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一名隐士的前半生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多维综合体

第二百六十四章 多维综合体

    “我们这个世界是多维的,就像在坐的各位,同时身为丈夫儿子父亲公司领导学生导师,是个多维综合体,世界也是一样。”

    这是先给定分析模式,再来谈分析方法的讲述。这种讲述一般在大学里常用,因为分解多维后,才可以运用我们熟练掌握的数学及逻辑工具。

    “中国是个小世界,在我们这栋楼里,人们的工作环境与纽约曼哈顿没多大差异。在甘肃青海某个牧场的山谷,部分人还过着非洲人民的生活。这就注定,中国不可能由一种经济模式来制定经济政策,中央统筹和地方自主是并行的,这就是大家熟悉的条条与块块的结合,虽然这种结合产生了大量现实矛盾,但是,它合理。”

    此时,那个来自武汉的乡村治理专家,带头鼓起掌来。看来,他研究的内容与城市经济学家们巨大的落差,在这会场中,得到了承认。

    “在这个多维世界中,最近发生了两件大事,成为搅动全球的变量,让多维世界更为复杂。第一,互联网经济所带来的信息革命。第二,全球化趋势所带来的治理难题。”

    这就是问题了,分析问题产生的原因,就会让思路变得清晰。

    “在中国,还有第三个变量,就是速度的不均衡性。这让中国经济有特点有别于世界其他地方,所以,慢说世界主流经济学家难以理解这个世界,就是中国主流的经济学家也更难以理解中国了。”

    前两个变量我听说过,第三个关于中国的变量,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有新东西就有意思,我按下了手机的录音键。

    “我先说第一个问题,信息化时代的到来。以互联网为标志的信息化时代的到来,是当代生产力发展的最大变量。它所带来的冲击,以及对产业的影响,我们可以称之为革命。有人把它与之关联的工业科技进步,统称为第三次工业革命,或者有人说是第四次。不管称号如何,但这次革命的实质是什么?”

    不看广告看疗效,称号并不重要,实质要对实践中的作用来分析。

    “实质就是信息的交流与产生,速度广度与深度,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影响呢?如果搞一个综述,可以专门开一个学科,我只从大家最直观的地方说起。”

    这估计是下定义不如打比方的办法了,想到这里,我嘿嘿一笑,许多高手都玩这招。

    “在座的有很多是生意人,我举些例子来说明。过去有做销售的,从厂家进货20元,以25批发出去,零售30元。大家想想,除了运输人员门面仓储成本,每一个环节这5元的差价,还包含了什么?”

    下面有议论,当然是小规模的,当然有什么渠道维护、政府政策、品牌建立等,当然,也有人提到了信息不对称。

    “对了,大家刚才讨论时,谈渠道、品牌、政府政策等的付出,这些都属于软成本,产生这些成本的主要原因有一个,那就是信息不对称。如果厂家与所有买家价格信息对称的话,中间商就很难赚到差价了,对不对?”

    确实是这样,现在流行一个东西叫网购,特别便宜,让很多中间商日子变得难过。

    “网购是最近才兴起的,它的直接后果就是冲击中间商。这是利用信息对称带来的社会福利。过去有人以为,买个铺面养三代,那是互联网没来之前,当网购越来越厉害时,铺面会跌价贬值,大家感受到了吗?”

    此时大家又议论起来,基本感受是,贬值倒不至于,但像以前那样猛涨的机会,几乎没有发现了。

    “我在这里大胆预言,网购最终会成为中国人购买方式的主流,铺面值钱的时代,将越来越没可能了。不要你以为,投资铺面,可供后代收租子,那点租子养活不了人的!”

    这个冲击就太大了,这几乎改变了我们习惯的商业形态。在坐的都算是有钱人,投资方向几乎是他们最感兴趣的。如果不投资商场,不投资门面,哪种长线投资是安全而有效益的呢?

