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一名隐士的前半生 > 第二百八十八章 两个热心人

第二百八十八章 两个热心人

    不知道是怎么睡着的,当我采取仰望的心态来看待身边这个人时,我的心安定了些。等我醒来时,发现妍子已经起床。我悄悄起来,到书房一看,她正在打坐。

    我将起床的一切事宜做完,洗漱穿戴完毕,她也下坐了。

    “哥,睡得还好?”

    “好啊,你呢?”

    “我当然好。谢谢你,昨天晚上,没干扰我。我起床比较早,这是在庙里习惯的。每晚九点钟就睡了,早上四点多就起来,上早课。”

    “就按你的方式来,我没问题的。”

    下楼吃早餐,是我俩一起下去的,她自然地挽着我的胳膊下楼,我们还有说有笑。当然,这也不是装亲密,我们像两个没长大的兄妹一样,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瞎话。

    这一幕如此自然,连队在客厅的爸爸也兴奋起来。“来来来,妍子,看我在欧洲跟你们带了什么。”

    跟随他进卧室,妈也起床了,当她看到我和妍子亲热的样子,也很开心。拉开柜子,给了我们礼物。给我的,是一个清朝时期的罗盘,是在伦敦拍卖会上买的。因为他们知道我对易经八卦感兴趣,所以就买了这个,感谢他们的苦心。虽然,我现在,对算命看风水的,没什么追求了。

    给妍子的,是一个水晶的工艺品,紫色的水晶,在清晨窗子透出的阳光下,发出一种奇妙的色彩,令人赏心悦目。

    吃饭的时候,妈接到电话,跟我们说到:“你两个人准备一下,你们金姨和陈经理要来,中午的事,就你们准备了。你们也该当家了,这屋子的事,我病了,忙不来。你爸爸没经验,你们没问题吧?”

    “没事,妈,我跟哥安排得好。”妍子主动答到。

    班长要来,我内心既激动,又有点惭愧,我不知道该如何跟他汇报我近期的所作所为。如果他知道我这半年来的荒唐故事,如何看待我。

    你怕一个人,是因为你爱他。你怕失去这个爱,你就怕他。

    等班长和金姨来的时候,我的顾虑才真正打消,真正爱你的人,不会给你压力。

    他们是兴高采烈地来的,一进屋,金姨就抱着妍子,热泪盈眶,尽管她们在医院已经见过几次,也有深入的交谈,但在家里,她们仍像是多年没见的样子,情同母女,情真意切。

    班长大呼小叫地,展示出他的兴奋。“小庄,妍子回来了,没给她整点好吃的?”

    “没,我这技术,也整不出来啥好东西。”

    “没长进,我当年如何对你说的?整菜,关键是用心,这与技术没多大关系的。听说妍子吃素,你就没在素菜上面,捉摸点啥名堂?”

    我摸摸脑袋,说到:“没来得及,你看,我们也刚回家。”

    “知道你这家伙不长进。还好,我准备了一个手艺,今天展示一下。”他回头对妍子喊到:“妍子,回来了,不认我这个大哥了?”

    妍子赶快从金姨怀里出来,跟班长拥抱了一下,说到:“你来了,我哥就有靠山了。”

    “这话到位!”班长说到:“我做菜的时候,所有人都不准偷看,等我拿出来了,你们再评价。”

    金姨笑到:“什么了不起的菜,整得神神秘秘的。”

    班长到厨房去了,我们一起在沙发上说话。在金姨的要求下,爸妈给她说了说欧洲之行的趣事,爸爸还拿出相机,一张张翻看那里面保存的照片,金姨一边看一边评价。

    看到一张妈滑雪的照片时,金姨调侃到:“叫你老来俏,不知死活的家伙,怎么样?把自己玩到医院去了吧?”

    大家一阵哄笑,此时,妍子按妈的要求,把她扶到卫生间去了。爸将相机拿回卧室,客厅里只剩下我和金姨了。

    在这个难得的时机,金姨低声问我到:“小庄,会所的事得处理吧?”

