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一名隐士的前半生 > 第一百零六章 一路狂奔中

第一百零六章 一路狂奔中

    “喂,找哪个?”是个男的的声音!

    我突然警觉起来,我妈的手机,怎么是个男人在接?是她的手机丢了?还是她被绑架了?不行,要冷静!

    “这是齐玉芬的手机吗?”我试探地问到。

    “你是哪个?”对方不明确回答,我感到事情严重了。

    “我找齐玉芬,估计打错了。”我装着打错了的样子,并没有急着挂电话。对方也没有立即挂断,沉默了一会,对方挂了。

    不对,这是什么情况?

    我跟李二嫂道别,马一回到车上,想了一想,我手机有归属地显示,是浙江温州,我得确认一下。

    我又拨通了舅妈的电话:“舅妈,是我,庄娃子,你再把我妈的电话报一下,刚才打的好像不是。”

    她再报了一遍,我核对了一下,不错啊。

    “舅妈,你们最近给我妈打过电话吗?”我问到。

    “我想想,打过,一个多月前,你舅舅的生日,她打过来的,也是这个号码,没得错,怎么,换号码了?”舅妈问到。

    “我也不知道,她的电话是个男人接的。”

    “也许是他同学呢?你再问一下不就行了?”舅妈说到。

    不行,我不能这么冒险,万一有其它情况,我就暴露了。反正我要去找她,不如,现在就开车往浙江去。

    “舅妈,你知道我妈是在浙江哪个地方打工,她的具体情况你知道多少?”

    “你要到浙江啊?我也没到她那里去过。只晓得她和她同学,还有她同学的两个孩子都在浙江温州,她同学好像在一个电器厂当焊工,你妈好像在做小生意,卖水果还是什么,我就知道这么多了,等会你舅舅回来,我叫他打给你,他估计晓得多些。”

    “谢谢舅妈!”

    “莫急,庄娃子,注意安全。”挂断了电话。

    从乡里开车到县里,我仔细看了看地图,到浙江最近的路,是从县城到万县到湖北,再一路向东,就到温州了。

    当车开到万县时,舅舅的电话来了。

    “庄娃子啊,是我”舅舅那熟悉的声音响起,我立马泪水就出来了:“舅舅,是我,是庄娃子,我对不起你们,我不晓得外公外婆过世了啊,也没回来看你们啊,我不应该啊。”

    那边舅舅也有些哽咽,说到:“莫说那些,庄娃子,你还记得我们,说明你还有良心,舅舅不怪你,你也是命苦,怎么样,现在过得还好吗?”

    “我过得好,舅舅,我现在在北京做事,日子好些了,想找我的母亲,想接她跟我过好日子,要不然,我都没得一个家。”

    “娃儿呢,你妈听了,不晓得好高兴呢,她盼你盼了好多年呢。当年的事,你也莫怪你妈了哟,她跟她同学原来就谈恋爱的,是你外公拆散了的,她也难呢,只是愧对你哟,她是你亲娘,血连到的哟。”

    “舅舅,我要去温州找她,打电话不顺利,估计舅妈跟你说了的,你也暂时莫给她打电话,等我到了温州,再跟你联系,你知道她的其他细节吗?”

    “我告诉你,你妈那个同学的名字,叫王跃进,也是石洞村的,现在在温州一个地方,有个电器厂当工人,我记得他跟我说过,是产电吹风、电饭煲的,听说厂子比较大,有上千人呢。他们在那里租了屋的,离厂子不远,你妈在小区附近卖水果,就是推个三轮车卖水果那种,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好的,舅舅,你们保重身体,我找到妈妈后,也要来看你们的。”

    “好的,娃儿,你妈妈受的苦,终于有盼头了呢。”

    车从万县到利川,沿途都是洞和桥,天已经黑了,只有靠路标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了。我虽然知道安全第一,但也不敢放慢速度,在弯曲的山路中,尽量控制自己的焦急。

    车到宜昌,已经后半夜了,疲倦袭来,我知道,今天发生太多事了,莫去想,我要控制我自己,坚持睡一觉。

    登记了一个宾馆,趁着倦意,赶紧睡觉,如果洗澡把人洗精神了,估计又完蛋。好奇怪,原来不洗澡睡不着,那是因为心里没事,闲得无聊。现在和衣就能躺,因为太疲倦。

    按生理规律,每个人每次睡眠的周期为一个半小时,可以保证四个小时的精力旺盛。如果要保证明天至少12个小时的精力,那最少得睡三个周期,即四个半小时。我用手机亲了闹钟,用六个小时的睡眠,保证明天精力充沛。然后将手机充上电,保证联络。

