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品透视 > 2394章 血色闪电
    一天后。

    黑日帝国南境寒冰城。

    昏暗的天幕下,白雪皑皑的山峰连绵起伏,寒风呼啸,天地间一片萧瑟肃杀的气息。

    一片山坡上跪着密密麻麻一大片守夜者平民和奴隶,男人和女人老人和小孩,加起来的数量超过了两万。女人和小孩在哭泣,哭声凄厉,此起彼伏。

    “为什么这么对我们?我们犯了什么罪?”一个男性守夜者青年愤怒地道:“你们凭什么这样对我们?”

    一个蛇纹人老人哭着说道:“我不过是卖一点破碗破碟,你们把我抓到这里来干什么?我要回家……我的孙子还小,没人照顾,我要是不带食物回去的话他会饿死的……”

    “妈妈、妈妈,我好冷,我要爸爸,我要爸爸……”一个孩子哭着哀求,可他的母亲也在哭泣。

    类似这样的画面到处都是,悲伤和恐惧折磨着每一个人。

    “闭嘴!”一个刽子手一脚踹在了那个可怜的蛇纹人老人的背上。

    蛇纹人老人惨叫了一声,被一脚踹倒在了地上,脑袋撞在了一块岩石上,顿时崩开了,脑浆涂地。

    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比草芥还要卑贱。

    “呸!你个肮脏的蛇纹人居然也敢唧唧歪歪,再吵闹我打死你!”一脚踹死人的刽子手恶狠狠地道:“你们都给我闭嘴!安静一点,不然现在就杀了你们!”

    悲愤的情绪在人群之中蔓延,可面对闪烁着寒芒的直刃大刀,还有凶神恶煞的刽子手,没有人敢反抗。女人捂住了哭闹的孩子的嘴巴,自己的眼泪去要忍着往肚子里吞。

    跪在这片雪坡上的人其实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样的命运,可是他们什么都改变不了。

    “神啊,救救我们吧!”一个守夜的老人低声念叨,然后一头磕在了雪地上,发出了咚的一个响声。他的额头破了,流出了黑色的鲜血,雪白的雪地上也留下了一个醒目的血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原因,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祈祷的行列之中。他们对天祈祷,祈求神灵的庇佑,然后谦卑而虔诚的磕头。

    这样祈祷有用吗?

    可是哪怕是亿万分之一的希望,那也是他们现在所拥有的唯一的希望。除了向神灵祈祷,他们还能干什么呢?

    刽子手并没有阻止“罪犯”祈祷,毕竟相对于哭闹,现在的场面安静规矩得多。

    山坡的最上面站着一群人,南境王狄狱、东境王狄恶赫然在其中。另外还有来自两座王城的高级军官,以及来自末日城的几个重要人物。跪在地上的人乞求神灵出现拯救他们,而这些人却在期盼一个女人出现,那个女人就是帝国的永夜公主狄阴。

    从第一日屠杀开始,在这片山坡上被处决的人已经接近30万了。这里发生的事情风一样的在帝国境内传播,整个帝国都被黑色的恐惧所笼罩,平民和奴隶人人自危,因为谁也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因为什么微不足道的原因就被逮捕,然后送到这里来被砍头。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会到头?

    没人知道,可是许许多多的人的心里都埋下了仇恨的种子。一个人如果连最基本的生存的权利都被剥夺了,谁还对统治者抱有希望?夏雷之前播下的反抗的种子早已经成熟,只等一阵风来,便会像蒲公英一样飞向整个帝国!

    那一阵风什么时候到来?

    也没有人知道。

    “王兄,今天过后便该北境王送人来砍了,妈的,天天这样砍头,那个小贱人却迟迟不肯现身,如果她永远躲藏着,那我们要砍到什么时候?”东境王狄恶的语气之中满是愤怒的味道,“那还不如把这些人都吃掉,那也有价值得多。”

    南境王说道:“凡事都会有一个极限,我觉得也差不多了吧。狄阴那孩子生性善良,现在这种情况我估计她是没有收到我们传递出去的信息,不过总有一天她会收到的。我肯定,一旦她收到我们传递给他的信息她就会出现,以她的性格她肯定不忍心看到这么多人因为她死去。”

    “那要到什么时候?”

    “我也不知道,不过这些贱民和奴隶杀了就杀了,杀多少都无所谓。这个世界是我们的世界,这些贱民和奴隶也都是我们的财产,我们主宰一切,他们没有任何选择。”南境王狄狱说道。

    “那就开始吧,砍了这些人的人头,我还要去末日城。”东境王狄恶说道:“两个王子也真是的,每天都会联系我好几次询问狄阴的情况,我要去和他们亲口说说,我讨厌使用蓝月人的通讯器。”

    “那就开始吧,这些贱民和奴隶都是你送来的,应该由你来下令。”南境王狄狱说道。

    东境王狄恶举起了他的右臂。

    所有的刽子手在同一瞬间举起了长柄直刃砍刀,只要东境王狄恶将他的右臂挥下,所有的刽子手也会将他们的长柄之刃砍刀砍向所有“罪犯”的脖子。那个时候将是一个2万多颗人头一起滚下山坡的血腥场面,血流成河。

    一个扛着拍摄仪器的军官来到了东境王狄恶的面前,他肩头上的设备正处在工作的状态下。

    东境王狄恶努道:“狄阴,睁大你的眼睛看看吧,这是我传递给你的信息!现在有两万多贱民和奴隶跪在这片山坡上,因为你的懦弱和自私,他们都会被处决!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我告诉你,你每躲一天就有上万人因为你而死去。这些人的死和你有直接的关系,他们都是你的罪孽!”

