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品透视 > 1906章 大只悍妻
    天已经黑下来了。没有乌云,依稀可以看见蓝月。它在永恒之日的光线折射下呈现出了淡淡的蓝色,有着一种妖异的美感。

    夏雷躺在沙地上,心中还再不断的回味祭坛上的那段文字:过去不是过去,是一切的因。跨出这一步,天地将不同。你点燃灵火,我等必将响应。不惧死亡,死是生的开始。

    “这是给我的提示吗?如果是,我身上背负的使命又和灵族人有什么关系?我在金字塔之中重建了一些灵魂残影,看上去和人类的体型差不多,可是没有面孔。我在耶路撒冷找到了一些雕像,也没有面孔,那会不会是灵族人的雕像?哎,最后一步了,不知道我能不能迈过去,然后和自己的女人和孩子过简简单单的生活……”夏雷的心里琢磨着那些给他带来困扰的问题,对未来也充满了担忧。

    沙沙的声音传来,那是母玛的脚步声。

    夏雷从沙地上爬了起来,清冷的幽蓝的光辉下,母玛正缓步向他走来。坚挺而饱满的胸部,纤细的腰肢,修长而圆润的长腿,还有丰满挺翘的臀部,她的曲线是那么的性感诱人。她的身高和体型将她从正常女人的世界区分出去了,可即便是在大只女人的世界,她也绝对是那种颜值和身材都位于金字塔顶部的极品。

    母玛在夏雷的身边停了下来,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夏雷。胸部的阴影正对着夏雷的头部,给他的感觉继续说随时都会掉下来,将他砸得眼冒金星,或者鼻青脸肿似的。这是一种奇怪的想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想象。

    母玛来了,却只是看着夏雷,没有说话。

    夏雷从沙地上爬了起来,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那个……坐吧。”

    母玛这才出声说道:“你想问我想好了没有就直说吧,不用绕弯子。”然后她又补了一句,“我虽然没有谈过恋爱,可你们男人的那些心思我是知道的。”

    “我们、我们不是谈恋爱。”夏雷慌忙解释道:“我、我只是想喝你的奶。”

    “我知道,可一个男人要吃一个女人的奶,不管是什么原因和目的,我感觉……”母玛说不下去了。

    两人都沉默了,气氛也变得尴尬了。

    夏雷假装去看星星,过了一分钟之后才说道:“那你答应我吗?”

    母玛点了一下头。

    夏雷顿时松了一口气,激动地道:“谢谢你,母玛,你的这个决定很有可能会拯救千千万万的人。”

    “我可没那么伟大,给你奶也不是我的救赎之路,我答应你只是因为你需要。”一下停顿,母玛又补了一句,“我答应你可以,可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夏雷有些迫不及待,“告诉我,我一定做到。”

    母玛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夏雷,“你都不知道我的条件是什么就答应我,万一你做不到呢?”

    “你快说呀,我一定答应你。”夏雷心里很着急。

    母玛一声叹息,“你们男人啊……尤其是你这种男人。”

    夏雷,“……”

    “为我杀了神月如一。”母玛说。

    夏雷站了起来,直视着母玛的眼睛,“我答应你,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杀了神月如一!”

    “很好,谢谢。”顿了一下,母玛说道:“不过这不是我的条件。”

    夏雷顿时愣住了,她这是在逗人玩吗?如果是,那就和他理解的母玛不一样了,不再是那个霸气十足,杀伐果断的蓝月总司令了,而更像是一个……女人。

    母玛本来就是女人,这没毛病,可感觉就真的不一样了。

    “你了解蓝月女人吗?”母玛说。

    夏雷想了一下,然后又摇了摇头,“不是很了解,你指什么?”

    母玛尸毒:“我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我活了一千多年了,我从来没和任何男人谈过恋爱,我的身体也从来没有被任何男人碰过。我们蓝月女人其实和阿希米斯女人是一样的,一旦认定某个男人,那么将终身追随那个男人。我的身体,只有的我的丈夫能碰。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夏雷其实很明白,可他摇了摇头。

    母玛说道:“好吧,我就用更简单的说法吧,你要吃我的奶,你就得娶我。我的奶,只给我丈夫吃。你让我考虑,我考虑好了,现在该你考虑了。”

    夏雷的头都大了。他想要的是奶,而不是奶牛。他就郁闷了,极品奶的市场什么时候改变交易规则了?以前是想喝就能喝到,不用养奶牛,可现在却变成了先要养奶牛才能喝到了。

    “你考虑好了吗?”母玛反过来催夏雷了。

    “没……哪有这么快啊,再给我一点时间吧。”夏雷说,他避开了母玛的视线。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娶母玛,一个蒂亚萨玛就已经够他头疼的了,现在再加上一个母玛,那还不要了他的命?抛开他的五个妻子的感受不谈,就一个母玛的蓝月前总司令的身份,整个人类的世界、阿希米斯人的世界都不会接受她。这是一道鸿沟,无法跨越的鸿沟。

    所以,就算考虑到明年也不会有一个结果。

    “你在考虑怎么拒绝我,或者哄骗我,对吗?”母玛说。

    夏雷一脸的苦笑,“我不会哄骗你,只是你的条件……我接受是没问题的,可阿希米斯人、人类还有日之族人……”

    “他们是不会知道的。”母玛说。

    夏雷微微愣了一下,“嗯?”

