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军户幸福生活 > 第二十四章 吃瘪

第二十四章 吃瘪

    柳儿长着一双三角形的丹凤眼,细长细长的,一对细长的柳眉斜飞入鬓,看着很有一股威严,她还长着一个宽额头方下巴高颧骨,下颌角很方显得很突兀,嘴巴有点儿方,细细的白牙,白白净净的皮肤,四四方方的脸,女生男相,相貌顶多算平整,平心而论柳儿长得不很漂亮,却很有气势,她的性格很强势,也懂收买人心,很多宫女愿意听她的。

    宫女们大多年纪都在十几岁到二十几岁之间,打小儿就进了宫,生活环境单纯,并没有经历太多的大风大浪,难免阅历不足,来到边关不免慌手脚,尤其是这几日上面对宫女的态度很模糊,整个织布间人心惶惶的,大家伙儿都在讨论出主意,真有主见的却没几个,这个时候柳儿带头提议去上头闹,无疑就跟个主心骨儿一般。刚开始大家害怕不肯上去闹,这一日的时间,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法子竟然把织布间大部分的宫女都蛊惑了,跟着她一块儿闹。联想到今天晚上听红鸾所说的,这事儿如果真的跟严婆有关系的话,那么肯定是严婆从中捣了鬼,许诺了她什么她才能如此肆无忌惮。

    柳儿见了月华她们三个却不大客气:“你们两个也是,人家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被人家这样欺负。”月华跟柳儿不熟,没接话,红鸾似笑非笑的道:“哪里跟你比得,背后有人撑着,我们还不是人家让干什么就干什么。”红鸾也不是傻的,这句话不过是有目的的试探,试探她到底上头有没有人。

    柳儿没有承认当然没有否认:“你们跟着我,这些事儿想干就干,不相干没人能逼着你们干!”柳儿也是个聪明的,她能蛊惑大家伙儿自然是向大家伙儿透露出她上头有人,否则别人也不是傻的,怎么会白白的跟她一块儿。

    “喏!能耐了!”红鸾冷哼一声。

    柳儿气得冷哼一声不说话,月华看她们二个一问一答,想是两人以前就多有不睦。

    “你来找我们做什么,我们活儿还没做完,你要真找我们有事儿,也只能容你们多等等。”月华打破两人尴尬的境地。

    柳儿这才站到一旁:“红鸾这人脾气急,我是知道的,我也不知道我原先有什么事得罪了她,说起话来这样拿枪带棒。我也不与她计较,我不是来找她的,是专程来找你们二个的,咱们在织布间,一块儿干活儿这么久,多少还是有点交情的,我等等没事儿,回头咱们好好说话,我有事儿和你商量。”

    月华觉得人都怎么了,就这都能套上交情,不过在这种人眼里只要有用都能套上交情。

    “我跟你说,我们这活儿深夜也做不完,你要等到深夜我们可懒得等,你若真想找我好好说话不如帮我们把这个干了,我们也好有时间好好儿说话。”红鸾把一块纱布拎到柳儿跟前:“人家四儿看见月华好久没回去急着到处找,看到人家活儿没干完抢着干,你若真和人家好,这会子天也黑了,她也干了一天的活儿,乏得很!你若真和她好,就帮她干了吧。”

    月华看了红鸾一眼,红鸾却朝着柳儿坏笑了一声,月华这人谨慎,谨慎地人考虑太多,顾虑多了往往就有的时候迈不开手脚,换句话说就算月华真的讨厌柳儿,有心想让她吃瘪,也会因为顾虑太多而放弃。

    红鸾却是个大胆的,这个时候给柳儿吃瘪。偏偏这个时候柳儿要拉拢月华她们二个发作不得。月华看见柳儿嘴巴都抖了。月华看着也有点儿可乐,朝着红鸾抿嘴偷笑,红鸾却吐吐舌头。

    “一个院墙里出来的帮忙干点儿是应当的,”她当然不会自己干,转头又对跟来的两个宫女说道:“咱们一起来,自己人给自己人帮忙,忙完了好好说说咱们的事儿。”

    那两个宫女看着不乐意,但是以柳儿为头,柳儿说了这话,又率先去搓纱布,两人也只得脱了鞋袜帮忙一起洗。

    这两个宫女看着就不像老实的,那儿肯好好干活儿,不过一人拿了一块纱布搓搓,做做样子,月华看她们懒懒散散的样子还怕她们搓不干净。

    有了四儿和柳儿她们三个帮忙剩下的很快就弄好了,月华跟着柳儿一块儿回去,来到了柳儿住的屋子,屋子里已经有了上百个宫女,月华以前怎么没觉得她们这么小的屋子能装得下上百人。

    这个时候柳儿就像一个领导她们的女君王,用一种睥睨的眼光看着她们:“找你们来,你们应当知道是因为什么事儿了吧!我们的身份虽然卑微,不过是一个小宫女,但是我们在家的时候都是魏国的良民,就算命苦被家里人卖出来,也不是真的贱民,如今被人家一句话就配人了,配给那种下三滥,我是不甘心的,你们甘心么!你们不知道菊花被打成什么样!鼻青眼肿的,我看着都不落忍,你们想想,她今天或许就是我们的明天。在在坐的都发个话儿,明天,我们一块儿去讨说法。”她说完转头对月华她们二个说:“我看你这几日都在专心干活儿也不好打扰你,竟然没有跟你说这事儿,她们都知道了,我问问你的意思。”

    月华看着周围的宫女的眼神,如果不答应……她觉得她会被吃了,看着一百多双眼睛都觉得头皮发麻,月华觉得这个柳儿也是个角色,她真能抓人的心理,这个时候公然反对就是跟大伙儿作对,除非真的胆子大到不管不顾,这个时候一般人会心生退缩之意就算心里反对,面上也不会做出来。

    其心可诛。

    月华心里压根儿就没打算反对,当然她也没打算跟着柳儿屁股后面听她的话儿。

    她自己能力有限,也没什么背景,上头做了决定的事情不会因为她而改变,她去找过宁夫人,并没有什么用,以她目前的能力很多事情没有办法办到,无论柳儿是出于什么目的,她带人去闹也能打破这个局面,她不如将计就计,看她怎么闹。

    月华扫了一眼屋里的人,每个人的眼神其实不一样,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那么一点儿小心思。有真的跟她去闹讨说法的,当然还有很多与她一样,有自己的小想法的。

    说到底大家伙儿都不是一张白纸,自己有点儿自己的小心思是正常的,也不知道柳儿给她们说了什么,保证了什么,把她们都给团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