没体会到心地干净是何状态,但有所牵挂,就是不干净了。我这段时间看佛学书籍,这点常识还是有的。

    所以,思想和情感,包括欲望,是对比出来的。如果没有走,就不会产生留的思想。如果没有选择,没有得到,就无所谓失去。

    在经济学有,这叫机会成本。我知道,经济学家,研究边界和选择。

    如何把握我与这个世界联结程度的边界。我脱离不了这个世界,因为离开它,受地心吸引力的限制,我又没有六通。我不能抓起自己的头发,把自己提起来。但,所谓出世修行,只是控制好自己与世界联系的程度,也就是用戒律设置一个边界。我没皈依,可以暂时不理会边界这个问题。

    但问题是,我回酒店的脚步,明显加快了。

    回到酒店,与大堂的服务员打招呼时,都有点不自然。其实,从客观上看,她们对我的表情,与平时没什么两样。是我自己多心。

    我在按电梯按钮时,在猜,她们是不是要议论我,回来的步伐究竟怎么变快了?外出吃早餐的时间,怎么变短了?按电梯的手法,怎么变急促了?

    当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刻,我几乎是以逃避目光的状态,迅速地闪了进去,好像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其实,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电梯内是大大的镜子,我对着自己的镜像,不禁哑然失笑。我太高估了自己在别人心中的地位了,我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客人,根本没那么重要。别人根本没注意我。即使注意了又怎么样?我只是回来得快了一点。

    而电梯怎么还不到?是不是坏了?

    扭头一看,我忘记了按楼层键,这个失误,让我大吃一惊。我自乱方寸到了这步田地,敏感到了神经的程度,是不是有病?

    回到房间,也许有人要来,我刻意收拾了一下,想来也奇怪,即使有人要来,一个单身汉的房间,我已经够讲整洁的了,为什么要收拾,为一个不相干的人。

    是的,是我自己,打乱了我的心。事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我不是见到美女就激动的人,不仅因为我见过的美女太多,而且,仅以美来看,我可以很简便地找到心仪的人。毕竟个人魅力是小,钱的魅力,还是很有效果的。我不愿意再跟哪个人发生感情上的纠葛,前面的三个女人,已经将我的全部情感吸干,她们给了我最好的东西,我相信,自己再也找不到比她们还好的人。

    只是身体稍有障碍,毕竟年轻健康,但我有一个办法,可以有效缓解。平时不想它,但它偶尔起来的时候,我就用周天循环法来疏导,居然还有点效果。然后,把兴趣转移到网上,不知不觉,那股劲一过,什么都没有了。

    所有冲动,如同镜花水月,来时炫丽,去进无踪。长江虽然强力奔腾,但水花,却时时不同。

    书是看不下去了,尽管我收拾好了房间,尽管我已经烧水泡好了茶,但我却无法作出看书的样子。第一是看不进去,总有事情让自己无法集中精力。第二是,如果别人来了,看着我抱着一本书看,岂不要笑话我,装腔作势?

    “笃笃笃”终于响起了敲门声音。

    我打开门,果然是那个领班。她居然提了一小篮子水果,送到我桌上。我奇怪地看着她,她笑到:“老乡,送你的,放了老鼠药的,你敢不敢吃?”

    她用达州土话,有种边音儿话的痕迹,我觉得太亲切了。我听到她笑得自然,我也幽他一默。“老鼠花老鼠药,我这个老鼠药,闻起香来吃起甜,老鼠吃了当过年。”

    我们俩同时都笑出声来。

    “老实,我问你,你要那些餐票,有什么用呢?”

    “你老乡,我就不扯故了。”她用了一个家乡词汇:扯故。就是找理由说托辞的意思。

    “我们餐厅是承包的,利润与我的奖金是挂钩的。酒店核算时,早餐券使用量是一月一结算,这是要算钱的。你吃不吃酒店不管,按票结账,是酒店的结算方法。”

    我明白了,假如这餐券值三十元一张,那么,这几十张餐券,也算上千元钱了。但是,为这几十张餐券,就给我一个果篮,我有点不好意思。

    “你看你,老乡嘛,进门就进门,还带什么礼,我没讲客气,你却拘礼了。”

    拘礼这是一个古词,有点文言的意思。但在我们老家最偏僻的地方,却保留了下来。估计跟不上语言变化的流行趋势,顺便就保留了古代的一些遗风,我们年纪大的没文化的,都用这个词。

    孔子当年说,当礼不见了时,就“求诸于野”,也就是到偏僻的地方去找。现在看来,还真有那么点道理。

    中国古代文化,在岭南地区保存得最好,因为岭南在古代,太偏远。相对于中原来说,它属于野。唐代宫廷音乐,居然在丽江还有保留,那地方,相对中原来说,也属于野。当然孔子估计也到处游历见闻,西周过去几百年了,还有些风俗礼节保留在偏远的地方。而中原地区的东周列国,早已杀声一遍,礼的秩序,不存在的。所以,他才有这种感叹吧。

    但是,拘礼这个词,确在我们老家,被一些好事之徒,编排出一个新故事。我们老家,拘这个字的读音中,还有一个字,不知道是写成锥子的锥,还是阻击步枪的阻,也读拘的读音。意思根锥、扎、顶差不多。

    我小的时候,农村的少年们,经常听到许多青年哥哥们所悄悄摆谈的黄色笑话,这是历史悠久的性启蒙教育的一部分。虽然听起来比较让小孩子羞耻,他们也显得流里流气的,但事实证明,这是我们最早接触性教育的方式,有点粗野,但不失有效。

    记得是有一个次,另一个村子放电影,我们村子的人,结伙去看。回来时,天太黑,火把的光亮也时明时暗,这正是热血青年们搞精耍怪的时刻。其中,村里有一个我平时叫哥的人,当时大概十八九岁,他就在我身前,手举火把给我引路,并且,在与大队伍挪下一定距离后,跟我讲起了故事。

    有一家人,丈夫出门打工了,老婆在家做农活。到农忙时,一个女人就忙不过来,就请了小叔子来帮忙。小叔子干活倒是很卖力,但嫂子的热情让他受不了。毕竟年轻,哪里天天跟着嫂子干活,没有想法呢?

