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一名隐士的前半生 > 第三十八章 冯姨的一家

第三十八章 冯姨的一家

    冯姨的一家

    冯姨的老公高叔及其女儿来北京了,估计要住几天,她给我电话,要我这几天上她那里去,我算了算,这几天日子都不怎么好,一推再推。本月吉日不多,要按推算,后天是个难得的窗口期。

    “庄哥庄哥,起来没?快开门,我有事。”我没有睡懒觉的习惯,但也是刚把被子叠好,李茅就来敲门了。

    “进来”我打开门,看到李茅笑嘻嘻的脸。

    “你帮我算一下,哪个日子好,我们准备一个活动。”

    “啥活动,还要看日子?大清早的。”

    “我们公司需要引进战略投资者,准备邀请一批投资人,搞个项目推介会,希望至少融到2个亿的资金,这对我们公司来说,是目前的头等大事。”

    “你们搞科学的,也来找神棍?”

    “别笑话,你给我写的文章,我反复看了几遍,觉得很有道理。在不可预知因素太多的情况下,我只有在你这里寻找依据,不管有没有用,至少心里有底些,是吧。”

    他说的是实话。其实很多人算命不是真信,但万一真的能算得准呢?所以就试试。遇神烧香遇庙叩头,也许真起作用,为什么不呢?

    “看你小子说实话,我就勉为其难了。这样,日子我已经算过了,本月好日子真的不多,最近最好的就是后天。”

    “行,我们就定后天,到时候,你一定要来。”

    “我就不去了,我还有事,要去见一个人。”

    “你是怕自己算不准?临时溜掉?还是故意害我们,不敢来?亏我俩称兄道弟,你还故意忽悠我!”猜不出他是真怀疑还是假生气,脸上的表情有点不自然了。

    “我去有什么意义呢?我又不是神,帮你压不了阵。”

    “你去了,在我心理上是个保证,如果你是自信的,那么我也不慌,毕竟头一次组织这样的活动,还事关公司生存,我也不太有底。况且,假如我们成功了,难道,你不该在现场作个见证吗?”

    “那我要见的人怎么办?”

    “可以一起啊?完事后我请客,位置你挑,可以吧!”

    “人家又不缺钱,要你请什么客?”

    “你傻啊?”李茅一拍大腿:“我就是要请不缺钱的人!”

    他的一句话突然点醒了我:把冯姨一家带到现场,她不正在寻找新的投资项目吗?或许,是个双赢的机会呢?

    “就这么定了,我去,还帮你邀请一个投资人来,够意思吧。”

    “够意思。如果,你带来的人愿意给我们投资,我们公司给你一个点的投资咨询费,这算是我们兄弟的第一次合作,怎么样?”

    “不怎么样!想这样就浪费你给我的机会承诺,我不干!况且,我也不拿朋友的过河钱!”

    李茅严肃地看着我,拱手作了个揖:“我敬你是条汉子!”然后,转身向小苏那间屋喊到:“小苏快起来,后天开会,快跟我走!”

    “庄哥,到时候我估计忙得很,小苏全程跟随你们服务。”说完,风也似地出门了,估计过了两分钟,才看见小苏拿着外套,穿上鞋子,夺门而出。

    那个经济学讲座今天下午有课,我故意没去。晚上接到了冯姨的电话“小庄,你最近有啥事情?阿姨请你你不来,上课也不来,是躲着我,还是有别的事情?”

    “冯姨,您别多想,主要是最近帮朋友一个新公司的忙,后天就要开项目推介会了,转不过身来。”

    “朋友的公司,你这么忙干啥?他们是干啥的?”

    “他们是搞网络的,搞技术他们是高手,做生意,他们还得从头学起,所以需要引进战略投资者,其实,我也不在行,只是看到他们这么好的产品和技术,如果不成功就太可惜了,所以,尽自己的努力,帮朋友做点小事。”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原来是这样,那好吧,你先忙”挂断了电话。

    过了一会,冯姨又来电话了“小庄啊,你高叔叫我问你,我们可不可以去参加那个推介会?”

    “可以啊,我跟朋友一说就行,反正那天我也要去,这样吧,我们参加完推介会,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也算是跟高叔头次见面,我来请客。”

    “那好,谁请都一样,自己人,小庄,我们后天到哪里汇合呢?”

    “我编个短信发给您好不好?”

    “好的!”

    我也不知道地点,马上给李茅打个电话,把位置搞清楚了,编了个短信发给了冯姨。并且,让李茅专门为高先生、冯女士制作了请柬,晚上带回来。

    时间到了,我和小苏站在会场门口,等冯姨的到来。一辆红色的车停在我们身边,我还没在意,熟悉的声音传来:“小庄,咋不迎接我呢?”

