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一名隐士的前半生 > 第三十四章 夜场更寂寞

第三十四章 夜场更寂寞

    夜场更寂寞

    李茅已经从原公司辞职,开始参与新公司的运作了,但苏明涵暂时还在原公司,等李茅公司走上轨道才能去。李茅总是知道我需要什么,他帮我搞了一个北京大学图书馆的借书证,我终于有机会进入了一个浩如烟海的世界。

    大致浏览书籍情况和自己的需求后,我订了一个初步的读书计划。准备每天读四个小时的书,坚持一段时间。古人讲刚日读经、柔日读史,我倒更喜欢杂书异志,这仿佛印证了我不是走学院派学术的料。近几天,被两本书吸引了:《小十三经》、《秘戏图考》。前一本书对掌握古代各类方术的理论,大有提纲挈领之用;后一本书是一名外国人对中国古代性文化的图片考证及文字总结。在我看来,《小十三经》证明了我的一个猜测,古代中国的方术是有正规的学术源头和丰富的理论探讨的。而《秘戏图考》给我打开了认识古人的另一扇窗,道学家一本正经地在否认性的价值时,从未中断过性享受和追求性趣味。所谓的道学,不过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而真正的道,必须包含性,古贤云:食色,性也。又有贤者说:率性谓之道。

    诚哉是言。

    在找到理论依据后,我以为我可以自然无碍地融入声色犬马之中,我接受了那个富二代的邀请,来到一个会所,顺便,我带上了苏明涵。

    “小马,这是我朋友,小苏。”

    “庄哥,苏哥,走起。”介于货车与轿车之间的福特皮卡,让我与小苏上车的姿势显得比较生疏,好在小马走向了驾驶室那边,没看到我俩的尴尬,我看到了小苏朝我吐了吐舌头。

    “小马,在北京开这个车,是不是显得太另类了点?”我假装老练地问道。

    “庄哥,别笑话我,你说我像个煤老板吧?哪有这么帅的煤老板?这效果咋样?假如你是个美女,以为等来一个老土豪,结果下来一个小帅哥,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也许等来个土豪的司机。”我笑道:“那就失望了。”

    “庄哥,老手啊。我还真遇到过这种情况。有一次到西山一个会所,我订的一个场子,下车进门,接待我的美女见面就问:帅哥,老板啥时候到?把我逗笑了。”

    “你应该回答她:我是马仔,老板的事我能告诉你?你当时要是穿个黑风衣效果就出来了。”

    “还是兄弟没经验,衣服是黑衣服,衬衫是白衬衫,但他妈的我打了一个蓝色的领节、穿了一个亮皮鞋,黑社会的气质根本出不来。”

    “哈哈哈”这是苏明涵上车后的首次发声,突兀得吓我一跳。

    出来前我就跟小苏交待过,要带他可以,就是不能多说话,他这一声笑,我才感觉到他就坐在我身边。

    小马应该是这里的常客,我们车一到,开门的、泊车的、接外套的顺势而来,经理把我们引向了一个包厢:“马总,温度还合适吧。”

    “就这。老规矩,你知道的。”他随即转向我:“庄哥,美女是去挑还是让经理给我们安排?”

    “听你安排。”我其实不知道这两者的含义,只好随口应付。

    “也行,你叫几个美女,有点文化的,不行再换。”

    “好咧,请稍候”说完经理出去时把门带上了。

    “庄哥,我晓得你是文化人,所以我觉得这里比较适合你的气质。上次让你去迪吧估计你嫌吵,所以你没答应我。今天这地方,我也是通过朋友们打听到的,试玩了几次,觉得最有特色的是这里的美女,光听她们说,你心就痒了,估计对你口味。”

    这时敲门声响起,进来三位美女。尽管灯光暧昧、音乐糜烂,但仍然看得出,她们妆扮清雅、表情自然。

    “马哥,这两天没来,我都等你三天了。”左边那个略显娇憨的声音一出来,我就被震住了,怎么有这么好听的声音?

    “亏你记得我,来来来,告诉哥,谁帮我的庄哥?”小马拉过我个叫小音的,偎在一起了。

    小音扭头向我:“哟,庄哥好高冷啊,估计只有娟姐能温暖你了。”当中间那个姑娘坐在我身边时,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反应,显得麻木的样子,估计就所谓美其名曰高冷吧。另一个叫红姐的去陪小苏了,他俩一凑在一块就开始说悄悄话。

    一般的欢场女子,遇到生客,会从做游戏、看手相等方式拉近客人的距离,但这个娟姐不同,她就生生地看着我,这么近地、听得到呼吸、感受到温度地看着我!

    终于把我看毛了。“我脸上有字?”