    一天干完活吃饭,小叔子不敢面对嫂子的眼神,因为心里有活动。只盯着面前的饭猛吃。嫂子就劝他多夹菜,对他说:“多吃肉,莫拘礼。”

    这小伙子天天想嫂子、有时想那事,当时回答也太急。他说:“嫂,我哪里拘过你?倒是想拘你,又不会。”

    当时我听了,没觉得有什么好笑的,只是一个人激动了,说话颠倒而已。那讲故事的哥哥笑我没开窍,说我不明白,长大了自然就明白了。

    当然,从在中学期间,我都已经有所明白了。到大学看了毛片后,我才知道,真正好笑的,在那个ju字。含义是确切并实在的。当时我就回忆起当年那个山路夜晚的场景,至今没忘。

    我走神其实只是一瞬间,但文字看起来很长,场景一晃就是一个故事。故事一来,表情就有反应。我刚说完拘礼这个词,就不好意思看她的眼神了,脸红没红,我不知道。

    她仿佛根本没在意,反倒故意盯着我,调皮地说:“你是哪里的人,我已经知道了,你猜,我是怎样晓得的?”

    这个问题与我不好意思的事无关,我终于长舒一口气,坦然面对地反问到:“是不是看了我入住登记的身份证?”

    她笑道:“是,你不会意见吧?”

    “不存在,老乡嘛。”

    “你果然是山上的,是不是觉得太偏僻了,不好意思跟我说?”

    “倒是,我们毕竟吃包谷长大的,在你们大城市人面前,有点自卑。”

    “哈哈哈,达州算大城市,大哥,你太搞笑了。”

    她把我叫大哥,仿佛更随便些。我也就不客气了,反问到:“你看了身份证,我年龄也晓得了,你叫大哥,我就当是真的嘛。”

    “要得。大哥,我只是好奇,你看样子是成功人士,怎么在这里住,也没见你到处跑,总呆在宾馆呢?这几天?”

    又是这个问题,刚熟悉就问人家隐私,真的是太随便了。当然,我也不好说什么。在一个不设防的女生面前,我要显得大度。

    “你是不是网恋了,在这里等人?”

    她这样问,是故意找茬,但是,网恋,这种新鲜的名词,我听说过。但我身边,没有这样的人。她这一说,倒是表明,社会发展之快,也许我跟她只有几岁的差距,她的思路,就跟我完全不同。

    “我倒是想恋一个,但不会。我是来耍的,没事在这里看几天书,怎么,不行啊?你这宾馆住长了,不允许?”

    她又笑了起来:“大哥,别多心,我只是好奇,你不说就算了。为什么呢?在我接触的人中,像你这样又有钱又帅的年轻人,本来就少,况且,你住这么长,也不像是出差的办事的和旅游的,我们看的客人多了,没见你这样的。更何况,你有一个特点,更让我们猜不透了。”

    当然,我的特殊性,她们是很少预见。毕竟,我自己都知道,我很特殊。但她说我有另一个特征,我猜不到是哪一个。

    “啥子哟,我是妖怪吗?”我反问到。

    “不妖,正能量。我们只是想不到,还有你这样的人。住这么长时间,没见过你这样的年轻人。年轻的男人,如果有钱了,总有点爱好。要么是跟一个女人一起来,要么是住长了,经常带女人进房间,你都没有。何况,我们宾馆有一个人来跟我们说,你是个油盐不进的,我们更奇怪了。”

    “啥子油盐不进。我没跟你们宾馆其他人打过交道啊?”我有点奇怪。

    “你每天晚上,是不是总接到桑拿部的电话?”

    这倒是,每天晚上,都有桑拿部的人来电话,说二楼有桑拿,可以提供任何服务。我当然知道,那是些什么服务,第一次到上海,会小池之前,就遇到过。后来住全国的宾馆多了,这事也见怪不惊。

    我点点头:“是的,没什么啊,未必我不去,搞得不正常了?”

    “是啊,没见过。你这样的人,为什么这种爱好没有,孤独地呆在这里好多天,什么情况?”

    我猜,按她们的思路,这个人不是脑袋有问题就是身体有问题。我已经被众多服务员看成异端了,这又成了我的问题了。

    我不得不正面应对了:“老乡,你既然说了实话,我也跟你实话。我思想没问题,我喜欢美女。我身体没问题,我也不是处男。也许,你所谓的有钱的年轻人,看到的是普通现象,但是,我不是拒绝诱惑,只是那些诱惑,对我所拥有的东西,还不够大。”

    明显看到她的眼晴里,有一种异样的光芒。

    “大哥,你如果想说,我想多问几句,如果不想说,就算了。毕竟非亲非故。但是,我有一个疑问,很不好理解,你能不能,帮我理一下?”

    “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