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极品纨绔 > 第313章 一剑一刀

第313章 一剑一刀

    那些话自然也传到他的耳朵中,难道他们施家一辈子都只能做老三,比起老二来说应该更好听些,但光是想想就忍不住暴虐的身体,甚至想跟祝家的这个小子同归于尽。

    这一刀来势很快,但也失了重心。

    祝英台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既然身在生死中,就别怪刀剑无眼。

    “啊!”

    这一剑不偏不倚,将施昂雄的胸口划破,热血喷涌而出。

    “啊!啊!啊!”

    三声惨叫,施昂雄的意志瞬息恢复,那剑不再是绿光,似乎多了些什么,祝英台根本来不极阻挡,胸口也是被划开。

    两个人胸口流出大片的热血,同时一笑,便倒向前方,抱在一起晕了过去。

    “少爷!!”

    两家护卫跟疯了一般冲上生死台,虽然都有砍死对方的心,但现在不是时候,赶紧就是带着主子离开是非之地,这种伤势哪怕多耽搁一会儿都会产生难以预估的内伤。

    “好疼!光是看上去就感觉疼得不行。”

    “没想到两家的少爷竟然会有这等魄力,真心佩服!”

    “又是一段佳话要传出去,祝家和施家的少爷相杀相抱让人回味无穷。”

    围观群众将目光锁定说这话的人,原来是刚才那个不敢上台的小子,都是对他指指点点,笑声不断,很明显没传什么好话。

    招谁惹谁了,凭什么要承受这种待遇,陈羽决定还是早走早脱身。

    虽然名誉稍微受了点损害,但这一趟却是不亏,因为看到了两种截然相反的武功,快刀和重剑竟然能被使到这种程度。

    两人的年纪明显不大,估计这两种武功还能有更大的精进。

    不能再这么傻站着,铁头功小成之后一直没有动静,看来自己需要更加努力才行。

    最好能把铁头功的修炼方法摸索出来,毕竟只是靠蛮力敲脑袋,还是太过粗劣了,虽然这样练习确实有很多用处。

    准备找间清净的客栈,对自身的各种能力进行一下汇总,等到被人用刀架脖子之时,就已经晚了。

    一张熟脸挡在他的面前,陈羽非常自觉的转身就走。

    “哎,你这人,要不是我,你怎么会有那么多钱,总得分我一些,不然我连觉都睡不成。”

    不是别人,正是另一个假妹妹。

    “你出什么力了,连话都不会说,要不是我机智,估计一百多斤肉都要交待了,你还跟我要钱,要不要脸,看你挺漂亮一姑娘怎么会是这种人。”

    “你!你还有理了,好,很好!就说你给还是不给。”

    “不给你又能拿我怎样,要钱没有要色拿走,话就撩这儿了,怎么着吧!”

    “周围还有很多那些看热闹的人,你猜我要是喊那么一嗓子会怎么样,要不要尝试下。”

    “万事好商量,看你也出卖了色相,说个数吧!”

    形势比人强,先给她点儿,再蒙上面抢回来就行,反正谁也不认识谁。

    “不多,一千两黄金就行了。”小丫头摇着头。

    陈羽努力平静身体,不想为这事发火,但明显过分到了极点:“一共也就一千两黄金,你抽疯了吧,要喊就喊,我还不能跑啊!”

    “你不是说要给我的,现在怎么又……”

    “告诉你一声,女人太贪婪死的比鬼快,冷静想想吧!在下告辞。”

    见到后方更加开阔拔腿就跑,这可是一身衣服的钱,储物腰里早就没有干净衣裳,为了广大女性同胞能够欣赏到他的风姿,钱必须要守住。

    这就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裁缝铺里,毕竟因为身材太过特殊,加上成衣比起做起来要贵上九成,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定做比较划算。

    至于为什么选择这件店,大概还是恋乡情怀在作怪,店里竟然摆着一件跟华夏传统旗袍差不多样式的衣服,设计贼大胆,放在腾大陆有些保守的风气中,连当内衣都不敢穿出来,会被认为是故意卖弄风骚。

    店内生意很冷清,等将他的尺寸全都量妥,店家拿出了一张设计图给他看,陈羽表示非常满意,让店家尽管用最好的布料来做。

    最后的价格一看,好家伙连一百两黄金都不到,而且用的材料跟他在夏华城的一样,之前到底送了多少钱给那群无良商家。

    那个气啊,等回去夏华城一定要找他们算账,把所有被骗的钱全都拿回来,实在太过分。

    路过两女子停住脚步,看着店内设计大胆的旗袍,笑了起来。

    “姐姐你看啊,这衣服怎么会这么无聊,就算是件内衣,也露的太多了,而且两条布前后就这么提着,睡觉时候多难受。”

    “你这小妮子真大胆,不过说的倒也是。”

    “哎!”

    店家仰天长叹,希望能够借此舒怀,或许自己真的是没有才华。

    陈羽腾的一下从椅子站起来,熊熊火焰在他的眼中燃起,朝着两个女子冲过去。可笑地说:“看你们两个穿着不像普通人家,但没想到竟然会如此庸俗。”

    “姐姐他说你庸俗,其实有些道理。”小女孩说。

    “不对吧!明明是我们。”

    “当然是你们了,难道我这种立于大陆顶端的挑剔眼光会被他这么说,那他肯定是有毛病。”

    见两个姐妹争论不休,甚至已经快要发展成拳脚行,陈羽大胆走上前。接着说:“不用吵了,说的就是你……和她,你们两个人。”

    “姐姐他又说你庸俗,你是不是应该反省一下。”

    “明明说的是你和我两个人。”

    “不可能他又没病!”

    说着女子就是要走,根本就没把陈羽当成个人来看。

    “两个丑女给我站住。”

    “你骂谁,谁呢!已经那么装了,你还是说个不停,你不知道我的心灵是很脆弱的,经不起打击。”

    小女孩原来早就知道一切,只是在自欺欺人。

    “这位公子做的确实有些过了,要不是这里不放便流血,估计小丫头已经把你大卸八块了。”

    女子说的轻松,脸色却是非常不好看,怕不是小丫头的意思,而是她自己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