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军户幸福生活 > 第两百章
    秦业和大将军看似拉家常其实已经互相试探了一番。

    当秦业初入官场的时候一直把官场上的宴会认定为声色犬马,予以鄙夷,如今他站在同样的高度,才知道官场上的套路全在这普通的宴会甚至普通的谈话中。

    秦业来西南的时候没有碰见月华,这会子已经赶到南巫里,必须得把南巫里的事情先处理好了,再去处理月华的事情。

    这次南巫里的事情处理的恰不恰当直接关系到秦业的晋升问题,因此他处理得非常小心,他不得不暂时抛下月华的事情,只派自己最得力的手下去调查这事儿。

    秦业越是小心,表面上反而越随意,他赶来南巫里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跟着大将军看似随意的阅兵和参观南巫里。

    定国大将军和秦业一起阅兵,这次秦业是代表皇帝来参观西南的军队的,大将军也有心让他看到西南的军队的面貌,士兵们整齐划一的步伐和威严肃穆的气势,威慑力十足。

    军队很严肃,不过两个当权者起来都很轻松随意,秦业笑着跟大将军说道:“看到这样的军队,西南有你们在,皇上就放心了。”

    大将军哈哈一笑,“这也是托皇上的福。”大将军让秦业来阅兵显然有别的目的,这会子笑道:“大人,南巫里如今乱的很,就等您来拨乱反正。”

    “不敢当。”秦业不过谦虚了一句,却绝口不提拨乱反正的事情。

    大将军知道他这是在让自己表态,这种老油条在没有试探出自己的意思的时候,是不会轻易表态的,彼此都知道越早表态就等于越早让人知道自己的目的,人家可以通过知道你的目的而去做针对你的事情。

    不过每个人性格都不一样,比如说大将军没有秦业那样圆滑谨慎,哪怕大将军比秦业为官更久,武官比文官还是直爽很多,没有那么圆滑虚伪,这会子只笑道:“咱们的军队现在能够上战场的不足十万人马,以我对这里的局势的了解,如果这会子直接攻占下南巫里,以我们的兵力根本没法防守。所以我们暂时还拿不下南巫里。”

    秦业如果想要立功,再一次升迁,最好能够完美的处理掉南巫里的事情,南巫里的事情做得越圆满对他越有利,所以他绝对不想看到大将军撤离南巫里,秦业皱了皱眉头,不过他年过四十,没有那么急功近利,这会子虽然不赞同还是没说什么,等这大将军吧话说完。

    大将军看了他一眼,在大将军眼里这种做文官的只知道耍嘴皮子,图升官儿,不过这会子不好发作,只是笑道:“为了防止大理国再有别的异动,我建议扶植南巫里的二皇子乌索尔,我们派军驻扎南巫里,我们控制住了乌索尔也就等于控制了南巫里,节约了兵力的同时也掌握住了南巫里的局势。”

    大将军都把事儿都处理妥当了,没有秦业什么事儿,不在这个事儿上做出点儿成绩,秦业怎么靠着这个升官儿呢。

    他虽然对军队的事情不算了解,但是听大将军这样说,也知道这种办法比较稳妥,只是这种办法把自己完全排除在外了,等于他来这里就打了个酱油,这是秦业不希望看到的。

    秦业当下笑道:“办法倒是个好办法,这事儿关系到西南的局势,必须谨慎处理,从长计议。”

    这是故意在拖了。

    定国大将军早料到,这会子也不生气。

    其实在写密函给皇上,求皇上派人来的时候他就料到了这个结局,官场上的事儿有的时候不是做对的事情就对了,而是有的时候知道明明是错的你仍然要这么做,因为你还要兼顾跟多东西。

    南巫里的事情其实大将军完全可以自己全权处理,通报给皇上,皇上派人来,这个人未必了解西南局势,但是偏偏有权利指手画脚,原本这个问题能很轻松的处理掉,多个人来反而弄得复杂不好处理。

    改朝换代,如今的皇上可不是个不管事儿糊涂君主,有雄心的君主也有个毛病,喜欢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为人臣子只能更小心谨慎。

    其实大将军的呈递密函的时候已经基本稳定了局势,也和二皇子乌索尔初步沟通了,也完全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仍旧递了密函过去。

    不过说话的艺术大家懂得!

    大将军的密函内容分了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自然是自己的能力欠缺,希望皇上派人来处理南巫里的事情。

    第二部分却话锋一转把怎样稳定局势,和乌索尔初步沟通的内容陈诉一遍。

    第三部分提出提出自己的下一步如何做的意见。

    这一是出于对皇帝的尊重,皇上才是这个天下的主人,他们这种为皇上的办事儿的人,不能在皇上没有表态之前做越俎代庖替皇上做决定,变相的向皇帝表明绝对臣服的态度。其二其实也是变相试探皇上,如果皇上放心他,看到他如此周密的部署自然会说:“大将军太过自谦,这件事儿交由你全权处理云云。”

    可皇上仍旧派来了秦业。

    这个问题就值得思考了。

    如果大将军再年轻一些,可能会单纯的认为皇帝并不信任自己,但是大将军毕竟活了这么多年,当初来西南的时候皇帝就给与了他权力,如果没有皇帝的绝对支持他也不会如此快速的扳倒川滇巡抚,掌握住了西南军方的绝对权力。

    皇帝这么做究竟意欲何为!?

    出于对月华的保护,宁碧云还是回了一趟宁家。

    怀孕睡觉睡不好,早上也起得晚,月华早上起来的时候没有见宁碧云,吃早饭的时候笑道:“怎么不见老太太。”

    “早上还看见呢!这会子竟然不知道去了哪里!?”栗子笑道。

    月华皱了皱眉头,看到宁碧云跟前的丫鬟喜儿:“你知道你们老夫人去了哪里么?”

    “老夫人早上就让人备了马车,不过没说去哪儿。”喜儿回说道。

    月华想了想:“套马车,去宁府。”

    ps:月末大家懂得,什么票都砸给我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