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军户幸福生活 > 第一百一十章 姑太太怎好回娘家

第一百一十章 姑太太怎好回娘家

    月华隔着墙听动静,不一会儿定国大将军有吧她传唤过去,面无表情的看了也好一眼:“你回去吧!回去好好理家。”他说的很含蓄,意思是让月华好好顾家不要在外头乱窜,月华红着脸答应了,起身告辞。

    兰花巷子嫣红那里这会子炸开了锅,嫣红指着宁遣的鼻子骂:“你给我滚出去,这是我的地儿,我下午还要在这儿见人呢。”

    宁遣没少在嫣红身上花银子,嫣红身上的大红色的袄裙还是他给她买的锦衣阁的成品,这些日子父亲知道他在外头养女人,这女人还是军里的一个人的外室,就勒令母亲不给他钱,也不知怎么的,往常只要找丁夫人拿银子,丁夫人都会给,这些天也不肯给他银子了,他是钱到手就光的人,不过才个把月的功夫,手里头就一个字儿都没了,窑子不能进,酒家不能逛,只能窝在老相好嫣红那里。

    嫣红这几天催着他给她打首饰,宁遣拿不出钱来,她又辗转知道了宁成嗣被查的事儿,这会子就开始翻脸了。

    宁遣不是不知道嫣红和他在一块鬼混的同时还和好多人有往来,这会子没了钱就赶人他还是有点儿不是滋味儿:“我还没落魄呢,你就开始找下家了!?”

    嫣红素来泼辣,这会子扯了扯衣领,双手插着腰,拔下头上的金簪剔牙,呸了一口:“开门七件事,财迷油盐酱醋茶,老你养不了我,我自然要找别人来养。”

    宁遣站起身来,从身后抱住嫣红,伸出食指刮了刮嫣红的脸蛋儿,只挂下来一层胭脂水粉,手指上白白红红的,觉得恶心,往嫣红的衣服上擦了擦:“都说戏子去,女表子无义,你怎么连她们都不如!?我这会子就是去窑姐儿那儿借宿一晚,人家都乐意,不过在你这里多住两天,等过两天风声小了,我回去拿银子,一并还你。”

    “你说窑姐儿给住,你去找窑姐儿去啊!”说着用手肘抵开宁遣,宁遣常年沉溺女色,身子发虚,脚步徐福,稍微一抵,就跟要倒了似的,往后边儿退了几步。

    嫣红看了宁遣一眼,不过是个绣花枕头,以前看着还漂亮,枕头枕久了,旧了,也该扔了。

    宁遣看嫣红真有赶人的意思,这会子父亲赋闲在家,母亲成天在家摔东西海骂,这会子他还真不敢回去,只好放下身段儿:“我过几天拿钱来给你打一个金簪子不算还给你打一副二两重的金镯子。”

    嫣红想了一想:“就这么着吧!不过你先出去,我下午真得招待个人。”说着唤来小丫头子把宁遣推了出去。

    宁遣站在门口啐了一声,这会子身上就一钱银子,去街上逛去吧!

    嫣红把宁遣赶了出去,让丫头打了一盆洗脸水,重新梳头发,换了一身大红色的裙子,故意露出一点儿黑底白花的****边儿,海底白花的****在大红色的衣服衬托下越发抢眼,金项圈上的吊坠儿正好落在了抹胸边缘,越发把视线都集中到了****边缘那一点儿深色的沟儿处,他十分满意。

    过了两盏茶的功夫,只见一个头戴书生巾,拿扇子遮着半张脸的中年男子偷偷摸摸的进来。这男人怕有四十多岁,宽松的衣袍也能看出浑圆的将军肚,一双手倒是细细白白的,一看就是读书人的手。

    把扇子拿下来,别看四十多岁了,眉眼依然清秀,皮肤也白净,不过发福了,松松垮垮的,下巴上的肉往下掉,跟屠夫摊子上的猪板油似的,一看就是个斯文败类。

    这人一进门就跟色鬼投胎似的,搂着嫣红急得连衣服都懒得剥开,上来就扯-裤子,口里只喊着:“宝贝儿……”

    嫣红好容易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捏着嗓子叫:“曾哥哥!”

    四十多岁的男人被人叫哥,瞬间虚荣心得到满足。

    嫣红媚笑了一声,宁遣也是个蔫坏的,把他赶出去,一会子他要起了坏心特地在两人欢-好的时候坏她好事就不好了,况且把人叫到家里来怎么能从人家身上捞银子。

    这会子只好言笑道:“我有更好玩儿的,你想不想要!?”说着凑到他跟前儿去:“保管让您满意。”

    “哦!那是什么?”

    “我让小丫头弄了一条船,一会子我们去船上……”说着就抿嘴偷笑:“去了你就知道了。”

    男人立刻就懂了:“还等什么!?”

    说着两人就飞奔了出去,上了船,船上划桨的是个四十来岁的船娘,虎背熊腰跟个男人似的,上来就要收五两银子,男人小气吧啦的,想议价,嫣红扯了扯男人的袖子:“给了吧!一会儿把她赶下去咱们乐呵。”

    那个船娘抱着船桨笑道:“我看官人不凡,有这样的美貌娇娘在,这点银子都舍不得出!?”

    那个男人听了,不好意思不给,从怀里掏出五两银子,瞪了那个船娘一眼,跟要命似的,打定主意,一会子要让这五两银子花得值。

    不出嫣红所料,宁遣确实气不过,掐着时间,半道儿折身回去敲嫣红的门儿,结果发现人不在,气得咬牙切齿。

    这边厢那个男人打定主意赚回本钱,四十多岁的人,不跟二三十岁的小伙儿似的,自己不肯动,又要变着花样玩儿,饶是嫣红精力充沛,回去的时候也乏得很,四十几岁的男人好色还有点儿恶趣味,她的身上好多地方都被咬得-青紫,嫣红想,这钱赚得可不容易。

    宁遣在街上徘徊了一阵子,还是决定回家,到了家门口,在门口张望了一阵,门口的小斯笑道:“老爷今儿不在家,家里只有老夫人、夫人和姑太太。”

    家里头老夫人和丁夫人溺爱宁遣,宁遣虽然最惧怕宁成嗣,不过宁成嗣常年不在家,反倒是姑太太宁碧云唠唠叨叨的烦人,这会子听到宁成嗣不在,大摇大摆的进去,进去的时候还不忘挖苦宁碧云:“和离的姑太太也不好总回娘家不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