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品透视 > 1631章 最有价值的猎物

1631章 最有价值的猎物

    重返寂灭之渊,夏雷对这个地方已经少了第一次来的畏惧感。

    闯过第一波恐怖的幻象,夏雷来到了那片惨绿色的森林边沿。这个时候兰思娣也醒转了过来,趴在夏雷肩头上的她张嘴就咬向了夏雷的脖子。

    夏雷的左手一抬,食指和中指就塞进了兰思娣的小嘴里,并且狠狠的捅了一下。

    “咳咳咳……”兰思娣的喉咙里冒出了一串难受的咳嗽声,夏雷的两根手指就在她的嘴里,可她却已经没有勇气再咬下去了。不为别的,因为夏雷的塞进她嘴里的那两根指头很烫,随时都会燃烧一样。她的脑海之中忍不住浮现出了那些被烧死的警卫和邪月战士,她哪里还有勇气去咬他?

    夏雷的手指来回的捅了两下,挑衅地道:“咬啊,快咬吧。”

    “咳咳……呕……”兰思娣的喉咙里一阵发痒,口水从嘴角流了出去,可面对这样的侮辱,她就是没有脾气咬夏雷的手指一口。

    “不咬是吧?那我把手拿回去了。”夏雷说道,然后从兰思娣的小嘴里抽出了他的手指。他的手指上牵出了兰思娣的口水,亮晶晶的。他将手指戳在了兰思娣的脸颊上,擦干净了手指上的口水。

    “为什么?”兰斯娣强忍着心中的屈辱,“为什么要这样算计我?”

    夏雷将她从肩头上扔了下去,“难道不可以是你吗?”

    兰斯娣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我和你并没有多么深刻的仇恨,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说吧,我可以和你做一笔交易,只要你放了我。”

    夏雷笑了笑,“我就喜欢和你这样聪明的女人做交易,你不是问我原因吗?这就是原因。”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兰斯娣有些着急,她是多一分钟都不想和夏雷待在一起。

    夏雷说道:“神月如一差不多是你一手复活的,烈正的情况我也知道。我对神月如一的复活很感兴趣,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

    兰斯娣的脸上满是忧郁不决的神色。

    夏雷抓住了她的一只胳膊,带着她往森林里走去。

    “不,我不要进去!”兰斯娣紧张地道。

    夏雷说道:“你身上的黑暗能量最多能支撑你到这里吧?”

    滋滋滋……

    兰斯娣的皮肤上传出了诡异的声音,那是剧毒的能量和空气腐蚀她的皮肤所发出来的声音。就在这些轻微的声音里,她的皮肤上出现了一块有一块的绿斑,还有破皮的迹象。

    夏雷说的很对,这座森林的边缘就是她所能承受的极限,再往前就连她也无法承受,即便是她身上的黑暗能量也无法抵御死亡森林的剧毒能量和毒气。

    “我这个人给人机会通常只有一次没有第二次,你最好快点考虑清楚,不然就没有机会了。”夏雷拖着她继续往森林之中走去,速度很快。

    兰斯娣使劲挣扎了一下,可是根本就挣脱不了,身上的皮肤却溃烂得更快了,她心中的防线也崩塌了,“停下!我答应你!”

    夏雷停下了脚步。

    “带我离开这里,我告诉你想知道的。”兰斯娣的表情很痛苦,夏雷虽然停下来了,可是剧毒的能量和毒气却依然在腐蚀她的皮肤。

    “我的目的地是亡者之湖,你得和我一起去。”夏雷说。

    “可恶!你骗我!”兰斯娣愤怒地道。

    夏雷的头顶上突然冲起一道金光,那道金光在三米的高度停了下来,然后像喷泉一般洒落了下来,在他和兰斯娣的所在的位置上形成了一个金色的能量护罩。

    剧毒的能量和毒气顿时被隔绝了,夏雷松开了兰斯娣的胳膊,他的双手之中释放出了一团金色的火焰,但只是出现了一下就消失了。也就在那一点点时间里,金色能量护罩之中的剧毒能量和毒气都被净化干净了。

    兰斯娣的皮肤不再溃烂,她用惊悚的眼神看着夏雷,“你……”

    夏雷淡淡地道:“说吧,不要耍花招,不然你会变成一具丑陋不堪的尸体。”

    “你知道了那些又有什么用?你无法改变你的命运,你也无法改变人类的命运!”兰斯娣冲夏雷吼道。

    夏雷的声音转冷,“机会只有一次,我的耐心有限,从烈正开始说,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

    兰斯娣渐渐冷静了下来,“我可以告诉你,烈正你是见过的,早在他出生的时候他就被选定为种子,所以他的命运也是一早就注定了的。”

