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品透视 > 2520章 你爸爸始终是你爸爸

2520章 你爸爸始终是你爸爸

    “伟大的黑暗主宰。”焚焰跪了下去,声音里充满了崇高的敬意,“我有些话想说,关于龙王,他始终……”

    冥亚斯向焚焰踏出了一步,“你给我闭嘴!”

    轰隆!

    冥亚斯这一步,临时王宫的地面裂开,大殿颤抖。

    “噗!”一口腥红的鲜血顿时从焚焰的嘴里喷了出来。

    冥亚斯冷冷地道:“再说一个字,我杀了你!”

    焚焰的嘴唇动了动。

    “哼!”冥亚斯又向焚焰踏前一步。

    焚焰轰然倒地,身上的肌肤寸寸裂开!

    它并没有开口,只是动了动嘴唇也要承受冥亚斯的惩罚!

    火凤挡在了焚焰的身前,愤怒地道:“正儿,你在干什么?它是我的母亲!你要杀它你就先杀我!”

    冥亚斯冷冷地道:“如果你真想死,等我拿到了世界之盒你就和他一起死吧,这个世界其实也不需要什么圣母,有我就足够了。”

    “你……”火凤的心就像是被刀扎了一样疼。

    对冥亚斯,她的心里始终都抱着一丝希望,希望他迷途知返与她还有夏雷重归于好,一家人团团圆圆。可是现在她才发现她的希望是多么的脆弱和可笑,站在她面前的青年没有半点作为儿子的意识,反倒是作为冥亚斯的意识无比的强大。她现在才明白,她和夏雷不过是生了一个“壳”而已,并不是她和夏雷真正意义上的儿子!为了那只世界之盒,他竟不惜将她视为人质去要挟他的父亲,还养眼杀了她这个母亲,这世上有这样的儿子吗?

    冥亚斯忽然看向了九寨之森的方向,神色微微一变,“他来了。”

    火凤顿时愣了一下,忽然跪了下去,“正……伟大的黑暗主宰冥亚斯,我求求你放过你的……我求求你放过我的夫君吧,他不是你的敌人啊!”

    冥亚斯没有说话,转身走出了大殿。

    火凤想要追出去,可心中又着急焚焰的伤势,一咬牙来到了焚焰的身边,“母亲,你怎么样了?”

    “我、我……没事……死不了……你快出去看看,不要让他们父子打起来。”焚焰的声音很虚弱。

    “可是你……”火凤还是放心不下焚焰。

    焚焰说道:“扶我起来,我和你一起去。”

    火凤跟着将焚焰扶了起来,然后搀扶着焚焰走出了临时王宫的大殿。

    大殿前是一阶阶石梯,石梯的尽头是一个巨大的广场。此刻的广场上聚集了数量惊人的蛮荒强大生灵,还有黑暗死亡世界的终极进化。这些蛮荒强大生灵和黑暗死亡世界的终极进化都是冥亚斯召唤到这里的,是他的军队。这支军队,就算是夏雷当初进攻末日城时所掌控的军队都无法与之相比。

    火凤和焚焰站在临时王宫的大殿前放眼望去,整个广场上到处都是强大的太古生灵,有几百米长的巨鳄,有一座山一样巨大的犸,还有龙与美黛莎的同类,以及一些就连母女俩从未见过的强大生物。而那些终极进化也有好几十个,全都是黑暗死亡世界的纯能量体。所有的蛮荒强大生灵,还有终极进化都跪在地上,不敢直视这个世界的主宰。

    这场面,又岂只一个震撼了得!

    “夫君!”火凤忽然嘶声吼道:“你快走啊!不要来!”

    冥亚斯回头看了火凤一眼,眼神冰冷,“看来你已经做出选择了,也好,等我拿到了世界之盒我就送你们一起上路。反正,他回到对立宇宙世界也是死,那六个家伙是不会放过你们的。与其死在那六个家伙的手中,还不如死在我的手中。”

    火凤气得浑身颤抖,“你不能这样对他,他是你的父亲!他是你的父亲!”

    冥亚斯突然向火凤伸手,犹如晶体一般的黑暗能量潮水一般涌向了火凤和焚焰。他说过不要在他的面前说夏雷是他的父亲,火凤已经不止一次犯这样的错误。在这个世界,无论是谁都不能藐视他的威严,火凤也不能!

    却就在这一刹那间,一道金光从天空深处照射下来,瞬间就将火凤和焚焰包裹了起来。就在那一瞬间,冥亚斯的黑暗能量山洪一般冲击了过去,火凤和焚焰身后的临时王宫顷刻间被夷为平地!

    火凤目瞪口呆,直到冥亚斯的黑暗能量向她和她的母亲焚焰涌过来,她都还不愿意相信你冥亚斯会对她这个母亲出手。可转眼她就发现这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冥亚斯真的对她出手了,而且还是如此的狠手!

