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极品纨绔 > 第928章 意外
    唯一不做的事情,估计就是收钱、数钱以及分钱,哪个都是摊主亲自来接手,开始还挺美的,后来因为钱越来越多,根本连数都数不过来,手都有些抽筋。

    感觉就像是他开的包子铺,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在做着,而老板只要在哪收钱,一切都显得那些美好和谐。

    总算是忍到极限,在客人的又一次刁难之下,庆生发飙了,直接就将桌子掀了,并且一脚踹到包笼,所有的包子全都撒在地上,无数的猫狗疯一般冲了过来,张口就是咬两三个狂奔离去。

    摊主有些害怕,死死包着钱箱,最后庆生没有放过任何人,将摊主往死里打,并且将钱打劫到自己的腰包。

    感觉肩膀一沉,当他转过头去,本来艳阳高照的好天气,突然就开始直起雪来,而且是六月飞雪。

    身后的人再熟悉不过,正是他老爹,并且现在的脸色很差,而且还出现了大风,估计一场暴打是少不了。

    他想解释,非常想的那种,然而男人之间共同语言太少,身为父亲看到亲生儿子作践自己当然无所谓,问题是居然还在暴打平民百姓,更可怕的,居然还在抢钱。

    从来没有生过如此大的气,一脚就是将庆生踹到地上,并且往死里打着,一边打,一边还喊着,别来人劝他,事实并不是在府,也并没有人劝他。

    一般情况,只要打个没多久,就会有府上的人来阻拦,今天意外的清静,看来能好好打一顿。

    果然好人没好报,庆生决定凑合着当个不好不坏的人,毕竟老爹的铁拳铁脚可不是开玩笑的,他已经感觉有些神智不清,甚至已经看到某些灵魂在周围转悠,估计真的要死了。

    很多带着翅膀的小精灵歌唱,并且伸出有些肥的手,并且一道光门在天空上出现,就连太阳此刻也消失了,这恐怕就传说天堂的入口。

    听说天堂里面,都是心地善良的傻子,打他他会笑,骂他他会笑,不打骂他也会打,反正怎么着都是在笑,已经不要脸不要节操的那种。

    一个物种,不因为任何东西而发出笑容,那未免有些骇人恐怖,凭什么要笑,总得点儿原因吧,否则不跟傻子一样,总得讲点儿道理。

    一瞬之间,庆生感到有些害怕,毕竟周围旋转的带翅膀小人也在笑,问题是他绝对会做过任何对小人有利的事,他们在笑什么呢?

    当感受到现实当中的痛苦,总算是彻底明白,原来是笑话他被老爹快打成狗,果然是值得发笑的大事,连他忍不住,一口血喷在带翅膀小人的脸上,从未见过如此不要脸的生物,总得拿出点儿东西回报才行。

    带翅膀小人不在旋转,露出了口中的虎牙,并且白皮开始脱落,变成了黑色的小怪物,就连天上散发着白光大门,也已经变成黑色发出鬼吼声的恶魔之门。

    庆生有两个人格,一个是奴才模样的谣言传播者,一个是华丽衣衫大家族的少爷,两个人生,早已将他的智慧磨炼到超过二的境界,到底是三,还是三百,已经不需要追究。

    至少在一瞬间,就已经判断出,所谓的天堂之门,不过是施了障眼法,既然如此大废心机,那么眼前的门,估计就是通往十八地狱的大门。

    “老爹我爱你!”

    小恶魔已经伸出黑色爪子,似乎强行来拖走他的灵魂,庆生用了最后的力气,吼出所有人的心声。

    拳头再也打不下去,黑脚也是无法用上力气,庆生老爹眼泪哗得流下来,看着已经毁容的儿子,这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别提有多愤怒,多伤心,立刻给自己两耳光。

    就算儿子再不像话,那也是他的亲生骨肉,虽然这次停手,以后会更加纵容儿子,但已经无所谓了,身为父亲就要为孩子的任何事情负责,就算杀了,也得顶包,就算吃人,也得陪着一起顺便顶个包。

    两父子紧紧抱在一起,泪水哗得流下来,一个是真泪水,一个是血泪,毕竟从小都未体验如此场面,庆生也是有些难以自已。

    一场闹剧就此收尾,摊主打了个哈欠,看来是惹上大人物,三十六计走为上,反正已经学到做包子的秘诀,以后肯定能够混得风生水起。

    也是在感叹,武修者果然不是人,就学了不到七天的包子,就已经改良出如此好吃的味道,简直就是要断普通的财路。

    虽然他是挺喜欢,反正无数的金子从天而降,就算是不捡,也会强行很多进入他的衣襟。

    人生活成这样,还有什么可强求的,干脆一头撞死在墙上算了,差点儿因为兴奋过度做了傻事,只是阻止的有些晚,摊主疯了,带着做包子最极限的秘诀,就那么彻底疯了。

    羊在吃草,鸡在找虫,鸭子照样会游泳,坐在轮椅全身都是绷带的庆生指着河塘,小堂妹就将他推了过去,两人一起看着美好光景。

    毕竟是一家之主,庆生老爹实力杠杠的,只凭身体力量,和一小搓元力,就将儿子打成暂时性的瘫痪,至于未来能否完全恢复,也是个未知数。

    “堂妹我有些不懂,为什么我变成这样,你反而就能一眼就能认出来,居然还有功夫一起赏快要看吐的景色,你也是无聊的。”

    “直觉,超越一切的直觉,堂兄你是不会懂的,堂妹我可不是普通人,迟早有一日会飞天空,而且飞得很高很高。”

    “直觉啊……”

    全身伤口都裂开了,庆生尽量憋着,可还是忍住笑了出来,真有所谓的直觉,还把他当成乞丐,简直就是说话不打草稿。

    “笑吧,你就笑吧,谁让堂哥是我的偶像,不过我要提醒堂哥一句,如果有一天见到一个看不到底的无底洞,千万不要留念,赶紧走的越远越好,否则……”

    小堂妹摇了摇头,还再开口,只是眼中已经陷有泪花,似在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一样,惦记着所有人类的一举一动,从未感受过任何苦任何累,就算是夫妻亲密的时候,也不会忘记欣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