    我点点头说到:“不能去了,该断得断。”

    “行,必须的,不然,妍子那里不好交代。况且,陈经理也不知道这些。你不要慌,我来处理。那钱,你不准备要了吧?”金姨问到。

    “那钱算什么,妍子最重要。”我实话实说。

    “你有这心,我就放心了。放心吧,我出面处理,你就甭管了,等我电话消息吧。”

    金姨总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给予我最好的帮助。我们之间的秘密,她没有告诉她最信任的班长,她只是默默地帮我做好事,打扫我那并不干净的战场。

    等中午饭准备好的时候,大家上桌。班长这才亲自端上了他亲自下厨做的素菜:鱼香茄子。

    这本是一道川菜,可惜我这个四川人并不会做。班长介绍到:“妍子,放心吃,没一点荦。所谓鱼香,并不是鱼肉的香味,这只是川菜中的一种香型名称叫法。用泡海椒做出来的一种香型,我也是跟我们养老院一个老厨师学的,你看吃没吃过这种味道的茄子?”

    妍子吃了一下,赞叹到:“真好吃,茄子居然也可以做出这种味道,真了不起。”

    金姨说到:“还说什么?妍子喜欢,小庄你得会做啊。小庄,马上拜师,跟你班长学学,要不然,你要你们班长天天来啊?”

    班长阻止到:“不用拜师了,我早就是他师傅了,你不信,你问他,在部队的一切,是不是我教的?”

    “对,班长就是师父,这是部队的规矩。”我老实答到。

    班长跟我详细介绍了作料及烹饪方法,其实并不复杂,关键是调料到位就行。班长最后说到:“关键的调料是泡海椒,今天这菜的成功,也是因为,你家有正宗四川泡菜,这泡海椒正宗了,菜也就成功了。”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我那去世的妈,这个坛子,是她留下的。我看了看妍子,妍子也盯着那几个泡海椒出神,估计,她也想起了我妈吧。

    妍子最喜欢我妈做的菜,这里面不光是人的感情问题。我妈做的味道,是我喜欢的味道,而妍子也喜欢,这就是她们的缘分了。我妈走了,只留下一坛子泡菜,多年前她在北京亲自泡的泡菜,留下了母亲的味道,让我们今天,仍然能够感受到她的爱。

    “妍子,我炒的菜,还行?”班长这样问到。

    “很好吃哎,陈经理,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了。”妍子的称赞是发自内心的,从她的语气中都听得出来。对于这一点,我还是自信的。

    “那既然这样,你得了我好处,得答应我两个条件。”班长居然提条件,不就是一个菜的事吗?估计有文章。

    “哎呀,陈经理,吃你一个菜,你有两个条件,我岂不是亏了?”妍子笑到。

    “我有道理,你们先听完。”班长倒了一杯酒,跟爸碰了一下,说到:“长辈们都在这里,不开玩笑。”

    气氛搞得有点严肃,不知道他玩的是哪个门派,这也不是班长平时的作风啊。

    “第一个条件,就是,你得改口。妍子,别人把我叫陈经理我没意见。但是,你把我叫陈经理,我一直是有想法的。庄娃子比我亲兄弟还亲,你作为弟媳,也算是我在北京最亲的人了,搞得跟个外人似的,我不舒服。你是不是应该跟着庄娃子叫呢?”

    “我又没当过兵,怎么叫呢?”妍子这是在耍滑头。

    “你不愿意就算了”班长这是欲擒故纵。

    “好吧好吧,班长,我就叫你班长,行了吧?”

    “哎,这就对了,这菜炒得值!”班长又给妈和金姨敬了一杯,说到:“你们都在,听到了啊,妍子反悔,你们负责。”

    妈和金姨笑到:“好好好,我们负责监督。”

    “第二个条件,也是我早就想好了的,也与大家都提过的,现在只想听妍子答应不答应了。”

    “快说,班长,不像是个当兵的样子。”妍子此时的班长,叫得自然。

    “我家小虎子也不小了,我们全家也愿意给他找个干爹,但干妈没松口,仪式就开展不了。小庄,你是同意了的,妍子,你看,咋办?”

    妍子明显愣了一下,她没想到班长提出这么快的要求。所有人,此时急切地看着妍子的表情。

    “好的,我同意,我哥都同意了,我有什么不同意的?况且,小虎子那么可爱,我好喜欢的。”妍子这一说,大家都松了口气。

    班长又倒了一杯酒,单独敬妍子:“你看,这么久了,这杯酒才敬出来。下周,我和你嫂子带小虎子来,咱们搞得正式点,金总,你也必须来,行不行?”