    “信息传播的速度是以电波的方式计算的,远远比物质传播得更快,就像你的思想总快过你的身体。”

    他将话题扯回,继续他的主题:“这种速度的传播会带来许多问题。假信息是问题,信息滥超过分析能力是问题,信息安全也是问题。但是这些问题太大,我只讲其中一个问题:信息共享的分层。”

    “这是一个多维层面的问题。信息共享的程度对各人来说是不同的,大概因为工具、文化、关联度不同,享受信息交互的程度也有所不同。工具嘛,上网的快于不上网的,能够用手机上网的快于用pc机的。文化嘛,老人文化不习惯使用,没文化的人不习惯使用。另一方面,年轻人最习惯,会英语的更充分。会英语的、有网络工程技术背景的年轻人,就是大家今后在公司招聘的争夺对象,各位,还等什么呢?如果你明天要招人,这就是重点啦!”

    “信息化所带来的冲击中,还有一个前瞻性的展望,那就是对社会管理的数据化。比如以前,我们要调查受众消费的偏好,需要找专门的调查公司,沿街发表,找人填表,送纪念品,费力不讨好。现在,只需要收集互联网上大家消费的数据,就够了。你要预测趋势和公众偏好,这就是省力又有效的好办法。当然,这个办法,政府也可以用。”

    黄仁宇说过,现代化国家的标志就是,以数目字管理社会。

    “信息化不光是传递信息,还自动产生知识,而这些知识恰恰与我们人文社科关系密切。所以,黄教授,你研究乡村治理,一般是由点及面。当你掌握了全面农民农村或农业的大数据之后,你甚至可以跳跃到由面及点的地步。”

    我现在在知道,那位武汉专家姓黄,我记得他的文章,曾经火爆过一段时间。

    黄教授回答到:“如果真那样,我可以像中央领导人那样思考问题了。”

    这不是笑话,按他的说法,这可能成为现实。

    “知识的自动产生其实也很简单,比如经济学家得出过一个结论,就是口红经济学。意思是,当经济发展停滞时,口红的销量就增长,这是大量观察和积累得出数据,然后对比现实得出结论的办法。可想而知,为了得出这个结论,这位经济学家耗费了多少精力。现在倒简单了,直接对比口红网络销售的数据,就可以得出经济发展的参数,这不是自动产生吗?”

    知识的自动产生当然可以推动社会发展,但如此一来,传统的知识生产模式将被革命,这可是关系到许多专家和院校研究所的饭碗问题。

    “所以,信息化带来的基本矛盾就很清楚了,就是信息交互和产生的速度,远远快于现实物质交换产生的速度,思想快于身体,你就会不耐烦,对不对?”

    不耐烦,是他打的比喻。焦虑,却是这个社会越发明显的共性了。当然,这个基本矛盾所产生的后果,要比焦虑大得多。他限于时间不愿意深说,因为在座的都是行家,响鼓不用重锤。

    “信息化的东西到此为止,因为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在座有专家比我懂得多,我只是把信息化当成今天主题的一个背景,给大家提一下。”

    李茅正在挣信息化的大钱,他如果有时间来听,估计他也不会看不起文科生了。

    “我讲第二个变量,经济全球化。前面所说全球互联网正在促进全球信息化,全球信息的交互和产生,也加快了经济全球化的速度。”

    他从屏幕上打出一张张图形和表格,展示了世界前100强的大公司,它们的全球化产业链和销售网,以及利润分配及发展趋势。这种用数据说话的态度是值得肯定的,这就是新的经济学发展的方向。当然,这要摒除不真实的数据和不严谨的推导,更不能夹带私货。

    “大家看到,世界营收前100位的公司,绝大多数都是全球化公司。我们举例说来,最熟悉的联想公司,它的市场当然是遍布全球,它的股票当然在美国上市,它的生产也全球布点,但大家为什么认为它是一个中国公司呢?只是因为它在中国创立,创立者是中国人了。但是在利润分配上,全球股东在瓜分。在税收上,各国都在相应收取,在员工聘用上,全球都在招人。也就是说,它的好处也是全球化的。”

    他这一说,我理解了,一个公司的股东是全球的,经营成本花在全球,经营效益全球分配,这个中国公司,只不过有中国血统而已,公司本身,只能叫世界公民了。

    “这个趋势愈演愈烈,我把近十年来世界大公司全球化水平做了一个曲线图,大家看一看趋势。”