    果然是闹钟吵醒了我,起来一看,快九点了。上厕所后,照了一下镜子,发现自己的头发枯槁面容憔悴,这不是见妈妈的样子,马上洗了个澡,梳理了一下,就收拾东西,拿上宾馆的早餐券,到二楼食堂吃了些牛肉、包子,喝了两杯牛奶,吃了两个鸡蛋,今天要多吃些保证体力,午餐就在车上吃点零食,节约时间。

    退房,开车,一路向东。

    中午时,已经到了武汉,这是我太熟悉的地方,这里曾是我最倒霉的地方,也是收获最大的地方,董先生的教导离离在目,还有汤逊湖的波浪。那里还有干娘,有钱总,但我没时间,我要走路。再见,武汉,下次再来。

    通过武汉,上沪渝高速。这时,妍子来电话了。

    “哥,在哪呢?”

    “刚过武汉,在沪渝高速上。”

    “怎么?你真要走上海?你不是找妈呢吗?”妍子的声音激动起来。

    “不是,我回老家了,外公外婆都去世了,舅舅也外出打工了,打听到我妈在温州,打她电话,是个男人接的,我听回话有点不对劲,我怕我妈有什么事情,就开车到温州去找。”

    “原来是这样,哥,温州这么大,你上哪里去找?”

    “舅舅告诉我,她在一个大的电器厂附近卖水果,我一个一个个电器厂转,总碰得到。”

    “我的傻哥哥喂,你知道温州有多少个电器厂吗?一两百个不算少吧,你怎么找?况且,如果你妈真有什么事,你大海捞针,要找多久?到温州,你为什么不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呢?你忘记我是温州人了吗?”

    “急了,只想找妈妈了,把你这茬忘记了。”

    “一到关键时刻就忘记我,你还是不是我哥。这样,你也别急着开,我马上订机票回温州来,我们汇合,要在温州找人,我比你快十倍。”

    “别,你酒吧怎么办?高叔和冯姨也不放心吧,你一个人。”

    “酒吧叫思远管两天,他懂的。爸、妈肯定没问题,有你在,他们放心得很,你找妈的事我给他们说了,他们都很支持呢。”

    没办法,在温州,高妍的能力肯定比我大得多。另一方面,我的心情也舒缓也了,就我所知道的线索,加上妍子的帮助,估计找到的可能性就大多了。

    过一会,电话来了:“哥,航班定了,下午五点钟左右到,估计比你先到。到了后,我先回家,我把地址发给你,你直接到家汇合。”

    “好的”我回答,然后心情轻松了很多。

    开了好几个小时,除了加油上厕所,根本就没停过,幸亏车子争气,没出什么问题,晚七点钟左右,接近温州地界了。

    电话来了:“哥”,是妍子:“我在高速出口等你,你看到一个红色的奥迪跑车,停在出口的右边,尾号是888的,我在车上等你。”

    我正愁到了温州,找她家麻烦,因为我不熟悉路,结果,她都提前想到了,真是细心。

    出了高速路口,我就看到那辆奥迪了,灯光下,妍子穿个长裙,正在向出口处张望,我朝她闪了闪远光灯,她警觉地看了一下,高兴得跳了起来。

    我车子一停,下来,她过来捶了我胸口一下:“还是哥呢,到温州这么大的事,就把妹妹搞忘了?”

    我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脑袋:“还是自己妹子,想得周到,如果要我自己在温州找到你汇合,怕是又要大半夜了。”

    她回头对那个开奥迪的司机说了声:“你回去吧,我坐我哥的车。”

    那个司机一发动,车子声音震天响,吓了我一跳:“什么情况?”

    “原来我在温州炸街的车,不是北京牌照,所以就停在温州了,刚才那是我爸厂里的司机。”

    “炸街?”我不太理解。

    “这声音,晚上开在街上,炸不炸?飚车,要的就是这个声音。”她得意地说:“当年的小太妹,不是盖的!”

    “瞧你,就得瑟吧!”我笑着拉开了副驾的门,请她上车。

    “你没吃饭吧,哥,座位上这么多零食饮料,肯定没吃,是吧?”

    “顾不上,尽想赶路了。”我清理了东西,她对我说到:“你坐副驾,我来开,温州,我说了算!”