    “对,你脸上有三个字:不高兴。”

    “何以见得?”

    “你敢看我,为什么不拉我的手?”我拉过她的手。

    “拉也是不高兴,你应付我。”我扶过她的肩。

    “算了吧,庄哥,我不是你的菜,要不要换一个?”她声音中传递出一丝羞愧和埋怨。

    “不换,就你了。别多想,我们先说说话好吗?”

    随后,就喝酒,唱歌,观看小马与小音表演的慢摇。在氲氤中,气氛暧昧起来,我突然发现,小娟已经坐在我的腿上,我俩还唧唧歪歪地说了半天!

    我可耻地起反应了,我指的是身体。

    后来,我估计酒有点多,不知道是怎么结束的,也不知道有没有跟她们告别。当上车听到发动机响起的那一刻,我才清醒起来。

    “庄哥,你天你没投入啊。下次,小弟换个位置。”

    “行了,小马,估计今天的酒我不太适应,多了点。”

    “行,下次,我们不点酒。我和小苏就没喝,估计那一瓶是你和小娟两人包了的,我还以为你喜欢这种酒呢。”

    “庄哥是赌气,他不相信他喝不过这个女人,结果吃亏了。哈哈哈!”小苏一笑,车上就充满了愉快的气氛。

    下车回家,李茅还没回来。小苏明显特别兴奋,跟我说那三个姑娘长相特点,说那红姐的酥脆体温,说我与娟姐只知喝酒说话,显得生分。等等。

    “庄哥,我觉得,出来玩就应该放开,我第一次到这么高档的地方,确实见识了。下次一定要带我,庄哥。他妈的,有钱就是好!”

    “洗洗睡吧,见钱眼开、见色起意的家伙!”各自回屋。

    躺在床上,我在想,我放不开的原因。是为了在小马小苏面前保持正人君子的形象?不对,这不是年轻人应该有的状态,况且,我也没有保持啊,都让人坐上来了。是为了尊重女性而习惯性地保持礼貌距离?不对,与客人融入是她们的工作,与她们暧昧是我们消费的主要内容,况且,我也没那么纯洁。是为了坚守某种道德的底线?不对,难道,小马小苏就不道德了?难道我当时就道德了?难道底线就是不上手、不上身、不上床?况且,我也起反应了,什么情况?

    应该,首先是不适应。这种没有感情基础的大尺度,让我极度不适应,所有反应如果不是生理性的,就是被迫性的,不自然。其次,我的心理上都有一个预先假设,没有感情融入的身体接触是不正常的,有害的,羞耻的。最后,这种夜场不是我所需求的。

    我需求什么呢?我需求一名女性对我真正的毫无保留的爱,像母亲对儿子的爱、恋人灵魂融入的爱,至少也是三观某种吻合的爱。并且,这种爱应该是互动的,无条件的。所以,它是买不来的。我喝酒也许是为了掩饰尴尬,也许是为了逃避现实,也许是为了故意让自己更加空虚。

    酒吧的假惺惺我一眼看穿,美女的温暖隔我心有一座大山。

    我胡诌了两句打油诗,上床睡觉。

    睡觉时,我做了一个梦,我又回到了故乡,那个村庄,那间土房,父亲好像在砍柴,母亲好像在做饭,屋外有公鸡打鸣、母鸡抱窝,哪里来了一声狗叫,我仿佛听到门开的声音,有客人到了?

    李茅回来了。我也醒了,口干舌燥,倒点水喝。

    “庄哥,吵醒你了,不好意思。”

    “啊都十二点了,我酒醒了,要喝水。你咋每天都回来得这么晚?”

    “唉,新公司成立,万事开头难嘛。”

    “不是说水到渠成吗?难在哪里呢?”

    “庄哥,你要不问,我都不想说。要是你不想睡的话,泡杯茶,咱俩聊聊。”

    “好的。”

    泡茶进屋,看李茅屋内狼籍、面色憔悴。“咋啦,累着啦?”

    “累倒不怕,关键是烦事多。你知道,我们几位搞技术还行,单独运行一个公司,都没什么经验,跑了好多冤枉路,没办下来行政许可和营业执照,前几天,才知道有这样的专门中介,给笔费用让他们,一星期就办好了。亏得我们跑了好多天。”

    “专业人干专业事,做生意还得从头学起啊。”

    李茅点点头,喝了口茶,继续说到:“目前,又面临一个问题,融资问题,还有就是财务问题等,个个都是坑。”

    “你难道不准备找专业的财务公司吗?”

    “那要是他们把我们卖了呢?自己招人,如何确定他的忠诚度与能力水平?”

    我知道,他遇到了大多数公司遇到的问题:有能力的不一定能信任,可信任的不一定有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