    他放出来几张图表,然后又放出互联网发展曲线图,让大家对比。这一经对比就发现,互联网的迅速发展,与大公司全球化的发展,在趋势和速度上,有惊人相似的关联度。这就很说明问题,因为这是十年的数据,不能用一个巧合来解释了。

    “我在发改委研究所工作期间,有幸被选定给领导作一次报告。当时有一些部长和司长在座,我也是讲经济全球化问题。人家当领导的,没有我们想像的那么简单,他们善于从纷繁复杂的现实中,迅速抽取出本质性的问题,敏锐地找到办法。这种能力是学校学不出来的,人家是多年领导地方经济建设中,建立起来的对矛盾分析和处理的直觉训练。”

    他这个说法,不是在给领导脸上贴金。我自己就有体会,当我带领温州工厂做一件事时,所得到的体会和经验是综合性的,有用的。班长当年在部队就真正管理了一个班,十来个人,也比社会上的普通人管理水平高得多。

    经历就是能力,就像原来部队所说的神枪手一样:都是子弹喂出来的。

    一个企业家一次次成功,将企业做得大,至少是经过实践检验的能干。比如金姨,没读多少书,但她在商业上的判断和组织能力,可不是一般大学企业管理课,能够学到的。

    “当我讲完,进入讨论环节时。当时商务部的一名领导问我:你这个经济全球化对社会治理的困境,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经济活动主体全球化与政府治理边界的国域化,是全球化经济中最基本的矛盾?”

    用基本矛盾的思维来分析问题,这是简化朴素而直接的,往往还是有效的。当然,没大量的实践作支撑,也容易流于空想。

    “我当时就服了,他一下就看出了根本问题。大家想想,当全球化经济体占据一个国家的主导时,政府对经济的引导和控制能力还有多少呢?”

    这当然是个问题。在人类历史发展中,国家机器往往是最终权力的体现都和执行者,当这个最后的控制人发现他最大的权利:经济利益。不受控时,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比如政府为增加财政收入提高税收,但大公司为避税,就转移生产到税收低的国家。这怎么办?政府不能调控税收、不能掌握财政,那么,政府的功能就是大大弱化。

    权力总是有的,二八定律都在起作用。公司原来是控制生产的,政府原来是控制分配的。如果公司在分配中的话语权越来越大,那么,政府倒台,还是百姓造反?因为过度集中的权力,会造成绝对的腐败,这是一个老话题了。中国封建时期的循环就是这样,资本的力量造成土地的兼并,社会迎来了流血的革命。

    “要解决这个问题,政府要重新夺回渐渐弱化的分配权,只有两个途径。第一,放开权力竞争,直至政权垄断,让优势国家一统天下,不管公司走到哪里,这个帝国的管理就延伸到哪里。这是什么?这是霸权。当然不是我们的选择。”

    “第二个办法,全世界执政者,联合起来!”

    他讲到这里的时候,全场爆发了,掌声和笑声一遍。这句话改编自马克思经典: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什么时候,执政者这高高在上的家伙们,也被逼到必须抱团取暖的程度?这是商业的力量,这是资本的力量,归根结底,这是全球化的力量。

    信息的迅速交互,交通的日益快捷,为政者必须联合想办法,才有出路了。

    “这就是国际治理体系的提出,国际治理体系是一个大问题。比如在坐各位要决定事情,是按实力说话,还是按人头说话?是让所有人都同意才行?还是大多数通过,默许多数人的暴政?”