    只好这样了。

    “哥,你说说,关于阿姨的线索。”

    我把这次回乡的前后经过,详细给妍子介绍了一下。妍子全程没说一句话,一边开车,一边静静地听我讲完。

    我讲完后,她说了声:“哥,你好苦!”,我听出来了,她声音有些哽咽,我瞄了她一眼,泪花,在灯光的反射下,晶莹美丽,我忽然被感动了。

    这是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把我叫哥的人,这是一个用全部热情和心思帮助我的人,这是一个从小富裕从未贫穷的人,这是一个对曾经贫穷曾经伤痛的孤独者给予最大尊重理解和同情的人。

    我拍了拍她的肩:“妹子,我觉得你比我亲妹妹还要亲,你对哥,没话说。”我也说不下去了,我也被她感动了。

    车子停在一个老饭馆前,妍子对我说:“哥,下车,吃饭。”

    我进得这个餐馆,看样子是比较老旧的,虽然装了空调,但顶棚上还挂着吊扇,那是九十年代的型号了。

    “哥,我回到温州,就要到这家来吃一回。这是我奶奶他们老家的人开的。从小我跟奶奶住,在温州,只有这家,才感受得到奶奶的味道,可惜她现在不在了,也看不到漂亮的妍子了。”她的声音如此动情,我几乎都被她拉到那个想象中的情节去了:“我奶奶从小就说,妍子快长大,长到十八岁,十八岁就成了最漂亮的公主了,女大十八变,我们家妍子,越变越好看。”

    她抹了抹眼泪,笑了笑:“哥,我妆没花吧?”

    “没,妍子好看呢。”

    点了几个菜,我也不熟悉,只觉得五味杂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哥,好不好吃?”她说到:“这就是我小时候吃的。”

    “好吃,凡是童年的味道,都是最好吃的。”我想起了李二嫂的烧腊。

    吃完后,她开车回家,路上问到:“今天已经很晚了,阿姨就是出摊卖水果,估计也收摊了,咱们明天再找,行不行?”

    她说得有道理,也只能这样了。

    她们家在温州也是一套别墅,不过花园的面积比北京那个大多了,尽管是夜晚,还是在灯光下,看得见开了许多的花。

    进了屋,她说到:“我爹妈现在都在北京,保姆回家了,屋里没人,也没东西吃,哥,你坐一下,我去烧点水。”

    我坐在客厅椅子上,看了看室内陈设,比北京的更传统,估计全按高叔的爱好摆设的。中式装修,红木桌椅,根雕石头,这些都是高叔的爱好,气氛很是熟悉。

    妍子提着一个壶出来了:“哥,你喝什么茶,自己找,我就喝点杭菊就行了。”

    我转身往茶柜上一看,好家伙,估计有十几个品种,我虽然知道龙井是浙江最出名的茶,但今天最好不喝,免得晚上睡不着,我找了罐福建的大红袍,泡了起来。

    “哥,按你的说法,找阿姨的线索,有三个方向。第一个,就是那个电话号码,你不敢打,怕有什么不好的事情,那我明天就找关系,找到公安局帮忙,由他们去查。”

    “公安局能帮忙?我又没报案?”我惊奇地问到。

    “要不然呢?这种关系都没有,我还叫什么小太妹?”妍子说到。我明白,上次小苏的父母在北京看病时,我就见识过她的关系,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

    “第二条线索,就是电器厂,你还有什么细节吗?”妍子问到。

    “我舅舅说,好像是做电吹风、电饭煲的,厂子有千把人。”

    听我这么一说,妍子一拍桌子:“嗯?千把人?那就好办了!”

    她拿起电话,就跟一个人打,说到:“廖师傅,你马上帮我查一下,在温州做电吹风、电饭煲的厂,有千把人的厂有哪些,查到短信给我发来。”

    她放下电话,看到我疑惑的眼神,解释到:“廖师傅,就是刚才开奥迪那个司机,跟我爸开车好多年了。哥哟,你算是撞在我枪口上了,我爸就是开电器厂出身的,搞这行的,千把人的厂,在温州也不多,你就瞧好吧!”

    她这样一说,搞得我兴奋起来,喝茶时也觉得可以品出味来了。突然想到,自从旅游离开北京,好久没喝过热茶了。

    电话来了,高妍接听时说到:“廖师傅,你还是把范围扩大一些,这样,你把相关厂家有五百人以上的、三千人以下的,都报给我,多点不要紧,漏了可就不好了。”

    妍子挂完电话,对我说:“廖师傅报给我,千把人的厂子,只有三家,我觉得不对,问他,他才说他只收集了一千人左右的厂,我觉得太狭窄了,万一你舅舅记错了呢?万一说的人也是个大概呢?”

    我听到这里,忽然觉得妍子变聪明了,她考虑得非常周到,而且逻辑严密。

    过了一会,短信来了妍子看了看:“共十一家,这样,哥,明天我们就从最近的地方开始找,绕着它三公里的半径,开车把所有小区都溜一遍,你觉得怎么样?”

