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军户幸福生活 > 第十四章
    月华听了陈婆的话,站在那里不说话。

    此时,天色将晚不晚,晚霞似锦,远山如黛,穿着白色粗布小袄的小姑娘,身段高挑,削肩细腰,衣服有些宽大显得人有些单薄,大病初愈脸色看起来也有些苍白,她的皮肤很好如初生婴儿般白嫩,在晚霞中可以看见细细的绒毛,看起来很脆弱,琥珀色的眼珠子像蒙了一层雾似的,淡静悠远,难得的漂亮又端庄,陈婆心想这样的美人儿也不知道谁有福气得了去。

    “其实这事儿也不是不能办,只是有些难办而已。”陈婆久久不说话,半晌才开口。

    “还请您明示。”月华巴不得她这样说。

    陈婆说到这儿了,索性也就全说了:“你们在里头做活儿很多事儿都不知道,你们这几千人来了几个月,军里为了安置你们想了多少方!?你们还私底下抱怨没吃好,没有穿的!你们不知道这不是皇宫,这是边关!今年各个地方闹灾荒,本来兵部给的粮草和饷银就不够军队吃的用的,运过来的过程中,沿途官员还贪掉了一些,军营里几万张嘴巴不够又添了你们这几千张嘴!前些天天气转凉,你们抱怨没有及时给你们裁衣裳,军里把你们弄过来是为了让你们跟军队效力的,能不好好对你们么!?军里难!也不是不肯给你们穿的,这不好不容易织出来布,军士的分了就轮到你们了,我们这些人好歹也是军里的,这会儿别说布匹了,线头都没看见,你说也不是对你们不好。”

    “这些我们是知道的,我们也在努力做活儿为边关效力。”月华赶紧接口。

    “其实也不怪你们,只是来的不是时候,若是赶上好时候也不必受这个苦了。”陈婆笑道,两人把话题扯开,两人说话也就放松了些,没什么避讳了:“你们吧!不来,一群男人的终身大事儿没法解决,一个二个闲了就闹事儿,是个麻烦!来了吧!怎么安置也是个麻烦。

    皇宫有专门的人管理你们,什么人干什活儿都有章程,这里边关,上头只知道操练军队不知道管理女人!你看我老婆子原本在家安安静静的带孙子,这会子你们来了,军营缺人手,以前军队打仗我也在军营里帮过忙,被调过来管你们。”陈婆又说道:“你看严婆子那样的都被调过来了……平时她这样的只好待在家里洗衣做饭,什么时候能出来了。”陈婆好像不太喜欢严婆,说话不客气。

    月华不知道两位管理者之间有什么矛盾,但是能感觉出来两人之间有矛盾,她不太想参与两个管理者之间的矛盾,笑了一下,避重就轻,不去回答严婆的问题:“也是,我们来了只劳烦您了,今天说了太多谢谢,都不好意思道谢了。”

    “劳烦不劳烦的也是军里请我来的,跟你们没啥关系,你们在织布间,我受累管着你们,你们看得起老婆子感念我一句好我也就知足了。”

    月华看见陈婆把话题扯远了,赶忙拉回来:“我们感念您的,您看您说有办法,不知是什么办法!?”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若有办法也不会坐在这里了,早去办去了。我是说里头的事儿不是绝对没办法办,只是你得想一个办法怎么办这件事儿。至于怎么办是你的事儿。”月华差一点儿就被绕进去了:“您只管说。”

    “其实问题的关键不是配人,而是怎么安之你们!你们这批宫女总共几千人,十二三岁一下的就有一两千人,军里不把你们配出去,还得养活这一两千人,养活还是其次的。几万人都养活下来了,也不会就偏少你们一两千人的饭,难办的是怎么安置你们,军营里都是男人呆的地方,你们一千多女孩儿留在军营里终归不是个事儿,到时候还得抽调人手来管你们。

    老婆子我原本在家带孙子,因为人手不够宁夫人叫我过来帮忙。我们在这里管你们上头没有发我们一粒米,一块银子,大家伙儿都是军里的,自愿来帮忙,像我,自己家里一堆事儿,帮几个月还好,总不能干几年吧。就是让我干-我也不干,你说不是!?

    上头一合计,就干脆一股脑儿全配人了。你是个沉稳牢靠又聪明的,应该听懂了!”

    月华一听大喜:“这个好办,宫女里也有以前做过姑姑管过人的,让她们管也是一样的。”

    “刚说你聪明你就犯糊涂,这宫女本来就不够,一个萝卜几个坑,若是一开始这一两千个年纪没到的宫女不分出去还好,你摸不着我也得不到,大家都不惦记,如今分出去又收回来!谁肯依!能把自己卖给军队做军户的有几个娶的到老婆!他们谁肯让出来,到时候真收回来里头又是一堆麻烦。”

    “那怎么办啊!”月华一时有些说不上话来。

    陈婆笑道:“老婆子有的没的都告诉你了,该说的不该说的也都说了,这事儿不是没办法,而是不知道有什么办法。”

    月华知道她说出这话是不肯管了,只得道谢:“多谢您,您愿意说就是看得起我。”

    “我喜欢你,你是个明白人,老婆子话儿就说到这份上了,这会儿天色晚了,我也不留你了,你若还有什么要问的,明儿只管来。”

    月华赶紧谢过。

    “有句话老婆子也不知道该不该说,这个人看个人的造化,你也没必要太操心不是!”

    月华知道她在说四儿的事儿,月华十五六岁了,年纪已经不小,很好办,四儿才十二三岁,月华只好说道:“我知道您是为我好,不是为我好,也不会这样说。我与四儿!哎!您知道,我们都无父无母的人,在边关人生地不熟,两人都无依无靠的,我与她投缘,两人在一起也能相互照顾。

    您也看见了,我生病这些日子都是四儿服侍我。她才十二三岁,小丫头一个,很多事情都懵里懵懂的,人生大事儿也没人给她想办法,拿主意,我年纪也不大,好歹比她大一些,知道的也多一点,这些事情只好我替她考虑考虑。”月华在宫里受尽了人情冷暖,四儿这些天晚上陪她睡,早上一大早起来给她煎药,中午回来给她送东西吃,这份情谊她是要报答的。

    “四儿能遇见你是她的福气,我看你真是个好的,你若想到了法子只管来找我,能帮到的我就帮帮。”

    月华得了这句话越发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