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一名隐士的前半生 > 第二百四十四章 选择回北京

第二百四十四章 选择回北京

    妍子给我的提示有两条,第一是怎么开心怎么来。这一条基本无法实现,因为我开心不起来。过去所有的一切基础都已摧毁,现在的起点还没建立,怎么开心。我都无法面对自己的心情。

    第二条是董先生的临终告诫:出世要学神仙道,入世要做大丈夫。神仙道我不知道在哪里,妍子也没找到,她如果找到了,她会来找我。大丈夫怎么做我也不知道,但班长提醒我的话,有始有终,倒让我想到,起码要做一个负责任的人,首先要对过去负责任,我得先回北京。

    自从我母亲去世后,妍子是最伤心的人。她的出走,造成了我的失落。但还有人也因此而承受着巨大的痛苦,那就是岳父岳母。他们唯一的女儿,所有晚年时光的温暖,都被抽走了。作为法律上的女婿,我是不是应该打起精神,做些什么呢?

    即使不作为女婿的存在,在与妍子结婚前,他们给我的帮助和温暖,我是不是也该以同样的努力,来回报他们呢?

    这不仅出于道德,更是出于良心,况且,即使我与妍子的婚姻不存在了,难道与他们的亲情也不存在吗?妍子说过,我永远是她哥,那么,我也该承担哥的义务吧。

    “班长,我要回北京了,先给你打个电话。”

    “好,把航班把发我,我来接你。”那边,班长的话显得比较兴奋。不管怎么样,我心中还保存一份温暖,那就是班长如亲兄长般的亲近。不管我经历过什么和做过什么,他都期盼与我的重逢。

    当时,我正在明孝陵前面打电话。当班长挂断电话的那一刹那,我有一种复杂的历史感。当年朱棣杀向南京时,面对着皇宫的火灾,寻找朱允文的身影。他没有找到,就回到了北京。心态估计是跟我一样的吧?虽然郑和下西洋有寻找朱允文的传说,但是过去的终将过去,这个城市只留下遗迹,与未来无关了。

    首都机场下来,出口看见班长在招手,我对他点点头,顺从他的意思,将双肩包交到了他热情的手上。

    在车上,他显得沉稳。

    “过去的事,不用说了。妍子,是不是追不回来了?”

    “嗯”。

    “只要你用了最大的努力,没给自己留下遗憾,就行。”班长这样说,虽然有安慰的意思,但也不无道理。他曾说过,接受现实,就是成长。

    “你跟小池有没有可能呢?”

    “没有,抹不掉妍子的影响,我就跟她不可能。”

    “行,当断不断,伤人伤已,你做得对。下一步打算怎么办呢?”

    “先回北京,让爸妈渡过这一段时光,让他们开心我没把握,至少,我回来,可以给他们一些安慰。”说完,我突然意识到,在班长面前,我很自然地把岳父母叫爸妈了,这对自己来说,都是一种意外。

    “庄娃子,你长大了。”班长的语气仿佛回到了部队时的模样,有一种过来人对新手的关爱和教导:“我再怎么殷勤,也比不上你。不过,你首先要让自己开心起来,才能让他们开心,对不对?”

    思想工作的那一套,我早就熟悉了。但班长这一番话,的确打在我心上了。

    到家时,金姨也在。我知道,在爸妈这一段时间里,金姨对他们强颜欢笑,作了他们情感的支撑。

    “小庄,你还是回来了?”金姨的话里有话,也许,她对我回来根本没有把握的。

    “金姨,谢谢你,帮我照顾爸妈。”说到这里时,我看见岳父母都站在他们卧室门前看着我,我走向他们,张开双臂,一把他们抱住:“爸、妈,对不起,我没能把妍子带回来。”

    “庄娃子哎,你回来就行了啊,我怕你都不回来了啊。”岳母大哭起来,岳父还在劝他:“别哭了别哭了,陈经理还在,这么大的年纪了,还哭。”他自己也在抹眼泪。

    我终于明白,在我离去这几个月里,他们经受了什么样的煎熬。他们勉强接受了妍子的离去,被迫同意了我的离去。一方面他们希望我把妍子带回来,另一方面,他们害怕,连我都不回来了。

    这么长的时间,我没给他们电话,他们要知道我的消息,只能跟班长打听,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想想他们对我的爱,我无地自容了。

    “爸、妈,不怕,不管怎么样,我是妍子的哥,也是你们的孩子,这是我的家,我当然要回来。”我勉强笑了笑,回头对金姨说到:“幸亏我聪明,在南京买了几只盐水鸭,要不然,我还真没有东西,招待您这样的客人。”

