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军户幸福生活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第一百五十五章

    宁碧云不是个很强势的人,她从小受宠,对于金钱也没什么概念,十几年间一直都在找女儿,可是找了很多年女儿也逐渐灰心了,虽然一直在找女儿,不过日子越来越久,她也觉得找到女儿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以前没来西南的时候,她也没怎么过分亲近娘家,自从这几年哥哥来到西南,她因为独自一人被母亲接来西南一住就是四五年,心也渐渐偏向娘家。

    又因为丁夫人时不时的在耳边嗡嗡:“娘家好,将来你老了,只管在娘家住,娘家人照顾你。”丁夫人的言下之意是让宁碧云留在娘家,让宁遣或者宁远其中一个给她养老。

    她找了多年女儿没找着,三十多岁的人了,也得为自己老了打算打算,趁着侄子们还小,这个时候养熟了将来好依靠。

    丁夫人总以宁碧云许诺把部分田产给宁远为由,说宁碧云把心偏向宁远,其实真论起来,宁碧云偏向的是宁遣。

    那会子宁成嗣还没有把丁夫人带到西南来,宁碧云本身就是丁夫人的表妹,两人又在宁家老宅住在一起多年,感情很好,从感情上她是偏向丁夫人的,所以当年宁夫人和宁夫人的大战她也是倾向丁夫人的。而且丁夫人带着宁遣在老宅住着,宁碧云那个时候还没出门子,经常把宁遣抱在手里疼着。

    她和宁夫人有这一层隔阂在,即使明知道宁远比宁遣强太多也不可能把宁远做靠,她对宁遣很严厉时常拉到跟前教导,却从未教导过宁远,她不是个功利的人,不教导宁远并不是因为老了要宁遣做靠就放弃宁远,而是因为宁远从小就是宁夫人带着的,两姑侄很疏远的缘故。

    宁碧云想依靠宁遣,百年之后,她的东西也是留给宁遣的,但是她自认为娘家对宁夫人和宁远有亏欠,两个侄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她也不好过分偏疼宁遣,完全不顾宁远,又看在自从卢家倒了之后,宁夫人在卢家苦苦支撑着,就跟宁远许诺把部分田产给宁远,其实也是变相补偿的意思。

    作为两个侄子姑姑,她自认为她这样做也算公道。

    宁碧云活了三十多岁,平时不好算计,但是自己全部家当也不能说送人就送人,在这件事儿上多少留了个心眼儿,自己心里这样打算却没有告诉丁夫人,也没告诉自己的娘宁老夫人。

    丁夫人简直是个吃不得一点儿亏的人,一听说宁碧云要把田产给宁远,今儿许诺田产,明天没准儿就直接送金送银了,丁夫人心里一下子就不高兴了,这位小姑子手里很有一笔钱,她生怕落到了宁夫人手中,自从那次以后总是旁敲侧击的找宁碧云要东西。

    丁夫人要强的性格宁碧云也不是不知道,自从宁远小小年纪进军营,她越发觉得宁家对宁远有亏欠,作为宁家的女儿她应该站出来护着侄子。

    丁夫人掌家,宁成嗣完全不管宁夫人和宁远,老夫人糊涂,但是她不能糊涂,她得站出来说句话。

    宁碧云这人直脾气,又倔强,性子一上来也不管丁夫人不乐意,拍着板决定了这事儿。

    丁夫人这人心思深,这以后也没再提过,又看到宁碧云三十多岁和离在娘家住,想把宁碧云许配给娘家人,一直在老夫人跟前儿吹风。

    这会子宁碧云再看不出丁夫人的算计就是傻子了,她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分外厌烦丁夫人。

    不过最让她失望的还是宁遣。

    以前没出门子的时候,宁遣是她抱在手里长大的,后来有了那层心思,她对宁遣就跟对自己的孩子似的,时常教导,可惜这个孩子全部领情,反而嫌她多管闲事。

    这一二年间,她看清楚了宁遣和丁夫人是什么人,这两人寒了她的心,这种心思也就淡了,她这人还算硬气,这会子宁遣靠不上她也没有转头儿立刻就去靠着宁远。

    前几年因为和离,因为找不到女儿心情沮丧,这几年走出来了,心想,她要靠着娘家做什么!?女儿没找到又不是找不到,只要女儿还在世,就有找到的一天,她越发坚定的要找到女儿,同时绝了对宁遣的这份心思,只偶尔在娘家住一段日子,陪陪母亲。

    昨儿夜里她是被丁夫人的恶言恶语给气到了。

    宁碧云越来越觉得丁夫人这人没良心,她对娘家人的好一点儿也没看出来。

    这些年来,她虽然留了心眼儿没有许诺宁遣或者丁夫人什么,不过她向来用钱散漫。

    哥哥当着官儿,娘家的日子好过,她用不着贴补娘家,虽然没有明着给多少银子,不过过年过节送给娘家的礼都是最好的,绫罗绸缎、金银玉器也是挑最好的送过去,每年自己的庄子上收了东西,也是先往娘家送,多余的才拿回自己家。

    这会子听了丁夫人的话,原来人家只一心想谋算她的东西,人一清醒,只觉得分外悲凉,越发想要找到自己的女儿。

    她心里这样想着,这会子越发想要去见见月华,当面跟她说这事儿。

    “夫人您这样着急着要去哪儿!”

    “没事儿,我去瞧瞧何夫人!”宁碧云有点儿迫不及待。

    “这会子去……您身上还带着孝呢!”丫头提醒道。

    宁碧云看了一眼身上的孝巾,这会子去确实不大方方便,万一人家不是自己的女儿呢!人家现在可是都尉夫人,贸贸然去认亲,没得徒增非议,这事儿还是不能太着急。

    “这是前儿捎来的海参,你去送给何夫人。”宁碧云想了想说道。

    “那边儿统共才送来这点儿,都送去!?”宁碧云跟前的丫头为难的说道。

    “都送去。”宁碧云想了想:“还是别,先送一半儿过去,这会子突然送重礼人家不知道还以为怎么了。”宁碧云自言自语的说道。

    忽然又想起月华怀了孕:“你去把我的针线笸箩拿来。”宁碧云笑了笑:“我多少天没动针线,这会子做虎头鞋,虎头帽,只怕还手生,要是生个女儿呢……再绣个兔子帽,兔子鞋,齐活了……”

    前些日子月华一直不敢洗头,这几天天气暖和了,月华怀着身子,怕招风冻着,一直不敢洗头,这会子终于下定决心洗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