    “种子?为什么是他?”夏雷问。

    “月王并不是真正的死亡,他需要一个媒介来完成他的回归。这就是种子的作用,而这个种子必须是符合条件的,而且在选定之后还需要培育。”兰斯娣说道。

    她虽然没有说出关于种子的更多的细节,可夏雷却已经根据神月如一的情况推敲出了兰斯娣刻意省略的细节。

    神月如一在复活之前其实就是一个沉寂之中的纯能量体,这和依西塔布当时的复活是一样的情况,她只剩下了一些能量,然后在他的帮助下复活回归,而他的烙印之力就是媒介,他就是种子。如果要说依西塔布和神月如一这两个纯能量体有什么区别的话,区别也只是在于神月如一远比依西塔布强大,可他仍然需要一个媒介,也就是所谓的种子。所谓种子,其实就是激活能量的一种特殊的物质,或者能量。

    “至于你的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是烈正?”兰斯娣说道:“你应该知道烈家的历史吧?而我要告诉你的是,烈家的纯血传统并不是烈家的创始人心血来潮,而是我们蓝月的计划。知道吗?为了烈正这颗种子,我们已经等了一千年。”

    夏雷忽然就明白了过来,神月如一战死,蓝月怎么可能没有相应的计划?听了兰斯娣的话他才知道,其实并不是蓝月人不想灭掉人类,而是因为在过去的一千年的时间里蓝月人根本就不能灭掉人类,因为神月如一需要种子,也需要大量的食物!甚至,包括烈正这颗种子也需要大量的食物!

    “我的第三个问题。”夏雷很快就结束了他的思考,“神月如一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兰斯娣顿时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想知道什么?”

    夏雷说道:“我的问题很明确,你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而且你一直在负责神月如一复活的工作,你会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吗?”顿了一下,他的声音变冷,“我警告你,别考验我的耐心!”

    “月王他……可以是纯能量体,也可以拥有他的身体。他可以是男人也可以是女人,以他的心情而定。”

    她并没有说谎,因为神月如一自己也这样说过,只是没有提到纯能量体和她的身体是怎么来的。可这个问题已经没有必要再去问了,因为就依西塔布而言,就连她不可以随意改变自己的身体,将别人的身体当成衣服,这样的事情对于更强大的神月如一来说,那不更简单吗?

    “你们来自死亡世界。”夏雷说道:“在那个世界还有多少蓝月人?”

    兰斯娣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无法回答你这个问题,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我,还有绝大多数蓝月人不是在这个世界上诞生的,我根本就不知道那个世界的情况。死亡世界?这只是你的定义吧,在蓝月,我们称之为故土。”

    “故土?”夏雷试探地道:“那是一个星球吗?”

    兰斯娣摇了摇头,“那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但我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关于故土的信息是绝密,就连我都没有权限知道。不过母玛有,你应该去问她。”

    “我的第四个问题,告诉我,你们蓝月人和这个地方有什么关系?”

    “寂寞之渊?”

    “是的,寂灭之渊。”

    兰斯娣苦笑了一下,“你问的全是我不知道的问题。”

    夏雷忽然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你信不信我拧断你的脖子?”

    “信,可就算你拧断我的脖子我也无法回答你这个问题,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兰斯娣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可是她的语气却如此坚定。

    夏雷松开了她的脖子,“我暂时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不过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们蓝月人在这片沙漠之中经营着什么?”

    “我不知道。”兰斯娣的回答很干脆。

    夏雷的右掌突然迸射出了一团金色的能量火焰,然后照着兰斯娣的脖子劈了过去。

    兰斯娣没有躲闪,她只是闭上了眼睛。

    却就在即将劈中她的脖子的时候,夏雷手上的金色的能量火焰消失了,他的手也放了下来。他相信她说的是真的,可这并不是他不杀她的原因。他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收手,原因只是现在还不是杀她的时候。蓝月的情报部门的部长,她的价值根本就不是回答几个问题,她的价值没有就没有体现出来。

    兰斯娣睁开了眼睛,“你不杀我是因为我对你还有利用的价值,对吗?”

    夏雷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那你觉得我会在什么时候杀你?”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兰斯娣苦笑了一下,“可活着就有机会,不是吗?”

    她回答了夏雷的问题,也就等于完成了和夏雷之前达成的协议,可她现在并没有让夏雷放了她,因为她知道就算她开口,夏雷也不会放了她。

    “跟我走吧,去亡者之湖。”夏雷说。

    兰斯娣摊了一下手,“我有选择吗?”

    “没有。”夏雷向森林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