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一名隐士的前半生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奇怪的因果

第一百五十八章 奇怪的因果

    每次妍子对我特别依赖的时候,我的内心偶有自责,每次妍子因孩子的事情伤心流泪时,我总觉得这是我的错误。这是为什么呢?从小的道德教育,让我相信因果报应吗?

    比如,为什么得罪这个断手人,是因为乔姐;为什么受地煞符的诅咒,是因为乔姐。那么,我与乔姐的不道德,让我接受后果就可以了,为什么要让妍子来承担?

    但是,因果就这样简单吗?比如,断手人诅咒别人,自己也受到断手的惩罚?那么,他诅咒我,该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呢?因果是建立在道德上的吗?这与现实不符啊。

    比如,我们在现实中,经常听到这样一句话:“好人命不长,王八活万年。”一些道德品质不怎么样的人,反而享受好处,一些所谓道德高尚的人,反而短命。这是为什么呢?

    我喜欢读历史,印象最深的是方孝儒的事。这个人是道德标兵,是建文帝最信赖的人,他最后在燕王造反后,被诛连九族,这是什么报应?要知道,历史上真正被诛连九族的人很少,有正史可考的,在我的知识范围内,就只有方孝儒一个人。一个最讲道德的人,得到了最悲惨的报应。这个事实,可以反证,因果的原因肯定不是道德。

    但也有三世因果的说法,说上一世你做了什么,这一世受到报应。我认为这个理论有点滑头,因为前一世你不知道,后一事无法验证,所以这有可能是句大话。比如我吹牛:天外有我的亲戚,不信你去看看。谁到过天外?上一世我是皇帝,不信你回到历史。谁能够穿越?

    道德的反例却是很多的。就最近的历史人物来说,雷锋只活了二十多岁;而坏事做尽的杜月笙,一生美女金钱,活得还长。晚年到香港,即使身体有病,不能行走,也要让仆人抬他到妓院,找当红妓女嫖娼。其实,他身边的美女不乏明星大牌,梅兰芳知己,著名演员孟小云只是其中之一。

    比如唐太宗杀兄弟、逼父皇,哪一件道德了?但伟大功绩,万人称颂。建文帝对叔叔朱棣不错,但朱棣仍然造反,不也是伟大的明成祖吗?

    也许,历史是混乱的,根本没有规律的吧。但也不一定,有些规律却很奇怪。明代有个叫郑晓的,他对历史有一个判断:中国开创之君,其长子多不得安。这是什么规律呢?说中国的开国皇帝,他的长子一般下场不太好。

    夏朝之初,长子太甲丢失了王位;商朝立国,长孙被流放。周朝,开国之君周文王,也就是写《周易》的那个伟人,他把王位传给了武王,而他的大儿子伯邑考被抛弃。秦始皇的大儿子叫扶苏,被杀,继承皇位的是二儿子。东汉光武帝创立国家,长子东海王强被废。隋文帝的长子是太子杨勇,结果被杀,而立二儿子隋炀帝。唐太子是建成,但被二儿子唐太宗杀掉,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宋太祖,不得传位于儿子,传位给了弟弟。明朱元璋,本来立长子为太子,结果长子比爹还死得早,立太子的儿子,也就是太孙,结果后来叔叔朱棣用靖难之役,篡夺了皇位。

    这是为什么呢?按理说,皇帝开国,是提着脑袋干的事情,浴血疆场,挣扎求生,长子年龄较长,应该付出得更多,这是从贡献上讲;从能力上讲,长子应该得到更多真刀真枪的锻炼。但天下一定,为什么长子却落不到好呢?

    有这样一个理由,仿佛是牵强的,但非常神秘。说在八卦中,长子的卦像是震卦,方位在东。强势的开国之君,肯定属于乾卦,方位在西北。中国的地势,是西北高而东部低,所以长子显得很受压迫。如果是这个理由,那么,即使有因果报应,也与道德、能力、贡献无关了,只有卦象能够解释。

    历史上扯蛋的事情很多,但真实,就不扯蛋了。你要说真实的东西是扯蛋,那么只能说明你的理论是扯蛋的。

    就按我当年学习《周易》时的一个问题来说,我就遇到过一个困惑,关于八卦的方位。因为我在后来的一些解释易经的书上,看到有《先天八卦图》、《后天八卦图》的区别,它们所表示出的八卦的方位,哪一个才是准确的呢?我问了问董先生,董先生只告诉我:只记住《后天八卦图》就行了,我的实践证明,只有这个是准的。《先天八卦图》为什么不必学习,因为没用。为什么没用?先生不告诉我,不用它就行了,不必深究。