    说到客人,岳父母已经缓过神来,他们毕竟是老江湖,整理情绪是高手,表情已经恢复了正常。

    “本来菜已经做好了,听说你要回来,你爸妈从上午就开始准备,好吧,再加一个菜,我今天来,就吃你的盐水鸭。”金姨把话题一转,整个气氛开始回归正常。

    在内心深处,我下决心,就做他们的儿子,不光是为了妍子,也不光是为了感恩,因为从现在起,我最亲的人,就是班长和他们了。

    一顿饭,几杯酒,所有人都喝,我们都互相敬酒,说些貌似感谢和亲热的话,我的身体开始发暖,心情也开始明亮起来。原来,在这里,即使没有妍子,我也找得到自己的根。在迷糊中,我也发现自己内心有所改变了。我在内心中,真的把岳父当成自己的父亲,把岳母当成自己的母亲了。是不是当亲情的寒冬来临,我们在感情上也需要接近距离,抱团取暖?

    这个组合有点怪。金姨和班长喝的是白酒,我爸我妈喝的是黄酒,而我两种酒都得喝。

    我有点醉了,站起来,两只手各举一个酒杯:“爸,你看看,这不公平!你们都只喝一种酒,我两种都得喝,啥意思?你们合伙欺负我?”

    班长露出了狡猾的表情:“庄娃子,这亏,你吃定了!我早就设计好了的,等你回来上当。我和金总是客人,喝酒你敬不敬?这么久离家,父母,你敬不敬?我设计的套路,你想不吃亏,你跑得掉?就说,你服不服?”

    “算了,班长都算计我,我找谁说理去?我服!”自罚一杯。我妈过来,将我的杯子抢下来:“你们都算了,庄娃子跑了几个月的路,放过他吧,要敬酒,让我来!”

    越是喝多了,越是胆大。“没事,妈,你不要管。哪有儿子在,让妈挡酒的道理。班长,金姨,晓得你们能力强,我不怕,有酒,冲我来。”说完,腿一软,坐回了椅子上。

    我是被热毛巾擦醒的,当我睁开眼睛,发现我躲在床上,还是二楼和我妍子的卧室,妈正在用热毛巾,给我擦脸。这是多么熟悉多么陌生的母爱啊,除了我的母亲和妍子,她是这样做的第三个女人。我眼泪一流,喊了一声:“妈!”

    我们都哭了。

    但我们都压抑住了哭声,我坚持要起来,要跟爸说话。刚穿好衣服,就看见妈在整理我的双肩包,她看到了包里,妍子给我打的围巾和毛衣,再也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爸从楼下上来了,他也看见了,虽然眼眶湿润,但仍然保持了表情的稳定:“你一直带在身边?”

    我点点头。

    “小冯,别光顾哭了,小金还在下面。小庄,你去陪陈经理,他在阳台。”

    我在二楼走廊上,跟楼下客厅的金姨打了个招呼,就径直走到二楼最顶头的房间,穿过这房间,来到阳台,就看见班长,躺在我平时躺下看书的那张椅子上,我走过去,坐在了妍子平时坐的地方。

    “班长,你没走?”

    “等你醒来,说会话。”

    “我喝多了,班长,把你晾在一边了,对不起。”

    “别废话。小庄,据我看,你在内心深处,已经把他们当成你自己的父母了,是不是?”

    “是的,也许是喝酒的时候,我内心认为,这就是我爸妈。”

    “酒醒了呢?”

    “一样,这种心思一产生,就回不去了。特别是我醒来时,看到我妈在给我擦脸时,我更是这样觉得。”

    “那就行了,我得回去了。你抽空去我那里看看吧,你嫂子也在念叨你,你那个侄儿,也会喊人了。”

    “是的吗?我得找时间去看看。”

    “如果你喜欢,你就当他的干爹,怎么样?”班长突然坐了起来,侧身望着我:“就这么定了,不许推辞。”

    他站起来,随即离开,他当然知道我不会推辞。这么多年来,他的命令,我还没有反驳过。

    我送他们出门,本来妈要留他们吃晚饭的,但他们坚持要回去,金姨说了句:“晚上,你们一家三口好好吃顿团圆饭。”

    找司机开车,把他们送走了。

    喝了酒后,根本没胃口,晚饭时,按我的要求,只上了稀饭,妈还给我切了一些泡菜。“庄娃子,这是你妈原来泡的泡菜,我知道你喜欢它,这是母亲的味道。如果你把我当妈,我就把这坛子经营好,让你吃得到妈的味道。”

