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军户幸福生活 > 264章
    264章

    月华四更的时候才睡下,她睡眠浅,刚睡着没多久就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见何珩全身湿透了站在那儿,似乎刚回来的样子,再看看天,天色蒙蒙亮,一晚上已经过去了。

    月华挣扎着起来:“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何珩笑道:“把你吵醒了,既然你醒了有件事拜托你!”

    “你说……”月华从床上坐起来,披了衣服。

    何珩从身后拽出个人来:“替我看着她!”说着自己去自己的箱子里翻了一身衣服:“我去别的地方洗澡去。”

    月华看了一眼被何珩拽出来的人,她头发全湿,衣服全湿,看起来年纪不大,衣服下面露出来的靴子,可以看得出脚很小,身上披了件干衣服,低着头,只看见白的跟雪一样脖子,看身形和脖子,这应该是个姑娘。

    月华不知道何珩为什么半夜出去回来带个姑娘回来,还把这个女孩子交给她,疑惑归疑惑,她还是走过去笑道:“我去给您拿衣服,您换上吧!我也是女人,你无须同我讲究。”

    姑娘半天没说话,月华可以看见她整个人瑟瑟发抖,牙齿打颤,南巫里热得很,衣裳打湿了反而凉快些,绝对不可能是冻的,只有可能是被吓的。

    月华看她没说话知道她可能被吓得没注意自己说话,又大声问了一句。

    女孩子略微抬起头,五官精致倒也罢了,皮肤雪白吹弹可破,不是养尊处优的人养不出这么精致的脸,不过殷红的嘴巴上全是血,大概是被自己咬的女孩子看了一眼月华,很茫然的点了点头。

    这会子天已经亮了,她可不想让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穿何珩的衣服,掀帘子出去让小近侍去军营里找一件干净的衣服过来,又让另一个近侍去打热水进来。

    月华知道这人是个女人,虽然疑惑,不过还是很细心让近侍军把热水放在门口,自己提了进来,把水给倒好这才对姑娘说:“去洗洗吧!”

    小姑娘没有动。

    月华看了她一眼,把水端到她面前:“洗洗,换件衣服。”

    “放着吧!没事儿你去一边儿站着。”

    月华愣了一下,心知这姑娘派头真大,一句谢谢不说,还如此语气,月华气得掀帘子出去,小近侍正好送衣服过来。

    月华拿着看了一眼,有点儿大,不是有点儿大,是非常大。

    她心里有气,也懒得管了,掀帘子进去把衣服往那小姑娘旁边一放就准备出去,没想到这小姑娘对她说:“我没让你出去。”说着洗了把脸,把手朝月华伸过来,月华不是没服侍过人,看这摸样是让她帮忙递手巾,一副千金小姐的架势。

    月华没猜到这姑娘是谁,可是这大半夜的被何珩带回来,现在又是如此关键的时刻,这小姑娘的身份一定不寻常,没准儿身份地位还很高,可是你身份地位高也不代表我能惯着你啊!

    月华笑道:“我是这营里人的亲戚,看在他的份上照顾你,手巾在盆里,你若需要服侍,外头有小子,我看在男女有别的份上,只让他们把东西送到门口,如果您让他们进来,我就把他们叫进来。”她的意思很明了,我不是丫头。

    那个女孩子看了一眼月华,审视了一番:“不必了。”说着自己拧毛巾,看拧手巾的样子就知道没干过拧手巾的活儿,手巾没拧干就往脸上抹,一副笨手笨脚的样子。

    “衣裳有些大,您穿上看看,我这儿针线,可以帮您改改,这是军营,没合适的就只能将就着穿。”月华看她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这会子倒是不忍心了,连忙说道。

    这女孩子立刻说道:“如此,多谢您想得周全,一切从权吧!我以为您是……刚刚又冒犯的地方多有得罪。”

    月华觉得可能她习惯了被人服侍,又把月华当下人,那是常年被人服侍下的无意识的动作,月华跟她说明白了,这小姑娘倒是立刻就转筋了,说话也落落大方不含糊,月华也不是个得理不饶人的,立刻笑道:“没什么的!我出去一下,马上就要开饭了。估计外头的小子不知道多了个人,我让送饭的小子多端一碗饭进来。”小姑娘把脸洗了,月华故意在这个时候出去吩咐,其实是留地方给小姑娘换衣服,她不想服侍人家穿衣服,更不好看着人家不动手,出去是最好的选择。

    “多谢您细心。”

    “说了您不必客气。”说着掀帘子出去了。

    出去的时候她总觉得这姑娘眼熟,一定在哪里见过,这样姿容出色又身份高贵的人她见得不多。

    她在营帐门口小近侍说话的时候,何珩正好洗完澡回来,月华赶忙拽住他,把他拉到一旁:“这小姑娘是谁啊?”

    何珩皱皱眉:“不是不肯告诉你,是牵扯太多,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月华想了想:“其实我知道是谁!”说着在何珩耳朵边儿嘀咕了一句。

    何珩深吸一口气:“你怎么知道的!”

    “我见过她,皇宫大宴的时候,其他的公主皇子们都坐在第二席,唯独里头那位坐在太后的旁边。”宫女要学记人的功夫,权贵那么多,不记得人,随时都有可能得罪人,她会把自己见过的权贵的模样习性都记在心里,这位公主虽然就打过一次照面,也两年没见过,但是模样没大变,月华记得。

    何珩这会子摇摇头,略带调侃的说道:“也对!什么都瞒不得夫人!”说着捏了捏月华的脸,凑到她跟前:“你昨天跟宁远说了什么?”

    “我在偷听被他发现了,他把我拽到一旁,没多久你们就来了,我能说什么!”说着甩开何珩的手,瞪了他一眼,月华第一眼见何珩的时候觉得他是个深沉颇为威严的一个人,相处久了!月华收回这句话。

    何珩听了月华的话笑道:“以后不要跟他说话。”

    “碰见了而已。”月华不喜欢感情纠葛,那会子她选了何珩就没打算跟宁远再有什么牵扯,碰见了也是没办法。

    何珩听了月华的话似乎很高兴,撞了撞她的肩膀:“一会子再去睡一睡,晚上送你走!我看你没睡好,海上船摇晃得厉害,你浅眠,现在多睡一睡。”

    两人说着悄悄话,大将军的近侍军过来,他跟何珩关系好,笑着寒暄了几句,又悄悄地在何珩耳朵边上嘀咕了几句,这才对月华说:“大将军请您过去说几句。”

    (未完待续。)