    “必须的。”金姨飚了句东北腔,把大家都逗笑了。

    此时,我明白了,班长想通过这种方式,更进一步绑定我和妍子的关系。从称呼到孩子,从炒菜到敬酒。班长总是在我与妍子的事情上,尽量做到捆绑。他帮我,总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也许,他不知道我与妍子今天的状态,但是,前次妍子离家出走的经历,让他对我本人家庭的危险程度,有了更多的担心。

    班长是一个以家为中心的人,当他发现我的家庭有危机的时候,他总觉得我的人生也产生了危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是对的,前段时间,我的人生,如同漂萍。

    如果在社会中,我的道德感、成就感、羞耻心、自尊心是需要培养的话,班长就是我最好的领路人。他以他质朴的方式和行为,给我树立了一个榜样。他也见证了我人生从最低谷向上爬升的全过程,他作为兄长保护着我,有时如同一个镜子,让我看到,应该怎样做一个男人。

    人的一生能够有这样的兄长,是非常难得的。在我漂泊的这些年,战友和同学不少,但能够影响并关怀我一生的人,当然就是班长了。

    下午坐了一会,他们离开了。妍子安顿好妈后,上来,对我说到:“哥,你先睡一会儿吧,我在外面念经。”

    其实对于我来说,睡与不睡有什么影响呢?与妍子没有故事的话,我就是一个彻底没故事的人。

    她在外面念经,我也睡不着。当然,还有一层考虑,就是我要尽力与她的生物钟调整一致起来。她睡得早起来得早,我也应该这样,要不然,作息不一致,迟早让爸妈看出来,让他们担心。

    我抽了本书,一个人走到阳台上,还是那个躺椅,还是那杯茶,还是那个阳光,但我身边的椅子上,已经没有妍子的注视,只是偶尔听到她念佛的声音。

    当我看看手中的书时,发现巧了,这是一本与佛教有关的书籍,南怀瑾的《如何修证佛法》。这正是我要了解的东西,妍子整天在想什么,为什么这么做,书中是不是有答案呢?我认真地看了起来。

    真正认真看书的时候,是不需要喝茶之类的闲事的。当妍子过来叫我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她已经做完功课了。

    她就坐在我身边的椅子上,位置没变。但她的姿势变了,她腰板是直的,人的表情是淡定的,跟我说话的口音也比较平缓:“哥,这大半年,你很苦吧?”

    这话问得,好多委屈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是自己的妻子问的,重聚后最为亲切的话了。她关心我的,她没有把我当外人,从这句话中,我体味到复杂的感情。

    “没事,妍子,你一个人在外,才最苦,哥是男人,不苦。”

    “哥,实话实说吧,你也不需要瞒我,你找我找得苦,我知道,你等我等得苦,我也知道。不管你到哪里做什么,心里丢不下我,这就是苦了。”

    这是好理解人的话啊,是的,我始终丢不下她。即使与小池在一起时,也有她的身影,这就是苦。她是多么理解我的啊,但是,既然知道我苦,为什么要抛弃我们,离家出走呢?难道仅仅是为了赎罪?难道是命运迷信中的自我惩罚?难道佛教中有孟婆汤,可以让人忘掉旧情,而不在乎?

    “哥,其实,人生就是苦的。刚才我所说的,你的苦,就是苦的一种:求不得苦。这是佛家最重要的理论:观受是苦。我们所经历的一切感受,都是痛苦的原因。”

    她说了一大通理论,让我一时还理解不过来。现在的状况是,她能够理解我,而我不能理解她。从学生到老师,她与我的角色转变,仅仅用了大半年。难道,我这么多年学的东西,比不上她大半年吗?

    我第一次对自己所学的知道,产生了怀疑。莫非,我学的,书房书架上的,全是假的知识?

    妍子敏感地看出了我的迷惑,她转移了话题:“哥,要讲佛法理论,也许我只是个小学生,但要讲真实体验,我这几个月还是有一些的。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在外学佛,并没有你想象的那样苦,甚至,我还得到了许多快乐,虽然这些快乐跟你形容不出来,但是,那就是快乐,我不苦。”

    她看了看我,眼神中有爱和怜悯,以及对我的关怀。“哥,师父告诉我,我尘缘未尽,因为我对你对爸妈对这个社会,还有因缘,还有感情。师父把我带到福建一个寺庙,那里有一个老和尚,他据说是悟了道的,他说我有一个大因缘,在这个世界上,我若完成了这个因缘,比我自己出家念佛,还有意义。我问他有什么因缘,他没回答我。回南京不久,就接到爸的电话,我就知道,我该回来了。”

