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品透视 > 2093章 揭穿阴谋,一拳爆头!

2093章 揭穿阴谋,一拳爆头!

    不多时间,祭坛脚下的广场上便聚集了上百个白幽灵。他们的脸上不再有崇敬,也不再有友好,有的只是冷漠和敌意。他们隐藏了他们的瞳孔 ,虽然无法窥探到他们的内心活动,可是夏雷却还是能感觉得到,因为她的第六感想来都很敏锐和准确。

    幽雪和幽思并没有出现,白七也没有出现,可站在这里的白幽灵们似乎已经获得的消息。

    “雪多族长,人差不多都到齐了,你怎么不询问他们?”夏雷很客气的样子。

    “不,还没有到齐,幽雪和幽思长老还没有来。”雪多的脸上堆满了笑容,也是一副客客气气的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一群白色的身影往这边走来,正是白七和他的人,还有幽雪和幽思长老。爷孙俩的手被绳子捆着,被人推攘着前行,看上去很狼狈。

    “雪多族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夏雷故作惊讶地道。

    雪多的脸上还保持着友好的笑容,“不用着急,尊敬的夏先生,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幽雪和幽思被押到了广场上,然后被推推攘攘的带到了人群的最前面。

    “为什么抓我?”幽雪愤怒地道:“告诉我为什么!”

    幽思长老也很气愤的样子,“雪多,你疯了吗?你想干什么?你没有权利这样对我!”

    “让他们闭上嘴巴!”雪多呵斥道。

    没有塞嘴的工具,不过白七很快就找到了办法。他从幽雪的身上是下了两块白布,将一团碎布塞进了幽思的嘴里,将另一团碎步塞进了幽雪的嘴里。

    “呜呜……呜呜……”幽雪的嘴里发出了含混的声音。

    “雪多族长,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把幽雪和幽思长老绑起来了?”夏雷还是假装不知道,很惊讶的样子。

    雪多说道:“夏先生,这是我们部落内部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呜呜!呜呜呜!”幽雪急得跳脚,可是她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你给我老实一点!”白七一拳头砸在了幽雪的后脑勺上。

    幽雪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

    雪多不等夏雷说话,跟着振声声说道:“族人们,让我们一起开启通道将我们最珍贵的客人想他应该去的地方去吧。”

    “吼吼吼!吼吼吼……”上百个白幽灵吼叫,声音急促震耳。

    虚空之中能量波动,一个黑色的漩涡浮现在了祭坛的顶部。它缓缓旋转,给人一种神秘而危险的感觉,似乎要择人而噬。

    雪多说道:“夏先生请进吧,我想通了,你可以带着你的两位夫人一起进去。”

    夏雷说道:“雪多族长,这次的通道怎么和上一次不一样呢?”

    雪多说道:“没什么不一样的,这是因为族人们太疲劳的原因,快进去吧,不要再耽搁了。”

    夏雷却没动:“雪多族长,让我想一想。”

    “你还要想什么?这不是你要求的吗?”雪多催促道:“神陵就在通道的后面,快进去吧,如果你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机会了。”

    夏雷却还是没有动。

    雪多的脸色顿时变了,“夏先生,你是什么意思?你是在逗我们玩吗?你提出要求要我们满足你的要求,通道就在你的眼前,你不进去是什么意思?我告诉你,你只有这一次机会,如果你不进去,以后就别想进去了!”

    夏雷却从雪多的身上移开了视线,他看了母玛一眼。

    母玛夏雷点了一下头。

    夏雷振声说道:“幽灵部落的朋友们,雪多族长一定是对你们说我是一个坏人,我想要窃取你们的神体,对吗?他还告诉你们,幽雪和幽思长老是我的同伙,他们出卖了你们,对吗?”

    白幽灵的人群中顿时暴起一片议论声。

    “他怎么会知道?不是说秘密行事吗?”

    “这个人类迟迟不肯进入通道,还说了这样的话,难道他已经识破了族长的计谋,不肯进入陷阱?”

    “他一定是知道了我们的计划,他那么强大,我们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该死的!一定是幽雪给这个人类泄露的情报,她应该立刻被砍头,她的灵魂也应该先寄给我们的神!”

    各式各样的议论声,有人担忧,有人惊疑,有人愤怒。

    不过最担忧最惊疑最愤怒的却是雪多,“你……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夏雷说道:“我说的都是事实,你在紧张什么 ?”

    “你怎么知道的?”雪多又惊又怒。

    夏雷对母玛说道:“爱妻,把东西给我吧。”

    母玛将一只白色的卵形通讯器递到了夏雷的手中。

    一个全息投影出现在了夏雷的身前,那是一个客厅,白七凑到了雪多的身边,用眼角的余光丑的语言夏雷和他的两个妻子,然后才小心翼翼的说道:“族长……”

    就是白七的这个眼神,早就得到过夏雷“关照”的母玛根本就不需要夏雷给一个哪怕只是眼神上的暗示,她便开始行动了。

    于是,就有此刻播放出来的全息影像,白七和雪多的对话一字不漏,甚至是白七走后的雪多的那一句暗自窃喜的小声自语也都被拍摄了下来。

    “所有的人都会死,这里就只有一个人能获得自由和重生,那就是我。唯一之日,自由之时。这个秘密只有我自己知道,可是我不会告诉你们这些愚蠢的被诅咒的家伙!”全息影像里,这句话从雪多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他做梦都不会想到会在这里被播放出来,被所有的白幽灵听见。

    愤怒的情绪在人群之中蔓延,大多数都恨恨地盯着雪多,恨不得插他几刀的样子。也有人怒视着白七,白七给雪多出的主意很恶毒,想要致幽雪和幽思长老于死地。

    白七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转身就开跑。

    一颗链球突然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白七的后脑上。

    嘭!

