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品透视 > 2041章 破晓归来
    破晓的曙光出现在了远东的天际,一线白,一线金光。大地仍被黑暗笼罩,可人们已经看见了曙光。

    阿勒颇郊区,俄罗斯军事基地。

    数千个难民跪在地上,向他们信仰的神灵祈祷。他们一穷二白,甚至连一条御寒的毯子都没有,可他们的脚下必然会有一块用于祈祷的垫子。每个阿拉伯人,不论贫穷还是富裕,都会有一块用于祈祷的垫子。

    这里的所有的阿拉伯人都在为一个人祈祷,他们的先知,夏重生。这似乎是几千年以来的第一次,他们为一个华人祈祷。

    临时指挥部里,格莫洛维奇看着正在进行祈祷的阿勒颇难民,眉头微蹙,有点心事的样子。

    “将军,天亮了。”一个副官说道:“夏重生还是没有任何消息,我估计他已经……”

    格莫洛维奇说道:“你估计他被美国人炸死了吗?”

    副官点了一下头,“是的,昨晚美军第九舰队几乎出动了所有能出动的战斗机和轰炸机,也射光了他们的战斧式巡航.导弹,那种程度的轰炸,没人能活下来,哪怕是拥有超自然能力的超级英雄。”

    “你也看美国的超级英雄?”

    副官微微愣了一下,“看。”

    格莫洛维奇说道:“我也爱看,谁不爱美国呢?哈哈哈。”

    副官被格莫洛维奇的怪异反映给弄懵了,他硬着头皮说道:“将军,我们假设夏重生被炸死了,我们应该怎么处理这些难民?还有夏重生留在这里的物资?”

    格莫洛维奇说道:“如果那个神奇小子死了,我们留着这些难民干什么?几千人要吃要喝,让他们离开这里。”顿了一下,他又说道:“至于物资,对了,你说什么物资?”

    副官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我明白了,我立刻让人去赶走那些难民。”

    “我亲自去吧。” 格莫洛维奇收回视线,转身向门口走去。

    副官紧步跟随,“将军,昨天晚上美国人竟然不给我们打招呼,也不怕我们的战机起飞与他们战斗,他们真的是疯了。克林姆宫方面来电询问昨晚发生的事情,这份报告应该怎么写?”

    格莫洛维奇说道:“照实写就行了,我们的雷达确实发现了美军,可对方几十架大黄蜂和f35,难道还真让我们跟美国人开战吗?没人想打仗,美国人早就掌握了我们的心理。”

    “我明白了。”副官说。

    “至于你说的美国人发疯了,我却在想,如果是我们面对那样的对手,我们也会发疯的。” 格莫洛维奇的嘴角浮起了一丝耐人寻味的意味,“让我们来操作的话,昨天晚上没准扔下去的就不是固体燃料炸弹了,而是核弹。”

    一条跑道上。

    尤斯娜和扎依雅从祈祷垫上爬了起来,眼巴巴的看着阿勒颇的方向。在她们的视线里,那座以白色闻名世界的城市已经变成了灰色。

    “天已经亮了,他怎么还没有回来?”尤斯娜的心里充满了担忧。

    扎依雅说道:“他是真主派来拯救我们的先知,他不会有事的。他是神,真主也庇佑着他,他不会有事的。”

    说是这样说,可以想起昨天晚上的恐怖的轰炸,她的心里却连半点自信都没有。

    “不如我们去白色珍珠找他吧,扎依雅,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吗?”尤斯娜看着扎依雅,眼里满是期待。

    扎依雅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我们得悄悄离开这个基地,如果你舅舅发现了我们肯定会制止我们的。”

    “就这么定了,我们现在去收拾东西,带上那支枪。”尤斯娜说。

    就在这个时候,跑道的另一头突然起了一片骚动。大量的俄罗斯军人持枪跑了过去,阿勒颇难民被赶着往后退,一些人跌倒了,被踩中,发出哀嚎的声音。刚刚的祈祷结束的平静画面眨眼就变得混乱了。

    “发生了什么?”尤斯娜紧紧盯着那个方向。

    “我们去看看。”扎依雅说。

    着突然的变化让两个阿拉伯姑娘将她们的秘密计划押后了,她们来到了发生骚乱的地方,也在发生矛盾的中心找到了撒拉黑。

    撒拉黑正在与一个俄罗斯军官争执,“我们是赶我们走?这里是叙利亚的领土,这个机场也是!我们祖祖辈辈都在这里生活,你们无权赶我们走。”

    “我们与你们的政府签署了协议,这个基地由我们做主,我们有权力让你们离开。”与撒拉黑争执的军官的语气汹汹,“不要再挑事,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们,否则我们开枪了!”

    他身后的俄罗斯士兵举起了枪,一片拉开保险的声音。

    “那你们把我们的物资给我们!我们就离开这个地方。”撒拉黑说道。

    “物资?什么物资?”俄罗斯军官反问道。

    “是夏先生留给我们的物资!”撒拉黑愤怒地道:“难道你想抵赖吗?我们知道那批物资的存在,都装在卡车里!”