    “你考虑得不错,不过这需要时间比较长吧?”

    “哥,你不是会算吗?为什么不推一卦呢?”

    “不敢,妍子,我准确率估计70%,就是准确率99%,我也不敢拿那1%的错误来赌,因为如果错了,那是有可能是我的100%。”

    “哥,你也不要急,这十一家,就按我们找下来,每家转两个小时,两天也筛完了,对不对?”

    我觉得,她用的这个“筛”字,非常准确传神。

    “明天一早,我就给别人打电话,你把阿姨那个号码抄给我,我叫人到公安局找关系,万一他们先有消息,不是更好?如果按这样算,哥,你放心,整个下来,少则半天,多则两天,应该没问题了”。

    “还有一条线索,就是那个王跃进,我让廖师傅到这些厂去查,也会查得到的。”

    “他怎么查得到?”我怀疑到。

    “哥,你有所不知,我们这里的所谓电器厂,分工非常细的,虽然表面有竞争关系,但更多是协作关系,有产电动机的,有产电风扇的,产电风扇的就要从产电动机那里进货,才能组装,每一个链条都是一个厂,我爸爸的厂就是链条中的一个,廖师傅跟这些厂的老板都比较熟,查个人,没问题。”

    她的安排非常有条理,分析也十分中肯,我觉得,我以前小看她的能力,是个错觉。我一直把能力与学问挂钩,这本身就偏颇了。有些很有能力的人,学问并不一定很高,他们虽然书读得不多,但他们善于在实践中学习,在大量的失败中试错,在大量的成功中积累,他们的成功,就是能力的证明。比如,我看到金姨,没读多少书,但处事的能力和说话的条理,我是见识过的,很厉害。

    还有一个错觉,总有个富二代不学无术的印象,这个印象是没有逻辑的,富二代并不必然没素质,穷二代并不必然有能力。从概率上讲,富二人获取能力的机会远远大于穷二代,只是有的人动力不强而已。

    妍子就是这样的人,虽然当过小太妹,但是,一旦她对某事认真起来,产生了强大的动机,其能力就被激发了。其实,从她开酒吧的过程,我就该知道,她是很有能力的。

    “干啥呢,哥,盯着我看,我脸上有脏东西?”妍子一问,我才发现我刚才盯着发愣了。

    “我刚才在想,妍子,其实好多地方,你比我有能力。就你刚才的安排,我就没想得那么细。”

    “哥,是个人都想得出来,我有什么能力?你才是我们公认的能人,连我爸妈都是这样说的。你只不过是心情过于激动,情绪化,不冷静,想不出来而已。”

    她这样一说,我反倒觉得她不仅智商不错,情商也是一流的。不仅说得在理,而且听得舒服。

    “哥,楼上有个空房间,你就睡那里,洗漱的东西我给你拿一套,我房间就在隔壁,有你在边上,我放心些,房子大了没有人,我都不敢出来。”

    按她指示上了楼,到了房间,妍子把洗漱用品送了进来:“哥,卫生间有淋浴,如果想泡澡得在楼下去,你好好睡啊”,说完关门,出去了。

    我洗衣完澡,听到外面啪啪的脚步声,妍子不知道在忙什么,懒得管了,洗了澡,先睡觉。

    心安了,就容易睡了。开车这么长时间,不费体力,但费精力,所以,一沾枕头就着了。

    第二天醒来,一看手机,正六点钟,过去部队的习惯又回来了,这说明,我休息得非常好,生物钟恢复了。

    估计妍子还在睡,她平常经常起得晚些。洗漱完毕,我悄悄开门,准备下去找水喝,却听见下面已经有响动,赶快跑下去一看,妍子在厨房。

    “哥,你起来了?”

    “你怎么这么早?你平时不是没这早起来的?”我问她到。

    “哥,你第一次来,我想给你准备早餐,面包牛奶都有,面包微波炉一转就行,牛奶一热,我也会。他们说煎鸡蛋最简单,怎么煎呢?这么早不好打电话问别人,愁死我了。”

    我哑然失笑,说到:“傻丫头,快嫁人了,还不会煎鸡蛋,婆家要嫌弃的。我来,你一看就会。”

    “哥,你又笑话我。好,你来,我还是第一次看人煎鸡蛋呢。”

    一阵操作,轻车熟路,一会就好了。

    吃过早餐,她就给她的熟人打电话了,那边说了些什么,我也没听清楚。

    她挂了电话,笑了笑,说:“搞定,哥,公安局一上班,他就去。怎么样,我们出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