    “我回来要守居士戒,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我发过的誓言,我准备一生尊崇它。但是,我知道,哥,这对于你来说,恐怕有点不太适应。哥,这就是我的情况,希望你能够理解。”

    这一通话,既让我感动,又让我遗憾。她不放弃她的佛教戒律,我们还能够做夫妻吗?但是,时间,我相信,时间会改变一切。世界上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在生命的河流中,在社会的河流中,我们如一棵水草,静静地在水底摇摆,看着时光流淌,总有鱼儿游来。

    “我理解,妍子,有里是家,按你自己的意愿生活,我意见。我见到你,就是很大的幸福了,其他的,我不奢求什么。按佛教的说法,就是一切随缘,是不是这样说的呢?”

    我对佛教理论的理解,只能到这种程度,在妍子面前,不敢信口开河了。

    “算是对吧,哥,你有什么要求或者问题,尽管向我提,不要拘束。至少,我们还是夫妻,你对我的好,对我爸妈的好,我都记得。至少,你开心,我也会开心,对不对?”

    “没啥要求了。妍子,一切顺其自然,就当我们重新过一回。”我回答到这里,觉得这话风有点严肃,不是很自然。于是想转换一个话题。

    我问到:“昨天晚上,你打坐前,念的东西,你说有三个内容,你只回答了一个内容,其它两个呢?”

    “你真感兴趣?”妍子认真地看着我,如同老师看着学生,我心有点虚。

    但事已至此,不得不发。我点点头:“我想听听。”

    “第二个内容,是安心的。我不知道你读没读过《心经》,最后一段话,就是那句谒语,我念的就是那个。”她说到这里,双手在腿前,结了一个定印。这个手势我很熟悉,因为我们最开始在云南打坐的时候,也是这样结印的。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她念完,我问到:“这句是什么意思呢?”

    “你不要管它是什么意思,只要按这念就行。你相信这句话不是白来的,相信它有力量,它就有力量。你的心相信,它就对你的心起作用。这就是安心的窍诀。”

    我百思不得其解,恨不得现场就拿一本心经来看,想知道这句话的真实含义。

    妍子就这么神,她已经看出来了,说到:“哥,你是不是想看《心经》,找道理?这是你的思维习惯,任何事,非要想通了,明白了,才去实践。但是,没有必要呢。哥,只有开悟了的人,才真正明白其中的道理,我们现在,都是借假修真。我们只要实践就够了,况且,要真理解,我们现在都做不到。譬如修行是要上天安门,你不必想清楚方位,上下,左右,顺直,再来规划路线,确定时间,然后再走。前人已经走过,这条路就在这里,你按着前人摸索出的路,走下去就行了,就会到达目的地。如果按你的思路,一切看清想好,除非你是天上的鸟儿,会先飞一遍天安门,再回到地上走,你我能吗?”

    这一通教育,真是让我佩服她了。她说的理论几乎就是实践的理论,一切按有用没用来理解,也是很有道理的。

    “就说理解,哥,你看的书比我多,《心经》是所有佛经中最短的,你试着理解看看,有可能吗?”

    我看着她,她结着定印,正襟危坐地在身边的椅子上,背诵起了这个最短的经典:观处在菩萨,行般若波罗蜜多深时,照见五蕴皆空……舍利子,空不异色,色不异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她很快背诵完,字字句句都那么清晰,但听得我一头雾水。因为,我根本不知道,理解的思路从何想起。

    “我还真不懂是什么意思,即使是叙述性语言,我也不太明白。”我老实承认,自己是个门外汉。

    “现在不需要你理解,你只记得,这个谒语能够安心就够了。扁担能够挑水,你何必问扁担的木头来自哪个山上?何况,我也只是初学者,也无法正确解释这里面的深意。我只是按师父的教法,感觉到对自己有用,就行了。”

    好吧,我不好再问,这佛法这方面,业余的和专业的就是不能比。我看了这多书,只是个业余的门外汉。她只是在庙子学了大半年,就可以在佛学知识上,吊打我这个门外汉了。

    也许,如知识丰富的小池,在妍子面前,也无法展开她的辩论了吧。想到小池,我不敢直视妍子的眼睛。

    但是,这又有什么可隐瞒的呢?妍子是一直知道的啊。我跟小池,还是妍子积极鼓励的。人就是这样,知道是一回事,说明是另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