    如果说追出来的时候她的心里还存着一丝希望,那么这一刻她的心里再不存任何希望了,对夏正这个儿子,她的心已经彻底死了。

    金光一震,冥亚斯的所有的晶体一般的黑暗能量顷刻间烟消云散。

    冥亚斯的神色剧变,看着那从金光之中突然现身的熟悉的身影,内心的感受复杂到了极点。

    可同样的身影,火凤却是另外一种感受,她喜极而泣,一声哭喊,“夫君啊!”

    夏雷来了。

    他其实早就来了,只是屏蔽了一切生命和能量的气息。他要带火凤走,冥亚斯的忤逆行为远比他说一万句话更管用,所以他并没有立刻现身,直到冥亚斯出手才现身。

    夏雷一把将火凤搂在怀里,温柔地道:“爱妻,让你受苦了。”

    火凤哽咽地道:“不,我不苦,我好后悔没有听你的,我错了……”她忽然想起了什么,神色突变,猛地推开夏雷,“你快走!你快走!他要杀你!”

    夏雷却一点都不着急,他的脸上还保持那温柔的笑意,“那么多人想杀你夫君,我不好好的吗?没人能杀得了我。我这次回来是要带你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世界,你愿意跟我走吗?”

    “我愿意!我愿意……呜呜呜……”火凤感动得哭了。

    “那么说够了吗?”冥亚斯的声音,“说够了的话就把我要的东西给我。”

    夏雷捧着火凤的脸颊,凑到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亲爱的,等我一会儿。”

    这一下亲吻让火凤呆了一下,可她顾不上羞涩。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那让她无比的紧张。

    夏雷移目焚焰,“母亲大人,火凤就拜托你了。”

    焚焰说道:“我会看好她的,龙王放心吧,另外……”顿了一下它才说出来,“谢谢你出手相救,还有你的治疗。”

    它刚才走路都需要火凤搀扶,刚才的金光一照,它身体之中所受的伤全都痊愈了。

    夏雷向冥亚斯走去,不再有万丈的金光,甚至没有半点能量气息,他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而在这个世界,人类就只有一种身份,那就是最卑微的过去之人,比奴隶还要卑贱。

    “我要的东西给我!”冥亚斯怒道,他的声音响彻全城,还有天空和大地。

    跪在广场上的强大生灵,还有几十个终极进化全都站了起来,所有的视线都聚集到夏雷的身上。只要冥亚斯一声令下,它们和他们就会潮水一般涌上去,将夏雷撕成碎片!

    “这场面,是为了欢迎你爸爸我吗?”夏雷笑着说。

    “吼!放肆!”冥亚斯一声怒吼,黑暗能量潮水一般涌出,然后在他身后的虚空之中凝聚出了一个三头六臂的魔神,巨大如山,能量体上满是金色的能量符文。它一出现,整个天空骤然黑暗,漫天遍野都是鬼哭狼嚎的声音。

    最强状态下的纯能量体形态的冥亚斯确实是这幅面孔,不过得益于夏雷的完美基因,复活的冥亚斯等于拥有了两种形态,那就是血肉之躯和这种用混沌黑暗能量构成的三头六臂的恐怖魔神。

    所有的蛮荒强大生灵,还有终极进化都忍不住高呼出口,“我主伟大!我主伟大!”

    这三头六臂的魔神神威不可冒犯。

    这高呼的声音山呼海啸,震天动地。

    可夏雷却始终保持那份云淡风轻的淡定,脸上也还保持着那淡淡的笑容,“放肆?放肆的是你,冥亚斯。我这次来没什么盒子给你,我是来告诉你一个道理。”

    冥亚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惊怒地道:“你竟敢杀了黑日大帝和奥英!”

    夏雷淡淡地道:“还有你的几个爪牙,以及所有的神陨骑士。不过这都是小事,重要的是我要告诉你的道理,那就是你爸爸始终是你爸爸。”

    “吼——”冥亚斯吼道:“给我杀了他!”

    广场上的蛮荒强大生灵,黑暗死亡世界的终极进化潮水一般扑向了夏雷。

    夏雷说道:“不愧是我的儿子,得知我杀了黑日大帝和奥英,还灭了奥英的神陨骑士团,你想让你的爪牙来试探一下我的实力?那好,你爸爸我就让你看一看。我先斩了你的爪牙,然后你爸爸再跟你这个不孝之子算一算帐!”

    话音落下,他的身体之中迸射出了万丈金光。

    每一道金色的光线都是一条能量锁链,每一条锁链的末端都是一只金光灿烂的矛头。那矛头闪烁着圣洁透明的与青铜色的能量符文。

    哗啦!

    所有的能量链条飞向了潮水一般涌来的黑暗大军,一接触便是一大片灰飞烟灭,所灭者,皆飞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