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军户幸福生活 > 第三章
    月华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到吃晚饭的时候嫣红又走过来把她拉到一旁,月华以为她又要劝她逃跑,没想到她却拉着她的手儿说道:“我本来就嘴巴坏,说话不带拐弯儿的,今儿是我太心急了,我给你赔不是,你知道我这个人快嘴快语的,你替我想我还不承你的情,说出去我是多么不识好歹的人。”

    嫣红素日是个掐尖要强的人,今儿难得的在她跟前赔礼认错儿,早上和中午的事儿月华本没放在心上,这会儿不好说什么:“哪儿的话,都是宫里出来的,还计较这些做什么,我不放在心上,你也别在意。”其实月华也不是真的不在意,她只是懒得和这种人在意而已。

    嫣红拉着她的手:“我知道你是好的。”

    月华等闲不喜欢和人拉拉扯扯的,不着痕迹的把手抽出来,笑道:“没事儿我先回去了,我还得回去洗澡,晚了就没得热水了。”

    嫣红却拽着她的胳膊:“你且等一等。”她把头低下来,一脸娇羞,嫣红本身高挑艳丽,一双媚眼勾人,这会儿越发显得妩媚,说话时低眉顺眼的样子显得楚楚可怜:“其实我也是蒙了心了,我……表哥……不瞒你说,我……表哥是我姑表哥,我家和姑母原本就只隔了一条街,我们原本一起长大,我不疑心他的……这会儿听你一说我倒是觉得……你看我多少年没他的音信,一来就说要带我走。我平日里也是一个谨慎的人,怎么这个时候犯糊涂!我自己也瞧不上我自己。”

    月华十一岁入宫,年纪还小,宫里都是太监宫女,没有对哪个男子动过这样的心思,这会儿还真不知道拿什么话去宽慰她,也没说话。

    只听嫣红又说道:“可是,反正这会儿也豁出去了……我也说句女孩子不该说的话,我……心里喜欢他……哪怕跟他还不如在军营里我也愿意逃出去跟了他。”

    月华彻底不知道说什么了。

    “我知道你不愿意和我一块儿走,我也不勉强,各人有各人的心思,个人有个人的缘法,没准儿你在这里真遇到个良人,只怕比我还好些也不一定。

    只是后山那条路特别僻静,夜里有野猪和獐子出没,那些野兽都是会吃人的,我一个人害怕,你能否陪我走过那条路,你放心就一段山路,过了那段路你就回去我自己走了。”她又说道:“你知道我嘴坏也没交到什么可心的人,我就算说给她们听,她们也不愿意还白白的遭了人家的耻笑,只有你最好,你若不肯陪我也没人陪我了。”

    月华彻底不知道说什么了,她素来和嫣红没什么交情,也就出了景城之后两人才开始搭伴儿,这也是她嫣红主动贴过来的,这会儿说什么姐妹情深还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但是看她模样可怜,月华也不好推拒,只得婉言说道:“这事儿可不小,我不好应承你。”

    嫣红看她虽然拒绝了但是语气放软了,想来有戏,越发缠着她,不停的说自己害怕,自己可怜。月华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月华去院子里烧水洗澡她跟着,去茅厕她跟着,嘴里不住的央求。

    月华这个人很聪明也很懂得看人,知道什么人是好人,什么人不是好人,什么人可以交往,什么人得离得远远的,什么人不能得罪,什么人靠得住。

    嫣红这种人在她眼里就是第一靠不住的人,但是她这个人不是个很有心计的人,说话做事儿都直来直往的不喜欢耍心眼儿,脾气好,一般不与人争执,好说话,愿意帮人点儿小忙。

    月华吃过心软的亏,心里是知道自己有这样的缺点容易被人要挟住的。所以很不喜欢别人胡搅蛮缠,本来刚刚那一席话月华心里放软了,这会儿看人家缠着自己,大有自己不陪着就缠到底的架势就觉得厌烦。

    “你别跟着我,这事儿我真不好应承你的,你也莫为难我,你若真害怕,出了岔子我跟你去我要倒霉,说句难听的话,我跟你非亲非故没必要为你冒险的,也罢了!我这里还有两根蜡烛,你去厨房里寻一个火折子带在身上,你要是害怕就把蜡烛点着,晚上有光亮,路好走些野兽也不敢过来,别的我就帮不上了。”说完真去自己的包袱里翻出了两根蜡烛,想着拿着两根蜡烛把这人打发走,忽然有觉得自己把人撇下有些于心不忍,但是一想到嫣红不是好人,这样缠着自己装可怜不过是为了她自己,没准儿还可能在打什么坏主意。万一送她出去她们两个被人抓到了自己有理说不清,也就把不忍心搁在肚子里了。

    “连你也敷衍我,罢了!我还是一个人走吧,我以前一直把你当妹子一样疼,没想到你竟然这样,我也不好拿你当好姊妹了。”嫣红却哭了出来。

    月华瞧着她的样子像是倒打一耙,愈发觉得烦人了,当下甩了脸:“别这样说,我真不管你也不会冒着风险把蜡烛给你,你别想太多了,好好收拾收拾,夜里要赶路,我先走了,省得打搅你。”

    这会子轮到嫣红说不出话来。

    月华洗了澡躺在床上,想起今天嫣红跟自己说的事儿就睡不着,她这个人谨慎惯了,什么事情得自己心里有谱儿才觉得宽心。

    到了三更天的时候月华还是没睡着,她隐隐约约听到动静,知道嫣红估计是起来准备逃跑了,她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儿窥视,看见不仅嫣红起来了,四儿也起来了。

    月华只知道四儿以前是浣衣局的宫女,圆脸盘子,白净皮肤,柳眉杏眼,嘴角两个酒窝儿,长相颇为清秀但是人有些呆笨,两人窸窸窣窣的穿衣服,只听见嫣红在四儿耳边低语:“你放一百个心,跟我走以后有好日子过,我表哥在外头有大大的本事,给你说的那户人家也是好人家,月华那个小蹄子不听我的话以后要吃苦的。”四儿羞红了脸。

    敢情不止拐他月华一个,还要拐了别人走,嫣红这般月华越发觉得她不是在干好事儿。她心里见不得四儿被骗,自己要不要管管,可是自己贸然出来管,四儿不听还被嫣红倒打一耙怎么办!

    她犹豫着要不要告出去,可是军营不比别处,一切军法处置。

    自己不告出去,四儿跟着嫣红出去怕是要吃苦,真告出去还不知道军营里怎么处置她们二个。

    自己不仅没有帮到人家反而害了人家。

    月华在心里掂量的时候,她们二个已经穿好衣服悄悄的出去了。月华心里想着要不要去拦一拦,又犹豫了一下,正准备起身去追人,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嫣红又进来。

    月华有心相知到她回来要干什么,月华怕嫣红发现,不敢睁眼瞧她干什么,只拿了一条眼睛缝儿去看她。其实屋子屋子里黑也瞧不清楚,只听见嫣红窸窸窣窣的在翻东西。

    月华猜她临走了准备偷点东西走,月华躺在床上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忽然睡在自己边上的人翻了个身,无意识的撞了月华一下,夜里本就黑漆漆的,突然那么一下,月华没防头吓了一大跳差一点惊叫出来,连忙翻了个身动了一下,抿紧嘴巴制止自己发出声音。

    嫣红听见响动停了手,月华这边翻了个身装睡,过了一会儿嫣红没听到动静,大约以为没什么事儿了,收拾了东西捆在身上往外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