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吕布之雄图霸业 > 第764章 国事!家事!

第764章 国事!家事!

    书房内,父子二人相视而对,吕布望着自己的儿子,无奈的叹气一声,“这事为父不想管,也不愿管,你自己掂量着看吧。”

    头疼啊~儿子沾花惹草,难道他还能出面说,更何况三妻四妾在这个时代很正常好不好。

    “甄家需要敲打,还有外公家!”

    说道这里时吕罂看着自家父亲的表情,吕布无奈的叹气一声,疲惫的揉着眉头道:“就事论事,但母亲早已知道,还有你外公早就言明了此事严惩不贷。”

    这才是头疼的,牵扯到的头目竟然是他们的亲戚,不管那么吕布这么多年建立的威严将收到打击,管了也得控制好一个度。

    吕罂也是一阵头疼,吕布见状后却是没好气的冷哼道:“兔崽子,你在外面沾花惹草的,到底还有没有,家里的是自己解决好,孤可不想看到家里乱糟糟一片。”

    吕布的一声训斥吕罂脸上一阵苦笑,他能怎么说,难道说自己沾花惹草还不是他你学的吗。

    “父亲,外公家还好说,就几个旁系子弟仗着关系作威作福,甄家牵扯之人虽不少,罂儿决定严惩,同时朝中重臣中还有宇文家~”

    吕布闻言后剑眉一皱,冷哼道:“放心,宇文化及早已坦白,甄家那几个不知死活的虽要严惩,但军中才是重中之重。”

    “杀!敢染手军中之事,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诺!

    “哼~武家可同样不干净啊。”

    说道这里时吕布冷笑的扔过一封书信,冷声道:“自刘备、李世民撤兵后,汝领兵归朝后,武家这段时间来可没闲着。”

    拿起吕布扔过来的书信,吕罂细细观后不由的脸色铁青,双拳狠狠的砸在了书桌上。

    该死的,武家可真会来事啊,他还没有明目张胆的纳妾呢,前脚刚走,后脚武家便仗着他的身份作威作福。

    吕布却是冷笑连连,“此事也是好事,各打三百大板,其中你自己掂量着看,一句话军中需肃清,若不然为父不介意亲自出马。”

    诺!

    看着这件事搞的一团糟,吕布就气不打一处来,该死的武媚娘都出来了,必须灭了这个刘辩。

    今日一个武媚娘,来日便敢再来个如懿,后日再来个魏璎珞,到时勾心斗角后宫不稳,这才是头疼之事。

    “罂儿,谨记一件事,绝对不可因家事而荒废了正事,如今天下刘辩、刘备一个个都是豺狼虎豹,眼红盯着咱们的基业。”

    说道正事后吕罂猛然一抬头,脸色凝重的沉声道:“父亲放心,若是有人敢暗下耍手段,罂儿便剁下这几只手。”

    事情的缓重他分的清楚,甄家或许做了不该做的事,但现在还绝对不能动摇甄宓的地位。

    甄宓一动,底下人不知有多少眼红着这个位置,这才给了有心人可乘之机,更何况他内心并不想动。

    接下来洛阳人心惶惶,朝堂上牵扯出的官员不少,其中更有几个重臣,尤其是宇文化及更是牵扯到了此事。

    甄家更是心惊肉跳,不乏有人想要去王府求情,可惜甄宓直接不见,一时间甄家才算是真的慌了。

    严家老家主直接出面,将参与此事的几个旁系子弟亲自绑到了武王府,其他各族也是有模有样的学着。

    虽然处置不轻但相对于借着关系安排人在军中的官员可就倒了霉了,没有丝毫留情,直接杀无赦!

    凡是手伸到军中的,一个不留,同样军中的官员涉案的也有人,若没有他们大开方便之门,这群人那有这么轻易。

    这一次用血淋淋的教训警告了朝中百官,同时令众人暗自松了一口气,终于此事揭过去了。

    各大世家大臣那个不是人精,在一开始都是暗中授意旁系子弟,或者就是旁系子弟乱搞,他们睁一只闭一只眼罢了。

    可惜还未等到收获成果,结果便是一股脑的全端了,幸好这一次冠军侯做事还留了一点情面,直接参与的一个没跑,他们这些挂号牵连的只不过受到了一些惩罚。

    对于有些人刚刚爬到重要的位置便下来,一个个都尝到了擅自尝试禁果的下场。

    书房内,吕布看着这半月来所查之事,不住的点头,嘴角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好~做事软硬皆施恰到好处,不仅震住了各个犯事家族,更是留下了一点情面,令这群人还心声感恩。”

    吕布幽幽的一叹气,这件事做的真出色,或许事情很小,但却侧面见证了吕罂的心性与手段。

    尤其是长安武家之事,竟然仗着身份乱搞,都受到了相应的惩罚。

    其中损失最为惨重的应该就是甄家了,可惜在所有人认为武王府那个位置该动一下的时候,令所有人都失望了。

    甄宓怀孕了,一下子算是坐稳了自己的位置,同时甄家也是暗自舔舐着的伤口,经此一劫后甄家损失可不少。

    不过也侧面的将这些所谓的皇亲国戚给狠狠的上了一课,不要仗着有层关系就出格乱搞。

    一场风雨过后洛阳百官纷纷松了一口气,这件事终于落下了帷幕。

    朝堂消停了,同样后宫也算是消停了,吕布握着各地的奏章皱着眉头,轻叹道:“汝等都看看吧,江东不仅组建了一支骑兵,更是不断的往寿春囤积粮草辎重。”

    对于江东虽有过交手,但还是太少了,众人接过情报后一个个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主公,这刘辩是摆明了下一次要从淮南一地发兵,取徐州之地也。”

    “大王,臣以为不妥,咱们应当集结兵力先消灭一路诸侯才是,而不是四处出战反而削弱了咱们的兵力。”

    书房内一个个重臣各抒己见,但都暗中透着一个意思,那就是打谁都要有个目标,而不是乱打一出。

    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贾诩此时淡淡的出列,轻声道:“咱们或许想要缓上几年,但今年一战后江东的刘辩看来要挑起战火了。”

    隐晦的目光深深一望,吕布看后一愣神,是啊这一战损失最大的可是刘辩。

    区区一个宛城还不算什么,可江东的商贸损失的才是最大的,战乱下还有多少人会购买奢侈品了。

    难道刘辩会等着你安心休养几年,再有起色的商会遭受一次痛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