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一名隐士的前半生 > 第八十一章 山果居夜话

第八十一章 山果居夜话

    饭桌上,刘老师谈兴最浓。他有一个话题,就是“气”在传统武术中的运用。大家各抒已见,整个晚宴倒是越来越有生“气”了。

    饭后,大家谈兴未减,一齐来到院子。此时,月明星稀,夜露微凉。鲍老板说到:“如此夜色,三五好友,烹茶论道,足为佳话。可否关闭电灯,望星月之运行,敞开院门,得随意之山风?”

    众皆称善。

    鲍老板道:“刘老师刚才所提之气,实为中华传统文化之基石,作为书法练习者,我也有深入体会,刚学书法时,为控制手与笔、笔与纸的关系,是憋着一口气,生怕一时大意,气不匀,手不对,导致字写不好。久而久之,手法熟练,为保持笔意连贯,就改为悬着一口气,小心翼翼,生怕横生枝节。现在,我写字,算是到了沉下一口气,气定方能神闲,神闲才会有神来之笔,这是我的体会。”

    这时班长突然说话了:“前几天,我到鲍先生这里来,看见他正在写一个字,就是气,各种形式、各种字体,写的都是那个气字,你是得到了什么体会吗?”

    “谈不上体会,我准备写百气图,现在是练习准备阶段,但在练习中,我发现,有时我感觉不到气的存在时,写得最为顺畅。”

    “有知有觉的瞄准,无知无觉地击发”听到这里,在射击课上的一句动作要领,被我脱口而出。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刘老师大感兴趣。

    班长及时解释到:“小庄说的是射击,意思是在瞄准时要注意力集中,心无旁骛,沉下一口气,保持呼吸的最小干扰状态。但是进入瞄准状态后,缓慢扣动扳机,至于何时子弹打响,就不要去管它了,均匀地使用力量,注意力只在瞄准上,枪这时如果突然响了,那么就是最好的射击状态,这就叫无知无觉地击发。”

    “从人枪结合到人枪合一的境界?”鲍老板问到,他果然是行家。

    “差不多吧,优秀的射击运动员都应该做到这点。”班长说到。

    “跟我们书法有相通的地方,从人手合一到人笔合一再到人字合一,中间的要诀都是一口气。”鲍老板总结到。

    “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这也是我们传统武术的要求啊”,董师傅终于开口了。

    “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洪馆长提醒到:“我们说的气与注意力都有关系,也就是意与气的关系,这也是我们自然门极力强调的。”

    “对,以意领气,是武术的要求,估计,在你们书法中,也有这种要求吧?”刘老师问到。

    “这当然在实践中是这样的,我要说的是,它或许有更深的哲学思考。”鲍老板发表了他更为深刻的言论:“气是自然现象,天地之气如山风,一来一去,难以预测把控,人生之气如呼吸,一进一出,掺杂多少思想?人,要把控自己的行为,首先得把控自己的思想,如何把控呢?模仿自然的方式,把控呼吸,有意识地让呼吸回归到自然的状态,思想就能沉浸于专一的境界,越是让呼吸自然得自己察觉不到的时候,就越是注意力越好的时候,也就是人发挥创造力最强的时候。刚才,陈经理说的一句话我记住了:保持呼吸的最小干扰状态。也就是说当呼吸不再被我们意识到时,我们的思想最容易进入自己想进入的状态,这时,思想才可能通过行为最大化地展示出来。这个媒介或许是枪、是笔、是拳、掌、器械等。从这个意义上讲,调整心理与身体状态的最好桥梁,就是调整呼吸,也就是气”鲍老板说完,沉默了一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以征询的目光望向我。

    我知道,他估计觉得我在传统文化上有一定基础,想听听我的见解。我知道,我不能躲避了。

    “各位老师,我是后辈,不敢班门弄斧,但是在气这个问题上,也有自己的见解,望各位老师指正。”