    “啊?是冯姨。您怎么是这个车,我还在看远处,等您那辆蓝色的车呢”

    “今天是我女儿开车送我们来。来,我介绍一下,这是你高叔,这是我女儿高妍。”

    “高叔好!”握手间,感受到他的力量,健壮的沧桑,这是我的第一印象,谦和而稳重:“小庄,听你冯姨多次介绍你,见面果然英雄少年。”

    我突然脸红了:“庄叔,我只是个年轻人,冯姨夸奖了。”

    “高妍,还不叫庄哥?”冯姨的声音响起,我转身,才看见一个穿着靓装的少女:“庄哥好!”

    “你好,欢迎欢迎。”小苏迅速接过她们的外套,进入了会场。

    推介正式开始,先是他们公司的总经理,估计三十几岁,介绍了他们公司成立的目的、产品的优势、国外的现状、国内市场的预期等。然后,李茅主讲,他主要介绍产品的性能及技术特点,以及今后产品开发的方向。最后,然然上场了。她主要介绍公司的资金及需求,股权分配及融资回报,她介绍时播放的ppt图文并茂,很有视觉冲击力。

    “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这也是一个崭新的模式,将会对互联网生态产生积极的改变,我们知道自己的能力局限,所以我们不得不分享。我们不知道自己能否改变,但我知道你们,在座的各位投资人,你们曾经成功地推动了改变!”

    然然最后的话,点燃了会场。

    高叔和冯姨经过短暂商量,郑重地跟我说:“小庄,你如果是这个公司的股东就好了。”

    “为什么呢?高叔?我又不懂技术,也不擅长营销,我在这个公司没意义啊。”

    “对我们来说,有意义,因为,投资一个好项目是很重要,但我们更看重:投资一个人。”

    李茅安排的晚餐,在他跑出去招呼其他客人时,高叔跟我讲了他的想法。原来,他们温州有一个传统的生意规则,一个村如果有一个能干人,就要让他出去闯生意,全村人集资凑钱,相当于入股,他就代表全村人的希望,亏了损失共担,赚了大家发财。而高叔本人原来开厂子时,也是全村人凑的钱。这人要有两个条件:一是能干,二是诚信。后来,高叔厂子有段时间,因为甲方公司倒闭,导致货款收不回来,差点停产,又是村里人凑钱,让他厂子维持了下去。为掌握销售主动权,冯姨才自己到义乌摆摊销售,这才保住了厂子,也为村里人带来了稳定的收入。“所以,我家的厂子实际上是全村人的厂子,只有你冯姨在北京经营的收入,才真正是我家的收入。”高叔看着我:“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明白,高叔,谢谢你的信任。”

    小苏跑前跑后,代替了许多服务员的工作,又是给他们递毛巾,又是倒茶,十分热情。菜上得差不多时,李茅回来了。

    “高叔、冯姨,我按小庄的称呼,您们没意见吧?”

    李茅端上一杯酒,站起来:“首先感谢您们参加我们公司的推介会,我先干为敬!”

    所有人都喝了一杯,高妍除外。她就坐在我身边,就她一个人没有站起来。

    冯姨:“妍子,懂点礼貌!”

    “我开车,你们喝你们的。”说完,低头又玩她的手机了。

    “那你吃菜啊?”小苏略有点讨好地对高妍问道。

    “你们吃你们的,我过会再说。嘿嘿。”终于看到她假装礼貌的笑容,马上又收回了平静。

    “喝点饮料吧,这酒估计你不喜欢,喜欢吃什么,跟我说,我晚上请你宵夜”我低头向她说到。我知道,她不是对菜不满意,也不是对酒不满意,只是有父母在的场合,她打不起精神,我这样说,估计能缓和尴尬。

    “妈,庄哥晚上要请我宵夜,你没意见吗?”

    “有饭不好好吃,喜欢宵夜,你这人。”说完,继续吃饭,他们与李茅谈了些公司的细节,很快就散了。

    大家取衣服准备离开时,高妍突然对我说:“庄哥,宵夜去不去?”

    我差点忘了这事,只好答应:“去去,我请。”

    “妈,庄哥要请我宵夜,你们打的回去吧。”

    “宵夜是宵夜,但你也别开车,我叫司机过来开车,你们打的吧。”冯姨又转身对我说:“小庄,可别让她喝多了洒。”

    “早去早回!”高叔的声音传来。“肯定的,高叔放心吧,冯姨,出不了事的。”

    “小庄,妍子就交给你了,安心玩,我放心。”

    不一会,他们的司机来了,送走了高叔冯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