    我的眼泪,滴到了装满稀饭的碗里。

    吃过饭,爸泡好了绿茶,在客厅,我们坐下。爸说:“知道你要回来,我跟你妈高兴得不得了。我专门去买的,这是你喜欢的新茶,你尝尝,有没有熟悉的味道。”当他把倒出的绿黄的茶汤装进杯子,并亲手将杯子递给我时,我突然发现,他是那么亲切,对我是那么关爱。我接过茶杯时,不敢直视他的目光,掠过他的头顶,发现了他的白发,他老了。

    两位老人坐在我身边,我在中间,代替了原来妍子的位置。我是值得的,当我以为自己失去一切的时候,不知道还有这两位父母,以期盼游子的心态,为我支撑了一个家。与其说我的回归,是为了安慰二老的晚景,不如说,二老的坚守,让我拥有了可靠的亲情。

    妍子在的时候,我跟他们还是有些心理距离的。他们从当我的干爸干妈到当我的岳父岳母,至少,我没有把他们当成亲爸亲妈来对待。对他们的尊重和礼貌是有的,但没有对他们过分亲热。但现在,他们就在我身边,这两个老人眼望着我流露出的慈爱,我怎么不感到心动和温暖呢?

    我双手各牵着他们的手,说到:“爸,妈,妍子走了,我只剩下你们了,要不然,我根本没有家。”

    一只手拍在我的肩上,这是爸的手。一只手在摸我的头,这是妈的手。

    “小庄,还记得当年我对你说过的吗?”这是爸的话:“自从你认我们做干爸干妈的时候,我们就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了。你跟妍子成不成,我们都把你当孩子。这个家,始终有你一份,这是我当年说的,你应该记得。”

    我记得,我当然记得。只是原来有个误会,只把这当成他们把我招为女婿的前奏,不想他们当时说的是认真的。

    “庄娃子,妍子的情况我们也知道了。”这是妈在说话:“她既然能够在学佛中找到安稳,就让她学佛吧,我们不能强求。她从小就这样,强迫她的都失败了,她是个倔人。这也是因果,小的时候,我们没有陪她,到老了,她也很难陪我们了。其实,她当年只要一生平安,就是我们最大的期望了。你的到来,让她有一个正常的生活,我们有一个快乐的家庭,我们知足了。不管她在与不在,你也是我们的孩子了。我们一起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也分不开了。庄娃子,心思不要只在妍子一个人身上,如果你喜欢上谁,你就告诉我们,我们都支持。”

    “爸、妈,我本来幻想追回妍子的,但估计很难了,只好听由天命,但是妍子牵挂你们的心还在,她始终还要回来看你们的,你们放心。我跟妍子虽然不能在一起,但是妍子始终承认我是她哥,所以,你们就始终是我的父母。况且,我跟妍子在法律上还是夫妻,所以我不会再结婚了。至于感情的事,我暂时不想考虑,我开心,你们开心,这是最重要的。”

    有些事情想来复杂,其实也很简单。

    “你这样想就好”这是爸的话:“庄娃子,我们身体还行,还不需要你过多的照顾。在北京,不管你做什么,我们都没意见。你这里朋友多,也热闹些,有空回来,陪我们说说话,我们也亲热些。只要你活得高兴,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人生嘛,我们活了五十几了,也看开了,快乐为本,我们看到也开心。对不对,谁跟自己的孩子过不去呢?”

    话已至此,心头一块巨石落地,他们是看得开的人,我也就放心了。

    第二天早上,我六点半就醒了。没什么事,就开始打扫卫生。当我把二楼打扫干净,准备打扫一楼时,被同样早起从后面花园回来的爸爸看见了。

    “别做了,小庄,这事有人做。”

    “没事,爸,我闲着也是闲着。”

    “你出去,找朋友玩,你们年轻人,人多热闹些,这几个月,你怕是一个人漂过来的,多找几个朋友,你要快活些。”

    “我好不容易回来,想多陪你们一下,今天就不出去了,就陪你们。”

    “我们有什么好陪的?年纪大有年纪大的玩法,你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玩法。”

    “我陪你下象棋,今天咱们认真下一天,争取赢你一盘。”

    “那看你有没这本事。”爸果然是个不服输的人,当男人遇到挑战的时候,他的勇气和本性就显露出来,非常可爱。

    “莫摆棋了,都过来吃早餐。”当我看到爸急不可耐地摆棋时,就听到妈在喊吃饭,只得到餐厅。爸在路上给我说了句:“吃饭这个程序,比较麻烦,但又难以避免。”我笑了起来,他又恢复了纲领性总结生活的本性,这说明他的心态已经走向正常。