    在观察各位的目光,得到许可和期待的信号后,我大胆说到:“根据我的学习,我觉得,气,有多种含义。比如它可以指空气,风是气的表现,是空气流动的产物;呼吸是气在人体上的表现,是空气交换的内容。在武术中,有气功,我没练习过,不敢发言。但在传统中医上,气,分阴阳、分刚柔、分时节、分脏腑、分寒热、分正邪,其实就是指生命状态的表现形式,统称为气。在易经中,气是指交流的媒介,变化的载体。我们知道,事物如果没有变化,那要么是没有出生,要么是已经死亡。只有变化,才是常态,这就是易经的基本性质之一:变易。怎样变化呢?易经里提到出了一个模式,就是阴阳易位,比如说,乾为阳为天在上,坤为阴为地在下,如果一个卦出来,乾始终在上、坤始终在下,那么,天地就无法交流了,这就是一个很不好的卦:否卦,代表否定、死亡的意思。如果反过来,地在上天在下,它们出于本能,天有向上的流动、地有向下的沉降,这就是交流,这就是生机,这就是一个非常吉利的卦象:泰卦。在这个意义上,从中国传统哲学的起点出发,我认为,气就是这种交流的媒介或表现形式。不仅风的流动是气、水的流动也是气。从人方面来说,不仅身体健康需要气的流动,而且思想创造也要靠气的流动。这是哲学意义上的气,当然从医学上讲,意识引导气机来循环,又是人类的另一种实践了。”

    鲍老板一拍大腿,说了声:“好!”他继续说到:“在书法上,有意识控制气而成功的作品,在美学上有一个名词,叫:气韵。我觉得,小庄刚才所说,是符合我们书法的。”

    “刚才小庄讲到易经中的气的流动,这与我们太极是完全一致的。”久不开言的孙师傅开口了:“太极拳的哲学基础是阴阳流动,大家都看过阴阳鱼,阴阳在互相对待中又互相融合互相转化,象两条永远流动的鱼,周而复始。现在以养生为目的的太极练习者已经非常多了,他们不管年龄身体或文化水平的高低,都对这样一句体验表示赞同:将身体放入流水一样的运动中。控制运动要靠什么?靠气。气如何运行?象自然界那样运行。不知大家有没有这个体会,太极中大部动作好像是用身体和四肢画圆弧线,这是为什么?从技击角度上我不讲,在座行家都是高手。从哲学角度讲,估计是模仿天地运行方式,天地不是按圆弧形运动的吗?不是有大周天小周天的说法吗?”

    “我们都是在画圆”董师傅笑到:“我们八卦掌的圆画得还大些。”

    大家哈哈一笑。

    “说到圆的问题,前段时间,听到两名篮球裁判的争执,感觉很有意思。”刘老师一开始讲故事,大家都安静下来。

    “大家知道,篮球是西方传来的,篮球规则也是西方人制定的。两个裁判争执一个动作究竟是带球撞人还是阻挡犯规时,我发现,他们引用的一个裁判上的概念很有意思:圆柱体概念。就是说,篮球规则上,把一名运动员的不受侵犯的区域规范成一个圆柱体,而且这个圆柱体还有移动的权利,当两种移动权利发生冲突时,这就得靠规则来判定了。这个圆柱体概念与我们平时练拳时打的沙袋是不是很象?”

    董师傅接到:“沙袋确实是像人体的躯干,一般沙袋是悬挂的,也就是说它是转动的,一般新手打袋往往打不到中心线,在转动中,打击力消解了,但是是实战中,人体也是转动的,除了是主动运动寻找攻击位置的意思,还有个作用,就是在转动中消解对方的打击力。太极拳的转动估计也有这个意思在。”

    孙师傅点了点头。董师傅接着说到:“人体本身在转动,我们八卦掌也围绕一个圆转动,圆心当然是对手,这些转动是不是好像星球转动的公转与自转呢?这是不是模仿自然呢?这是不是外在的气的表现形态呢?”

    他的问题引起了大家的思考,大家陷入了更久的沉默。

    还是刘老师打破了沉默:“从我所知道的哲学来说,周天运行就是画圆,这是指大周天,也就是宇宙运行。关于小周天,也就是人体内部的画圆,估计大家在内练一口气中也有体会。但在硬气功中,我看到的一些现象或许有些启发。”

    他一边比划一边说,些许月光下,他的比划或许有或鬼魅气氛,但也增加了些神秘色彩。“我又拿篮球来打比方,普通皮子做成的篮球本来是不经击打的,但如果他充满了气体,就很难击破了,要知道,运动员的力量是非常大的,但也少见有人把一个充满气体的篮球打破过,有的练习硬气功的人,也让躯体某些部位充满气体的张力,我们且不说他的皮练得有多厚,就是再厚的皮也经不起刀砍,但是用刀砍一个充满了气体的篮球,就很难砍破了。这或许就是硬气功的原理吧?”