    每一次砍头之前都会拍摄录像,然后以信息的方式传递出去。这是必须的,如果没有这一步,这两万多颗人头便算是白砍了。

    “不要啊!不要啊!”

    “求求你们放了我们吧,我们都是守法的平民啊……”

    “妈妈!妈妈……我不想死啊!”

    “神啊!救救我们吧!”

    山坡上一片哭泣和哀号嚎的声音。

    “狄阴,你都看见了吗?这些人马上就会因你而死,你忍心看着他们就这样悲惨的死去吗?不要再往你的身上增加你的罪孽了,回来吧,回家吧。我们才是你的家人,我们不会伤害你。”南境王狄狱说道,然后他向东境王狄恶,点了一下头。

    这是一个可以行刑的提示。

    狄恶冷哼了一声,高举的右臂就要挥下。

    噼啪!

    天空一声炸响,一道血色的闪电突然撕开长空!

    那不是真正的闪电,而是一道血色的身影从云霄之间飞扑下来,血色的不死翼犹如火焰一般燃烧,带着决然无归的气势,似那誓要烧毁世间一切罪恶的神罚之火!

    “看那!看那!”最先祈祷的老者无比激动地道:“那是神!那是神!是神听到了我们的祈祷,神来拯救我们了!”

    山坡上顿时一片呼喊的声音,很多人激动得哭了。

    所有的刽子手都在等着指令,可东境王狄恶的手迟迟没有挥下来。从云霄之间飞冲下来的血色身影在出现的那一刹那间就被他发现了,也就在那一瞬间他被惊呆了。那恐怖的能量,那毁天灭地的气势都给他带来了震撼,可让他目瞪口呆且困惑不解的却是——熟悉!

    “是狄阴!”南境王狄狱忽然激动地吼道:“永夜公主现身了!是她!是她!就是她!”

    是的,突然现身的血色身影不是别人,这是帝国的永夜公主狄阴。

    可又不是狄阴,她是不死火鸟火凤。

    狄阴,这个身份已经过去,她已浴火涅槃,她是不死火鸟,夏雷的第七妻!

    火凤在山坡上空悬停了下来,血色的能量火焰熊熊燃烧。她俯瞰着山坡,犹如女神降世。

    “哈哈哈哈!”东境王狄恶仰天大笑,“你终于回来了!我以为你能躲到什么时候!因为你的懦弱和自私,你知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人因为你而死?作为你的叔叔,我为你感到不耻!”

    火凤说道:“你不是我的叔叔,你们所造成的罪孽也与我无关。我来这里也不是因为你们的原因,我是为了跪在这里的人。他们不是贱民与奴隶,他们都是鲜活的生命!”

    就她的这一句话,很多人都哭了。

    “哼!”南境王狄狱说道:“你竟然唤醒了你身上的不死火鸟的血脉,不过你以为你还能离开吗?乖乖的跟我们去末日城,不然你就别怪我们两个叔叔对你不客气了。”

    火凤说道:“先放了这些无辜的人吧,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

    东境王狄恶与南境王狄狱对视了一眼,两个封王好像在这个眼神里达成了一致的意见。

    东境王狄恶说道:“放了他们!”

    所有的刽子手撤离了山坡。

    火凤说道:“你们赶快下山吧,待会儿有人会帮助你们。”

    跪在山坡上的平民和奴隶纷纷给火凤磕头感恩,然后向山坡下逃窜。他们并没有看见什么帮助他们的人在山坡下面,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怀疑火凤的说法。在所有的平民和奴隶的眼里,他们所遇到的不是什么永夜公主,而是女神。

    两个封王还有几个来自末日城的重要人物突然腾空而起,转眼间就将火凤包围了起来。他们好不容易等到火凤现身,怎么肯再给她有一丝逃走的机会!

    “跟我们走吧!”东境王狄恶冷冷地道:“不要逼我们动手。”

    火凤却淡淡地道:“你们要带我走,将我当成祭品献祭,你们还真是我的好叔叔啊。”

    南境王狄狱冷哼了一声,“那是你的宿命,献祭给伟大的黑暗主宰冥亚斯是你的荣幸,你应该感到骄傲,而不是逃避。帝国的王室没有懦夫,勇敢的接受你的命运吧!”

    火凤忽然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你们这么想抓我回去,你们问过我的男人没有?”

    她的男人?

    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