    吃过饭后,我们正式开始下棋,要说爸的棋艺比我,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基本上到了中盘,我就得认输,根本没有到残棋的地步。当妈把茶盘和点心搬过来时,我没注意她是否离开,全神贯注地在棋盘上。等我放下手中的茶杯,觉得想吃水果时,才发现,妈笑盈盈地看着我们,她一直都在这里。

    再下了两盘,基本上是十分钟不到就一盘,就分出了胜负,爸爸露出了骄傲的神色,不忘记教训起我来:“小庄啊,要多看几步哟,要小心我吃你的车哟”。得意之情溢于言表,我就是要他得意的,还不忘吹捧几句:“姜还是老的辣,你老人家肯定拜过师,我这野路子,当然比不上。”

    谁知道,一双手伸过来,一下把棋盘打乱:“欺负庄娃子,你就这点本事。”是妈搞乱了棋盘,她对我说到:“别跟你爸下棋,他在找存在感来了。”

    我们俩望着她笑,以前,这是妍子爱干的事。

    “下午,你到陈经理家里面去拜访一下,人家这几个月,每周都来看我们,还没感谢人家呢。庄娃子,昨天你酒喝多了,今天下午,刚好过去。”妈指关客厅的一堆东西说到:“礼物我都准备好了,你得代表我们跟人家道谢。”

    “妈,我还准备今天完整地陪你们一天呢。”

    “陪什么陪,陪你爸下棋,满足他的虚荣心?以后天天有时间,不需要。不及时感谢陈经理,我这心里,总是过意不去。”

    我望了望爸,他点点头。

    吃过中午饭,利用中午许多人上班午休的时间,北京城还不算太堵,我开车到养老院,还算顺利,两个小时就到了。

    班长的父母倒是越活越精神了,估计是病也治了,营养也好了,精神就显得明亮。嫂子抱着孩子来了,红红的脸蛋清澈的眼,看到我,也不认生,好象天生跟我就有亲近感。

    “让叔叔抱,好不好?”

    小家伙点点头,手向我配合似的伸来,太可爱了。

    “叫我,叫叔叔。”

    “叔叔”

    “哎!”

    嫂子说到:“不如直接喊干爹算了,免得改口。”

    班长制止到:“叫干爹,需要正规些,搞个仪式,起码得骗个大红包不是?”

    我笑着拿出一个红包,说到:“叫叔叔也有红包,对不对?”

    小家伙居然配合地点了点头。

    “他大名叫什么?”我问到。

    “陈安”嫂子答到:“这是他爸爸取的,小名就叫安安,我们只希望他平平安安就好,我们都这岁数了,没什么大的期盼。”

    班长说到:“当然还有安全、安稳、安心的意思。从我这一生的经验来看,一个人做到这几点,都圆满了,没有过高的追求。”

    我意识到,颠沛流离的班长,总结出这种人生观。这是痛苦经历的顿悟,这是大智慧,每个人要做到,真的是不容易。这需要各种努力和各种条件,我就没做到,班长努力到现在,不也是追求的这个结果吗?

    伯父伯母和嫂子要留我吃饭,我坚持要赶回家,班长理解,我需要回家,家中二老也需要我,回家吃饭。

    等我开车到家的时候,路灯已经亮起来了,大概是晚上六点。爸妈都在客厅,听到汽车的声音,都在门口迎我。爸问到:“你没在他家吃饭?”

    “没有,回来陪你们。”

    他们互相望了一眼,笑了笑,妈说到:“好吧,我们正式开饭。”原来,他们也没吃,在等我回来。

    当夜晚来临,你肚子饿了的时候,有人在等你吃晚饭,那就是家了。

    今晚的晚饭恢复了常态,基本是原来的菜品,只是多了个鱼香肉丝和泡菜,我就知道,今后的每一餐家里的饭菜,泡菜就少不了了。但是鱼香肉丝有辣椒,爸妈是不吃的,这是专门给我做的。

    妈给我夹了一筷子,说到:“这个菜我没学会,叫厨师炒的,你尝尝,是不是四川的味道?”

    其实,在我心中,味道没有四川不四川,我只需要家的味道,只要有泡菜就行。

    “爸、妈,今后只要有泡菜,你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不需要专门准备。跟你们吃了几年饭,你们的味道,对我来说,就是家的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