    俄罗斯军官没有解释,而是将头移向了一个方向。

    格莫洛维奇就在那个方向,在一群警卫的保护下。

    格莫洛维奇淡淡地道:“让他们看一看我们的决心。”

    这是一个很明确的指示。

    俄罗斯军官跟着就喊道:“准备射击!”

    扎依雅和尤斯娜冲到了人群的最前面,挡在了撒拉黑的身前。

    “你们想干什么?”扎依雅愤怒地道:“这里是叙利亚!站在你们面前的是叙利亚的难民!”

    尤斯娜气愤地道:“我们是救助会的会长,我们知道那批物资的存在,我们已经付了钱了,你让我们离开我们就离开,可那些物资你得给我们,不然你让我们怎么生存?”

    “那是你们的事,与我们无关。”俄罗斯军官脸色阴冷,“最后一次警告,立刻离开这里,不然就真的开枪了。不要怀疑我们的决心,俄罗斯人从来不缺开枪的勇气。”

    尤斯娜还有说什么,撒拉黑拽住了她,“不要再说了,我们走吧。”

    “可是,舅舅……”尤斯娜并不甘心。

    撒拉黑往地上吐了一口痰,“你难道还不明白吗?这些家伙认为夏先生被炸死了,想要吞掉那批物资。他们的眼里只有钱,根本就不会管我们这些难民的死活。我们先离开这里吧,然后再想办法。”

    “几千个人要吃饭喝水,还有人生病,我们能想什么办法?”扎依雅说道:“这里距离大马士革有三百多公里,我们根本就走不到那里,而就算我们到了那里,那里也缺少食物和水。”

    撒拉黑一声叹息,他说想办法,可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办法。

    悲伤的情绪在难民之中蔓延。昨天,他们获得了希望。一夜之间,他们的希望又破灭了。

    扎依雅和尤斯娜的眼睛里泛起了泪花,她们不仅心疼这些难民所承受的磨难,也担心夏雷的安危。

    俄罗斯军官举起了手。

    这是一个开枪的命令手势,一旦他的手挥下,他身后的俄罗斯军人就会开枪。

    离开这里,对于从白色珍珠里出来的难民说等于是失去食物,失去水和必须的药品,也会成为恐怖分子猎杀的目标。可是留在,他们马上就会面对俄罗斯人的子弹。两条路,一条是死路,另一条也是死路。

    却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忽然雷一般碾压过来,“谁开枪,谁死!”

    这声音,是夏雷的声音,他用的是俄罗斯语。

    这声音,震得人耳膜嗡嗡作响。

    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了过去。

    金色的晨曦中,一个单薄的身影从基地大门的方向往这边走来。

    “是先知!”

    “是夏先生!”

    从白色珍珠里逃出来的难民顿时欢呼了起来,有人高呼他的名字,有人高呼先知,但不管是什么称呼,他们给予夏雷的尊敬和热爱都是发自内心的。

    指挥驱赶行动的俄罗斯军官下意识的看向了格莫洛维奇。

    格莫洛维奇吼道:“混蛋!谁让你举枪的,都给我放下!你们这些蠢货,看看你们都干了什么蠢事?谁下的命令?我要处理他!”

    那个指挥驱赶行动的俄罗斯军官一脸发懵的表情,他的心里有一句没有说出口的话,不就是你下的命令吗?

    扎依雅和尤斯娜已经扔下撒拉黑,奔跑着冲向了夏雷。黑色的长袍下,汹涌的波浪在荡漾,在荡漾。

    夏雷忽然停下了脚步,一脸古怪的表情,“不要一起拥抱我,不要一起拥抱我。要是被谁拍了照片,传到网上,然后被家里的女人们看到,那就……”

    小倩的声音忽然传出来,“放心吧,主人,我已经为你删除很多关于你的花边新闻了。”

    夏雷,“……”

    扎依雅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了夏雷。

    尤斯娜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了扎依雅和夏雷。

    他担心什么,什么就成为现实。

    很多白色珍珠出来的难民都流下了激动的眼泪,夏雷回来了,这对他们来说就等于一切。

    格莫洛维奇在一群警卫的陪伴下来到了夏雷的面前,咳嗽了一声,“夏先生,这是一个误会。不知道是哪个蠢货下了赶人的命令,我刚出来制止你就回来了。”

    扎依雅和尤斯娜这才松开夏雷,乖巧的站到了夏雷的身后。她们的脸又红又烫,可有黑色的面纱遮着,只有她们自己知道,别人是看不见的。

    夏雷淡淡地道:“我更愿意接受有诚意的道歉,这样吧,给这些难民修建一个临时安置点。”

    “这个……” 格莫洛维奇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夏雷说道:“所有的费用我来出。”

    格莫洛维奇跟着就露出了笑容,“这个绝对没有问题。”

    夏雷走到了格莫洛维奇的身边,凑到了他的耳边,“我知道是你下的命令,而且我也相信你的人会开枪。你应该感谢你的运气很好,如果你的人开枪了,我会要你的命。不要怀疑我的决心,我从来不缺少杀人的决心。”

    格莫洛维奇点下了头,没有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