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军户幸福生活 > 255章
    255章

    “不用了。”

    “不麻烦,我每天都要跑四五十里地。”近侍军笑道:“集市不远来回二十里地。”

    “二十里地也够远的了。”月华笑道:”也就你们当兵的能跑,让我去跑二十里地买零嘴儿我是不想动的。”她的语气略带调侃。

    小近侍军一听月华的话,自动无视月华的调侃,很自豪的笑道:“那是!二十里一个来回四十里我一个时辰就能跑到。”

    月华仔仔细细的把芒果皮拨开,里头的肉也是金黄色的,咬一口:“真的好甜。”

    “是的吧!”近侍军把一盆子都推到月华的跟前:“一大盆子呢!多吃多吃。”

    月华笑道:“好嘞!”

    近侍军忽然不好意思起来:“大人也很喜欢吃,一次能吃四五个,做了糖糕大人也会多吃几个。”

    月华心里嘀咕一声,我倒不知道他爱吃甜,何珩吃得多,什么菜都吃,从饭桌上很难看出他的偏好,今天近侍说起,她才知道他竟然爱吃甜食,月华忽然发现她这个做妻子的其实也不算称职。

    月华的饭菜好了,近侍军端了给她,一个炖豆腐,一个烧鱼,一个青菜,都是家常菜,月华发现居然有馒头。

    近侍军笑道:“这是大人特地为您准备的。”月华是北方人一直吃不惯米饭,还是爱吃馒头:“想不到军里的饭食还挺好的。”

    近侍挠挠头道:“以前大将军没来的时候,军里的军粮没那么及时,接不上的时候常常就靠荞对付,最长的时候吃了一个月,”

    “你当兵的时间挺长的了。”这军士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

    “家里人都死光了,没地儿去,十来岁就入了军营了,以前在厨房干活儿,大人缺近侍,厨房掌勺儿的看我机灵让我来干活儿。”近侍笑道:“大人说,等过了一二年我长得有他耳朵高了我就可以上战场了。”

    两人聊得正起劲,又有个军士掀帘子进来,:“夫……少爷……炉子里有水,那个……木桶已经备下来了……”

    南巫里天气热,月华在船上呆了那么久,自觉身上都臭掉了,难为何珩还记得:“我吃了饭就……”还没等月华把话说完:“那我现在再去烧两吊子预备起。”说着拉了拉近侍军:“你在这里吵死了,只顾着说话,人家都没怎么吃,你快跟我出去,别打扰了,小心大人……”说着一把把近侍军拽出去,还怕月华怪罪,回头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

    “你拉我做什么?”小近侍鼓着包子脸抱怨。

    “看到女人就往上凑,也不看看是谁!小心将军知道了捶你!”

    “夫人……太好看了……没见过这么好看的,脾气还这样温和。”小近侍挠挠头:“一说话就没注意。”

    “不上道儿的,再没眼力界儿,小心明儿就把你送回去。”

    “你别……”两人拉扯起来。

    月华吃了饭,洗了澡,换了身干净的衣裳,何珩没回来,估计是忙的,她也不太依赖何珩陪着,南巫里太热,营帐里闷得慌,她一个北方人,在南方呆了一年还是没法适应这里的潮热天气,干脆出来透透气,外头月朗星稀,南巫里岛国,晚上风大,风一吹,吹走了些许的闷湿,比屋里舒服多了。

    但是近侍军会错了意,以为她要散步,给她找了灯笼,灯笼里是一整根蜡烛,看来对月华还是很照顾的,月华对南巫里也颇好奇,提了灯笼自己一个人到军营走走,天黑了,虽然有灯笼,但是不敢走太远,只好去军营后边儿走走。

    南巫里热得很,到处都是椰子树,就连军营也是椰子树,草木很繁盛,路边到处都是卖椰子的,月华今天来的时候买了一个,反正不太喜欢这个味道。

    小路两边儿都是杂草,砍了又长,长了又砍……很茂盛,据说当地人都不用上山砍柴,门前种一排灌木就够柴烧的,也不知道真假。

    “站住!”一个十分威严的声音把她叫住。

    她回过头来黑夜里并不能完全看清楚这人的长相,黑夜里只能看到一双眼睛,眼睛很亮,威严又儒雅:“你是什么人!在这里乱跑什么?”

    “我是何大人的亲戚。”月华心里有些后悔不该出来乱走,遇到了人,这会子解释起来麻烦,不过越是这个时候就越要表现得自然一点,否则真的要被当成奸细:“我是新来的,我不知道军营的规矩,还请爷不要怪罪,我立刻就走,如果您不信,您只管着我,到了营帐自有人与您解释,以后我不乱跑便罢了!”

    “何大人……的亲戚……”这人拉长了声调道:“你过来。我有话问你。”

    “你今年多大!”

    “我与大人素未平生,大人为何一上来就问年纪?”月华走近,就着灯笼见这人头上戴着书生巾,身上穿着酱色锦缎长袍,背着手,昂着头,这身打扮不可能是普通军士所以她改成大人。

    “我问你你就答!”他声音不大,带着绝对的权威,气势如山一样想月华压来,不容置疑,月华心里一惊,碰到了大人物!但是他说话也太蛮横了!心里有点儿窝火儿:“这位大人,您不觉得咱们素未平生一上来旧问年纪几许似乎不太恰当么?”

    “哦!”这人拉长了声调:“我想问便问了,你只管答了,何大人……”他冷哼一声,说何大人的时候故意拉长了声调,似乎在说何大人算什么,你把何大人搬出来又什么用!

    月华说何珩压根儿就没有把何珩搬出来压人的意思,不过是觉得自己这身打扮,不是军士怕被人说是奸细,所以拿何珩给自己澄清罢了,她说话也说得很客气,这人居然说她拿何珩来压他,当真好笑,不过转念一想,能这样说的,军里没几个,大部分何珩都带她认识了,这会子在南巫里,能这样说的,也就只有一个人了,月华这会子已经猜到这人是谁了,这会子反而更气了:“您这样让我没法跟您说话!”说着转身就走,反正他也没认出她是谁,她也懒得跟他纠缠。

    “站住!”

    秦业抢上去一把拽住月华的胳膊:“你知道我是谁吗?这样跟我说,和大人的亲戚,我看是何夫人吧!”

    “秦大人!”月华摇了摇头说道。

    秦业冷哼一声:“原来你知道我是谁!我竟然这么入不得你的眼,你来了这儿居然都不见我一见,还有我给你的东西你为什么退回来。”

    “我不是什么人的礼都收的。”月华想挣脱,但是挣脱不了,秦业别看是文官,手劲很大,月华觉得自己的胳膊都被拽红了,心里更加气不得,冷哼道。

    没想到秦业却如今却不在乎月华的无礼,把月华松开:“你娘如今跟你住一起!也罢了!你幼时失踪,失了管教,我就不追究你这样的行为了。”

    “什么我娘跟我在一起你就不追究了?还有你这样说是说我没教养!”月华这回真生气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