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军户幸福生活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到家了(加更)

第一百五十四章 到家了(加更)

    何珩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熟悉的院墙,熟悉的屋子,何珩竟然有些陌生,手伸出去半晌才试探性的敲门。

    月华在家一直闭门谢客,这会子在里头听见敲门声,李家的正好不在,这几天乡下熬蚕,栗子请假回去帮忙了,李平买东西去了,竟然没人去开门儿,这会子只好自己起身起快门:“外头何人,夫君不在家,不好开门会客。”

    何珩听见月华的声音有点儿激动:“是……是我……”

    何珩在海上飘了飘了好多天,因为淋雨的缘故,身体一直发烧,这会子虽然烧退了,声音仍旧有点儿沙哑,跟平时不一样,月华竟然没听出来。

    “你是……”月华有点儿犹豫要不要开门儿。

    何珩皱眉,月华听不出自己的声音,他想起了胡老三的脸,这会子大声喊道:“栗子和李家的不在吗!怎么让你来开门儿。”

    “你回来啦!”月华在里头忽然尖叫起来。

    何珩这才满意的笑了笑,不过他可不愿意承认,仍旧板着脸,略带训斥的说道,不过语气像只求安慰的小猫儿,居然埋怨居多:“我回来了,你还不给我开门!”

    月华飞奔过来给何珩开门儿,一头就扎进他怀里:“你可回来了!让我好好看看你。”

    上回何珩一身伤月华还有点儿心有余悸,这会子看他身上的衣服还干净,就是人瘦了点,脸色略微有点儿苍白。

    何珩颇为满意月华这样的表现,一手揽住月华的肩膀把她搁在臂弯里:“你找了胡老三去救我,你怎么认识他的!”迫不及待的他还是问出来了。

    “哦!你好久没消息,我去找刘瘸子帮忙,他找了胡老三。”

    “你可知胡老三什么来头?”

    月华摇了摇头。

    何珩拍了拍月华的胳膊:“咱们进去吧!下次不要去冒险,这个人……”

    “我知道的,要不是没办法我也不会去找他,你不用替我担心,我知道好歹的!”月华笑道:“我去找老夫人,军里不肯派人,我只好……”

    何珩打断月华说得话,亲了亲月华的脸颊:“我知道你稳妥,不会出大问题,你也不要埋怨军里,军里有军里的考量。”

    月华心里一暗,以后何珩再次失踪她不知道还能不能把他找回来,面上还装作很高兴的样子:“你饿了么,这会子李家的和栗子不在我只会烙饼,我烙饼给你吃。”

    “不着急,让我好好看看你。”

    何珩上上下下打量月华:“长胖了,看来只顾着玩儿没想我。”

    月华瘪瘪嘴:“哪儿有!那是因为……那是因为……”

    “因为什么!?”何珩仍旧不明白。

    月华把头歪在一边,瞪着眼睛,故意不告诉他,只指了指肚子:“你猜?”

    何珩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圈儿仍旧没看出来。

    “指着肚子一定是吃多了,被栗子这丫头带坏了。”

    “……”月华把头一甩,跑进厨房:“我去烙饼去了,你慢慢猜。”

    月华在屋里烙饼,何珩爱洁,自己找了衣服去洗澡,李家的看见月华在烙饼,连忙上去:“哎呀!夫人你想吃饼子,让我来!”

    “何珩回来了,他还没吃呢!”

    李家的尖叫:“爷!回来了!太好了!你告诉爷没有!?”

    “告诉我什么!?”何珩洗完澡出来,乌油油的一头长发披散下来,剑眉星目,看着别有一股滋味儿,月华居然看呆了。

    “夫人你还没告诉爷,夫人有了!”

    何珩皱了皱眉头,有了什么!

    月华觉着这个时候何珩分外的呆,这样子居然还有点儿可爱,月华看了一眼李家的,示意她别说,然后歪着头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就是不开口,让他继续猜。

    肚子里有了!

    怀孕啦!

    何珩扑过去抱住她:“你有了!”

    “放我下来!”月华看了一眼周围这会子李家的已经回避了。

    何珩把手搁在月华的肚子上,肚子上软软的,都是肉:“现在还没显怀呢,你摸这里,这里变硬了。”

    月华把何珩的手挪到肚脐眼儿上。

    果然凹处来,硬硬的。

    何珩半天没说话,最后讷讷的说:“好像是真的!”

    “本来就是!是不是傻。”

    “……”

    何珩回来,宁远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说失落,高兴是因为自己同生共死的兄弟回来了,失落是因为他好像有失去了点儿什么。

    这几天他也不愿意回家,在路上碰见喝了点儿酒的许飞,两人心绪都不好,找了个酒馆儿坐下来喝酒,酒馆里有一个老头儿带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妇人在弹唱,小妇人穿一身对襟薄小袄子,下边儿是蓝布碎花裙子,模样还算清秀。

    宁远朝着台上扔了一钱银子,小妇人唱完了一曲带着老父亲下来给宁远磕头。

    宁远几杯酒下肚,喝的有点儿多,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妇人:“你起来吧!”说着扶她起来,那个妇人微微抬头,红着脸:“多谢官人。”

    许飞喝得更多:“你小子又在这里招蜂引蝶。”

    “话说你有家不回跑出来喝酒干什么!?”

    “你陪我喝酒就坐下,不陪我喝酒就走。”许飞一直好脾气,难得碰到这种时候,宁远一看就知道他心里烦的厉害,作为兄弟,他给许飞倒满了酒,又给自己倒满了酒:“今天我陪你,你说你喝多少,我就喝多少。”

    “好样的兄弟。”许飞干了一碗酒:“这才叫兄弟。”

    第二天月华还没睡醒就见红鸾匆匆忙忙的过来:“许飞没回家,他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你告诉我。”

    何珩因为有伤在身,特准在家休息,这会子月华叫何珩:“许飞没回来吗?”

    “他跟我一起上的岸,这会子还没到家!?”

    红鸾看了一眼何珩又看了一眼月华,仍旧不可置信:“他回来了,没回家。”

    说完忽然发现不对,立刻冲出去了。

    月华不明就里:“他们二个怎么了?”

    “我怎么知道!”何珩摇了摇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