    直到后来到了北京,到北大图书馆翻阅资料,细读了章太炎先生的国学讲义,才知道,所谓《先天八卦图》其实是后来人伪造的,产生于宋代,有人为了冒充自己掌握了绝世学问,硬造了一个图,还美其名曰“先天”,真不要脸。我双查了查相关的资料,发现在宋代以前,根本没有人提过《先天八卦图》的存在,难道,这个图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可见,是后人冒充无疑了。这种不要脸的做法,在中国古代还有很多,专门坑害经典、伪造名著,还流行于中国几百年,也没见他当时受到什么报应,倒害了一辈又一辈的读书人。那么努力,寒窗苦读,结果学了个假学问,惨不惨?

    现在也有,造假货的,专门往名牌上面靠。硬仿名牌风险大,原厂要告、政府要查。于是弃硬仿而高仿,也有发大财的。

    早上起来,决定购物。来到一家超市,抬头一看,是“中佰集团”,大公司,不错。进去,先看到烟酒柜,里面名牌不少,有“丑粮液”、“卢洲老告”,这些酒太贵,买不起;看了看烟,都是高档货:“黄鹊楼”、“中萃”香烟,算了,我没那多钱。进了里面,买些日用品,堆满了购物车:“蛙哈哈”饼干、“老干娘”辣酱、“雷碧”饮料,对了,还有几包“此京”牌方便面。

    这个段子,形象地说明高仿的重要性,地板价,实惠又虚荣。

    这些老板都吃亏了吗?不见得。你要是告他,他说我的商标与名牌有明显区别,不算假冒。但他们发了财是事实,这时候,因果,哪里去了?

    “哥,我刚刚梦见你了,你有没有梦见我?”妍子问到。

    “睡个午觉还做梦?我还没来得及做梦,就被你吵醒了。”

    “哼,你不爱我,人家梦见你,你不梦人家,说明我们不能心心相印!”

    “这个这个,要求太高了,梦不是想做就能做的。”

    “你不是说过嘛,基本上每次睡眠都有梦,只不过大多数梦不记得而已。你肯定做过梦,你不记得我!”

    “好吧,你这跳跃太大,我适应一下。”

    “幸好你没梦见我,我梦见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

    我心中为之一震,她不知道,她刚才点了我的死穴。但我已经不那么害怕了,刚刚我进行了重大的理论推导和思想实验,证明因果是不存在的。

    没有道德感的束缚,仿佛可以为所欲为,干那事也畅快起来。她喘着粗气,说到:“你恨我吧?哥,那么用力,不能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是因为我吧?”

    她越是这样说,我其实越害怕,她对我太敏感、太依赖了。其实,这过程,她是兴奋的。

    我要发明一个理论,来安慰自己。

    假设,我前面的论证是正确的,那么,在这个基础上,我可以进行下一步的思考。

    如果因果不存在,为什么社会还有规律?这个矛盾如果不解决,无法解决我心思的扭曲。虽然好人不一定有好报,坏人也不一定有恶报,但整个社会的规律的确是存在的。比如,三国演义所提示的中国政治的发展规律: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虽然这个规律在欧洲是不存在的,但在中国合适。比如黄河的规律: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在古代几千年历史中是正确的。比如自然规律:太阳东升西落、春种秋收夏耘冬藏。这些大尺度上的规律性,与小尺度上每个人的命运的混乱性,形成鲜明对比。怎么解释呢?至少,在人的命运上,讲天人合一,估计是不准确的。

    我想到了一个物理模型。比如在大尺度上,万有引力定律和相对论是正确的。但在小尺度上,量子力学却不受这个规律的限制。假如社会是个大尺度,每一个人就好比一个电子,它的运动规律是不确定的,比较混乱,物理学上将这个混乱程度定义为“熵”。混乱不是完全没规律,它受量子力学规律的约束,但它并不受大尺度规律的约束。也就是说,对整个社会起作用的道德规范,并不对每一个具体的人有作用。

    人可以不道德,也能活得很好。这个结论的得出,让我发出一丝奸笑。

    “哥,你刚才的笑声好阴险。”这都被妍子察觉了,原来她一直在注视着我。

    “嘿嘿,我越欺负你,越感到快乐,我是不是很坏?”幸亏我转弯快,用这句来解释,比较合理。

    “你越坏,我越爱。”妍子又把头往我怀里拱,我躲过了一劫,又来一劫?“不行,爸妈要醒了,我们晚上,啊?”

