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军户幸福生活 > 第二十九章 少了点儿什么

第二十九章 少了点儿什么

    有些事儿看着简单其实牵扯很多东西,很复杂。

    陈婆别了月华就去见宁夫人,两人商量了很久也没有个合适的法子,只得把各个营的长官都叫来,一块儿商量,把这些人叫过来还是没什么用,大家你说你的,我说我的,各执一词,每吵出个结果来,没过多久柳儿到底还是带着一群宫女来了。

    这个时候,外头柳儿带着一群宫女闹着要说法,里头宁夫人和各个营的长官吵得不可开交。

    宁夫人本身就不善于处理这种事儿,此刻坐在这儿只觉得脑门儿疼。可偏偏她又负责这些事儿,离开不得,只得硬着头皮听。

    陈婆其实这会儿也躁得很,她的丈夫生前不过是军里的一个土舍,虽说官不大,不过她丈夫人缘儿好,而她们一家子和亲家一家子都是军里的,她自打守寡一直帮着军里管些后勤上的事儿,大的权力没有,但是小面子还是有几分的。此时她把喉咙都扯破了,军里的几个营的头儿明面上买她几分面子,对她说话也算客客气气的,却没人肯把分出去的宫女让出来。

    站在军里各个营的头儿的立场上,这是自己营里的利益,军里的军户几个能凭自己娶到老婆的,这会子能分到的都是军里的精英,若是此时把宫女让出来她,这些头儿自己得罪自己营里的人,他们不可能因为几句好话就让出来的,分下去的宫女跟夫家过得好不好其实与他们没什么关系,他们犯不着。

    陈婆一时也没什么办法,总不能逼他们吧!

    这些营里的长官都是武夫一个个糙汉子大嗓门儿,一个个扯着喉咙跟你喊,你也得扯着喉咙跟他喊,屋里还有男人的汗味儿和臭味,陈婆只觉得喉咙痛,鼻子不舒服,头昏脑涨的,她掀开桌上的茶碗儿灌了一口水,掀帘子出去。陈婆只觉得胸闷,跑到角落里透气儿,正好看见月华站在角落里,一双眼睛瞄来瞟去的不由得有些生气,这会儿人有些烦躁说话不免也有些急躁,控制不知情绪:“叫你别来,你还来做什么,没事儿别来搀和。”

    军中其实没什么秘密,月华在军医处干活儿就听见这边儿闹起来了,她就丢下手里的活儿拉着四儿就来了,悄悄地躲在角落。

    “我不放心过来瞧瞧情况。”

    “你是怕我老婆子框你。”陈婆大约是真的有点儿焦头烂额说话也没好气儿。

    “您说我多心了,这会子您自己不也也多心么,我若真不信你那个时候就不会给你交底,我不放心,这事儿处理得怎么样了!?”

    陈婆好不容易暂时说服了柳儿让她在门外等消息,自己和宁夫人跑去里头和几位营里的头儿商量,结果也没商量出结果这会子正烦恼,偏偏月华又问起,这会子懒得说:“你不看着么!”

    月华想了一下说道:“我在外头都能听见里头的长官的声音,是不是他们不答应。”

    陈婆烦得很:“你知道还问我,我嗓子疼,懒得和你扯话。”

    月华斟酌了一下:“我倒想了个法子,不知道可不可行,看您的意思。既然柳儿带着人来闹釜底抽,咱们不如将计就计。让她们把事儿闹大,越大越好,事儿不大,这几个营里的长官就个个隔岸观火,闹大了,损着他们了估计他们才肯重视起来,好好儿的解决这事儿。”

    “我这会儿正发懵呢,你容我想想。”陈婆拍了拍脑袋:“我就怕宁夫人,你既然来了就知道丁夫人了,丁夫人的目的是宁夫人,这事儿闹开来了,宁夫人必定担不是,我也不和你打哈哈,这事儿宁夫人确实有处理不当的地方,但是若是她真的但了这个不是,就正好儿被丁夫人抓住了,你们的事儿解决了,宁夫人怎么办!?”陈婆说道:“我是宁夫人的人,她出了事儿我的日子也不好过。”陈婆的女婿还在军中呢,指望宁夫人提携,所以她得死死地巴着宁夫人。

    这事儿一开始不妥当,解决办法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的很,难的是平衡各方面的利益,把每个人都照顾到,否则很难处理。

    “这个我确实没想到。”

    “你还是太嫩了,考虑事情还是太少了。”陈婆忍不住说道。

    “是我的不是。”

    “我这大年级的时候在家里是出了名儿的有主意,我说到底还不如你这般,你不必自谦。”陈婆倒是笑道。

    “你随我进来,咱们好好商量商量。”

    陈婆把月华带进一个静室:“这是宁夫人平日礼佛的地方,这会子没人来咱们好好商量商量。”

    何珩躺在床上无所事事,他从小到大很少有这样无所事事的时候,难得可以躺着什么都不必做,什么都不用想。

    话说初秋了,树叶也没有变黄的意思,天气依旧热得很,不过到底入秋了,微风划过脸还是带着丝丝凉意。

    从他的视角望去,身着粗布白衣的女子穿梭在一群士兵之间,身姿纤细,容貌端丽,宁静美好,说不上倾国倾城,却自有一番滋味。

    有她在,空气都透着一股宁静,何珩闭着眼睛,依稀能听见蝉唱和蛙鸣还有士兵操练的声音。

    “空山人语响,”宁静得恰到好处,他的心也因此变得澄净。

    若他还是以前的他,此等悠闲地时候,他必定在亭中焚香抚琴,道一声秋天好风景。

    物是人非昨,早已没了当年的兴致,看着外面的粗衣荆钗女子,渐渐昏睡过去。

    若是一切都没有变,他还是以前的那个他,他一定不会注意这个荆钗布裙的清秀女子,他眼里美好的女子应该是这样的:

    珍珠衫绿罗裙,绣腰襦翡翠钗。

    缓步佩环叮当,笑语惊落花钿。

    初夏听风抚琴,深冬围火煮茶。

    女儿不识愁味,只恐秋风落花。

    北方的秋天是干冷肃杀的。

    秋叶落,秋草黄,秋风吹,秋夜长。

    记忆中的女孩子身份高贵,衣着华美,举止端庄,神态娇憨,轻轻地捻起地上的一片秋叶:“秋风吹落梧桐雨,阿珩,花飞谓春愁,叶落说秋愁,你说是不是!”

    “是,你说的都是对的。”

    她却把落叶递给他,低着头,不知道是胭脂染红了双颊,还是绯色染红了胭脂:“落叶随风舞,流水逐落花。我如果是秋叶,愿把这秋叶给你。你要……还是不要……”

    他当然轻轻地说好,可惜她后来却说,秋风停了,秋叶走了。你不必念我。那个时候家中遭逢巨变,他也只能说好。

    他不怨,只不肯去想。

    半梦半醒之间,他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母亲搂着他说:“风大,把兜帽戴上。”

    醒来再张望却不见那个纤细的身影,他只得把宁远叫进来:“是不是少了点儿什么!?”

    宁远也看起来兴致不高:“少了什么?”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