    母玛接着说道:“我只需要一个仪式,一种秘密的关系,这也是我父亲想要的。”

    “你父亲想要的?”夏雷有些诧异的样子。

    母玛说道:“在我父亲的眼里,我是一个很乖的女孩,事实上我也一直是一个很乖的女孩子。”

    夏雷的脑海里不仅浮现出了第一次和母玛战斗的画面,他怎么也无法将她和“很乖的女孩子”联系起来。

    “我不想变成我父亲眼里的坏女孩,可是如果你不是我的丈夫却还能吃我的奶,我就成了我父亲不希望我成为的那种坏女孩了。我受的教育,我的性格,还有我的人生观,这些都是我提出这个条件的原因。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该是你做出决定的时候了。”母玛说。

    夏雷的头还是很疼,“如果我不答应,你就不给我奶,是吗?”

    母玛瞪了夏雷一眼,“你说呢?如果你不是我的丈夫,却还想吃我的奶?”

    “我说的吃不是亲口来吃,而是……”

    “那也是吃。”

    夏雷,“……”

    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了,逃出蓝月之前的母玛是个假母玛,眼前这个才是真正的母玛。在蓝月的她就像是一个被极端主义洗脑的女人,现在她变正常了。以前夏雷面对她的时候甚至感觉不到她是一个女人,可是现在他却感觉她是一个活生生的女人,而且是一个相当保守的女人。

    “你慢慢考虑吧,考虑好了再来找我。”母玛转身离开。

    夏雷看着她那高高的背影,心乱如麻。拒绝她会少很多麻烦,可他却会失去她的奶,偏偏她的奶对他又极其重要。

    事实上,在与神月如一决战的时候,在绝境之中激发出生之奶能的时候他其实就明白了过来,他需要一种特别的极品奶,这种奶就是蓝月女人才会产生的黑暗之奶。他的三核一直不能大一统,达到真正的融合。他的身上虽然拥有好几种能量,可也没能将那几种能量融合在一起。这看似需要一段时间的进化,需要一个过程,其实不然,这是因为他缺少一种关键性的奶。

    让他产生这种想法的原因也是因为在绝境之中激发了潜能,一个被他熟知却又总是被他忽略的哲理冒了出来,那就是宇宙之中没有绝对的事物,不管是什么都不可能单独存在。黑夜的今天是白天,生命的尽头是死,这个宇宙之中并不存在永恒的黑夜,也不存在永恒不灭的生命。从这个哲理去理解,他要“圆满”,他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他要让三核统一,那就需要一种具备死亡能量的奶!

    一般的蓝月女人几乎没什么死亡能量,甚至没有,她们的奶对他来说没有作用。可母玛不同,她是拥有千年进化的蓝月女人,死亡能量极其强悍。而她的体型又是天赋异禀,这也是一种优秀基因的体现。所以无需去怀疑,他也肯定她的奶是一种极品黑暗之奶。他要想三核大一统,那就必须得喝她的奶!

    不能失去,也就意味着没有选择。

    母玛越走越远,她的背影渐渐淡了。她的背影显得很孤独,给人一种孑然一身的感觉。可这并不是一时的感觉,她是真的孤独,她已经失去了一切,什么都没有了。

    “母玛!”夏雷终于出声了,“我……”

    母玛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夏雷,她的眼神之中充满了紧张与期待。

    “好吧,我答应你!”夏雷大声地道。

    “爸爸!”母玛忽然一声欢呼,撒腿向夏雷跑来。

    夏雷有些郁闷地道:“你叫爸爸干什么?”

    母玛眨眼就冲到了夏雷的身前,张开双臂,一把将夏雷抱在了她的怀里。

    又是这样的拥抱,口鼻不能呼吸,夏雷苦笑着闭上了眼睛,可即便是他睁开双眼,他也不能正常视物。

    母玛松开了夏雷,一脸的激动,“爸爸!”

    “不要这样叫啊,感觉好怪异。”夏雷说。

    “爸爸!我就要有丈夫了!”

    “你一次把话说完好不好?”夏雷说。

    母玛忽然又张开双臂将夏雷抱在了怀中,“爸爸,你一直取笑我像个男孩子,嫁不出去,可我马上就要有丈夫了。”

    夏雷,“呜呜……你放开哇,不然驴就成呜妇了。”

    你放开我,不然你就成寡妇了。这是夏雷想要说的话,可因为某种物理关系,他说的这些话只有他自己听得懂。

    母玛再次松开夏雷,“我们去那座金字塔吧,你再将我父亲残留在那座金字塔中的灵魂能量聚集起来,我们当着他的灵魂举行仪式。我就这一个心愿,你愿意帮我实现吗?”

    夏雷点了一下头,“没问题,我和你去那座金字塔中举行仪式。不过我不知道你们蓝月人的结婚仪式是什么,如果做得不好,你也别介意。”

    “我会告诉你的,我带你过去吧。”母玛忽然弯腰,一把将夏雷拦腰抱了起来,然后往那座金字塔的方向走去。

    每等她走几步,夏雷就说道:“放我下来吧,我来抱你吧,我很不习惯这样。”

    “为什么?”母玛好奇地道。

    夏雷说道:“不为什么,就是不习惯,放我下来吧。”

    母玛将夏雷放了下来。

    夏雷倒不用弯腰,伸手揽住母玛的腰肢,然后将她往后一放,顺手搂住她的腿弯,一下子就将她抱了起来,继续向那座金字塔走去。

    “好奇怪的感觉,我没有谈过恋爱,也不会,你愿意交我吗?”

    夏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