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军户幸福生活 > 第九十五章 看嫂子

第九十五章 看嫂子

    大概是听到了何珩要来给她过生日,月华心里稍微松了口气,起码这场仗不会打太长时间。

    虽然这场仗就算按照自己的预期,不会打太长时间,不过这仍旧不轻松。宁承嗣为了让前线的宁远的压力小一点,在不通知任何人的情况下忽然抽走了五百人,他手下只有一千人马,不得不把计划稍作调整,一行人马化妆成大理国的人从漓水源头绕道经过滇北湿地,再从滇北湿地进攻咔城。

    漓水把风烟岭从中间切断,大理国和魏国对峙于漓水两岸,咔城西靠风烟岭,东边为漓水平原,北为漓水,南为漓水支流漓南河,战略位置说重要十分重要,说不重要也不重要,说重要如果魏国这边一旦拿下了咔城,可以从咔城直接向东一路直取运城,运城是大理国北边的防御重镇,运城一旦攻破,魏国可以从运城长驱直入到大理山城,若说不重要因为魏国这边很难从咔城切入。

    首先魏国想进攻咔城必须渡江,漓水横切了风烟岭,这一段水流十分湍急连行船都十分困难,更别提魏国这边大举渡江进攻了。

    二则即使强行拿下了咔城,咔城南为漓南河,西为风烟岭,如果魏国不第一时间抢滩往漓南河方向进攻,大理国可以从运城,以及南面和西面,三面夹而魏国这边除了再度从漓水后撤,完全没有退路。

    这是条死路,除非到了破釜沉舟的最后一击万不可从咔城切入大理国。

    三则咔城十分难打,咔城一面靠山,两面临水,东为运城,如果魏国强行进攻咔城,咔城背后是漓南河,大理国想要增兵除了渡水,抢滩登陆,如果魏国一旦拿下咔城,咔城其他地方都是山,河滩陡峭,水流急,只有咔城湾这么一个人工码头,想要抢滩登陆只能在咔城湾。

    如果魏国占领了咔城,扼住了咔城湾,大理国增兵的唯一的办法就只能从运城增兵,大理国防守也不容易。

    虽然魏国防守并不容易,但是魏国这边要进攻也十分困难,一旦进攻咔城失败也很难获得己方的增援。

    何珩原本是打算化妆之后悄悄渡江在平原一带骚扰大理国,为前方进攻赢得时间,必要的话能从两面包夹,可惜……少了五百人,这些人去骚扰敌军无疑隔靴搔痒,没什么作用还在己方弱势的时候分散了己方优秀的兵力。

    他只能冒险进攻咔城。

    何珩一旦进攻咔城,他带领的这支军队注定成了孤军,而且进攻咔城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拿下咔城,不给敌方一点反应时间,一旦拿下,立刻抢占住咔城湾,否则援军一旦从咔城湾和运城两方增援,那么这一千人马只有死路一条!

    为了行军方便他们全都换上了轻装,怕闹出太大的动机,不敢生火做饭,泉水加冷干粮当饭,一行人埋伏在风烟岭。

    深夜,一行人围坐在一起吃饭,为进攻做最后的准备,这是殊死搏斗,每个人的脸上看起来都很凝重,就连一向爱说爱笑的许飞这会子也坐在一旁,不说话。

    这个时候身为带头人何珩必须要表现得比往日还要轻松,还要若无其事,可惜他偏生是个不爱说笑的面瘫!这个时候很难活跃气氛,望了一眼许飞,每次打仗之前稳定人心的那个人,这会子比他凝重,指望不上!

    带头人无需在任何方面都是一个团队的最强者,但是必须是一个全方位的多面选手,即使他不负责一个团队全方面的事物,但是在关键时刻,他必须承担起全方面的事务。

    何珩这会子打起了笑脸:“这次赢了,活下来的,每人十两金子,我会给你们请功分田,给大家一个时辰的时间调整,这会子你们想老婆的可以想老婆,想玩儿的可以玩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一个时辰之后我们动手。”

    何珩目光如炬的望着大家,嘴角带笑,成竹在胸,目光笃定,仿佛胜利就在眼前,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仿佛有他在一切都不是事儿,不过这种安慰的话的作用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一顿饭的功夫过去了,大家又开始凝重起来。

    何珩拿出了自己的六钧弓拍了拍许飞的胳膊:“走!我们比试比试去!”

    “输赢有筹码没?”许飞强打了个笑脸,勉强笑道。

    “筹码你来定。”何珩笑道。

    “这可是你说的!”说着转头对大家说:“你们可都听到了,你们说我跟他赌什么?我跟你们说,别的我比不过他,射箭他可玩不过我,大家想要什么快说,过了这个村儿,以后,你们想从他身上要点儿什么,我可就帮不上了!”

    许飞和何珩配合了几年,立刻明白了何珩的用意,站起身来大声说笑。

    有人要田,有人要地,有人要讨老婆,还有人要回家看看,有几个十五六岁的直接说打了胜仗要回去好好吃一碗红烧肉,吃到吐,听得可乐又心疼。

    这个时候时候能开何珩的玩笑的只有许飞了,他略带调侃的说道:“别的倒没什么!你们想不想见你们何家嫂子,我跟你们说,我见过两三回,我可没见过比你何家嫂子更漂亮的。”

    何珩拍了拍许飞的肩膀:“去你的!还比不比。”

    “哟!害羞了!”说着笑道:“比呀!怎么不比!走,一人五箭,办个时辰之后在这儿集合,打到多少算多少。”

    “成。”

    军里两位带头的这个时候开比,军士们放下了紧张的心情围观两位的比赛,一时间大家伙儿都忘了紧张了。

    比赛的目的不过是为了放松心情,比赛的结果其实无所谓,最后何珩打了三只野兔两只锦鸡,许飞打了两只野兔两只锦鸡,但是他打到了一头獐子,一样多,但是论打野兽的大小来看还是许飞险胜了,大家争着吵着找何珩要奖品,何珩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赢了,从战场上活下来的都有!你们敢打胜仗吗!?”

    “敢!”为了怕敌人发现,他们没有像别的部队一样大声叫喊来壮气势,不过每个人的脸上都写了必须赢得决心和勇气!

    “你们别忘了,还要看何家嫂子。”

    何珩咳嗽了一声:“看嫂子就免了!她害羞。”说着瞪了许飞一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