    这个问题是当今国际社会的大事,如果按实力说话,那是联合国,五常有绝对实力,所以有绝对权力。但是总有小兄弟不服气。如果按人头说话,必需要所有人一致才行,那就是欧盟。但总是议而不决,决而难行,没有效率。

    “公平与效率是一对矛盾,中国在国内治理时,就面临这个问题,更莫说这个世界了。如果要公平,比如毛时代的大锅饭和人民公社,那就没有多少效率了。如果要效率,任由资本没边界发展,公平性公打折扣,产生严重的贫富分化。”

    他停顿了一下,再次按开了图片,说到:“这就是我今天要讲的第三个变量:速度不均衡。”

    “按邓大人改开的意图,是先富带动后富。这在当时,当中央处于绝对控制地位的时候,是做得到的。因为政府掌握着绝对的分配权。但是,为提高地方的积极性,中国的改革是从放权开始的,各地方按各自的步骤发展先行,问题就来了。有利于地方政府税收的事,各发达地方干得火热,而上交中央的税收比例就减小了,减小收入就等于减小中央对经济社会的控制权,为此。朱总就发明了分税制,重新掌握了分配的主导权。”

    这在中国几千年历史上也屡见不鲜,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往往会陷入一统就死、一放就乱的大循环。

    “如果没有今天我所说的变量的影响,这种做法是可能的,也是有效的。让中央来调节分配比例,保障大致均衡。但是,大家知道,这两个巨大的变量来了,新的不均衡被放大,治理方式如何改革,又摆在了领导的面前。”

    中国当然不能硬性屏蔽这两个变量。全球化与信息化,正是中国近些年腾飞的翅膀,如果没有这两个变量,我们即使开放了,也只能给洋人打工,根本没有弯道超车的机会。

    “怎么办?如何拥抱这个巨大的机遇,但又要造成大致均衡的态势?我们的领导又做对了。顺势而为,不在分配上下功夫,而在生产上下功夫。用发展的办法解决或者说覆盖旧的问题,这是不是在哲学上,肯定变化和运动,在实践中的具体体现?”

    他这一说,会议室就轰动了,纷纷议论起来。这家伙毕竟有中外学习的背景,又在政府高层工作过,又在公司实践赚了钱,出口不凡,立意高远啊。直到此时,我才有点佩服他了。

    再想想自己准备的发言提纲,觉得非常浅薄了,果断决定,暂时不发言。

    当然也有提出问题的,这些问题要么太专注于自己的专业,要么太过常识,没引起我的注意。

    只有黄教授提出的问题,是我最关心的。他问到:“农村、偏远贫困地区,怎么办?”

    这是不均衡的极端问题,这也是个大问题,我看他怎么回答。

    我关心这个问题,是因为我是农民出身的,而且农村空心化,到了我难以想像的程度,完全废弃的村庄,已经摆在了我的眼前。

    “中国所遇到的一切问题,解决办法就是发展。但如何发展,这就是试验。这是我们政府坚持得最好的一种办法,及时试验,及时推广。大家注意到没有,每一个新设想的试验,我国总是分几个地方同时进行,试验周期大约一到两年,让新鲜的经验马上来适应新鲜的现实,以保证经验不过时。”

    这是对的,下面讨论时,有人总结了三个三,我觉得有意思:试验总是从省市县三级同时选点,总是从东中西三个地方同时发起,总是用提倡、文件、法规三种力度来推广。

    中国人对三,真是情有独钟。

    “这里的道理在哪里呢?所有的理论,必须来源于新鲜的实践。所以,那些学古典经济学的、西方经济学的,水土不服是肯定的。那些抱着老祖宗经验的,不适应工业化和信息化的趋势,是肯定的。最大知道的试验和产生,都来自于试验。将经济学的研究方法引入物理学的试验方法,这是中国的创举,是伟大的。”

    试验是试验,总得有个大方向吧,不能乱搞。总得有个大趋势吧,不能没有目的和方向。这是我现在的疑问,估计他会解答的,因为这个疑问显而易见。

    “我们既然不能回避前两个变量,要解决好第三个变量,我们就加速前两个变量,有一种勇气在里面,有一种自信在里面,也有一种中国人的智慧在里面。”

    我知道他要说答案了。

    “政府就是借钱,也要投资于交通通讯的基础设施,就是这个道理。在最远的地方修铁路,在最高的雪山修手机信号站,在最大的城市间加快交通的便捷,在穷的偏远山村,架桥铺路,免费安装电视和信息设备。所有这一切,都是加快信息化和工业化的速度,让这个速度产生三个效应,来平衡经济中心远端的落后,达到带动的目的。”

    他所说的三个效应是什么呢?大家都没说话,安静得如同小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