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军户幸福生活 > 第一百三十章 江南好春

第一百三十章 江南好春

    因为有宁遣的案子在,正月十五元宵节都不热闹,正月一过二月份就开始农忙了,田里的油菜籽都收上来了,去年雨水多,冬天也没有碰到什么坏天气,何珩他们打败了大理国,一个冬天大理国也没来骚扰,年前的天气也好,开春倒春寒也没有下冰雹子,菜籽的长势很好,年一过,开了春,漫山遍野都是金黄色的油菜花海。

    月华自己骑马,马上还带着栗子两人一块儿去看油菜花,栗子这丫头到了那儿都是吃,到了油菜花田,月华在那里看油菜花,她找个干燥的地方一坐,扯了油菜花梗剥了皮就开始吃,月华看了一眼,油菜花梗跟菜薹的梗似的。

    月华瞪了她一眼笑着嗔怪:“你也就知道吃。”

    栗子也不生气,揪了一根梗剥了皮递给月华:“你尝尝。”

    栗子好吃也会吃,总能找到稀奇古怪又好吃的东西,月华看了一眼栗子,栗子点点头,似乎在说这东西真的很好吃,月华犹豫的接了过去,吃进嘴里特别嫩,牙齿轻轻往上头一磕,立刻就断了,跟山泉水似的清甜可口。

    月华自己这根吃完了又拔了一根投进嘴里,两人被吃的迷住了,连油菜花都不看了,坐在地方吃东西,两人辣手摧花,把油菜花梗揪下来,花掐下来扔在地上,支持梗,地上一地的皮儿和花儿。

    栗子犹犹豫豫的开口:“我们是不是得走了!?这田的主人一会子要是看见我们这么糟蹋估计得拿扫把来骂人了。”

    月华看了一眼地方一地的花皮,看了看四周,这会子还没人,心里打了一下鼓,等会儿要是主家来,这就尴尬了:“那还不快走!”

    “走……”

    “你们给我站住……”远处传来了一个农夫的大吼声。

    “不好……走还是……不走!”栗子也觉得不妙。

    “人家都看见了,我们牵着马跑不快,偷东西吃被抓可是够丢人的。”

    月华脸上换了一张笑脸,一脸端庄的等着农夫来,那个农夫一来看见是两个女人,两个女人衣着看起来是城里的,这会子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头:“是你们偷得!”

    月华温文一笑,行了个礼:“路过宝地,口渴摘了一些解渴,主家莫怪。”

    栗子看了一眼礼貌周到的月华,前一刻还准备撒丫子逃跑,下一刻端庄文静的站在这里,看她蛰伏端庄的做派,实在是无法和贪吃联系到一起,仿佛真不是因为贪吃,只是因为口渴摘了一点儿吃,让人觉得骂她都不好意思。

    月华说着从袋里摸出一二十个钱来:“算我们买的。”

    那个农夫看到月华行礼,退了一步,说一口南方方言,说得快,咬字不清楚,月华也不知道他说的什么,不过看口型应该是:“没关系。”

    人家辛辛苦苦的种地,她们二个掰了梗吃,被掰的那些肯定废了,多不好,没被发现还好,被发现了,她真不好意思逃跑,能给点儿钱就给点儿钱。

    那个农夫估计没怎么跟月华这种城里来的少妇怎么接过话,愣了半天,几次张嘴都不知道要说啥,过了半晌才说道:“钱我不要你的,你们扯一点儿吃不打紧,但是得围着田边,别把庄家给踩坏了。”

    月华心里窃笑:“我们真的没有踩庄稼,就沿着田埂采了点吃。”

    农人哈哈一笑:“那没事儿,这东西不值钱,你们吃吃不打紧的,多吃点儿。”说着自己沿着田埂扯了一把递给月华,月华和栗子赶忙接了:“够了够了!多谢您勒。”

    “这些算什么!还得感谢西南军呢,要不是打了胜仗,大理国那班黑心狗年前肯定要来烧抢,地里的庄稼哪儿长得这么好……你看看,多漂亮的油菜田,这大理国一来……还得感谢西南军勒,你们多吃,这点算什么!”农人淳朴,不太会说话,有点儿语无伦次的感觉,不过真是这种淳朴的感谢才发自内心。

    月华想起是何珩打了胜仗换了百姓的太平和庄稼的丰收,莫名心里一阵子自豪,这会子接了油菜,心里喜滋滋的。

    两人慢慢悠悠的牵着马继续走,走到了池塘边,见有农夫倒了一篓子一篓子的鱼苗儿下去,鸭子在池塘上扑棱扑棱。

    有七八岁大的牧童朝着她们走来,他嘴巴上叼一根狗尾巴草,嘴巴里哼着不知名的歌儿从身边经过,见到月华和栗子两个还顽皮的吹口哨。

    栗子追上去就要打,小孩儿倒是利索,爬上牛背,抓着缰绳,催着牛儿跑,栗子追不上,双手叉着腰,在原地骂,小牧童回头做了个鬼脸儿,当然也有搬了犁,赤着脚走的农夫,挑着担的农夫。

    毕竟江南好春,莺啼燕语,没有战乱,边关也是一片宁和与幸福。

    看到这些,月华只希望把这种安定持续下去,不要打仗。

    两人踩着夕阳回去,马背上还多了一筐蕨根粉,小村口有个飘了酒幡的酒家,栗子说这个酒家的米酒地道。

    小地方就这样,那些挂着描金招牌的酒楼的山珍海味未必好吃,这荒村小店的酒也许是好酒,月华不懂酒,不过这酒缸子一掀开,米酒醉人的醇香散发出来,香飘十里。

    绿蚁新焙酒,新酿的米酒没有过滤,浮着一层绿色的泡儿,原汁原味儿,最是清爽,何珩喝酒不多但是挑剔,一般的酒入不得他的眼,月华看到酒家总要进去看看,问问价,好酒就买下。

    这会儿,月华买了两坛子,正好门口儿摆了一筐蕨根粉,上头插了个草标儿,显然是人家放在店里寄卖的。

    这蕨根粉搓成粑粑,炸了吃,或者就泡蕨粉糊糊也是好的,这东西贱,几个铜板儿一大篓子,月华也顺道买了回去。

    马上绑了东西只能坐下一个人,月华也干脆不骑马了,把缰绳交给栗子,两人一路踩着夕阳回去。

    ps:稍后第二更,不过有点晚,我希望大家给点儿意见,有读者说啰嗦,我已经尽力加快节奏了,第一本构思不是很好,见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