    “切!”她咬了我肩膀一口,我不敢喊。

    接到班长的电话时,班长对我说:“你听听,这是谁。”电话响起了另一个人的声音:“庄娃子!”还能有谁?他的口音,即使他重新进修北京广播学院,我也听得出来:“王班长,你咋到北京了?”

    “我中国人,咋不能到北京了?来来来,我快没人接待了,你班长要去养老院,没人陪我吃喝玩乐了。”

    “好!你在哪,我去找你。”

    他报了一个酒店名字,并特别叮嘱:“别带老婆,切记!”

    我给妍子请假,说王班长来了,陈经理没时间陪,我去陪他一下。妍子说:“要不要我去?”

    “你不去罢,反正我们见面也是喝酒,他估计马上也要离开,我去去就回来。”

    “好吧,晚上如果不回来,就打个电话。”

    那是肯定的,晚上我要是不回来,妍子的睡眠都成问题,我是她的药嘛。

    开车到酒店,来到王班长的房间,就看见班长了:“你来了正好,这家伙硬把我拖住,我晚上养老院还有活动呢。”

    “你走,我来对付他。”我对陈班长说到。

    王班长对着陈班长喊到:“你快走,要不然,我跟小庄嗨不起来。”

    班长离开了。我问王班长:“咋到北京来了?不是专门来玩我的吧?”

    “鬼话,玩你有什么味,本师兄在非洲玩黑妞都比你漂亮,还同时玩几个,你不行。”

    “少吹牛,你那麻杆身材,还玩几个,一个大胸脯,就把你怼熄了。”

    “算了,不跟你犟。你没操作过,不知道那种快乐。我这次来,是因为我岳母病了,在北京看医生,我来打个前站,看你有没有关系,找大医院挂个专家号,如果需要住院,还要找个床位,她这老毛病,在老家看不好。”

    原来是这样,王班长虽然花天酒地,但对老婆还是很尽心的。“这好办,我让妍子跟她同学联系一下,估计挂号留床位没问题。你岳母什么时候到?”

    “明天下午到,我老婆也要来。”

    “那我负责接待,怎么样?”

    “那行。明天是明天,今天,我们花天酒地,怎么样?明天就不自由了。”

    “王班长,你还没花够?在非洲,恐怕也有几个情况了吧?”

    “你娃不懂,你想喝牛奶,是在鲜奶公司订奶,每天送货上门好呢?还是在自己家养两头奶牛,自己挤奶好呢?”

    他这个比喻吓了我一跳,但细一想,还真有道理。自己养的奶牛、自己挤奶,虽然放心,但麻烦得多。还是向鲜奶公司订购比较好。

    “你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难道不觉得对不起嫂子吗?”

    “你娃又错了不是。我对你嫂子是全心全意的。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心里只有她。况且,为了她的事情,我可以付出我全部的精力。我有什么对不起的?我跟其他女人,非洲,有感情吗?没有,那是生理需要,跟吃饭、吃野味差不多,我是要忠于白米饭,但生猛海鲜,就不允许我尝一尝?这些事,我不跟你嫂子说,她猜也猜得到。但她就没有负担,她想要的,我都全心全意地给她。庄娃子,你不知道,我跟你嫂子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我俩这绝配,远远超过你们!”

    他这样说,倒让我奇怪了,这是什么夫妻?

    “你知道你嫂子对我这方面的要求吗?”王班长神秘地对我眨眨眼。

    我猜不出来,答案是他自己说的:“要开心,莫得病。”他接着说到:“我当时听到也吓一跳,哪有这样的老婆?自己老公在外面跟别的女人,她就不嫉妒吗?”

    对啊,王班长的怀疑有道理啊,这不符合常理啊。

    “我老婆跟我说:她知道我是一个守不住的人,从小就知道。所以她也不打算让我固定在一个地方。到处跑,精力好,就免不了有那事。既然无法杜绝,不如设置底线。况且,我给了她需要的一切,她也自信我只会爱她一个人,我也绝对不会再讨第二个老婆,所以,她对其他女人不在乎。就这样,你看,就这绝。”

    听起来蛮有道理,但是难免王班长在外面跟别的女人日久生情,非要纠缠,怎么办?我把这个问题提出来,王班长回答到:“我敢吗?要那样,她会把我家掀翻不说,估计会杀了我!”