    洪馆长说到:“刘师弟你说的是抗打击力,听起来有些道理。但在攻击力上,也与气有关。我们知道,人的力量是很大的,比如手拿一个铁球,随手砸烂一两块砖是没有问题的,但我们通常人徒手就做不到,原因呢?不外乎两点:一是手的硬度不够,打击力作用时间太长;二是手的硬度不够,容易受伤。如何提高手的硬度,除了练习皮肤的硬度外,还要使肌肉尽可能紧张或者膨胀,才能保持不受伤啊。”

    “那练习硬气功的要诀是什么呢?”班长问到。我知道他练习过硬气功,但他也不太明白其中的原理,今天高手在场,所以有此一问。

    洪馆长说到:“我自己练习硬气功已经有很多年了,也研习过其它门派的功法,总结其共同点的话,主要有两点:第一,练皮肉。比如铁头功,先倾斜站立头顶墙壁,斜度越来越大,头皮忍受的压力也就越来越大,后来,就靠墙壁倒立,地面仅有头顶支撑,一段时间后,头皮的厚度及抗打击能力有了很好的基础,就开始试着用木棍轻砸,力量渐渐加大,最后,就可以开酒瓶、开砖了。当然,这里打击的人也有技巧,就是发力时间必须短,以最短的时间来保证打击强度的最大化,也保证了抗击的人员不受伤,这是练皮。练肉的也大同小异,渐渐加大抗击打力量,使肌肉紧张起来,有一种绷充气的感觉,注意这个绷字,那是肌肉在抗击打前的感觉状态。第二,练气。说白了,就是意识引导气流。先是练习呼吸,呼吸练顺了,再用意识将所谓真气引导到受击打的部位,这种所谓真气运行,主要是靠想象和感觉,有人认为它不承在,但它确实有用,确实感受得到,究竟是什么,这就不是我们所能够探讨的了。”

    “我认为,所谓哲学上的气,不应该是一种具体的物质,但它又是物质运动的载体或者动力,而通过物质显现出运动的状态,这是我们目前的认识。”刘老师搞出一段纲领性的话来,这估计是他当老师的职业本能。

    我接话到:“有一名传统中医名家,教过我养生导引之术,与气有关,不知道对大家有没有帮助?”

    鲍老板颇感兴趣:“畅所欲言,我们都来听听。”

    我说到:“一个长辈说他通过这位名医教的导引术,仅用一个时辰就治好了他的腰痛,我觉得十分神奇,就请教这位名医。他说这种导引就是给呼吸加上意念,用意念引领气机运行。刚才刘老师说大周天、小周天,这位名医也说过,大周天循环运行,小周天也要循环运行。如果运行不畅,躯体就会发生病变,当病初发,可以用意识有意导引,使气机重新循环起来,就可以气到病除。”

    “那具体运行方法是怎样的呢?”董师傅问到。

    我站起来,一边示范一边讲解:“吸气时,想象气从天上来从头顶到胸前到丹田,稍作停留。呼气时,由丹田先将气到海底,然后沿后背脊柱上升到头顶,完成一个循环。”

    当我说完时,发现大家都站起来了,都试着用我所说的方法,在练习呼吸。最先坐下的是孙师傅,他坐下说到:“这与我们太极练习的小周天是一致的,大家注意到没有,在躯干这个圆柱体中,这个呼吸的周天循环也是在画圆,运行一周,模仿上天,此所谓道法自然。”

    大家点头称是。

    刘老师进一步发问:“请问,你在呼吸时,是腹式呼吸法还是胸式呼吸法?”

    洪馆长说到:“当然是腹式呼吸法,吸气时肚子鼓,呼气时肚子收,要不然,气如何沉丹田?对吧,小庄?”

    “对的,当时朱先生也是这样说的。”我回答到。

    “朱先生?冯总家的朱先生吗?”班长问到。

    “是的,他教了我好多东西,主要是在医学相关的与易经相通的知识,我受益匪浅。”

    孙师傅说到:“刚才小庄教给大家的是纵向的小周天,按我们太极的练习,小周天的思维无处不在,还有横向的。比如:”他又站了起来,做了一个动作:只见他屈身半马,双手前伸似环抱状,然后说到:“这叫浑元式,想象在躯体和双手围成的圆中,有气顺时针或逆时针旋转,大家看,相对于身体来说,它是不是横向的?”