    白七的脑袋爆开了,无头的尸体摔倒在了地上。

    出手的是母玛,蓝月上乃至希望之星上最强的女人。

    谁想谋害她的男人?

    这就是下场!

    母玛出手打死了白七,可没人跳出来指责母玛。她突然出手,无疑给这些白幽灵带来了新的震慑。她用实际行动给了这些白幽灵一个提醒,不仅是我的男人很强,我也很强!

    全息影像结束了。

    “不不不,这不是真的,我被人陷害了!”雪多害怕了,慌忙辩解,“都是白七的主意,是他想取代幽思长老的位置,是他,这一切都与我无关!”

    “将责任推到死人的头上,死无对证,你还真是够机灵的。”夏雷冷笑道:“你说是白七的主意,你说那不是真的,难道说话的人不是你吗?”

    “对啊!我们都看见了,你说的话我们也听得清清楚楚!”有人说道。

    “你还想狡辩!我们敬重你,你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却没想到你居然藏着如此邪恶歹毒的一颗心,你想把我们全都害死让你自己获得自由和新生!”有人愤怒地道。

    “卑鄙可耻的人,你不是我们的族长!”

    “砍掉他的头!”

    “把他献祭给我们的神!”

    一片愤怒的吼叫声,还有人去给幽雪和幽思长老松绑。

    “是他——”雪多慌了,他指着夏雷,“就是这个人类,他一开始就在欺骗我们!他懂我们的语言,可他却说他不懂我们的语言!”

    “那也比你这条毒蛇好一百倍!”刚刚松绑并取掉布团的幽思长老说道:“你隐藏了族长世代相传的秘密,你想害死我们!”

    “不不不!”雪多发疯似的挥舞手臂,“我、我只是在试探他!他在欺骗我,他明明懂我们的语言,可他却说不懂!”

    夏雷突然一掌拍在了雪多的肩头上。

    雪多的肩头顿时垮掉了一般,万斤重压之下他的双腿无法再保持直立的姿态,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可是,即便是被打垮了半边肩膀,他仿佛感觉不到疼痛,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一声。

    这一点都不奇怪,幽雪都可以将自己的心脏拔出来玩耍,半边肩膀被废算什么?也难怪那些白幽灵说要砍掉雪多的头,而没说其它的惩罚。不难猜到,砍头才是对白幽灵有效的制裁。

    雪多怒视着夏雷,幽蓝瞳孔浮现,“你敢——”

    没等他把话说话,夏雷又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另一边肩膀上,他的另一只肩膀也垮掉了。

    没人为他说话,都只是冷眼看着。不同的是,一只只白色眼睛里都浮现出了幽蓝的瞳孔。

    夏雷居高临下地看着雪多,“再敢狡辩一句,我拍烂你的头!”

    雪多惊恐地看着夏雷,嘴巴动了动,却没有勇气再冒一个字出来。

    夏雷面向白幽灵的人群,大声说道:“你们都看见了,这就是你们的族长,为了他自己,他出卖了你们所有人。”

    “你……你也不是什么好人!”一个白幽灵站了出来,“你明明懂我们的语言,可你却说你不懂!你一开始就在欺骗我们!”

    夏雷说道:“我没有欺骗你们,来的时候我确实不懂你们的语言,可是我很快就学会了你们的语言。”

    “这怎么可能?”

    “因为我就是唯一。”夏雷振声说道:“唯一之日,自由之时。我就是那个能给你们带来自由和新生的人,你们的神,他在等我。”

    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怎么可能?”

    “他是一个人类啊,他怎么可能破除我们身上的诅咒,给我们带来新生和自由呢?”

    “他说他一天就学会了我们的语言,我不相信……”

    “唯一之日,自由之时,是这样解读的吗?”

    说什么的都有,相信的人少,不相信的人多。

    幽雪忽然站了出来,大声说道:“我相信夏先生,他拥有创造生命的能力,我的家里就有证据,他在这里播种了青草和果实,我第一次尝到水果的味道!如果你们不相信,我现在就可以带你们去我的家里看看。”

    没人去,现在并不是什么看花草和水果的时候,对于所有的白幽灵来说这是一个命运的抉择。选择对了,他们就有机会获得自由和新生,选择错了,他们将万劫不复!

    所有的视线再次聚集到了夏雷的身上。

    时机已经成熟,夏雷的声音如雷般震耳,“开启通道吧,让你们的神来做出选择。你们不相信我,难道你们还不相信你们的神吗?”

    “开启通道!”幽思长老跟着说道:“让我们的神来做出选择吧!”

    “先杀了那个家伙!”

    “杀了他!”

    越来越多的人在吼。

    夏雷看着雪多,“你听到了吗?”

    雪多使劲摇头,“不、不,不要……”

    夏雷一拳落下,雪多的脑袋嘭一声爆开了。

    白幽灵的脑浆也是白色的,而且是纯白,连一丝血都没有。

    “嚯——嚯——嚯!”白幽灵吼叫着,黑色的能量漩涡消失了,灰白色的能量漩涡再次浮现。

    通道开启,面对白幽灵的“神”的时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