    我点点头,觉得有可能。她对底线的绝对自信,才造就了她对王班长管理的放松。

    好处都让王班长一个人得了,这肯定不是道德因果的原因。

    好吧,关键在一个情字。如果是这样,不动情的关系就可以原谅吗?甚至可以这样问,不动情的关系有意思吗?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当时,我跟乔姐是动了情的,这种动情,肯定是妍子所不能容忍的。

    家家情况不同,不可一概而论。当天晚上,我真要跟王班长联系美女的事宜,估计有几家桑拿娱乐城里有,被他拒绝了:“我要是被公安抓起来了,老婆可以饶我,岳母那边怎么解释?她们明天就到了。兄弟,开玩笑,别当真,你先回家陪老婆吧。”

    第二天下午,我开车接到了王班长的岳母和嫂子。别说,嫂子还真是俏丽漂亮,人也爽朗。开口就对我说:“听说你无数遍,今天看到活的了。”

    王班长玩笑到:“怎么,看到小庄,老公是不是变丑了?”

    “小庄才是一表人才,哪像你,麻杆似的,经不起我一拳。小庄,你媳妇可是享福了?”

    这怎么说呢?妍子有时也这样觉得。我不好回答,只回避到:“她在酒店等呢,晚餐我们一起吃饭。”

    “好!我们就吃你这大户。”嫂子挽着她母亲上车,豪气逼人,王班长朝我吐了吐舌头,坐在了副驾驶上。

    到酒店,妍子已经在房间等了。嫂子一见妍子,就拉着手说到:“好人配好人,端公配牛神。怪不得嘛,小庄这帅气,老婆也是漂亮的。”

    “嫂子,你才漂亮呢。又能干,我早就想见你了。”妍子也会说话。

    “我漂亮有什么用?找这样个老公,跟猴子似的!”嫂子也不谦虚,反倒打击起老公来。

    王班长也不服气:“猴子也是齐天大圣,要不然,能把你这妖精收了?”

    大家一阵哄笑,妍子赶快去招呼阿姨了。

    吃晚饭的时候,妍子介绍了专家联系情况,挂号和床位都不存在问题。

    桌上我问王班长:“你上次在温州进货到非洲,情况怎么样?”

    “两个月,翻对本。”他说到:“两个月主要是货运时间,销售,只用了一周,就结束了。怎么样?我跟你说过的,非洲是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他模仿伟人招手示意的气概,被嫂子踢了一脚,说到:“赚点钱就得瑟,你看人家小庄,这么有钱,还比你年轻,还比你帅,人家得瑟了?”

    我正要谦虚,妍子说话了:“嫂子,王班长不也很帅吗?关键看气质,对不对?王班长的幽默感,不是我哥学得来的。”

    “那是,他不是幽默,他是搞笑。他搞笑是天生的,只要他一伸手,大家都得笑,对不对?”嫂子是在说王班长长臂猿的特征。本来我们已经对他这个特征习惯了,但嫂子这样一提醒,我们都笑了起来。

    “你看看,大家都笑你吧”嫂子调侃到。

    王班长倒不以为意,迅速夹了几筷子菜,说到:“这个优点是我独有的,抢菜,我是第一!”

    我马上想起当年他在部队打篮球时的情景,别人抢篮板球是双手去捉,他是单手往下挖,确实效果显著、姿势难看。

    结果,我看到,王班长将他夹来的菜放到盘子里,推给了嫂子,说到:“这都是你没吃过的,尝尝?”

    嫂子脸红了一下,估计在这么多人面前秀恩爱,她也有点不好意思。我跟妍子吃了一眼狗粮。妍子挑衅地看了我一眼,我赶快也跟她夹了几个菜,放到她盘子上,模仿王班长说到:“这都是你早就吃过的,尝尝?”

    妍子笑着说到:“假的!学都学不像!”她转过去照顾嫂子的母亲了。

    后来,在北京检查过后,等了两天,医生的结论出来了,认为不需要住院,开些药回去吃,就可以治好。他们回去前的一天,班长和家属来了,这次是班长请客。三家人在一起吃饭,比较正式,她们几个女人在说她们的,我们三个男人回忆了部队的岁月,主要是交流了过去战友的近况。

    临走时,王班长悄悄对我说到:“兄弟,不要学你班长,当好人,就是他那样的下场。你要学我,想嗨皮,到非洲来,我让你体验,什么叫快乐,什么叫自由!”

    望着他长手拖着行李的背影,我觉得他的生活犹如他的步态,不优雅,但轻松,偶尔一蹦一蹦地,仿佛遇上了惊喜。

    “他那样的下场”,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班长,没有任何对不起嫂子的地方,但嫂子却曾经对不起班长。这不对啊,因果哪里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