    大家点头,觉得孙师傅说得比较形象。

    孙师傅继续说到:“这种浑元式,是模拟周天运转,其间有气的流动和力的变化。当然,除了横向的,还有斜向的,滚动的,无处不在。但外行人看不懂,总觉得太极的双手动作,总像是抱一个皮球或者一个西瓜运动,还给它总结了个顺口溜。”

    “啥顺口溜?说来听听”刘老师起哄到。

    孙师傅动作开始夸张变形,边做边说:“一个大西瓜、中间切一半,你一半,我一半”配合着动作,看起来非常有喜剧效果,逗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鲍老板站起来说到:“各位,我这里也有一个顺口溜,请大家指教:太极自己转圈圈,八卦绕你转圈圈,周易门里讲周天,自然门里说自然。”

    大家一通欢笑,闲扯一阵,各自回屋休息。

    通过这个农家乐,经前厅,入后院,就是是住宿的地方了,在月光下,看不清陈设,但大树小亭,依稀可见,花香兰馨,隐约可闻。

    我和班长都睡不着,一起到了二楼阳台,阳台上有躺椅两把,正好可以看天谈天。

    偶有虫鸣,更显寂静。星光明灭,月色清冷。

    “你嫂子就要来了,我给她联系了个差事。”

    “在北京吗?什么差事?”我问到。

    “在一个超市当收银员,工资不多,三四千,但是离我租的房子近,也算是团圆了。”

    “那你父母怎么办?还在老家吗?”

    “肯定也到北京来啊,我租了个两室一厅,刚好可以住下。”

    “房租挺贵吧?如果你有困难,我来出,班长,这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诚恳地说到。

    “我负担得起,小庄,一年才八万,虽然屋子是旧了点,但对我父母来说,这比乡下好多了。楼层也不高,在二楼,他们上下也方便,我也放心些。”

    “那房子整理了没有?回去我就去帮你整理打扫,你在工地忙,这事就交给我,放心。”我连忙说到。

    “不用,我已经整理好了。”

    “班长,你终于安心了,家庭团圆。这样,家里有什么事,如果你忙,就给我打电话,我随时去。”

    “行,我们兄弟俩,也不跟你讲客气。但是,我今天跟你说这些,是想告诉你,等他们来了,我单独陪你在一起的时间就少了,今天晚上把你拖到这里来,也是想单独跟你交交心。”班长说话时表现得很平静,但我心中却升腾起一股热气来。

    “小庄,我觉得你是一个有志向的人,不应该拘泥于某个细节。但是,我觉得,家庭、爱情、事业都很重要,但是,你现在,好像比较迷惘,不知道自己的方向,总是在随大流,不知道你究竟想要什么。小庄,也许批评你的生活态度的人没有多少了,我算是一个。我觉得,你应该想想自己目前最需要干什么,你觉得呢?”

    班长的话让我猛然一震,最了解我的人,直接将我的状态讲出来,这就是交心。与你最值得付出真心的人,每一次交心都是一个震撼,如果你没有震撼,那是没碰对人。

    “班长,你说得对。我知道你是一个目标明确的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家庭。但是,我确实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我没有家庭。所谓爱情,也跟你说实话,我和小池之间别说没有到谈论成家的程度,压根我们都没朝那方面想过。我们好像在及时行乐。”我得跟班长承认,这种美好不是踏实的,也无法把握它的走向和目标。

    “那事业呢?”班长望着天上,声音传来:“你有事业的方向和目标吗?哪怕是在学习上,有学习的目的、科目、老师、学校吗?我觉得你知识很多,周易也学得很好,但就是目标不明确,有走到哪里算到哪里的状态。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

    “你说得有道理,班长,我是碰到什么学什么,没有计划和目的。”

    “没有目的地学,看似自然,实则浪费时间,知识这么博大,你学得过杂,浪费了宝贵的时间。专攻一门,或许才能利用有限的精力成为一门的行家,这是我的体会,你自己想想。另一方面,莫怪我对你有意见,小庄,你母亲再不好,她都是生你的人,也养育你十多年,她永远是你的母亲,难道你从来都没想过她吗?”

    长时间的沉默,我能说什么呢?虽然班长话句句扎心,但他对我的了解和关注,不是其他任何人能比的。他就像一个注视你的大哥,即使你不在他的眼前,他也始终望着你离去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